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零七章 鸳鸯(2400加更)
    原本,如此大好基业,又是鲜花着锦,烈火烹油之时,方明理应坐镇中枢,统摄一切才是,又为何要出来?

    这第一自然是天人之战,对于他的武道大有裨益,非看不可。?(  〈

    第二则是宝藏有了眉目,也要去蛮荒一探。

    毕竟,本质上,方明还是武者!

    只要武功上去了,今后什么没有?

    更何况,他对自己的班底有着信心,三尸生死符可不是这么容易解除的东西。

    纵使真的有人反了,到时候再以武力压回去就是。

    宗师便可慑服一州,若到了大宗师,天人,乃至破碎虚空呢?方明从来没有忘了自己的根本是什么。

    “只是……这次走得匆忙,还是青云宗的事!”

    方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阴郁。

    他最后一个出来的原因,便纯粹是给青云宗逼的。

    倒不是人家现了他的底细,但也开始催促他回转山门,授以‘客卿长老’什么的云云,但方明根本不想鸟他们。

    怕被看出秘密,落入虎口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不想当炮灰!

    现在的中部九州乱成一团,三教五宗焦头烂额,这时候回去,接了束缚更大的客卿长老之位,不是自请为马仔,四处征战的节奏么?

    方明又怎么可能做这种傻事?

    帮助别人打天下,与自己打天下,完全是两个概念!

    他宁可顾着自己康州的一亩三分地,也不想去中部当炮灰。

    当然,他现在是客卿,大江盟更是挂靠的下院,虽然也有自由,但明面拒绝总是不好,也只能一走了之了。

    反正青云宗面子在那里,还好意思吞了自家客卿的基业不成?

    而等到方明大宗师、甚至天人之后回去,那他们更是说不出什么了。

    “先去天都峰观战,再去蛮荒……”方明揉了揉眼睛。

    他有着预感,这份如是寺的藏宝图必然不会这么简单。

    “驾!”

    马车再次上路,阿苦娴熟地挥舞着皮鞭,挽出一道道响亮的鞭花。

    方明则是双目微闭,似睡非睡,似醒非醒,进行着玄之又玄的修炼。

    识海中,演武令光华流转,似乎是方明的错觉,在他晋升宗师之后,这面令牌更加闪亮了一丝,玄奥无比。

    “神雕侠侣?鸳鸯刀?……可惜,若是越女剑,我就去了!”

    回想起之前的几次穿越选择,方明的心里就是一阵郁闷。

    在这几月中,演武令自然也开放了几次,可惜,不论是神雕、还是鸳鸯刀,力量层次对于现在的他都太低了一点,去了也没有收获。

    宗师之后,能够真正适合他的金古世界,已经很少了。

    “站住!不要走!”

    便在这时,之前快骑而去的马匹居然又折返回来,为者换成了一个满脸桀骜之气,左眼角长着一个肉瘤的黑衣骑士,马鞭一扬,直接在阿苦身上抽了一鞭子:“马车里面的是谁?打开给老爷看看……”

    “老爷……这……这是我们车行的客人,我家车行,对灵狐、黑蛇、还有将军府,可是每年都有孝敬的……”

    阿苦虽然自身低贱,但总不能让人惊扰了自家车行的生意,苦着脸道。

    啪!

    但回答他的又是一鞭子,直接抽在了脸上,带起一道血痕,看着火辣辣的。

    “瞎了你的狗眼,也不看看爷爷是谁?”

    骑士抖着鞭花:“爷爷便是将军府的人!还不快打开!当心一刀劈了你!”

    “大爷!马上!马上!”

    阿苦当即被吓住了。

    原本在大乾律法上,也是杀了大乾之民抵命,但杀了西夷不过用刑而已,更何况还可以用钱财抵过。

    平民尚是如此,在这越混乱的乱世,从军之人,便是杀了平民也没有什么,至于他?恐怕连赔偿都不用!只能算自家倒霉。

    “军爷!小人只搭了他一个客人,若是有事,也不干小人的事啊……”

    阿苦陪着笑脸,拉开了车门。

    “呸!怎么只有一个,也不是那个小白脸!”

    眼上长瘤的军官一看就是啐了一口,摸着下巴,凶横的眼睛就闪烁着不好的光芒。

    ‘嗯……看样子是要抓一对亡命鸳鸯么?这小子认错了人,居然还想从我身上敲些油水下来?’

    方明看得也是冷笑。

    “大胆刁民!见到本军爷也不行礼,难道竟是别州奸细?”

    这个军爷横看竖看,都不觉得方明像有什么后台之辈,当即一顶帽子就扣了下来。

    普通人遇到这事,若是识相乖乖给出钱财,那还可侥幸逃过一劫,若是不从,那便直接抓回去,三木之下,什么铁骨头都要化为绕指柔,再让他写信求救,必然要将家底抖落个干净不可。

    他显然没少做这事,一切都是熟极而流。

    这也是方明武功大成,太过返璞归真之故。

    若是这个大汉看出一丝方明会武功的征召,也不会如此不客气。

    “本来以为以前的康州就够乱了,却是没有想到,其它几州更加不堪啊……”

    方明摇了摇头。

    “找死!”

    看到方明如此大大咧咧的模样,军爷当即华丽丽地怒了:“小的们,给我上!”

    咻……啪!

    便在这时,一道烟花直上云霄,又炸开,化为无数的光点。

    “正主来了?”

    军爷一怔,旋即道:“先不管他们,注意抓人!”

    “遵命!”

    一群喽啰当即在挡在路中间,更是拉起了拒马,绳索,一副早有准备之相。

    “公子爷……他们是灵侯麾下,骠骑将军府的人,我们还是赶快走吧!”

    阿苦悄悄对方明道。

    “不忙!再看看……”

    灵州与康州不同,这里掌权的乃是州侯!封号为‘灵’!

    据方明所知,这灵侯祖上乃是赫赫有名的开国功臣,曾经跟随过大乾太祖打天下,事后得善终,封为州侯,世袭罔替。

    与康州还有总督府,被朝廷大体掌控不同,灵州却是自三十年起便宛如独立小王国一般,州民只知道有灵侯,根本不知道大乾皇帝是哪号人物。

    到了现在,灵侯更是大肆招兵买马,似有天下之志,麾下有着三大谋主,八大将军,骠骑将军宫旺便是其中之一。

    此人之前乃是灵州有名的豪侠,后来被灵侯收服,从此死心塌地,一身虎啸铁布衫已入化境,冲锋陷阵,无坚不摧,更是未尝一败,声威滔天,在这郡当中,便连普通的车行开业,也得备上四时礼品,年年孝敬,否则立即便有大祸!

    “你……唉……”

    阿苦长吁短叹,显然是将方明当成了傻子。

    若是平时,他早就一个人偷偷溜了,但现在群狼虎视眈眈之下,似乎也是不敢。

    马蹄阵阵中,两匹快马如箭般疾驰而来,后面还跟着十数骑,呼啸隐隐。

    “那两人来了,准备!”

    眼上长着肉瘤的军官当即冷喝一声。

    “律律!”

    两拨人一追一逃,眨眼间便到了跟前。

    当先的是两匹骏马,上面一男一女,男的金碧眼,竟然是西夷之民,女的却黑黑瞳,乃是纯血的大乾族人。

    本来两人还想借着马力逃开,但见到前面一大波敌人严阵以待,更是布置了天罗地网,心知冲不过去,只能缓缓停住。

    “上!”

    军官一挥手,数十人上前,与后面的追兵将两人团团合围,天罗地网之下,便是鸟儿也难飞的出去。

    “前面的可是康先生?小人将兵校尉钟勇,奉命前来!”

    长着肉瘤的钟勇高声道。

    “原来是钟校尉!”

    后面骑兵分开,现出一个脸型清癯,三缕长须,带着青巾的士来,稍微拱了拱手。

    他是骠骑将军的心腹谋主,自然用不着对一名校尉多么客气。

    钟勇更是喜不自胜,仿佛对方的一拱手,便是给了自己多么大的面子。

    “小姐!”

    康先生上前,下马行礼。

    “原来是你!康大先生!”

    那千娇百媚的少女冷笑:“连你都派出来,看来我爹爹是心意已决,肯定不会放过我们了!”

    “主公出前有言,晴小姐不过一时为奸人所迷,只要跟老奴回去,认个错也就是了!”

    康大先生脸上虽然笑眯眯的,但钟勇却是穆然背后一紧,感觉到一股寒意。

    “我认错?我为什么要认错?”

    宫晴倔强道,又握着旁边那个西夷人的手掌:“我与雷哥是真心相爱的!若是跟你们回去,岂不是害死了他?”

    ‘我去……又是一波狗血!’

    方明在后面看戏,倒也没几个来理他,只是看到这一对亡命鸳鸯深情款款对视的样子,不由感觉颇为无语。

    “晴小姐慎言!”

    康先生森然道:“此人乃是下贱仆役,承蒙主公厚爱,青眼有加,都赐了吕姓,准许入籍,如此天大恩德,居然还狼子野心,大胆犯上,勾引主人家小姐,实在是万死难辞其咎,按律,该当乱棍打死,再剥皮充草,以儆效尤!”

    “我不是奴隶,人是生而平等的……”

    那个吕雷却大声道:“在我们故乡有句俗语,叫做生命是宝贵的,但为了爱情,便连生命都可以舍弃!”

    “我喜欢小姐,便与她一起,怎么也不后悔!”

    “雷哥!”

    晴儿感动地握住了吕雷的手:“我们今日便生死与共!”(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