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一十五章 报复
    丁鹏瞥了眼地上凌虚的尸首,好看的眉头皱了下。

    柳若松更得意了。

    无论是什么样的主人,见到请来的客人被杀了,心情肯定都不会太好。

    这时又听丁鹏叹了口气:“又见面了!”

    柳若松心里忽然涌起一股豪情:“不错,我们又见面了!你现在是不是很恨我?”

    “武当派的事,自然有武当派的人来料理!”

    丁鹏摇了摇头:“只是……看起来你很想再接着杀了我?”

    柳若松微笑道:“正解!不仅如此,我还看上了你的圆月山庄!”

    丁鹏一笑:“死人只需要七尺黄土,我若死了,这山庄送你也无妨,不过……”

    柳若松眼睛发亮,飞快道:“不过若我败了,万松山庄自然也送给你!”

    丁鹏道:“很好,这才是公平交易!”

    “有天下英雄在此,便是赖也赖不掉的!”

    柳若松回过头,蓝蓝又在看着他微笑,仿佛又在对他保证。

    十招之内,丁鹏就必将死在你的剑下。

    他忽然信心大增道:“拔剑吧!”

    丁鹏却摇了摇头:“我已发誓不再用剑,我现在用的是刀!”

    丁鹏的刀已在手。

    这是柄很普通的刀,既没有吹毛断发的锋刃,也没有足以炫耀的历史。

    这柄刀是弯的,刀锋弯弯,刀柄弯弯。

    他淡淡地接着道:“只要你能接得住我三刀,就算你胜了。”

    柳若松看着他,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见一个人忽然发了疯。

    因为刀虽然是杀人的利器,但刀法易练,而不易精,练武的人都知道,“十年学剑,一年练刀。”

    剑法的确远比刀法精妙深奥,剑的本身,就是种高贵飘逸的象征。

    江湖中已有多年未曾出现过刀法名家了。

    学剑的人忽然变为用刀,刀法好极也有限。

    更何况,丁鹏还主动定下了三刀之约。

    柳若松道:“好,我就看你这三刀。”

    丁鹏道:“你看不见的。”

    他的手一挥,刀光已飞起。

    圆月落,刀光起。

    纵横大地十万里。

    刀光寒如雪,何处听春雨?

    弯弯的刀,弯弯的刀光,开始时宛如一弯新月,忽然间变成了一道飞虹。

    没有人能看得出这一刀的变化,也已没有人能看得见这柄刀。

    刀光一起,刀就不见了。

    江湖中已有多年未曾出现过刀法名家,江湖人已有多年未曾看见如此辉煌的刀光。

    谁也不知道他第二刀还会有多么可怕的变化。

    根本没有第二刀。

    刀光只一闪,丁鹏只劈出了一刀!

    刀光一闪而没。

    柳若松并没有倒下。

    他的剑还在手上,他的人还是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只不过脸上已没有血色。

    没有第二刀。

    胜负还未分,为什么没有第二刀?

    丁鹏轻抚着刀锋,淡淡道:“我知道你看不见的。”

    柳若松不动,不响。

    忽然间,“叮”的一声,他手里的剑已落在地上。

    丁鹏道:“你至少要再练十年,才能看得见我三刀。”

    柳若松不动,不响。

    忽然间,一缕鲜血从他的手腕上冒了出来。

    丁鹏道:“现在我一刀就已足够。”

    柳若松不动,不响。

    忽然间,他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鲜红的“十”字。

    鲜红的是血。

    没有人喝彩。

    每个人都觉得手脚冰冷,每个人手心都有冷汗。

    现在大家才知道,刚才那一刀,不但割破了柳若松的手腕,而且还在他脸上划出个“十”字。

    可是伤口里的血,直到现在才冒出来。

    因为那一刀连一分力量都没有多用,因为那一刀实在太快!

    没有喝彩,因为没有人见过这样的刀法。

    刀已入鞘。

    丁鹏只简短地说出了三个字:“你败了。”

    柳若松终于慢慢地点了点头,慢慢地转过身,慢慢地向蓝蓝走过去。

    蓝蓝还在笑,可是笑容看来已没有刚才那么甜蜜动人了,她笑得仿佛已有些勉强。

    柳若松站在她面前,看着她,脸上的“十”字血迹已凝结,怔怔道:“你说过,我不会败的。”

    蓝蓝还没有说话,方明已经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柳若松脸上的表情很恐怖,十字形的血字更加狰狞,几乎令人不寒而栗。

    梅花、墨竹几个已经开始不安地扭动身子。

    虽然他们以前是柳若松的‘朋友’,但现在已经不敢说任何话,做任何事了。

    因为柳若松的剑下一刻就会杀人。

    虽然他的剑不如丁鹏的刀,但肯定不会比在座的几个差。

    “一个人,将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总归是很可悲的事!”

    方明叹息一声:“每当看到这样的人,明明圈套够蠢,却还是一头栽进去……遇到这样的大傻蛋,我总是要笑一下的!”

    “大傻蛋?我?”

    柳若松看向蓝蓝,露出恐惧到了极点的表情,终于森然道:“你……你究竟是谁?”

    蓝蓝道:“你花了六万两银子,把我从‘满翠院’赎出来,叫我在会仙楼等你,陪你到这里来作客,而且还用那么大一顶轿子去接我!”

    她吃吃地笑道:“你怎么会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满翠院是个妓院,是个非常有名的妓院,满翠院里最红的一个妓女叫翠仙。

    她用一根春葱般的手指,指着自己纤巧的鼻子:“我就是翠仙,这里至少有一百个人认得我!”

    柳若松的脸色在变,脸上的肌肉忽然开始扭曲扯动,鲜红的“十”字又被扯裂,鲜血又一丝丝冒了出来,流得满脸都是。

    他并不笨。现在他终于明白了,什么事都明白了。

    别人用那种奇怪的眼色看着他时,并不是羡慕,更不是妒忌。

    这里至少有一百个人认得她,知道她是满翠院的翠仙。

    这一百个人的裤子说不定都被她脱下来过。

    而他却为了这个女人,杀了自己的妻子,又抬着顶八人大轿去接她,把她当仙女一样接到这里来,希望她能带给他梦想中的荣耀和财富。

    这简直是个笑话,一个可以让人把苦胆都笑出来的笑话。

    这个笑话简直和四年前他替丁鹏制造出的那个笑话同样可笑。

    现在他终于知道,丁鹏当时是什么感觉了。

    这就是“报复”。

    丁鹏的报复巧妙,残酷,而且彻底。

    就像柳若松对付他的计划一样,这计划也同样经过精心的设计,每一个细节都设计得完美无缺。

    不!或许有些细节还有着破绽,但却已经足够!

    因为柳若松自己便会给这些破绽找到合理的藉口!换句话说,他也是在自己欺骗着自己!

    现在,他已经输了江湖上的名望,自己的庄子,甚至还背叛师门,背上了杀害师兄的重罪!

    他已经一无所有!比当年的丁鹏更加凄惨!

    柳若松脸上的肌肉剧烈抽搐着,忽然做了一件在场之人都没有想到的事!

    他直挺挺地跪了下来,对着丁鹏道:“丁大侠,小的愿拜你为师,希望你无论如何都收下我这个弟子!”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柳若松今年已经四十七,论年纪足以做丁鹏的爹了。

    更何况,他原本在江湖中大大有名,在场的也大多是他的至交好友。

    这样的一位名侠,若是要了他们的面子,比杀了他们还要难受!

    但现在,柳若松居然真的就这么做了!

    丁鹏也怔了怔,似乎是没有想到,只是过了一刹那,他的嘴角就露出一丝笑容:“好……那我便……”

    “丁兄不妨等等!”

    方明开口了。

    此时水阁之中,谁不为丁鹏之前的刀法震惊?面对这样一个高手,纵使孙伏虎、林祥熊、南宫华树、钟展、梅花、墨竹联手也不是对手,他们乃是很现实的人,自然不会选择打断丁鹏的话。

    但方明却这么做了。

    “方兄有何高见?”

    丁鹏皱了皱眉头,在他请的人当中,原本没有这位方公子的存在,但他却来了,不仅来了,还带来了专门送去神剑山庄的帖子。

    不论是谁,只要与神剑山庄扯上关系,无论在哪里都值得被当作贵宾对待的。

    因此,丁鹏恭恭敬敬地将方明请到了水阁之内,出乎预料的是,方明似乎也对现在的武林极为熟悉,寥寥几乎话,便令墨竹几个不敢怠慢。

    当然,这也是丁鹏想象不到,世界上竟然会有方明这样胆大包天的人,居然打劫了神剑山庄的东西!

    此时的神剑山庄乃是武林圣地一般的存在,普通江湖人一提到都是热血沸腾,不敢有丝毫怠慢,又怎么会去亵渎?

    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说的就是这个了。

    “实不相瞒,这个柳若松能屈能伸,实在很入我眼,不如让我收了,做个记名弟子,如何?”

    方明嘿嘿一笑,又对柳若松道:“你现在身败名裂,若不得丁大侠神刀保佑,恐怕活不到明天,不过我同样也能庇护于你,谅武当派也不敢来找你的麻烦!”

    这句话实在说得很有气势。

    虽然古龙世界的武当没有金系世界中历代执掌中原武林之牛耳的威势,但也是闻名遐迩的玄门正宗,名门正派,方明说出这样的话来,寓意实在是非同小可。

    柳若松似乎也呆住了。

    他更想不到,居然还会有人看上他的‘材质’,争着收他当徒弟,这实在是一种讽刺!(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