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一十四章 夜宴
    丁鹏无疑是一个有气运的人。

    他在剑上的天赋只是不错,但却是刀法上的绝世天才!

    而他更为骄傲的是,他遇到了一位狐女!

    在他人生最黑暗,最绝望的时候,他遇到了一位世界上最美丽、最善良,叫做青青的狐仙。

    对方不仅抚平了他心底的伤痛,更是嫁给了他,教给了他‘狐’的刀法!

    也只有狐的刀法,才能令他在四年间成长到这个地步。

    现在的他,已经自信无敌于天下!

    所以,他要回来,向欺骗他,欺辱他的柳若松夫妇报复,彻底讨回这笔债!

    以丁鹏现在的武功,柳若松甚至接不住他一刀,但他却不想如此轻易地解决。

    他就仿佛一个高明的猎人,想要看到猎物一点点掉入陷阱中,再挣扎,绝望,最后徒劳无功……

    也唯有如此,才是最为彻底的报复!

    他要将柳若松对他做的一切,都原封不动地奉还回去!

    因此,首先,他要做的,便是令柳若松疑神疑鬼,如惊弓之鸟,一个人若是心灵有了破绽,接下来无论要做什么都容易多了。

    他将这个任务交给了妻子青青。

    因为对方是狐,懂狐的魔法,所以一定不会令他失望!

    ……

    于是,在一边的方明就看了一出好戏。

    他冷眼旁观青青动用了庞大的财力物力,将万松山庄上下收买,从而上演了一出出鬼怪奇谈:

    柳若松朋友送的清倌人被换成了一条母狗!

    他珍藏的数百桶美酒全部变成了污水!

    还有庄子里的鸡鸭牛羊,在一夜间全部死绝!

    这一切的一切,都令柳若松精神差点崩溃,更是变得疑神疑鬼。

    到了这个时候,青青再以‘救世主’的外貌出现,柳若松当即仿佛像溺水之人抓住最后一根稻草,死也不肯放手了。

    剩下的一切,也就不用再说。

    十二月十五,晴。

    万松山庄对面山坡的庄院已全部完工,晚上有灯火亮起时,远远看过去,就像是天上的宫阙。

    山庄的主人果然是丁鹏,甚至连宴会的帖子都送了过来。

    但柳若松已经毫无惧意,因为他有着‘蓝蓝’,一位同样的狐女,他相信对方一定会帮助他对抗丁鹏,并且带给他无与伦比的荣耀与财富。

    于是,他穿着自己最华丽的衣服,用八抬大轿将‘蓝蓝’从城内的会仙楼请了出来,再带着她来到了圆月山庄。

    一路上,柳若松发现大家当然都在看着他,但他毫不介意。

    他是个名人,而名人本来就是要让别人看的,只不过今天大家看着他时,眼睛里的神色却好像有点奇怪。

    也许大家只是在嫉妒他,嫉妒他有着如此美丽,又神通广大的女人相伴。

    圆月山庄的华丽豪阔,远出大多数人的意料之外,今天到这里来的客人,也比大多数人想像中都多得多。

    客人中绝大多数都是江湖中的知名之士,威震一方,啸傲江湖,长街拔剑,快意恩仇。

    庭园正中,精致的水阁里却只有十个人。

    孙伏虎、林祥熊、南宫华树、钟展、梅花、墨竹、凌虚、方明……当然,更少不了主人丁鹏。

    柳若松每个都认得。

    江湖中不知道他们的人确实不多。

    孙伏虎是南宗少林的俗家大弟子,以天生的神力,练少林的伏虎神拳,他不但能伏虎,而且还能伏人,现在显然已是岭南一带的武林领袖。

    林祥熊是孙伏虎的结义兄弟,一身钢筋铁骨,做人却八面玲珑。

    五年前,江南六省八大镖局联营,一致公推他为第一任总镖头。江南武林,黑白两道的朋友,连一个反对的人都没有。

    南宫华树的门第更高。

    南宫世家近年来虽然已渐没落,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的武功和气派,仍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

    至于“风云剑客”钟展,更是远在二十年前就已名满江湖了。

    这些都是他的‘朋友’。

    甚至,他还看到了方明!

    此时的方明,穿着华服,坐在水阁当中谈笑风生,仿佛高高在上的君王。

    他似乎天生就应该待在这里。

    对于方明而言,要出现在这里也的确不是难事。

    知道方明厉害的柳若松吃了一惊,但看了看身后的轿子,他又恢复了勇气。

    只不过,当柳若松看到坐在方明旁边的凌虚之后,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因为凌虚是武当派的大师兄,他不吃,不喝,不赌,不嫖,活着惟一的目的,就是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继承天一真人的道统,继任武当的掌门。

    柳若松自然也想当武当派的掌门,这样一个人,自然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惜他却对付不了对方。

    因为他的爱好太多,而凌虚却只知道练武,现在已经是当之无愧的武当后起一辈弟子中的第一高手!现在的柳若松,若与凌虚放对,恐怕还接不了凌虚五十招!

    柳若松之前一直有些怕他,更想用剑刺穿凌虚的咽喉。

    但他现在不怕了,因为他有着‘蓝蓝’,这个神通广大的狐女已经答应要为他除去凌虚,甚至令他当上武当派的掌门,继而称霸武林!

    凌虚穿着粗布衣服,只有腰上悬着一柄形式古拙的松纹古剑,带着鲜明的杏黄色剑穗。

    这柄剑不但表明了他的身份,也象征着他的地位之尊贵。

    在看到柳若松居然用八抬轿子抬着人进了人家花园,他的眉头不由皱起,这毕竟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而等到他看见柳若松亲热地从轿子中扶出一位尤物的时候,他眉头皱的更深了。

    作为武当的掌门大弟子,他首要的便是要维护武当的清誉。

    但现在,柳若松却带了一个明显不是他妻子的女人招摇过市,而周围人的目光,更是令他有着极为不妙的遐想。

    “让这个女人出去!”

    凌虚不出意外地发话了。

    “出去?我看你才该出去!”柳若松一笑,有着蓝蓝在身后,他便有无穷的勇气:他淡淡地接着道:“你若跪下来跟她磕三个头,赶快滚回去,我也许就会饶了你。”

    凌虚的脸色变了:“你说什么?难道你忘了本门戒律?竟敢对我如此无礼?”

    柳若松一笑,反问:“本门是哪一门?”

    凌虚声色俱厉:“你难道连你自己是哪一门的弟子都忘了?”

    柳若松摇摇头,道:“以前我的确在武当门下呆过,可是现在却已跟武当全无半点关系。”

    凌虚不可置信地站起身:“难道你要叛师出门?”

    柳若松冷冷道:“我要来就来,要走就走,也谈不上什么叛师出门。”

    武当是内家四大剑派之首,天下人公认的内家正宗,江湖中人人都以能名列武当为荣,柳若松这么做实在是谁也想不到的事。

    每个人都在吃惊地看着他,都认为这个人一定是疯了。

    凌虚的脸色发青,不停地冷笑,道:“好,很好,好极了。”

    柳若松道:“你还有没有别的话说?”

    凌虚道:“没有了。”

    柳若松道:“那么你为何还不拔剑?”

    他嘴里在跟凌虚说话,眼睛却在看着蓝蓝。

    蓝蓝也在看着他笑,笑得好甜,仿佛正在告诉他:“你做得很好,只要有我在身旁,不出十招,你就能杀了他!”

    没有人会相信她的话。

    没有人会相信柳若松能在十招内击败武当后辈弟子中的第一高手凌虚。

    可是柳若松相信。

    虽然凌虚出手五招,就已占尽优先,将他逼得透不过气来。

    他还是相信蓝蓝绝不会让他失望的。

    到了第九招时,他已被逼人了死角,无论他使出哪一招,都绝对无法突破凌虚的攻势。

    他们用的同样是武当剑法,在这方面,凌虚远比他纯熟精深。

    他忽然想到了那一招“天外流星”。

    “天外流星”不是武当剑法,他的剑势一变,剑风破空“嗤”的一声响,剑锋已自凌虚的左胸刺人,后背穿出,这一剑竟刺穿了凌虚的胸膛。

    每个人都怔住。

    柳若松自己也怔住。

    他自己也知道,这一剑最多只能突破凌虚的攻势,绝对不能将凌虚置之死地。

    可是凌虚却已死在这一剑之下。

    凌虚的瞳孔已开始涣散,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惊诧。

    他明明可以避开这一剑的,却偏偏没有避开。

    凌虚倒下时,柳若松并没有看见。

    他在看着蓝蓝。

    蓝蓝也在看着他笑,笑得更甜,仿佛又在告诉他:“只要有我在,只要你相信我,不管你想做什么,都一定可以做到。”

    现在柳若松最想做的一件事,当然就是杀了丁鹏,永绝后患。

    他忽然发现丁鹏已经在他面前。

    丁鹏很年轻,神情很潇洒,除了衣服不同之外,一切就跟四年前一模一样。

    虽然已经是四年前的事了。

    可是留在柳若松记忆里的印象还是很鲜明。

    他甚至还能记得丁鹏发现“可笑”就是柳夫人时,脸上那种惊讶、痛苦而悲惨的表情。

    对柳若松来说,那的确是个伟大的计划,单纯而巧妙,每一个细节都设计得天衣无缝。

    这实在是他谋划的巅峰之作,甚至到了日后,都令他回味无穷。(未完待续。、,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