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四百章 凌空丝渡
    “报应!报应来了!”

    这是在场群豪的第一反应,只有少数老成之辈才想到,这少女竟然用了什么不知名的法子,令化鱼道人自食恶果。网

    “你……你竟然破了我的幻法!”

    化鱼道人脸色惨白,似乎一瞬间又苍老了十岁。

    他刚才精神幻法全力而,却不知怎么反弹回来,反噬自身,却给了这丫鬟脱身的机会。

    “嘻嘻……还有两掌,你打不打?”

    巧儿嫣然笑道,却令化鱼道人脸色踌躇,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果然是宗师!”

    整个接天台之上,恐怕也只有方明与暗中出手的人最清楚刚才生了什么事。

    “化鱼道人以精神之法压制普通罡气,无往不利,但此次却是被人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了,他的精神幻象,虽然困不住罡气,但普通罡气强者要破开却也要顿上一顿,这时间足够被杀十次八次了……但宗师强者的精神无与伦比,施展的幻术连罡气都破不开,他还以此法来攻,不过以卵击石,若非那幕后的宗师乃是借人传功,当场便可制了化鱼的死命!”

    “若是他不用精神之法,直接一掌拍过去,那丫鬟也早就四分五裂,死的惨不可言了!”

    “看来,在场的确来了一位宗师啊!”

    方明微微闭目,精神之网却悄然探开,查找着那位宗师的身影。

    “喂,牛鼻子,再不打的话,我可要当你认输啦!”

    巧儿刮了刮鼻子。

    化鱼道人被逼到墙角,当即一咬牙,再次挥出一掌,只是这次手上留了九成九分力,更是意守眉心,不敢再装神弄鬼。

    “呀!”

    面对化鱼道人这小心翼翼地试探,掌风过处,孰料巧儿却尖叫一声,仿佛风吹杨柳般飘了开去。

    “竟然……竟然如此轻易,莫非有什么陷阱?”

    他到底被刚才骇住,生怕中了陷阱,不敢追击,等到看到巧儿苍白的脸色之后才恍然大悟:“此女的武功不过如此,只是似乎有什么专门防备精神幻法的门路……惭愧!我差点被一个小姑娘骗了过去!”

    此时惊讶既去,胆气复生,看着巧儿内伤的模样更是心里后悔:“老道士刚才若多用一分力,这小姑娘早就倒了,也不必如此丢人现眼!”

    化鱼道人当即横眉冷竖,瞪着巧儿:“是哪个要你来与我为难的?”

    若不是估计对方的精神手段,他恐怕早就幻象齐出,做地狱修罗场,让这小丫头好好见识见识了。

    “被拆穿西洋镜了!”

    方明在一边暗笑,精神之力还可以预先准备,通过精神烙印,牵动识海神元施展幻法,但隔空传功?却又比这个难了千倍百倍了。

    之前的巧儿虽然那一躲的身法精妙无双,但也真真切切地泄了自己的底子,在场老江湖不少,之前都是被云水宗还有巧儿的手段吓住,此时就慢慢回过味来了。

    “这可奇了……”

    浮云子在一边吹胡子瞪眼:“那化鱼老道能以幻法迷惑罡气,精神恐怕已经接近大圆满,距离宗师不过一步之遥,这女子既然能挡得住他的幻法,便绝对不至于挡不住他的武功……莫非,此女身上有着什么护持元神的至宝?”

    “第三掌来了!”

    台下议论纷纷,化鱼道人的脸皮却是涨的通红,蓦然爆喝一声,挥掌直击!

    他此时暴怒之下,已是动用十成真气,擂台上罡风流转,势成漩涡,劲风呼啸,竟将周围一圈江湖好汉都吹矮了一片,更是连看棚的顶板都不能幸免。

    总算他还知道厉害,意识谨守灵台,不敢再动用自己的幻法。

    黄豆大小的汗珠从巧儿额头滑落,她当即大叫起来:“小姐!救命啊!”

    呼呼!

    掌风瞬息即至,排山倒海,便是一个铜人铁人,在化鱼道人的掌下也要化为齑粉。

    嗤嗤!

    便在此时,一根极细微的丝线横空虚渡,粘到了巧儿背心。

    巧儿的身形当即一稳,两条衣带飘飞到身前,带着柔和的劲力,仿佛两条软鞭般,与惊天动地的掌力相撞。

    咔嚓!咔嚓!

    只听咔嚓两声,衣带从中断开,掉落在地,化鱼道人脸上惊疑不定,却没有继续下手。

    而巧儿却是已经被逼到了擂台的边缘,只要再来一掌,势必要倒下不可。

    但他们之前约定的便是三掌,此时便已经算完成了。

    “死牛鼻子,你把我的衣服打坏了,我要你赔!”

    巧儿不依不饶道。

    “贫道……我……”

    化鱼道人也是百味陈杂,他苦修多年,满拟可以一出手便天下震惊,整合康州武林。

    谁知道到头来,他的神功居然连个小丫鬟都打不倒,不由内心大起挫折之感,只觉以往的壮志雄心,皆是土鸡瓦狗,可笑到了极点。

    “好一手凌空丝渡,借物传功!”

    那条丝线一放即收,更兼半透明,无影无形,整个接天台的豪杰都没有现丝毫不对,唯有方明才看出了破绽。

    “既然人在这里,便跑不掉!”

    他眼睛当即一转,向丝线来处望去。

    那里原本是一片断崖,山高险峻,寒风陡峭,此时却忽然多了一顶白纱软轿。

    四名穿着白衣,柔若无骨的二八少女,身子轻盈得仿佛鸿毛一般,随着一阵风飘了过来。

    帘幕当中,似乎还有一个女子的身影。

    是什么人?竟然能驱使如此四个轻功绝顶的女子,甘为贱役?又是什么人?能有如此婀娜的身姿,便是一道影子,都足以令人浮想联翩?

    四名白纱少女便仿佛6地飞腾般,抬着软轿,从一众武林群豪的头顶掠过,直接落到了生死擂台的核心。

    “巧儿……这位高人只不过与你开玩笑,若认真起来,你难道还有命在?还不快谢过对方?”

    宛若叮咚山泉的声音,从纱帐中传出,令人不觉自醉。

    群豪也不是没有见过美色,但此时俱是心遥神驰,不能自已,纷纷想着,要何等的天女之姿?才需要如此美丽的四位女子服侍,才能出如此悦耳的仙音?

    “多谢你手下留情!”

    巧儿刚才看起来天不怕地不怕,大胆泼辣到了极点,在这位小姐面前,却是仿佛只小猫般乖巧,立即对着化鱼道人道歉。

    “你……罢了!”

    化鱼道人有气没处,只能盯着白纱帐,惊疑不定地问道:“阁下便是这位姑娘口中的‘小姐’?也是云水宗客卿长老令牌的主人?”

    “不错!”

    女子回答道。

    “小姐,便是这条老狗杀我家人,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林玉彤当即来到轿前哭诉。

    “此地乃是康州,按例当归青云宗的道友管辖,我却是不便插手!”

    这位女主人说话却是仿佛一直都那么温柔,与手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既然案子已经查清了,便当交由此地青云宗的分舵主处理!”

    “不错!正是!”

    黎世嵩连连点头,想着凭借自家老祖的威能,等到这强龙一走,屠神眼又敢多说什么废话?

    “妾身此次冒昧前来,除了此事之外,还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化鱼道友成全!”

    化鱼道人很想推拒,但一想到自己面对的乃是宗师级别的高手。

    特别是白纱中的一双美目,竟似已经将自己看透,更是啥都不敢拒绝了:“只要仙子吩咐,贫道义不容辞!”

    “好!你手上的血玉扳指,乃是我家仆人的祖传之物,还请你还了回来!”

    “该死!”

    化鱼道人脸色大变,竟然转身就跑!

    这血玉扳指无疑乃是极为重要之物,化鱼道人一听到轿中人索取此物,竟然毫不犹豫地退了。

    他轻功好快,几乎是一掠之间,便横跨几乎十丈之远,再一跳,就要离开了接天台范围。

    “下来吧!”

    眼见这道人就要逃出生天,那轿子内的女子幽幽叹息一声,化鱼道人便听话地一头栽倒在地。

    “老祖!”黎世嵩连忙抢上,却见化鱼道人双目紧闭,人事不知。

    “宗师!”

    “果然是宗师!”

    “怎么可能?化鱼也是半步宗师啊?居然一招都接不住?”

    见宗师之下近乎无敌,乃至半步宗师的化鱼道人不知不觉便着了道,不知道多少群雄在倒抽凉气。

    “半步宗师?一步只差,天壤之别,怎有半步之说?可笑!”

    轿内的女子似乎轻笑了一声,林玉彤却是当着黎世嵩血红的眼,将化鱼道人手上的扳指取了下来,满脸喜色地对轿内女子道:“小姐,成了!只要有此物,再加上他家的秘传,我很有把握……”

    说着又朝吴6奇指了一指。

    “如此便好,我们带上他,走吧!”

    轿内女子吩咐道,忽然惊疑一声,说道:“那位小兄弟,请过来一下!”

    “我?”

    小乞丐看了看周围,除了躺着的吴6奇,便只有自己了。

    “快过去,这是你无上的福缘!”林玉彤赶紧推了一把。

    “好!好!好!”

    轿内的女子见了小乞丐之后,声音竟比之前加起来还要激动:“好一块良才美玉,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青儿!”

    青儿咬着手指。

    “很好,带上他,一起走!”(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