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四十一章 灵侯
    大乾世界。

    灵州,静室之内。

    光芒一闪,方明的身影从虚空中缓缓浮现出来。

    在他的手上,还有着一柄弯刀。

    刀柄弯弯,刀鞘弯弯,弯刀是青青的,青如远山,青如春树,青得仿佛女子的眉,青如情人们眼中的湖水。

    刀身上还铭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七个字。

    天上只有一轮圆月,地上也只有这样一柄弯刀。

    一抹月光似乎被这弯刀吸引,从窗外照射而下,落到弯刀之上。

    圆月弯刀顿时出一声清鸣,竟似带着丝丝的喜悦。

    “此刀的灵性……恐怕还在天王金刀之上!”

    方明瞳孔微微一缩,虽然天王金刀用材之珍贵,刀身之锋利,说不定还要过圆月弯刀一筹,但却绝对没有如斯恐怖的灵性。

    若是放在传说中,这柄刀便已经生了刀灵,达到了‘汲取日月精华修炼’的境界,已经不是死物,而是妖孽了!

    方明想了想,并没有将刀放回,反而盘膝而坐,将圆月弯刀放置在膝头,整个人都沐浴在月光中,似乎与刀在一起呼吸。

    他的识海也微微波澜,一丝神元散开,化为丝丝缕缕的精神之力,蔓延到弯刀之上,似乎要烙刻下自己的印记!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洗练’!

    等到完成之后,纵使圆月弯刀之前还有很多任主人,但从今以后便只认方明一个!

    “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滴血认主’?不!似乎还要高级一点!”

    方明心里顿时有些啼笑皆非。

    旋即,他又将注意力延伸到了演武令上。

    此时,演武令光华流转,上面又多了一颗金色的光点。

    只是稍微一触,便仿佛同一个浩大的世界联系了起来——那是圆月弯刀的世界!

    这个世界,赫然也被演武令捕获,成为了方明的专属世界,预备选择!

    “并且……时间流上也有了变化!”

    早在云海玉弓缘世界的时候,方明就现了这些世界的流问题。

    原本他若选择转生,那武侠世界中不论过了多久,外面却还只是过了一瞬。

    而真身穿越,却是会产生类似‘仙界’的效果,大乾一日,武侠世界一年。

    只不过,这几个附属世界又有着不同!

    似乎是因为被演武令捕获的关系,这些世界与方明的联系更为紧密,甚至好像被‘凝固’了下来。

    “看起来,演武令不止是‘捕获’了这些世界这么简单,似乎更像是……‘吞噬’!”

    修为越高,方明越现了演武令的神秘。

    只是,以他现在的境界,要想探索诸般疑难,还是远远力有不殆。

    天色既明!

    方明打开房门,就见到了一直守候的阿苦。

    “我闭关了多久?”

    “主人已经闭关了将近一日一夜,令人好生担心!”

    阿苦好像真的适应了自己的身份,丝毫不顾自己白夜王子的身份,在方明面前以奴仆自居。

    当然,武林高手内功精深,纵使坐关十天半月也是常有,他如此做,不过是为了表忠心而已。

    方明对此洞若观火,不过也没有揭破。

    “嗯,你去准备朝食!”

    挥挥手,打阿苦下去,方明又回房,握住了似乎饱餐月光的圆月弯刀。

    此时再触摸这刀,顿时就令他有着一种血肉相连的感觉,仿佛这柄刀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

    在阴神的感应中,这柄刀也更加清晰了。

    精神上联系的不断紧密,甚至令方明有着预感,等到某一天,他元神大成,也未必不可以令此刀直接自动出鞘杀人,如剑仙飞剑!

    “不过……这起码要破碎之上的境界吧?以我现在的能力,令它灵性大增,能自动示警,就已经大是不易了!”

    方明不由又想到了自己的收获。

    谢晓峰与丁鹏无疑是剑道与刀道上的天才,这次的圆月弯刀之行,令他在刀法剑法上也颇有进益。

    夺命十三剑与魔教十神功先不说,就连自己的刀剑境界也是大进。

    刀法有入微、刀意、忘刀、天刀四层。

    入微,乃是后天武者的境界,刀意便是先天刀客。

    而到了宗师,便可忘刀。

    至于天刀之境?那最起码的要求也是天人交感,大宗师!

    要真正大成,天人合一,造化无穷,便唯有天人之界的武道强者!

    在天刀之上,或许还有更深的层次,但就不是现在的方明可以揣测的了。

    武道境界循序渐进,不可逾越,但刀剑修为不同!

    真正的武道奇才,便是可以在武道低微的时候,掌握更深的道之境界!

    方明现在便是通过谢晓峰与丁鹏的启,稍微触摸到了‘天刀’之境。

    虽然还未完全领悟,但已经彻底地将那感觉铭记于心,假以时日,或许只是需要一个契机便可突破。

    依大乾武林中的平均标准看来,方明这样的表现,也是真真正正的绝世奇才!距离先天道体只差一线!

    当然,真实情况是什么,方明是谁用谁清楚。

    若非有着圆月弯刀世界,谢晓峰与丁鹏这两个境界够高,却被世界坑了的大高手倾情‘资助’,他恐怕现在还在忘刀的境界上打转呢。

    “也难怪那些高手总喜欢要打破虚空什么的……”

    方明此时又有些唏嘘:“世界到最后反而成为了限制,不踏破虚空,又如何进步?”

    ……

    阿苦很快就进来了。

    非但快跑进,脸上还带着明显的惊慌之色。

    能将他这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吓成这样的事,自然非同小可。

    方明功聚双目,气机散开,就感应到一股仿佛大海般幽深而不可测的气息靠近而来。

    “是哪位宗师降临?”

    他瞥了眼旁边的阿苦。

    阿苦立即道:“是羽木真人夏侯营……我认得此人乃是灵侯礼聘的无上法师,当年我白夜灭国,此人便出力甚多!”

    害怕过后,他当即便是咬牙切齿。

    这种毁家灭国的仇恨,也实在不是可以淡忘的。

    只是在方明面前表现出来,未免就有些不智,特别是,宗师耳聪目明,他说的时候,对方也已经听到了。

    “混账东西!”

    因此,方明只是一弹指,阿苦就胸口凹陷,口鼻溢血,大叫着撞入了一幢房屋当中。

    他这才对着门口笑道:“下仆无知,令真人见笑了!”

    “哪里哪里!”

    白影一闪,夏侯营便走了进来。

    他面容奇古,双目似一池深潭,额头高耸,当中似乎蕴藏着无与伦比的智能,见到方明弹指伤人,也不过淡然一笑:“不过区区一个奴仆罢了,倒是今日见到康州大贤,敝人也是喜不自禁!”

    实际上,他认得这个阿苦在白夜遗民中地位甚高,若能斩草除根,自然是上善大吉。

    但现在,方明既然已经做出了惩罚,他却不便越俎代庖。

    毕竟,方明一个宗师的价值,就比整个白夜遗民加起来都要高得多了。

    “贵客前来,可是为了灵侯之事?”

    方明似乎也根本不拿阿苦当回事,直接问道。

    “不错!”

    夏侯营肃容,正色对着方明一礼:“之前下人无知,怠慢贵客,侯爷已经重重惩罚了骠骑将军一顿,若阁下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出,灵侯无有不应!”

    “不知者不怪!”

    方明一笑:“我又岂是如此不知礼数的人?”

    夏侯营大笑:“好!不愧是康州新主,刀剑称宗的方大侠!我家侯爷已经备下晚宴,还请方大侠赏脸!”

    方明这么年轻的宗师,相貌又没有经过易容,别说灵侯,就是稍微来个有心人都可以猜得出来。

    而既是宗师,手下又掌握一州之力,更要命的还就在灵州边上,也实在不能不令人忌惮。

    说不定,在灵侯的细作营里面,有关方明的档案都要堆满几幢大屋子了。

    “哦?想不到灵侯也来了!”方明倒是有些惊讶。

    “哈哈……此乃灵州武林盛事,侯爷又怎能不来?”

    夏侯营的脸色又转为肃穆:“侯爷不仅亲自来了,更是将麾下最为精锐的五千灵卫军也尽数调了来!”

    这灵卫军,自然也是等同于大江盟黑蛟军一样的武者大军,每个都是后天高手,伴随灵侯南征北战,杀人灭门无数。

    此乃他最后的本钱,一向坐镇中枢,定鼎四方,若非遇到危急到无以复加的情况,绝对不会轻出!这次却是动用了老本!

    不过这也是应有之义。

    灵侯出巡,不能白龙鱼服只是一方面,还有一方面,便是要镇压了。

    流云道人与七绝圣手两大天人决战天都峰!

    这虽是武林盛事,但带来的麻烦也是不小。

    武者热血上头,最易惹事,而灵州却是灵侯的地盘!

    特别是方明这种,若是一不小心得罪了,更是后患无穷!

    因此方明只是淡笑着,接过了夏侯营手上的玉质请柬:“方明今夜准至!”

    “多谢!”

    夏侯营抱拳离开,没有再向旁边看上一眼。

    倒是他走了之后,阿苦一瘸一拐,捂着胸口走了出来,跪在地上:“主人!”

    “奴仆就要有奴仆的样子!若你下次还存心挑拨,当心我直接要了你的狗命!”

    方明冷哼一声,眸子里的冷光似乎要直接将阿苦刺透。(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