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二十三章 金银
    武功修炼到极致,目标都是‘合道’!

    但这个‘道’却有着分别。

    天道是道,人道也是道。

    天道忘情去私,人道却是将自身情感催到了极致。

    也正因为如此,黄系中修‘天道’的高手一个个与太上忘情也没有多少区别,视人生如游戏,生死更是幻梦,一遇到破碎虚空的可能便好似疯狗般扑上去,什么王图霸业都可舍弃,仿佛世界就是一个大囚笼,迫不及待地要脱离而走,羽化飞升,全然不顾破碎之后或许便是一个死局!

    与这些‘天道’高手相比,‘人道’高手便有人情味多了,比如韩柏、龙鹰,当然,最为代表的还是一位——向雨田!

    就算从燕飞口中得到了破碎之秘,也是死赖着不走,非要游戏红尘,享受人间百态。

    世间虽苦,却非苦海,长生之后,越要慎之又慎,破碎虽好,也得步步为营。

    方明的态度自然是倾向第二种的。

    若是为了长生与永恒,将自己也修炼得冷冰冰而没有味道,甚至与天道合一,失去自我……那真是不要也罢。

    但若直接进入‘人道’,学历代魔帝一般纵情声色,却又落入了魔障。

    我即是我!善恶随心,本质不动,善念一起则为万家生佛,恶念一起则屠戮苍生,本性真如常定,永恒不动!这才是方明所追求的境界!

    “我虽然没有见过天美宫主,但仅仅从你就知道,你母亲必然也是一个少见的美人!”

    人影一闪,方明就已经来到了马车之上。

    “方大哥真会说话!”

    谢小玉似乎不甚娇羞地低下了头去。

    在方明这个角度,更可以仔细地欣赏到少女雪白的脖颈,还有身上的幽香。

    谢小玉咯咯笑着,眼里终于有了一丝得意的色彩。

    在这个方面,她还是非常自信的。

    她从小便似乎有着女性的魔力,甚至一个眼神就可以令男人心甘情愿地为她去死。

    银铃般的笑声中,谢小玉在腰间的带子上一扯。

    她穿的本来是一件很传统,很庄重的衣服,没有任何人会觉得她这样穿有什么不对。

    但丝带拉开之后,里面竟然就是雪白的肌肤。

    她竟除了外面的大衣就未身着寸缕!外面的圣洁,似乎不过是她里面魔女的掩饰。

    “果然,你仙子般的外表里面,就住着一只小妖精!”

    方明只是一推,谢小玉就柔柔地倒进了车厢里,帘幕拉下,沉重的呼吸还有车轴压地的声音便不断响起。

    柳若松一直很规矩。

    毕竟,此时的方明是他的师父!有事弟子服其劳。

    那么,在师父玩女人的时候,他必然也得恭恭敬敬地守在一边,目不斜视。

    若是可以的话,他甚至想将自己的耳朵都堵起来。

    可惜,那靡靡之音,还是不断钻入他的耳朵,甚至令他小腹泛火,想起了自己的妻子。

    秦可情绝对是尤物中的尤物,但柳若松却现,谢小玉竟然比自己的妻子还要美十倍!声音更要美上一百倍!

    凉风吹过,柳若松又打了个寒颤。

    夜风寒凉,马车内却是温暖如春,美人如玉,两相对比之下,这就越显得凄惨。

    更加凄凉的是,方明的耐力似乎好到非常,柳若松已经站到双腿麻了,马车的震颤却是还没有停止。

    就在柳若松以为这对奸夫****要一直搞到天亮的时候,伴随着一声萧管般的长吟,方明漫步从马车中走了出,一边走一变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在他身后,谢小玉露出半个头,脸上全是兴奋与满足的红晕:“你……你这个人难道是铁打的么?”

    她自信能应付任何男人,但现在却真的有些怕了。

    顿了顿,谢小玉却接着道:“我知道你还没有满足……不若我们去下一座镇子上,我在那里有着两个侍女,我们可以一起……”

    “不必了!辛苦你一夜,你等的人也终于来了吧?”

    方明的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要你拖延到现在,也真是挺不容易的事情呢!”

    “方大哥说什么?”

    谢小玉脸上的笑容僵硬了下。

    那是被看破之后的恐惧。

    她骇然现,虽然她与这个男人已经有了最为亲密的关系,但却还是连他一丝一毫都看不透。

    柳若松的瞳孔却是缩成了针眼。

    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两个人!

    两名老者,一人穿着金衣,一人穿着银袍!清晨的薄雾已经升起,这两人就好像忽然从雾气里钻出来的一样。

    被无声无息地欺近了如此多的距离而不自知,那也代表着,只要这两人想动手,柳若松势必便会如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凭宰割!

    这实在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柳若松柳大剑客在江湖上起码可以排进前一百,但他却连这两人的一招都没信心接下。

    他忽然想到了两个人,双腿便开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事实上,这还是有着方明在场的情况。

    若是柳若松单独与这两人遇到,恐怕他早就跪地求饶了。

    “姑娘安好?”

    出乎预料的是,这两名不可一世,武功深不可测的老者,对谢小玉却是恭敬到了极点:“我们接到信香之后便马不停蹄地赶来,幸喜姑娘无事!”

    谢小玉也从车厢里面走出来,又穿回了她那件宽大的衣服:“我也只是有事才燃起信香求助,不想居然劳烦到了两位伯伯,真是失礼!”

    金衣老者与银袍老者一起躬身:“能为姑娘效劳,是我们两个的福分!这两人是否需要打了?”

    被这两人的目光一瞥,柳若松只感觉自己身上的肉都要被削掉一块,冷汗更是涔涔而落。

    已经猜到了这两人身份的他,在看到这两大高手对谢小玉的态度之后,却是越肯定了方明的论断。

    “金狮、银龙?”

    方明挥手制止了欲言又止的谢小玉,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二老,忽然道:“昔年魔教席卷江湖,虽传魔教教主武功通天彻地,但鲜少出手,真正替他打理魔教事务的,便是四大长老:金狮,银龙,铜驼,铁燕!只是后来祁连山之役,四大长老除了铜驼之外竟然尽数反叛,才令魔教偌大的基业土崩瓦解……我实在是很想知道,天美宫主的魅力就有这么大么?甚至能令你们死心塌地地卖命?”

    “宫主的事情,又岂是你可以置喙的?”

    金狮老者冷然道。

    “金伯伯不得无礼,这位方明方公子,乃是小李飞刀的传人!”

    谢了句。

    “小李飞刀?!”金狮与银龙一同叫了起来:“不可能……真正的小李飞刀传人早就被教主……”

    “教主?你们还叫他教主?”

    方明忽然插口。

    “不!那个老鬼!”

    金狮摇头,又点头,与银龙的表情似乎不甚唏嘘:“教……老鬼当年乃是天下无双的神人,带着天下无双的神刀,本来可以为我教开辟大好事业,谁知道竟然倒行逆施……”

    “是么?”

    方明却眨了眨眼睛:“我怎么听说当年的魔教教主御下极严,对教众一视同仁,便是你们几个长老犯了错也是照罚不误,因此才激得你们生了怨气,又被天美宫主诱惑,这才一起反了呢?”

    “你……”

    银龙似乎怒极,一卷银色的匹练已经从腰间飞出,迅捷无伦地向着方明饶了过去。

    啪!

    银色的匹练在马车旁边一晃,又落入了银龙怀内,柳若松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这个魔教的银龙长老用的是什么兵器,但他的冷汗又流了下来。

    因为这道银色的匹练实在太快。

    若是想要他柳若松的向上人头的话,那他绝对无法抵御。

    更为可怕的是,那道银色的匹练在一击无果之后便倏忽飞回,别说旁边的谢小玉,就连马车都没有误伤到一丝。

    最可怕的武功,并不是威力巨大,而是这种‘游刃有余’!

    银龙虽然只是露了这一手,但柳若松清楚,便是让他回去再练二十年,出手也未必有这个长老这么举重若轻。

    他现在心里却非常庆幸。

    庆幸十数年前,魔教肆虐江湖的时候,他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没有机会与真正的魔教对战。

    否则的话,他一定活不到现在!

    “咦?”

    金狮出一声轻咦,挡在了谢小玉身前,看向方明的目光中满是警惕:“好轻功……你躲过了银龙的这招,若传出去必然轰动武林!”

    “轰动武林?”

    方明嗤笑一声:“你攻了我一招,那我也还你一刀!”

    “不要!”

    谢小玉刚刚惊呼出口,就见到方明轻飘飘地向着银龙飞了过去。

    银龙面无表情。

    他本来便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更是魔教四长老之一,平生杀人无算,虽然方明武功似乎很高,但又怎么会被吓到?

    刀光!

    璀璨到极点的刀光忽然闪烁!

    方明的手上没有刀,又怎么会出刀光?

    谢小玉看到了方明的手,原来他此时还是有刀的——手刀!

    方明单掌竖起,掌心边缘便嗤嗤有声,割裂空气,出呼啸长鸣!

    忘刀之境,一草一木,一花一石,甚至周身百骸,无物不可为刀!(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