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二十一章 拦车
    “师父!”

    柳若松乃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侠客,他曾经以为,自己的剑法、轻功,纵使排不到江湖前十,但也绝对掉不出一百!

    但今天,他却觉得自己以前是个大傻瓜!

    面对丁鹏的一刀,他根本连念头都转动不了,而他的轻功,在方明面前也是仿佛小孩一样可笑。

    等到他不惜催自己丹田内的最后一丝真气,攀登上山坡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气定神闲,正在负手赏月的方明。

    “柳若松!你胆子很大!”

    方明没有回头,声音却传了过来:“居然还敢跟着我,不怕被天下白道群起追杀么?”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若松既然已经拜了明爷为师,又怎可擅自离开?”

    柳若松大声回答道。

    “是么?”

    方明回过头,脸上似笑非笑,眼睛里面的光芒却令柳若松有着被看了个通透的错觉:“我不喜欢听假话,若你再说一句,当心我将你从这个山坡上扔下去!”

    柳若松打了个冷颤。

    他当然不想摔成肉酱,更是个识时务的人,立马道:“徒儿本来想走,但见师父武功独步武林,已经足以称霸天下,想必也足以庇护我,自然不会再走!”

    “这还像样!”

    方明点点头:“你这人卑鄙无耻,更是个小人白眼狼,我为何又要收你为徒?”

    柳若松道:“那必然是师父您老人家有着许多事不方便做,需要小的代劳!”

    “嗯,你果然是个聪明人!”

    方明大笑:“虽然你武功实在不怎么样,但狐朋狗友却是不少,江湖消息也算灵通,我正好缺一个跑腿的……”

    “师父有命,弟子当然愿意效犬马之劳!”

    柳若松大喜过望,脸上又浮现出为难之情:“只是弟子武功低微,怕不仅丢了师父的面子,更是误了师父的大事……”

    “你想跟我学武?”方明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要学什么样的武功?”

    “徒儿不贪心,只求能不被丁庄主杀掉,便心满意足了……”

    柳若松双眼放光地道。

    “果然是个贪心的小子!你可知道丁鹏现在到了什么样的境界?”

    “徒儿不知,只是最后的一战,却是师父占据上风!”柳若松马屁不断。

    “嘿嘿,不仅如此,你一开始面对丁鹏的时候,是什么感觉?”方明忽然问。

    “徒儿与丁鹏对战?”

    柳若松的脸红了,脸颊上的十字刀伤又隐隐作痛起来。

    “可怕……可怕到了极点,他的刀还未临身,即已劲气迫体,砭肌如割,等到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败了……”

    柳若松老老实实地叙述。

    “不错,那是人为刀役的境界!”

    方明道:“什么是为刀所役?刀即是人,人即是刀,人与刀不分,刀感受人的杀性,人禀赋了刀的戾性,人变成了刀的奴隶,刀变成了人的灵魂。刀本身就是凶器,而那一柄刀,更是凶中至凶的凶器。丁鹏沾惹了刀上的魔性,所以每一刀挥出,都是如神似魔,凡人万万难以抵挡!”

    “你要达到不为他所杀的境界,之前需要苦练三十年,而现在……或许是一百年,或许根本办不到!”

    柳若松大惊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自然是因为……他有了极大的进步,已经从人为刀役,到了以人役刀的化境!”方明淡然道。

    什么是役刀?

    刀即是我,我仍是我。

    刀是人手臂上的延伸,是心中的意力而表现在外的实体,故而我心中要破坏哪一样东西,破坏到什么程度,刀就可以为我达成。

    人是刀的灵魂,刀是人的奴隶。

    这个境界已经到了刀意的极致,距离忘刀也不过半步!

    可惜,纵然是丁鹏这个天才刀客,要忘刀,也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情。

    因为他手上的刀乃是魔刀小楼一夜听春雨!

    这柄刀是魔中至宝,因为它具有了魔性,谁拥有它,谁就会感受它的魔性。

    惟大智大慧者除外。

    惟至情至性者除外。

    正因为有了这魔性,才能一出中分,神鬼皆愁,但也正因为如此,丁鹏的人与刀便很难分开。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便是如此!

    虽然很难放下,但等到真正放手的那一刻,却又代表着丁鹏已经足以将圆月弯刀的魔性彻底收服,化为己用!

    也只有那个时候的丁鹏,才是方明真正的对手!

    所以,方明之前才会展露自身的境界,‘栽培’了丁鹏一把。

    “难道……”

    柳若松骇然看向方明。

    “不错,自从与我一战之后,他的刀道已经突飞猛进,现在的你,想一步登天,又怎么可能?”

    方明摇头失笑:“更何况……以你的为人,纵使我有着能令你成的功法,也绝对不会拿来成就你的!”

    柳若松笑的很勉强,但心里已经在吐血了,更是打定主意,绝对不会为方明做成任何事。

    他当然不会傻到表面上反抗方明,但出工不出力,或者多做些小动作,那几乎是本能了。

    “你很不服?”

    方明的眼睛似乎看到了柳若松心底。

    “徒儿不敢!”柳若松赶紧跪下,心里却在暗暗叫苦。

    可惜,方明根本没有容他狡辩,右手一弹指,一道无形真气倏忽而,没入柳若松天灵之内,又化为千丝万缕,散落入四肢百骸。

    “此乃为师秘手——三尸生死符,便先让你尝尝滋味!”

    方明的笑容在柳若松眼里有如恶魔,而下一刹那,不似人间的惨嚎已经在这方天地响彻。

    一盏茶!

    仅仅只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柳若松就已经变成了一条死狗!

    他的嗓子已经哑了,连叫都叫不出来,身上更是冷汗淋漓,浸湿了前襟后衫,对于他而言,这一盏茶的功夫,简直比十日十夜的苦刑还要漫长,还要难熬。

    “师……师……师……师父……饶……饶……”

    虽然方明已经缓解了痛苦作,但柳若松还是半天爬不起来,甚至口齿结巴,吐字不清。

    “我这人很简单,完成了我的任务,你活!完不成,你死!什么藉口都不用说,因为我只看结果!听懂了么?”

    方明声音冷彻,更是令柳若松身上打了个寒颤。

    “若松遵命!”

    柳若松老老实实地跪地叩,涕泪横流,但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却不好说了。

    “是时候了,不要装死狗,否则我便再让你尝尝三尸虫作的痛苦!”

    对于柳若松这种人而言,鞭子与威胁比什么都有效。

    一听到方明要再次催动三尸生死符,柳若松当即一个激灵,立马爬了起来。

    “走!”

    方明大袖一圈,狂风呼啸,飞沙走石之中,柳若松就已经身不由己地飞起。

    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堵在了一辆马车之前。

    马车里面的便是谢小玉。

    她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紧裹的衣裳,衬托出她迷人的曲线,射着迷人的魅力。

    “原来是两位,不知道找小玉有何事?”

    谢小玉露出一个笑容,柳若松却看呆了。

    他绝对不是没有经历的初哥,实际上,他的妻子秦可情便是一个尤物,而柳若松本人流连花丛,也不知道见到过多少所谓的天姿国色。

    但他可以誓,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与面前少女的绝世风姿相比拟。

    柳若松很想说什么,却现自己无话可说,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方明为什么要来拦谢小玉的车架。

    但他好歹也是颇有阅历之人,当即一笑:“深夜行车,谢小姐想必是有急事,不知道可有小可能帮上忙的?”

    “这件事,你帮不了的!”

    谢小玉的视线只在柳若松身上停了一瞬,就转移到了方明身上,美丽的眼睛里面流露出复杂的神采:“丁鹏要挑战我爹爹!我得赶紧将这个消息带回去!”

    谢小玉是谢晓峰的女儿。

    没有人知道她是谢晓峰什么时候跟哪一个女人生的。

    事实上,她是在谢晓峰功成名就,在神剑山庄中定居下来的时候,像突然由石头里冒出来的一样。

    她来到了神剑山庄,自称是谢晓峰的女儿。她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五岁了,谢晓峰不在家,但也没人认为她是冒充的。

    因为她的脸形,至少有七分是谢晓峰的模子,笑起来的时候,则有九分相似了。

    谢晓峰的笑跟他的剑一样是无敌的。

    因此,谢小玉的笑也是‘近乎’无敌的。

    之所以说‘近乎’,是因为有着方明的存在。

    方明望着谢小玉,谢小玉却忽然打了个激灵,因为她现对方的眼里纯粹是欣赏美的神色,却没有一丝痴迷。

    欣赏只是欣赏,等到了选择之际,下手毁去也毫无滞涩。

    但若是痴迷,便会迟疑,便会不舍,从而彻底被她的魅力所俘虏。

    只是一眼,谢小玉就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与她之前见过的任何一个都不同!

    虽然谢晓峰已经近乎神祗,丁鹏也是男人中的极致,但方明却是糅合了这两人的长处,又带有自己强烈的个人风格。

    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只是一眼,便令谢小玉生出了气馁与沮丧之感。(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