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一十章 白夜(2500加更)
    “白鸟无相拳!”

    嗤嗤!

    气流涌动,阿苦双手如白鸟划水,身影轻盈迅灵,似6地滑翔,这等轻功身法,又比白天的康为高出一筹了。网

    “嗯?果然是蛮族武功,与大乾颇为不同!”

    方明此时眼力何等高?只是一眼便看了出来,这阿苦的拳法大开大合,直来直去,偏偏又凌厉非常,以腰胯力,真气运用却极是粗浅一般,只顾催身体潜能,毫无保养之法。

    这样的武功,练得越深,就越是短命,几乎便如魔功一般。

    虽然如此,但真的不顾自身寿命,催起来,自然极易成,威力也是极大。

    方明脚步一错,便躲开了阿苦夺命的掌尖。

    “无相、无魔……”

    见到方明若无其事地躲开了自己精心准备的杀手,阿苦瞳孔骤然放大,又是一咬牙,高声叫了几个音符,身上的血肉鼓动,气息暴涨之下,度更加提升,追到方明身后,双手连斩,仿佛刀锋,割裂空气。

    “摧残穴窍?这是不知死活!”

    方明连连摇头。

    他看出来了,这个阿苦最后这一下,却是以真气刺激穴窍的禁术,可以说,光是这一手,便要了他一年的寿命。

    并且,肉窍损伤,一辈子都练不到罡气圆满的地步。

    “西夷武学,真是……”

    新鲜感一过,看不到任何有益启的方明手一招,阿苦身子一顿,就这么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哗啦!

    他庞大的身躯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更是掀起了一阵尘沙。

    “法术!这是法术!”

    只是,他清醒之后,却是又立即大叫起来:“当年……你们大乾灭亡我白夜教官团的时候,就是有这种会法术的武者出手!”

    “哦!看来你知道的挺多!”

    方明笑了笑,撤去了精神异力的镇压,阿苦当即翻身爬起,惊疑不定地看着方明,却再也不敢动手挑衅了。

    “怎么样?我看你双手老茧分布,还有体内锋锐内息,就知道你必然还练了一门直来直去的剑术,要不要再试试?”

    方明的眼睛微微眯起。

    “你连这也知道……你不是人,是魔鬼!”

    阿苦连连后退,到了院门,却又咬咬牙,愣是不跑,又走了回来:“伟大的武者!我库切尔不是你的对手,纵使使用了辉煌十字剑术,也是如此!”

    “库切尔?什么名字?我还是叫你阿苦吧!”

    方明摇了摇头:“你为什么不走?”

    “因为像你这样的术法师非常少见,我想向你请教,更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阿苦坚定道。

    “教会了你,再用来对付大乾么?”

    方明失笑道:“还是你以为,我是将军府那些蠢货?”

    “不一样!这大大的不一样!”阿苦却是摇头:“据我所知,您的帝国现在也正陷入内乱,到了重新选择王冠的时候,而我们白夜,此时也有不少人,绝对会是您有力的助手!像您这样伟大的人,又怎么能没有自己的封地呢?”

    “就算你不要封地,我们白夜一国,也积蓄了不少财宝,只要你愿意教给我法术,我愿意向您奉献小山一般高的财富!”

    这个阿苦,显然也不是个寻常人物,不仅对大乾有着了解,更是机变无双,有勇有谋,不输说客一流的人才。

    “嗯,看起来你在那个白夜地位也不低啊!”

    方明不置可否地道。

    “我是白夜国王的血脉,也是他们的三王子!”

    阿苦挺起胸膛,骄傲地宣布道。

    “可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大乾争龙,也是大乾自己之事,又怎能引外族入寇,将气运交给外族?”

    方明却是连连摇头。

    “先生……我熟读大乾之书,也知道虽是西夷,但入华夏者为华夏的说法,大乾有华服之美,文章之秀,更有无上武道,我等外邦只想投靠,为一藩属,万万不敢有着异志啊!”

    方明乃是他唯一见到的宗师级武者,现在见到对方居然还有夷狄之辨,三王子顿时急了。

    他有着预感,若是方明这里都失败了,那就什么希望都没有了。

    “井底之蛙,什么仙人术士?不过是武道的高深说法……而在浩瀚的无限武道海洋面前,我不过只是捡起了一块石头,一片贝壳而已……在大乾当中,比我厉害的人千倍百倍,你们学了这些粗浅功夫,居然还想密谋复国?井底之蛙都不能描述,何其蠢哉……”

    方明摇头叹息。

    “先生……”

    阿苦双膝跪地:“当真无望了么?”

    “你不必白费心思了……”

    方明悠然道,又对着院外说着:“我如此表态,敝上或可满意?只是,这西夷我还得留下,毕竟也是个上好的车夫不是?”

    话音刚落,阿苦便见到院子外面白影一闪,心知必是灵侯之人,更是被吓出一身冷汗。

    “宗师!绝对是宗师!”

    白影纵横飞掠,周身罡气四溢,只感觉被一股无匹巨力挟裹,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百丈之外。

    此时这人露出一张老者清癯的脸来,眉毛花白,长长地垂下,颇有几分长眉老祖的味道。

    “精神一之下,我的‘白羽真气’竟然丝毫不受控制……如神似魔,此等武功,天下虽大,也唯有觉醒精神异力,思维干涉物质的宗师方能做到……”

    白眉老头长吁短叹:“唉……想不到只是随手接下的差事,竟然会如此麻烦!”

    灵侯乃是灵州之主,方明一路大摇大摆地坐着马车招摇过市,行踪怎么瞒得过他?

    只是一晚,便找到了住所,更抽调了一个罡气级别的大高手前来。

    可惜,这些人算到了一切,却唯独没有算到方明竟然已经身是宗师。

    这样的高手,一般的世俗势力,早已无法干涉了。

    “虽然天都峰之役传开,四方高手云集而来,但宗师级别的,还是要慎之又慎……”

    这老头深感棘手。

    如此级别的大高手若是前来,肯定要灵侯亲自出迎,恭恭敬敬,不敢有违。

    相比较而言,却是大大出了他的职权范围了。

    “只是……如此年青的宗师,又与白夜国余孽扯到了一起,纵使之前做出保证……也是一个麻烦!”

    白眉老头只感觉自己一个头两个大。

    原本的白夜复国组织在他们看来不过一个笑话,但加了一个宗师之后,那便再也不是了。

    “关键还是要查出跟脚来……如此多的特征,老夫便不信找不到……”

    白眉老者飞快掠走,却是再也不敢吩咐下人继续监视什么的了。

    对于宗师而言,这样的布置跟小孩子过家家一般可笑,并且,若是惹恼了他们,大闹起来,恐怕便是灵侯都兜不住,要够呛一把!

    虽然宗师不能硬抗军队,但若躲起来,打游击,行刺杀之事,世间除了三教五宗,又有哪个不怕?哪个不惧?

    ……

    “阿苦啊……你可知道,我刚才可是救了你一条小命哦!”

    方明悠然回屋:“你之前若走出这个院子,不出三步,便得血溅七尺,身分离!”

    阿苦身上打了一个激灵,自然知道方明说的是真话。

    他当即道:“公子救下我,必然是有着用处,只要一句话,那我就是出生入死,也在所不辞!”

    “没那么严重,你赶马不错,便继续做我的马夫吧!”

    方明摆了摆手。

    阿苦一怔,他乃是王子之尊,之前若非为了接应吕雷,根本不会屈尊降贵,为人赶马。

    但他总是一代枭雄,脸上当即露出微笑:“能为公子这样的大师持鞭驱马,乃是小人的荣幸,小人愿意为奴为婢!”

    “错了,只是马夫!”

    方明一笑,走入了房间,声音还在不断传来:“你花了我一两二分银子,自然要将事做完!”

    砰!

    房门自动合上,阿苦却是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

    “原来……原来我就值几两银子?”

    他脸上一阵阴晴不定,差点就想走出去,但没几步之后却又转了回来。

    “忍耐!我必须要忍耐!族人的武术已经大有进步,但他们的这些术法者,才是真正的主力,我要复国,便不能放过这个机会!纵使吃再多的苦,我也要坚持下去……不论是谁,都无法阻挡我!”

    两点幽幽的火焰,在他的眼眸底部升起……

    ……

    自从出了昨晚这一档子事之后,接下来的旅途便颇为平静。

    第二天清晨,那掌柜便是满脸堆笑地上前问好,将方明的金叶子原封不动地送了回来,更是言道:“贵人乃是灵侯贵客,能来小店驻跸,那是蓬荜生辉,又怎敢收钱?”

    知道这是灵侯示好的方明,大大咧咧地一挥手,也就任凭掌柜去了。

    一路上,方明也再也没有了之前被窥视,或者跟踪的感觉。

    想必是灵侯学乖了,知道派出凡人来窥视一位宗师根本无用,索性全部撤走,任凭方明来去。

    不得不说,这阿苦赶车着实是一把好手,又快又稳。

    七日之后,方明已经由南至北,到了灵州的北域边界,只见群峰连绵起伏,将灵州与蛮地牢牢隔绝,天都峰便在其中。(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