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三十八章 谷中(3900加)
    “又是装神弄鬼这一套,你们魔教就不能弄点新意么?”

    方明瞥了眼香火还不错的神庙,心里却是翻了一个白眼。

    这些魔教教徒的想象力似乎有些匮乏。

    青青便是通过山神庙去找的铜驼,而天美宫主虽然脱离了魔教,却照样搞这一套。

    “办法虽然俗,但只要有效,便是好法子,不是么?”

    谢小玉拉着方明的手,来到了神庙边的悬崖上:“现在……跳下去!”

    壁高千仞,下有云雾遮蔽,瘴气冲天,猛烈而凶恶的山风扑面而来,几乎要将石头都吹得滚落,普通人恐怕就是向下望一眼就要眩晕。

    只不过,谢小玉身上似乎有种女性的魔力,就算是要男人去死,恐怕也会心甘情愿的。

    这当中原本不包括方明。

    但现在的方明却是做出了意外的举动。

    他一把搂着谢小玉的蛮腰,旋即就跳下了万丈深渊!

    “等等……我还没告诉你落点!”

    耳边传来的是呼呼的风声,谢小玉脸上却罕见地浮现出了慌乱之色:“你这个疯……”

    但她的话刚出口一半就又吞了回去。

    因为她现自己在‘飘’!

    的确是在‘飘’!普通人坠崖,度只会越来越快,最后甚至令他无法呼吸,被活活摔成一团肉饼!

    但方明却打破了这个常理。

    他整个人就仿佛一片叶子,又仿佛一根巨大的羽毛,就这么摇摇晃晃地‘飘落’了下去。

    “凭虚御风!羽化登仙!”

    谢小玉宝石般的眸子瞪到最大,喃喃着说出了这个仿佛是神话一般的境界。

    “难道……武功到了极致,真的可以凡入圣,飞升成仙?”

    第一次,这个念头在她心底浮现而出。

    与这个相比,之前的一切心计、谋划,却似乎都成了蝇厘苟且,幼稚地可笑!

    浓雾之中,果然有着路。

    那是一根黑色的锁链桥,就这么横空贯出,仿佛神迹般贯通悬崖两侧。

    方明看准路径,手上一条白色细索荡出,远隔六七丈距离扣在了锁链之上。

    旋即,他微一用力,整个人就荡秋千一般来到了锁链桥上面。

    呼呼的山风猛烈,铁索桥还在剧烈的摇晃着,但这一切对于方明与谢小玉而言就根本不成问题了。

    纵使是谢小玉,脚下也仿佛生了根一样,牢牢地扎在了铁索之上。

    “请跟我来!”

    谢小玉深深看了方明一眼,柔弱的娇躯仿佛浮萍一般,没入了白雾当中。

    “追寻天道之心?有趣!有趣”

    方明摸了摸鼻子,跟在谢小玉身后。

    不论是武者,还是大哲学家,甚至帝王先贤,只要是灵慧杰出者,在人生的某段时间内,都会被诸如‘我是谁’‘要到何处去’等问题而困扰,灵智越高者越不能免俗。

    因此才出现了求长生的道教,以及修来世的梵教。

    这还只是虚妄的辩证,便已经可以引万千大智慧者精神上的风暴,甚至延伸出无数假说、学派,流传后世。

    而当现在,羽化飞升真真正正成为可能的时候,他们又将如何选择?

    谢小玉无疑是个聪明人,甚至是聪明绝顶!

    但越是这样,她就越为方明身上那种‘脱’的气息而沉迷。

    灵慧越高,越能感觉到世间不过是大苦海,对于脱的渴望也就越强烈。

    “可惜……也不过无聊的癔语而已!”

    方明心里却是不屑冷笑:“纵使彼岸天堂,不得证实,也可能不过虚妄,甚至比尘世还要痛苦……既然证不得,先保持凡世长生,再探索越之机,方是明智之举!”

    在心里,他对黄易那些急急忙忙就破碎的高手,其实也鄙视非常。

    万一仙界不存,破碎的对面就是个死寂的空间宇宙怎么办?

    一破碎就不得回头,那岂不是坑爹?

    还是向雨田那种游戏凡间,保全自身,又不断探索,方是上上之策。

    纵使普通人搬家,至少也要先将落脚点打探清楚才是常理。

    而换句话,等到向雨田破碎了,现对面的‘仙界’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美好,但在俗世活了百多年,历经红尘百态,富贵荣华,自然也是大赚特赚了。

    “唯有未知,才有大恐怖啊!”

    方明毫不忌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事态,因为还有一个例子,便是传鹰之子鹰缘!

    当年传鹰天纵之姿,又得战神图录之助,以不到三十之龄便骑白马,踏破虚空而去,古往今来,都是无与伦比!

    但得到了他精神遗藏的鹰缘原本也接触到了这个境界,却被吓得不敢踏出那最后一步,甚至转修佛法,将自己的武功尽数忘去,这是为了什么?

    莫非便是参透了破碎之后,有着大恐怖?

    那他老爹传鹰岂不是被坑得很惨?

    “事关破碎之秘,纵使在大乾世界也是最为至高的机密,不打探清楚之前,还是不能轻易下论断!”

    方明从来希望谋定而后动。

    他的武道虽然一日千里,看似精进得很,实则全部都是建立在缜密的布局与规划之上。

    以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如此方是我辈风采!

    在天人、破碎这种大关口面前,他自然得更加慎重。

    “当然,以我现在的功力,连天人都难讲,谈破碎太过奢望了……”

    方明跟在谢小玉后面,抬头仰望,只见天空都被悬崖隔成了一线。

    “现在的我,便仿佛井底之蛙一般,连看到的天空,都是如此逼仄而狭窄……”

    铁索桥之后,便有着一条小路。

    小路沿着悬崖峭壁蜿蜒而下,看上去便仿佛一条盘踞弯曲的巨蛇,也不知道当年的天美宫主为了开拓这里,到底花费了多少功夫。

    “到了!穿过这灵蛇坳,便是家母隐居之处了!”

    谢小玉脸上有点不好意思的红晕:“我这还是第二次来这里……上次若非金狮伯伯带路,恐怕我也进不来!”

    “天美宫主摒弃俗世,一心钻研武功,这点我还是有些佩服的!”

    方明坦然道。

    不论这个天美宫主之前为人如何,但就凭她敢毁去自己的花容月貌,幽居深谷,便不能不说她是一个狠人!

    毕竟,她的美貌绝对是祸国殃民那一等级的,甚至勾引得金狮银龙都背叛了魔教教主!

    甚至,还将原本的东方魔教之霸业摧毁得一干二净。

    原本,她可以凭借这些,过上凡俗人想也想不到的优渥生活,甚至掌控整个武林、乃至天下!

    但现在她却只能待在深谷之中,苦练武功!

    别的先不说,就这份对自己的狠辣,还有决绝,方明便十分佩服,至少,他自己就做不到。

    “来人!”

    过了灵蛇坳之后,便到了悬崖的底部。

    这里的地面很干净,还有一座小湖,三三两两的屋舍在湖面后若影若现。

    谢小玉走了两步,手腕就被方明拉住:“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过去!”

    “为什么?”

    谢小玉笑得很勉强,她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这片山谷太死寂了。

    死寂得好像根本没有一个活物!若是平时的话,现在早该有人出来了,但现在,一个人都没有,就连金狮都消失了。

    谢小玉道:“这里布置的机关防御,纵使那老鬼倾巢来攻,也绝对不会落入下风!”

    方明忽然问了一个看似不相干的问题:“柳若松就一直在这里?”

    “自然是!”谢小玉惊讶道:“难道你以为是那个小人?”

    方明道:“他可不是小人,实际上,此人性情之坚忍、阴狠,还要出很多人的预料!甚至,我怀疑他在圆月山庄的失败,都是故意的!”

    “故意的?”

    “他纵然不敌丁鹏的魔刀,但也不应该失败得那么难看!”

    方明点头:“历来如此自污者,非是有了大野心,有着大图谋,就必是为了保全自身!很显然……他柳大剑客在江湖上的名声太响亮了,令他都感到了不安,而这个时候,丁鹏正好出现了,因此他就选择了将计就计!你看看现在……整个江湖上还有谁会重视他这个小角色?”

    谢小玉感觉自己的额头已经流下了冷汗。

    不得不说,柳若松之前的伪装太过出色,甚至将她都骗了过去。

    而她越回想当初柳若松的惨状,心里就越是恐惧。

    这是一匹阴狠到极点的白眼狼,她却亲自将之引入了室内。

    “可是……也不对,我娘在这里还有很多忠心耿耿的弟子,金狮伯伯也在盯着他,还专门派了两个魅女……”

    谢小玉迟疑道。

    她实在不愿意相信,因为这代表着一个极为残酷的结果。

    “我忘了告诉你,这个柳若松,在对付女人身上,可是很有一手的……”

    方明道:“你们让他博览魔功典籍,我记得魔教之中,好像就有一门‘移玉大、法’!只要是练武之人,就不可能抵御此功的诱惑!”

    “你是说……他,他要盗我娘的一生神功!不可能,不可能的!”

    谢小玉摇摇头:“要动用这门武功,必须是施术者心甘情愿!”

    方明却是打破了她的幻想:“也并不一定,比如若配合上某种邪道的法门还有秘药,就可以在不知不觉间盗取功力,只是需要某种特殊的状态……”(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