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零八章 翻转
    “混账!”

    康大先生被气得吹胡子瞪眼:

    “果然是蛮人胡种,枉我们主公还给你们请了老师,教书识字,这礼义廉耻,上邦风貌,却都一点都没学到,骨子里还是胡人那一套,果然良心都被狗吃了!”

    “康大先生,你要杀了雷哥,便先杀了我!”

    宫晴身子一横,挡在吕雷身前。

    “老奴怎么敢与小姐动手?”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康大先生手一挥,钟勇当即便带着几名手下嗷嗷扑了上去。

    ‘嘿嘿……此女不知进退,死性不改,回去后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康大先生却是知道,这个宫晴若是坦然认错,回去后或许还有着指望,但现在抗拒家法,却是必然要处置了。

    世家大族之中,这种规矩最是重要。

    现在出了一个私奔女,关键还是被西夷人勾引走的,绝对是灵州的大笑柄,连带着自家主公都要在灵侯面前抬不起头来。

    ‘最好的结果,也是送进姑子庙去,青灯古卷,软禁一生……再差点,就直接沉井……’

    康大先生已经不用猜,就知道了日后的结果。

    “晴儿,你让开!”

    吕雷下了马,狂吼一声,身上的肌肉一块块隆起,整个人竟然在瞬间又拔高数寸,肤色青黑,一条条筋脉仿佛蚯蚓一般扭动,竟似在瞬间就变成了一个小巨人。

    “杀!”

    几柄军刀砍在他手臂上,只能留下白白的印痕,吕雷大声狂笑,铁拳轰出,带着虎啸,只听噶咧几下骨裂声起,钟勇与手下便倒飞出去,断手断脚,大声惨叫哀嚎。

    “虎啸铁布衫?你居然偷学主家武功,又是一项大罪!”

    康大先生的眼皮跳了跳。

    这西夷人骨骼粗壮,虽然愚笨了点,也很难学会大乾的高深武功,但学起这等硬功、笨功却是相得益彰。

    现在看起来,这吕雷内息生发,虎虎有威,竟似已经将宫家祖传的虎啸铁布衫习练到了极深的境界,只差一步就要由外而内,生出一身刚劲无匹的阳刚内力!

    “喝!饿虎扑食!虎魔掀尾!”

    吕雷的身影高大无穷,仿佛虎魔附体,忽然冲向路边,当着的军士纷纷被弹开,摔得筋断骨折,惨叫不已。

    这虎啸铁布衫本来便是一等一的硬功,又经过骠骑将军改进,更加适合军阵之道,此时施展开来,威力当真无与伦比。

    然而,震惊的一幕发生了!

    在冲破包围之后,吕雷头都不回,就在宫晴惊骇的目光之下,直接冲向了远处!

    他竟然直接抛弃了这个情人,选择了独自逃亡!

    “嘿嘿……狼子野心,暴露出来了吧?”

    康大先生冷笑连连,瞥了摇摇欲坠的宫晴一眼,忽然脚下一踩马镫,身影如鹰隼般飘飞出去,几下一点,便追到了吕雷头顶。

    “接老夫的盘鹰十八击!”

    此时康大先生身在半空,居高临下,双手张开,便如雄鹰展翅,双腿连踢,发出连绵幻影,手爪更是锋利如刀,连连抓出,比鹰爪又凌厉了何止百倍?

    虎乃陆地之王,但对上了高空中翱翔的雄鹰,便显得力有不殆。

    吕雷练的是硬功,原本身法就不如康大先生灵活,更何况教他的宫晴也不怎么高明,许多虎啸铁布衫的精妙功夫便施展不出来,更是着急逃亡,失了以静制动的真意,当即连连落入下风,身上衣衫褴褛,都是被鹰爪所撕破,鲜血淋漓。

    见到恋人如此,宫晴纵使心里有气,脸上也是不由露出关切之色。

    “哈哈……给老夫躺下!”

    忽然间,康大先生的身影再次拔高,左手倏出,指甲暴起,抓住了吕雷的右手腕,深深陷了进去,扣出五个血洞,右手如幻影般在吕雷身上接连拍击,几处大穴一个不落。

    噼里啪啦!

    一阵炸豆子一般的声响,从吕雷身上响起,他的脸色也颇为诧异,原本高大的身子萎缩下来,就仿佛被扎破了的气球,笔挺挺倒在了地上。

    “我乃主公心腹,又怎会不知道虎啸铁布衫的窍门?嘿嘿……你若将此功练到主公的混元如一,内气遍布全身之境,我自然奈何不得你,但现在……”

    康大先生摇了摇头,再挥挥手:“绑了!”

    当即就有数个军士上前,用的乃是五花大绑,这是专门对付习武之人的手法,钳制筋骨,封了经脉气血,纵使后天绝顶,也难以挣脱出来。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康大先生冷然道。

    吕雷瞥了梨花带雨的宫晴一眼,惨笑道:“成王败寇,我还有什么好说?我只恨……唉……”

    “你只恨没有将我骠骑将军府的秘密,还有高深武功传出给那些同党,是不是?”康大先生冷冷补充。

    “你怎么知道?”

    吕雷剧烈挣扎起来,更是带着秘密被看破后的惊惶。

    “我灵侯的情报何等广泛?你等蛮夷,得了教化,此乃天大机缘还不自知,居然日夜想着造反,果然都是白眼狼!嘿嘿……你们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却不知道已经尽数落入了我们将军与侯爷的瓮中!”

    康先生摸了摸胡须,得意道。

    “康……康大先生,这到底怎么回事?”

    宫晴似乎想到了什么,俏脸上已经全无一丝血色。

    “启禀晴小姐,这个吕雷心怀叵测,等到事发之后,主公严加追查,却是查到了白夜国遗族的头上……此国百年前就被大乾所灭,余孽却还念念不忘复国之志,这次更是派遣奸细潜入将军府,盗窃机密,还要窥视我大乾的无上武道……”

    康大先生虽然说得客气,但眼睛里面的快意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了。

    “你……”宫晴脸上大滴大滴的眼泪掉落下来:“你……你是说,他接近我,其实都是假的,只是为了偷盗武功秘笈?”

    “雷哥……你快告诉我,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吕雷阴着脸,看着仿佛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的宫晴,却是摇摇头:“抱歉……在我们白夜国,还有一句古话,生命是高贵的,爱情的价值更高,但若为了自、由,那便什么都可以抛弃!”

    “为什么?”

    他的声音骤然变得高昂了起来:“人是生而自、由的,为什么我们白夜族民便只能亡国,做苦力,失去了最为宝贵的东西?”

    “你们大乾人,仗着自己的武功,灭亡了我们的国家,我们也要学了你们的武功,再来灭亡你们!”

    “哈哈……”

    康大先生与周围士卒都是狂笑起来:“夜郎自大,莫过于此,你知道我们大乾幅员多少么?便是一个灵州,也有千万之民,你等白夜到了现在,又留下多少血裔?哼!痴人说梦!”

    “纵使是做梦,也无法阻挡我们追寻自、由的道路!”

    吕雷忽然冷笑了下:“你们大乾,自诩为天朝上国,其实也是一肚子男盗女娼之辈,比如后院的三夫人,五夫人,便经常看中我们几个兄弟,收为内宠,一床几好,夸赞不已……还有三少爷,有着龙阳之好,晴小姐也是……稍微勾搭一下,便……”

    “住口!”

    康大先生脸皮涨红,一伸手,打落了吕雷满口的牙齿。

    “呵……呵呵……”

    吕雷满口血液,吐字不清,却还是傲然冷笑,呵呵有声。

    “看来……这等白夜异族,又该清理一次了,此等族人,我就说之前将军的处置还是太过心慈手软,该当全部罚去做苦力做到死!”

    康大先生摸了摸眉毛,脸色阴郁。

    “带上晴小姐,我们收队!”

    他吼了一句,眼角一瞥,又见到了方明的马车,不由眉头皱紧:“这是什么人?”

    钟勇佝偻着背上前,感觉肠子都快被打断了,摸着肚子道:“之前路上碰见的,平头百姓一个!”

    “都杀了,处理得干净点!”

    康大先生当即随口吩咐了下去。

    毕竟,之前处理自家小姐,总是家丑,不能外扬,更何况还有后面的隐秘,若传了出去,可是大大不妙。

    “这些大头兵,到时候也得封口才是……”

    康大先生的目光幽深:“所幸天下大乱,一次剿匪,死伤一点,再正常不过了……”

    钟勇不知道自己已经一只脚踩到了鬼门关上,看着方明,脸上全是狞笑:“嘿嘿……小子,这就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

    “倒真是一场好戏!”

    方明负手而立。

    原本还想出手相助一二,但看到最后,却没有想到是这么翻转的剧情。

    “阿苦,你觉得这同族怎么样?”

    他掀了掀眉头,问道。

    “老爷……阿苦不是白夜族的人,更何况……我们那里的强者,叫做骑士,与老爷这边的武者一样,最重要的便是忠诚!”

    阿苦赶紧双手乱摇:“还有信誉!我愿以我的生命,我的家人,我的一切发誓,阿苦一定不将这一切说出去!”

    “发誓有个鸟用,爷只相信死人!”

    钟勇抽出了腰刀,青光森森。

    “你相信死人,你背后那个康大先生,想必也更加相信死人!自己小命难保,还来杀人灭口,当真可笑!”

    方明摇了摇头。(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