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孤女
    “好厉害,这个大江盟主果非徒有虚名之辈!”

    台下,挤在角落里的吴6奇祖孙两个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擂台。〔[ (?〔 ]

    “那个大哥哥好厉害!”

    小乞丐拍手道。

    “岂止是厉害而已?”吴6奇却是看得更多,内心更加沉重:“激斗到现在,连衣角都没有弄脏一块,显然游刃有余,又将每一丝,每一毫的力气都用得无比完美,这……这……这……”

    他眼力凡,更是获得过高手传承与教导,此时便看出了更多的东西。

    但越是知道,越是敬畏。

    “或许……我不该招惹大江盟,等到大会结束之后,还是带着青儿上去,化敌为友罢了……”

    吴6奇当即觉得有点心灰意冷,因为方明的年纪实在太打击人了!

    ……

    “天君剑我已经尽数看光,两相结合之下,当年青萍剑客的剑法也在掌握之中……”

    方明避开赵天君的绝杀一剑,识海中大放光明,原本一个个使剑的残影当即融合起来,最后竟然化为了一个正在演练青萍剑法的身影。

    “得意而忘形,得法而忘法,只要此道青萍剑意获得,剑经什么的也只不过死物罢了。”

    青萍剑法到底是大宗师级别的剑法,方明借着赵天君之手熟悉一遍之后,更是感觉对于自家的剑术也大有裨益,心里当即一喜。

    “还有神兵上人!”

    方明既然自号刀剑双绝,对于刀剑之法自然是颇为傲气的。

    而之前神兵上人的徒弟,那个不自量力挑战的唐元,虽然学的也是神兵门武功,但明显没有到家,刀法剑法虽然精妙,却脱离不了兵刃束缚,纵使变化万端,令人难以提防,但看破了也不过是那回事。

    但神兵上人的武功却不同!

    “神兵门这一脉的功夫,应该是先从刀法剑法练起,双刃合击,刀非刀、剑非剑,这不过是入门的阶段,而到了后来,便是看破山水,刀还是刀,剑还是剑!”

    佛家有云,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这是人生的三种境界,也是武道上的境界。

    方明便感觉到神兵上人的刀剑转换中蕴含了这一哲学思辨的道理,精彩非常。

    到了宗师,武功已经不是单纯的武功,而是有了自己的‘灵性’!

    “这神兵门最后的境界,应当是无刀无剑,又是刀是剑,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当然,真要做到这点,神兵上人早就是宗师了!现在不过摸到一点雏形而已!”

    但凡宗师,都是人中之龙,有着与众不同,独属于自己的‘道’,

    每和一位宗师交手,便仿佛在领略不同的人生,不同的精彩!当然,赵天君与神兵上人还远远称不上宗师,但也有了那么一丝味道。

    轰!轰!

    三人不断对拼,罡气飞溅,无坚不摧,在地上射出细密的孔洞。

    方明依旧是空手,但每次排在刀剑之上,都出金铁交击之声,武功到了他们这个地步,用不用兵刃,实际上已无太大区别。

    “玩了这么久,这两人的武功我也看得差不多了,也是时候了!”

    方明眸中精光一闪。

    他此时还隐瞒自身实力,完全是恶趣味作,等到黎世嵩掀出自己底牌的时候,却现敌方的底牌比他更大更恐怖,脸上的表情想必会非常之精彩。

    此时故意装作略微不支,呼吸粗重一丝的模样,却是忽然暴退两步,深深吸气。

    咻咻!

    赵天君与神兵上人又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几乎是不暇思索地挺剑疾刺,两剑一刀,直杀向方明的胸口要害。

    “喝!”

    方明深深吸气之后便是爆喝。

    这喝声直如远古巨象长啸,百兽之王咆哮嘶吼,擂台周围的一些低辈弟子当场双眼一白,昏死过去。

    作为距离最近的两人,所受的声波也是最为恐怖,纵使赵天君与神兵上人身经百战,气流涌动之下,身形也不由顿了那么一顿。

    便在千载难逢的良机中,方明右手倏出,瞬息间劈出三掌!

    他出手实在太快,这三道掌力竟似同时出现的一般,劲风扑面,与刀光剑影交接在一起。

    乒乓!

    咔嚓!

    但听几声轻响过后,三道人影飞出,各自停住。

    赵天君脸色穆然地注视着手中的长剑,此时已经只剩一个剑柄。

    旁边的神兵上人手中的刀剑也尽数折断,脸色更是阴沉如水。

    “两位,承让了!”

    方明抱拳而礼,只是两边袖口也被削去一段,乃是之前硬抗所付出的代价。

    满场死寂了一个刹那,群雄的叫好声,喝彩声才轰然传来。

    “不愧是刀剑双绝,以一敌二竟然还能战而胜之!”

    “此次能见三大罡气高手交战,真是不枉此生了!”

    ……

    周围赞美越多,赵天君与神兵上人却越是心里滴血,因为方明乃是踩着他们上位的。

    从此以后,若非重新找回场子,否则外人提到他们的时候,都会想起,还有一个刀剑双绝牢牢压在他们头上。

    对于江湖中人来说,没有了名声,简直比死了还要难过。

    “爹爹,太好了!”

    张青松感觉掺扶着老父回到大江盟看棚,当即就有几名医者过来诊治。

    “是啊……多亏了方贤弟……唉……”

    张顶天也是不甚唏嘘,他根本料想不到,之前无意中结下的善缘,今日却是获得了如此丰厚的回报。

    当然,他也只不过一个引子。

    只要大江盟还与总督府相对,黎世嵩照样找得到其它傀儡和藉口难,只是知道归知道,这救命大恩,还是得牢牢记着。

    “统领大人,请用茶!”

    方明客气两句,回到看棚之后,收获的是周围一众弟子看神一般的崇拜目光,王动更是屁颠屁颠地捧着清茶上来。

    很显然,不论在万仞山城中怎么听帮众吹嘘,也远远不如亲自临场观看这么震撼。

    方明这次力敌两罡气的壮举,势必在他们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虽然,这只不过是个开始罢了。

    ……

    “两百一十七招!”

    化鱼道人忽然道。

    “什么?”黎世嵩有些疑惑。

    “这三人交手了两百一十七招,最后方明才以袖口残破为代价,稍胜赵天君与神兵上人一筹!”

    作为心灵修炼接近大成的准宗师,化鱼道人自然比旁人看到了更多的东西。

    “这方明不可小觑,一身功力足有老祖的七八分火候!便是老祖这次出手,面对这两人的围攻,也不过能在两百招之内解决,自身毫无伤……”

    “老祖神功惊天动地,又岂是那黄口小儿能比!”

    黎世嵩当即宽心不少,又是阿谀道。

    只是,他的话才说到一半,就被一个女声打断了:“黎家这群忘恩负义,欺师灭祖的畜生,给我滚出来!!!”

    “什么人?”

    黎世嵩当即大怒,便看到擂台上一名宫装妇人,正对着自己这边破口大骂。

    “该来的总是要来,今日一遍解决了,也好!”

    化鱼道人却是摸了摸手上的一枚血玉扳指,寒声道。

    “难道是那两家的余孽?不错!”黎世嵩的脸上也平静下来,扬声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姑奶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林家林玉彤……怎么样?你们想不到吧?当年的林家,并没有被你们满门杀绝,今日便要你们血债血偿!”

    林玉彤戟指大骂,作风大胆泼辣到了极点,秀丽的眼中却是布满了血丝,看样子的确与总督府仇深似海。

    台下的群雄却是看热闹不怕势大,纷纷心想:“继青云宗、大江盟之后,终于有人来找总督府的麻烦了!就是不知道这女子是谁的手笔?”

    不少的目光,便饶有兴趣地在大江盟与青云宗的看棚上转来转去。

    方明瞥了屠千绝一眼,在对方的眼中同样看到了惊疑不定与探寻之色。

    “除非他是个演戏天才,否则也不是他动的手脚……那么……巧合?”

    方明啼笑皆非。

    他刚刚想下场去找总督府麻烦,不想马上就有人跳出来,当真令他有着一种心想事成的感觉。

    “只是……”

    精神异力一放一收,方明很明显地在这名叫做林玉彤的女子身上,感受到了某种与化鱼道人颇为相似的气质。

    再联想到之前‘欺师灭祖’云云,一个可能的猜测便在方明脑海中形成。

    “我去,不会这么狗血吧?”

    方明眼光一转,又看到那铁丐吴6奇神色激动,连连挤开人群靠前,更是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这位姑娘,我们素不相识,又何来……”

    黎世嵩站起,刚辩解了两句,那女子便啐了一声:“呸!假惺惺,本姑奶奶既然今日来了这里,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必要揭破了你们黎家的嘴脸!”

    听到林玉彤这话,不知道多少人都在心里冷笑。

    难道此女没见到之前追魂枪谭青的下场?这时居然还敢站出来,当真以为武林大会便是老弱病残的申诉之地,慈善之所么?真是天真!!!(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