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燕子刀
    今夜圆月山庄中高手云集,剑术、刀法、掌力、暗器、轻功,每一种武功的一流高手,差不多都到齐了。中  文网

    水阁四面的窗户也全都高高支起,在座的都是内功精深的英雄好汉,当然都不怕冷,何况大家又全都喝了不少酒。

    窗外一池寒冰,冰上一轮圆月。

    美景、美酒、还有之前美不胜收的刀法,一切都是那么愉快。

    方明又喝了一杯。

    当他举起酒杯的时候,一道人影忽然自寒冰上浮现,等到他放下酒杯的时候,那人影就已到了水阁的窗户外。

    那人的身法不但快,而且姿势美妙,他长得也很好看,身材挺拔,眉清目秀,只不过在月光下看来脸色显得有点青。

    “这货是谁?”

    方明斜瞥了一眼,语气极不客气。

    “这位乃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田一飞,轻功更是一流中的一流!因为他是田萍的徒弟!”

    柳若松交游广阔,江湖中的一流高手,他差不多全都认得。

    江湖中有关田萍的传说更是不少。

    她是江湖中最美丽的三个女人其中之一,也是最可怕的三个女人其中之一。

    她的轻功之高,非但已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比得上,连男人能比得上她的都很少。

    她成名已经有很久,算来至少已经应该有四五十岁了。

    可是根据最近看过她的一个人说,她看来最多只有二十七八。

    田一飞就是田萍的惟一传人,有人说是她的侄甥,有人说是她的堂弟,也有人说是她的私生子。

    柳若松当然私底下也和别人议论过,但绝对不敢当着田一飞的面说。

    正相反,他笑着脸迎了上去:“田前辈来得真晚,可要多喝几杯……”

    但他忽然怔住。

    因为田一飞的头下,额头正中,忽然出现了一点鲜红的血珠。

    血珠刚沁出,忽然又变成了一条线。

    鲜红的血线,从他的额头,眉心,鼻尖,人中,嘴唇,下巴,一路往下,没入衣服。

    田一飞的头颅忽然从刚才那一点血珠出现的地方裂开了。

    接着,他的身子也在慢慢地从中间分裂,左边一半,往左边倒,右边一半,往右边倒,鲜血忽然从中间飞溅而出。

    他就好像张纸人一样,被人活生生从中间撕裂。

    水阁中的人都怔住了。

    站在旁边伺候他们的丫环、家丁,有一半已晕了过去,另一半裤裆已湿透。

    水阁里忽然充满恶臭,但却没有一个人能感觉得到。

    “徒儿,你说田一飞轻功很好?”

    万籁俱静中,方明一声轻笑。

    “不错!”柳若松盯着面前的两半尸体,眼珠有些直:“传闻他飞得比鸟还快,甚至你一眨眼就会不见踪影!”

    “可他却死了!”

    “可他却死了!”柳若松重复着方明的话。

    “他是死在了刀法之下,江湖上能不惧怕得罪田萍,又能一刀将他砍得这么均匀的刀客,可实在没有几个……”

    方明的嘴角掀起一抹弧度。

    “不错!”

    这声音不是柳若松说的。

    水阁里面的人一惊,这才现自己面前已经多了两个人。

    一个又黑又瘦又小的老太婆,站在一个又黑又瘦又小的老头子旁边。

    两个人都穿着身青灰色的粗布衣服,站在那里,比别人坐着也高不了多少,看起来就像是一对刚从乡下来的老夫妻,完全没有一点特别的地方。

    在座的都是江湖上的高手,却没有看清这两人到底如何进来的,更是无论如何也没法想象,这两个又干又枯的老者,是怎么施展出之前那么可怕的刀法。

    “你小子眼光很不错!”

    老太婆开口说话,声音却还是跟小女孩一样。

    特别是她的一双眼睛,勾魂夺魄,似乎会放电一般,若是再年轻个四十岁,恐怕一勾便可将男人的魂儿勾了去。

    这老太婆环视一眼,又是桀桀冷笑:“可惜……我们夫妇四十年不履江湖,认得我们两个老头子老太婆的怕是很少了……若是你们真认了出来,我却也不能让你们活着走出去!”

    “疯子!”

    钟展吐出了两个字。

    梅花与墨竹异口同声道:“老夫活了这么久,却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大言不惭的人!”

    孙伏虎忽然用力一拍桌子,道:“对。”

    林祥熊也大笑,道:“她要让我们全都死在这里,她以为我们是什么人?”

    南宫华树叹了口气,道:“你们不该这么说的。”

    墨竹问道:“为什么?”

    南宫华树道:“以各位的身份地位,何必跟一个疯老太婆一般见识。”

    “哈哈……”

    方明却是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捂着肚子,几乎笑出了眼泪。

    “师父为何如此?”柳若松忠诚地充当了捧哏的角色。

    “哈哈……徒儿你实在应该躺下来的,这样才能看到更多事!”

    方明道:“刚才他们嘴里在骂这两人是个疯子时,桌子下面的一双手却在偷偷地扯衣角,打手势,有些人的手甚至还在抖……他们实在是聪明人,早就猜出了这两人的身份,却死也不敢说出来,只能拼命装作不认识……你说这可笑不可笑?”

    柳若松笑的很勉强,南宫华树几个却是被气到险些吐血。

    可惜方明下一句话更是仿佛将他们打落了深渊:“四十年前的天下第一快刀……”

    方明的话还没有说完,在这一瞬间,已有二三十道寒光往他打了过来,打的都是他致命要害。

    第一个出手的是林祥熊、孙伏虎,钟展、梅花、寒竹、南宫华树几个也并不比他们慢多少。

    这些人出身名门,江湖中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会使暗器。因为他们平日总是说暗器是旁门左道,总是看不起那些以暗器成名的人。

    可是现在他们的暗器使出来,不但出手极快,而且阴狠毒辣,无论哪一点都绝不比他们平日看不起的那些人差。他们显然早已下了决心,忽然同时难。

    忽然间,刀光一闪。银白色的刀光划空而过,二十七件各式各样不同的暗器立刻落在地上,变成了五十四件,每一件都被这一刀从中间削成两半。

    这二十七件暗器中,有铁莲子,有梅花针,有子母金梭,有三冰透骨镖,有方有圆,有尖有扁,有大有小,可是每一件暗器都正好是从中间被削断的。

    这一刀好准,好快!

    刀光一闪,忽然又不见了。那老头子脸上还是完全没有表情,老太婆眼里却仿佛有光芒在闪动,就像是刚才划空而过的刀光一样。

    可是两个人手里都没有刀。刚才那一刀是怎么出手的?怎么会忽然不见?谁也没有看清。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

    方明却仿若未觉,继续将话说了下去:“魔教金银铜铁四大长老中的铁燕夫妇,燕子双飞,雌雄铁燕,一刀中分,左右再见——这句话当真如雷贯耳!”

    “呵呵……你小子果然很诚实,老太婆就喜欢诚实的好孩子!”

    铁燕夫人咯咯一笑:“你若乖乖地交出两个人来,老太婆可以做主,留下你的性命!”

    “这两人可是五行剑商震,还有一个叫做谢小玉的女孩子?”

    方明突然叹息一声:“因为他们伙同田一飞,不仅冤枉了两位的孩子,更是杀了他!”

    “你看起来知道很多……”

    那一向沉默的老头开口,语气却是斩钉截铁。

    “虽然如此,但我劝你们还是离开吧!”

    方明的脸上更显得叹息:“五行剑商震虽然是个小角色,但谢小玉却有一个了不起的父亲!”

    “纵使她是天王老子的女儿,做错了事,也非受到惩罚不可!”

    铁燕夫人森然道:“我们夫妻刀下,还从来没有杀不了的人!”

    五行剑商震也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内力精深,甚至有资格角逐十大剑客的排行,但在方明与铁燕夫妇的眼里,却完全成了配角。

    出人意料的是,水阁里面在座的人也没有觉得丝毫不对。

    “你们杀不了……因为谢小玉的父亲名为谢晓峰!”

    翠云峰,绿水湖,神剑山庄!

    谢家三少爷!天下第一剑客!剑神!

    谢晓峰这三个简简单单的字一出口,便仿佛有着种异样的魔力。

    “谢晓峰,谢晓峰!”

    铁燕夫人咬牙切齿,但纵使是她也得承认,即便自家夫妻联手,也无论如何都不是谢晓峰的对手。

    而在铁燕长老的眸子里,却罕见得浮现出了一丝惧意。

    “纵使是谢晓峰又如何?”

    说完了这句话,铁燕夫人的手里就忽然出现了一柄刀。

    一把四尺九寸长的长刀,薄如蝉翼,寒如秋水,看来仿佛是透明的。

    这就是燕子双飞的魔刀。

    昔年魔教纵横江湖,傲视武林,将天下英雄都当做了猪狗鱼肉,就因为他们教主坛下有一剑,一鞭,一拳,双刀。

    平时谁也看不见她的刀,因为这柄刀是缅铁之英,百炼而成的,可刚可柔,不用时可以卷成一团,藏在衣袖里。

    只要这把刀出现,就必定会带来血光和灾祸。

    她现在抽出刀来,意思却是很清楚了。

    谢晓峰再厉害,人却在千里之外,但她的刀却已经到了在座的脖子上!

    咯咯!咯咯!

    牙齿打颤的声音接连响起。(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