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零九章 盘鹰
    “什么?”

    钟勇回头,看到了康大先生眼眸中的寒光,心里就是大凜。?[?〈[

    但嘴上却是丝毫不变,叫骂道:“小子挑拨离间,血口喷人!”

    方明却看到他虽然嘴上厉害,双腿却在抖,显然也是个聪明人,已经想到了什么。

    “还不动手?”

    康先生在背后冷喝一声。

    “是!是!”

    钟勇抽出刀,忽然狂叫一声,撒腿就向马匹跑去。

    “哼,死不足惜!”

    康大先生脚下一点,身形仿佛鹰隼般扑出,双手成爪,骤然一撕,便仿佛雄鹰展翅,抓完猎物之后就是一分,用扯劲将猎物拉死。

    “盘鹰十八击!”

    面对这种凌厉到极点的功夫,这名叫做钟勇的校尉只是撑了一刀不到,肩膀便被抓住,又是一扯,整个人就四分五裂起来。

    “啊……跑啊!”

    其它士卒一个激灵,纷纷尖叫逃亡。

    “哼!”

    康大先生心下大恨,他纵使有着灭口之念,也是想无声无息地进行,现在却成了明目张胆地屠戮官军,成什么样子?

    当即手一挥,数枚石子飞出,逃得最快的几个小兵惨叫一声,倒了下去。

    他一双鹰爪有着数十年苦功,能生撕虎豹,此时弹石杀人,更是轻而易举,手到擒来之事。

    “当先便要杀了这小子,若是不是他多嘴!”

    康先生五根修长、枯瘦的手指一伸,一枚石子落入手中,五指力之下,石块碎裂,化为漫天飞蝗,将方明周围都揽括了进去。

    “鹰爪练得不错,不愧是鹰犬之辈!”

    方明淡笑一声,说话中周围虚空却似乎起了无形波纹,声浪滚滚,一圈圈冲击出去。

    那些石子在半路便失去动力,纷纷掉落地面。

    “咦?”康先生脸色一变:“先天真气?阁下是何人?”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我拦着你,你一定杀不了这些逃兵……”

    方明朝着四面八方,狼奔猪突的大头兵指了指。

    “这又如何?”

    康大先生的眼眸眯起,带着危险的光芒。

    “你看……”方明朝着一个跑得最远的指了指,这大头兵颇为聪明,抢到了原本钟勇的坐骑,此时一溜烟飞驰,已经只能在天际看到一个小点。

    “既然你杀不了他们,秘密是肯定泄漏了的,那再拦不拦我也是无所谓的事,对不对?”

    方明负手笑道。

    “的确如此!”

    康先生同样在笑,但眼中的精芒却是有增无减:“只是阁下还欠我一个交待!”

    说着,他当即双手微分,呈鹰爪状,腿脚微曲,对着方明行了一个武者礼:“灵州飞天鹰门下康为,向尊驾讨教!”

    显然,他觉得自己肯定拿不下方明,但又必须有个交待,便只能以江湖形式挑战了。

    “也罢!我便站在这里,你若能逼得我倒退一步,便算我输,如何?”

    方明微笑道。

    旁边的宫晴瞪大了眼睛。

    她可是知道,这康大先生不仅是她爹爹的心腹,一身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在灵州也是大大有名之辈,而现在,这青年居然如此狂妄?

    “好小子!”

    康为早就过了热血的年纪,现在听到别人愿意让他占便宜,那是一口就答应下来,丝毫不带犹豫的。

    也只有他这种老江湖才知道,面子几文钱一斤?比起实利来,简直什么都不是了。

    若他还是之前的灵州大侠,或许还要讲究一二,但他现在不过将军府的下属,又算得了什么?

    “嗷……啾!”

    康大先生双手一撑,袖袍张开,出一声惊空遏云的鹰唳,整个人似化为了翱翔九天的雄鹰。

    他在半空当中,却是手脚齐用,似大鹰扑击,鹰盘十八手纷呈而下,撕裂空气,威势骇人到了极点。

    但宫晴与吕雷已经呆了。

    在他们的眼中,康大先生已经是世间绝顶的高手,此时身在半空,人借坠力,更是大占便宜,武功挥到了极致,人就仿佛一头大老鹰。

    方明却是不闪不避,有如天神,任凭康为的攻势多么凌厉,都被他轻描淡写地化去,更没有退后一步。

    这种奇景,不止这两人看呆了,便连方明的车夫阿苦,也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不已。

    “你这鹰盘十八击,也就只能欺负欺负武功比你弱的,遇到了真正的高手,还每招每式都凌空,岂不是将自家破绽送到别人眼前?”

    方明嗤笑一声,随手一点,康为便出一声惨叫,仿佛雄鹰坠地,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情:“你……你……”

    他却是想到了当初败他的某个身影,对方也是这么说过。

    那还是他初出茅庐,年轻气盛的时候,却遭逢惨败,打败他的那个年青武者,似乎也说过同样的话。

    也就是那次之后,他彻底心灰意冷,投入官府,做了朝廷鹰犬。

    而对方现在,却是已经龙腾九天,更传闻进阶罡气,正在天都峰遍会天下高手。

    此时,在康为眼里,方明的身影,却与之前的那个武者,诡异地重合在了一起。

    “又是你……又是你!”

    他狼狈地爬起,眼中布满血丝,忽然狂笑起来:“只是……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我了……你知道你犯下什么大错了么?”

    “这人脑子有问题!”方明却是郁闷地摇了摇头。

    “我乃将军府的人,而将军乃是灵侯麾下,你得罪了我,便是得罪了整个灵州!纵使你是罡气高手,将来也必然……”

    “那么,你是在逼我杀人灭口么?”

    方明挥挥手,打断了康为的说话。

    “不!不!你不能杀我!”

    康为后退数步,额头又滴下了冷汗:“那些士兵!对,那些士卒是见过你的,他们走了,若我被杀,一定第一个联想到你头上!”

    说起来也好笑,片刻之前,康为还恨不得将那些士卒尽数诛灭,杀之后快,现在却是不得不靠着对方保命了。

    “但我若杀了你,直接出灵州呢?天下之大,灵侯又能奈我何?”

    方明冷冷一笑:“武者之道,在于自身!有着自身武力,天下都大可去得,你依托体制,虽明哲保身,但早已失去了武者进取之心……可笑可笑……”

    “阿苦,走吧!”

    他招了招手,阿苦当即将马车赶了过来。

    康为眼神呆怔,愣愣看着两人离开,嘴里却是喃喃不停:“武者……自身……我……难道……我真的走错了?”

    见到他这个样子,宫晴与吕雷对视一眼,都是悄然走开。

    只是,这一对来时亲密的情侣,方向却变为了两头。

    “纵使我走错了,也得继续走下去!”

    康为人影一闪,挡在了宫晴前面,又踢起一枚石子,吕雷应声倒地:“晴小姐,还是跟老奴走一趟吧!”

    见此,宫晴与吕雷的眼眸中不由浮现出绝望之色。

    ……

    马车行了一路,到了夜里,已经赶到了前面一个巨大的镇子。

    方明直接到了最大的客栈,出一片金叶子,包下了一幢庭院。

    院子很大,客栈老板更是将一家子都腾了出去,里面池水青碧,花草清幽,环境倒也颇为不错。

    月满梢头,方明却是来到庭院中央,后面就是雇来的车夫阿苦。

    “阿苦啊……你知道,那么多车夫,我为什么偏偏选中你么?”

    方明负手而立,似在欣赏月色。

    “不知道,或许是俺有力气!”阿苦摸着头笑了,看起来极为憨厚。

    “不是!我是看中了你的身手,毕竟,区区几两银子便可雇得一个武林高手,这个价钱还是很便宜,很划算的!”

    方明转过身,眼中似乎有着笑意。

    “公子爷你说什么?阿苦哪里是什么高手了?今天看到那些军爷,差点将阿苦吓得尿裤子呢……”

    阿苦却是茫然回答。

    “我选你,还是因为好奇,毕竟要一个江湖好手屈尊做此贱役,必然是有着重大的图谋,或者是避仇,又或者是为了杀人,而今天,在看到那一对亡命鸳鸯之后,我就知道了,原来你也是白夜国人,还是专门派来接应那个吕雷的……”

    方明根本不管阿苦的狡辩,直接自顾自地说了下去:“路上偶遇,巧合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便是你表现得太过平静了……特别是后来,康为出现之后,或许你觉得已经无所顾忌,否则,一般的车夫早就被吓晕了,你又为什么还可以若无其事地说话,赶车?特别是后来,你一路上的手,连抖都没有抖一下呢!”

    “原来是这个!”阿苦的脸色也变了:“那公子爷可知我为什么不出手?”

    “自然是因为,你见到了我!”

    方明叹息一声:“康为不过尔尔,但你看不透我,就没有把握!”

    阿苦不置可否:“公子爷难道想抓了阿苦,向灵侯邀功?”

    “这倒不至于!”

    方明摇头:“我只是对于你们白夜国,还是有着那么一点兴趣的……”

    “原来如此,那小人自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阿苦说完,身形却忽然飘忽上前,双手张开,如白鸟划水,袖袍鼓起,似扯满的风帆,竟是瞬息而至,展开了偷袭!(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