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九十九章 帮手
    “此女麻烦,杀了再说!”

    化鱼道人刚想动手,林玉彤已经扯开嗓子大叫了起来:“救命!救命!!!”

    黎世嵩:“……”

    浮云子:“……”

    神兵上人:“……”

    “这便是你的依仗?”少妇清脆的声音响彻接天台,但化鱼道人却是险些被气炸了肺。?[(?

    之前明明还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现在又是搞哪样?

    但林玉彤却是不管不顾,声如黄莺:“巧儿姐姐,有人要杀我!快来救命!”

    化鱼道人森然道:“今日便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是吗?本姑娘却是不信!”

    一个清脆的声音从台下传来,群雄皆是让开了道路,想看看林玉彤求救的是何人物。

    但谁知道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位明眸善睐,巧笑嫣然,穿着淡绿绸衫的少女,头上还扎着两个丫鬟髻,分明是个大户人家的丫鬟,不由纷纷大失所望。

    这丫鬟武功,看起来竟似比林玉彤还要差一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化鱼道人的对手。

    但化鱼道人却是有些忌惮地看着巧儿上了生死擂台,因为看不清楚对方的来历,因此准备静观其变。

    林玉彤看到了这丫鬟,却是仿佛看到了救星,欢呼一声,搂着巧儿的胳膊,好像只小花猫一样哭诉:“巧儿姐姐,这人要杀我!”

    “看看你,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名叫巧儿的丫鬟白了林玉彤一眼,又瞥了眼地上的吴6奇:“这人怎么伤成这个样子?”

    “呜呜……”小乞丐只知道哭,忽然手上一凉,一只小玉瓶被塞到手中,耳边有人说道:“里面有一丸药,给他吃了,便不妨事了!”

    青儿六神无主之下,只能人云亦云。

    但说也奇怪,原本气若游丝的吴6奇,在服下丹药,简单包扎之后却是呼吸平稳,虽然重伤难愈,但一条老命却是保住了。

    “你到底是谁?”

    在场众人当中,最惊讶的反倒要数化鱼道人,毕竟,他可是深刻知道自己刚才出手有多重的。

    虽然还没有补上一掌,但吴6奇可以说一只脚已经踏进鬼门关,绝对活不过今晚,却没有想到被这丫鬟一丸药就救了回来。

    “神丹!即使不是天材地宝一级的神丹,也是相差不远的灵丹妙药,能随手拿出这种东西的,绝非普通势力!”

    “谢谢姐姐!”青儿见祖父无碍,当即破涕为笑。

    “不必谢我,毕竟……若他死了,事情还真有些麻烦的……”

    巧儿推拒一声,又冷冷瞥了化鱼道人一眼,道:“拿来!”

    “拿什么来?”

    不知道为什么,被这个他可以一根手指头碾死的小姑娘一看,化鱼道人却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心虚,仿佛自己的秘密在对方面前都通透了一样。

    “当然是当年鱼龙道人留下的东西!”巧儿认真道。

    “别说没有,纵使有,老道又凭什么给你!”化鱼道人当真是气极反笑。

    “就凭她是我家小姐新收的侍女!”

    巧儿朝着林玉彤一指,又掏出一面水纹令牌:“还有这个!”

    令牌通体青色,上面似乎还有烟云流动,两个古篆字“云水”苍劲有力,更似乎带着一股至柔的水之意境。

    “云水宗的客卿长老令牌!”

    屠千绝率先失声叫道。

    “什么?”

    群豪也是纷纷讶然,此世的三教五宗对于外来助力也有专门的一套制度,从客卿、客卿长老、再到客卿太上长老,不一而足。

    客卿一般也得是大帮大派之主,罡气修为,而客卿长老便要宗师!至于客卿太上长老,更是非天人以上不授!

    本来,按照方明的武力,拿个客卿长老令牌是绰绰有余,可惜他未曾一心投靠,只能派个客卿令牌了。

    这巧儿手上的客卿长老令牌也等同此类,比方明手上的还要高出一级,代表的是云水宗宗师的威严!

    “这……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化鱼道人头疼得很,因为场上出现了他也无法预料的变数。

    谁能想到?当初一个林家的余孽,竟然能机缘巧合,得到云水宗宗师的青眼呢?

    他现在,非常以及极其地希望巧儿所拿出的只是个冒牌货。

    可惜,屠千绝亲自检验过后,却给出了肯定的答复:“此的确是云水宗客卿长老令牌,我可以以身家性命担保!”

    “既然如此!”

    巧儿高举着云水令,喝道:“黎世嵩、化鱼,你们两个还不快快自刎,更待何时?”

    化鱼的脸色当即难过得仿佛吃了五大碗黄连,深感此次武林大会实在波云诡秘,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但纵使三教五宗亲自前来,也不能令他引颈就戮,乖乖受死,当即一拂袖,冷然道:“哪里来的丫头疯言疯语?屠千绝,你不管管么?”

    “这个……”

    屠千绝两面为难,当真不知如何是好。

    “哼!五宗同气连枝,宗门戒律,第九节,十七条如何说的?”巧儿皱了皱鼻子。

    “但凡青云分舵,见其余门派长老也须得礼敬,任凭趋使,否则宗法处置!”

    屠千绝心里暗暗叫苦,若是这丫头起疯来,命令自己去死磕总督府,那可大事不妙,不妙至极矣。

    同时心里也在埋怨,五宗如此做不过是顾忌宗师面子,互相卖好,谁知道居然真的有这种宗师,竟将身份令牌送给丫鬟,如同一玩物。

    “嗯!这黎家弑师背上,丧心病狂,按照武林大会的规矩,该怎么论处?”

    “这个……”屠千绝很想说这关我什么事,奈何不敢如此丢脸,只能踌躇不言。

    “嘿……早就听闻外围九十州乌烟瘴气,此时一看,一州之精髓,也不过蝇营苟且,蛇鼠一窝……”

    巧儿言语如刀,竟似纯粹要为了林玉彤出气。

    武林群雄虽然有心辩驳,但对手却是天下五宗之一的云水宗,甚至代表着一位宗师,康州至今未有的武力最高峰,当即便哑火了下去,任凭巧儿这般侮辱谩骂。

    此时但见接天台上虽有数万男儿,却不一言,任凭英雌粥粥,倒也蔚为奇观。

    “统领,请允许属下出战!”

    童熊抱拳道。

    “人家说你是,你便是了么?给我静观其变!”方明斜瞥一眼,当即让童熊身体一颤,缩了回去。

    “只是没有想到……康州的武林大会,居然还引出了一位云水宗的宗师?”

    方明摸了摸下巴,冷眼旁观。

    事情的经过他也大体猜想出了几分,当年鱼龙道人的确有着三个弟子,分别姓林、吴、黎,后来黎家悍然弑师,夺取秘笈与珍宝应该也是真的。

    事后,黎家自然要对林、吴两家赶尽杀绝。

    只是林家命不该绝,留下了林玉彤这条血脉,更是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云水宗的宗师。

    她当即以秘笈珍宝为诱,更不惜卖身为奴,也要报了这血海深仇!

    “不,也有可能是……钓鱼!”

    方明又瞥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吴6奇:“难道化鱼道人留下什么秘密,非得三个弟子齐聚才能解开么?如此一来的话……”

    不得不说,此时的康州当真是积贫积弱,一位宗师便可吊打,面对着巧儿的斥责,虽然有不少侠少脸色通红,就想冲上台去,却又被自己的师长亲友死死拉住。

    云水宗!

    宗师高手!

    就仿佛两座大山一样,令他们无法呼吸,只能任凭宰割。

    “康州武林的规矩?”化鱼道人一笑:“这生死擂台,便是康州武林的规矩,老道能败了吴6奇,便能取了他的性命!这就是规矩!”

    “好!那我也要与你比一比!”

    不料巧儿却是说出了一句惊呆众人的话:“你刚才不是打了他两掌么?再打我两掌试试?”

    ‘这人难道是个疯子?’

    群雄见之前化鱼道人武功惊人,连罡气级别的吴6奇都接不住两掌,这娇滴滴的小丫头,武功连林玉彤还不如,居然如此大言不惭,都是奇怪非常。

    又看她一个小姑娘,便要命丧化鱼之手,不由有些惋惜,但也有一部分人,之前被骂得狗血淋头,此时却是恨不得直接报复回来,大声叫好。

    “若是姑娘接住老道三掌,老道当场自刎又有何妨?”

    鱼龙道人傲然道。

    却是心里知晓云水宗不好惹,若能借着武林大会的规则,直接在擂台上解决,那是再好不过。

    “来吧!若本姑娘接不住,自然掉头就走,再也不管你们的事了!”

    巧儿大大咧咧地往前一站。

    “很好,第一掌来了!”

    化鱼道人不敢怠慢,虽然手上留有余力,害怕失手杀人,但精神幻法却是全力而出!

    “小心他的妖法!”

    林玉彤在后面大叫,但却又无能为力。

    “嘻嘻……老头,你怎么这么慢?”

    谁知道巧儿摸了摸下鼻子,轻轻巧巧地一转,就从化鱼道人的掌下逃了出来,拍手笑道。

    “咦?”

    群雄皆是愕然,因为他们看见化鱼道人一出手虽罡风迫人,中间却忽然顿了一顿!直如刚才的吴6奇一般!

    再怎么威猛的掌法,若是心不在焉,又顿上一下,三岁小孩都可以跳出来了。

    只是,他们搞不懂,明明应该生在巧儿身上的事,怎么会出现在化鱼道人自己身上?(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