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九十四章 黑白
    “恨!恨!恨!”

    生死擂之上,三个硕大的血字凝固,狰狞可畏,更似乎带着绝大的怨气。

    就在方才,武林群雄生生在方明面前上演了一场颠倒黑白的好戏,将铁证如山硬生生无视诋毁,谭青举枪怒吼,可惜又怎么辨得过百人千人?

    三人成虎,人言可畏,等到了最后,便是原先动摇的江湖小年青也‘冷静’了下来,毕竟,比起诛魔榜上的人物,他们当然更信任自家师长。

    万夫所指之下,谭青彻底绝望,只能垂死一击,挑战屠千绝。

    在整个事件中,屠千绝一直稳坐钓鱼台,目光中更有戏谑,等到谭青身败名裂之后才飘然上场,打杀之!

    他毕竟是成名多年的老牌高手,谭青纵使已经身入先天,将自家的‘燎原枪法’练到了前无古人之境,到底还是差了一筹。

    一百招过后,他中了屠千绝一掌,身子都断成两截,死得凄惨无比。

    在临死之前,他以血为书,在擂台上留下了这三个血字。

    纵使已经清洗过一次,擂台上的血肉碎糜,似乎还在述说着之前的怨恨,暗红色的斑驳中,隐藏的是正义的嚎哭。

    “死的好!”

    “魔道余孽,≤∑长≤∑风≤∑文≤∑学,ww□w.cfw$x.≧t死有余辜!”

    “魔崽子血口喷人,我呸!”

    ……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死后还身败名裂,为万人唾骂,简直是不能超生。

    “可惜了……”

    方明叹息一声,若这是真正的神话世界,恐怕早已六月飞雪,天降怒雷了吧?

    可是现在?远处白云飘飘,阳光洒落,惠风和畅,一片风和日丽之景。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又怎么会独独为了一个人而悲哀?愤怒?

    面对三教五宗这种庞然大物,一个先天确实不算什么,打杀了便打杀了。

    方明也颇有感慨,当年他擅闯大江盟中秋之会,若不是自身功夫够硬,青云宗与总督府更是不想看到大江盟连为一体,故意使坏,恐怕下场也不会太好。

    无知者才能无畏,知道的越多,却越是明白自身的渺小,还有恐惧。

    “这谭青还不过三十岁,的确有些可惜……”浮云子摸了摸胡子,眯着眼睛:“以他的天赋,若是卖身投靠总督府或者老弟的大江盟,今日的局面恐怕又是不同!”

    “此人还有武者的一腔血气,意志更是坚定,认定之路,必然一往无前地走下去,却是不用说了……”

    方明摇摇头。

    “也对!”

    浮云子哑然失笑:“不过……这谭青之前默默无闻,却忽然冒出,更是已成先天,必有一番奇遇!”

    他与方明聊了两句,也没有多么深究。

    大乾世界广袤无比,纵使现在已经开垦出来的九十九州,其中也有大量天地奇险,人迹罕至之地。

    更有武道高手,在此布下传承,留待日后有缘,虽然没到跳一次崖必有奇遇的地步,但若能连跳一百次而不死,也肯定有着收获。

    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大乾太祖!

    当年在外域蛮荒之中,居然机缘巧合,找到了天子龙拳的道痕印记,于静坐冥思中获得了武祖的隔代传承,当真是羡煞不知道多少人。

    面前方明这个最大的异数都摆在这里。

    与方明相比,谭青不过刚刚进阶先天,在浮云子眼中自然算不得什么。

    倒是张青松,却仿佛从谭青的惨状中见到了未来的父亲,甚至是自己,身上已经不可遏止地开始簌簌发抖起来。

    而这种强烈的不安,等到他看到下一个登台的居然是赵家赵天君之后,更是加剧到了极限。

    “来了!”

    方明与浮云子对视一眼,都看到了黎世嵩眼里的那股深意。

    赵天君不过是表面,内里却是总督府安排给大江盟的一个大坑。

    而更为关键的是这还是阳谋,既然方明已经出手救了张青松,接下来的张顶天也不得不救!

    “将人带上来!”

    赵天君一挥手,两个赵家人当即一左一右,挟持着一个中年男人上了擂台。

    “爹……爹爹……”

    张青松擦了擦眼睛,当真有些不敢置信,就连方明也想象不到,原本义薄云天的张顶天,竟然会变成这样头发干枯,脸颊消瘦,脊背佝偻,说他是五六十岁的老头说不定都有人信。

    自古哀莫大于心死,莫过于此了。

    对张顶天这类大侠,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生清誉毁于一旦。

    因此,纵使赵家好吃好喝的招待,甚至他穿着的衣衫还是一尘不染,没有一丝褶皱,但张顶天还是飞快地消瘦了下去。

    听见张青松喊话,张顶天才抬头,木然的眼睛望着方明这边的方向,干枯的嘴唇似乎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自古坑爹的熊孩子应有尽有,但坑到这个份上的,也的确少见了……”

    方明内心叹息一声,将一个小布包裹交给张青松:“下去吧!”

    “遵命!”

    张青松双手接过,捧着包裹来到了擂台上。

    “爹……不孝子青松……”张青松看着这幅模样的张顶天,眼泪涕零,直接跪了下来,却是什么也说不下去了。

    “东西……找回来了?”

    张顶天的眼睛中放过一丝光彩。

    “已经找到了!”张青松将包裹捧给赵天君:“青萍剑经在此,原物奉还!”

    “很好!我张家做事光明磊落,不能欠别人一丝一毫!”

    张顶天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神采。

    大会中人自然也都听闻过此事的一鳞半爪,当即伸长了脖子,恨不得将张青松手上的包裹抢过来好好瞧瞧,毕竟,这可是大宗师的遗墨啊!

    “嗯!确是我家遗失之物!”

    赵天君打开包裹,仔细检查一番之后,木然的脸上不见一丝喜意。

    “之前多有得罪,晚辈改日再登门谢罪!”

    张青松行大礼,当即就想掺扶着张顶天离开。

    “慢着!”孰料赵天君却是横身一拦,挡住了父子俩的去路。

    “难道你想在天下英雄面前出尔反尔?”

    张青松怒道。

    赵天君缓缓摇头,声音干涩:“我之前要你追回剑经,缉拿凶手,现在剑经虽回,凶手又在哪里?”

    张青松脸色一变:“已经死了!”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赵天君道:“况且,我问一句,这剑谱,你看了没有?有没有外泄?外泄之人是否已经杀光?”

    这几个问题一抛出来,张青松当即怔住,默然不语。

    白雪乃是他的爱人,现在佳人已去,入土为安,要他去鞭尸取首级,当真比杀了他还难过。

    更何况,秘笈乃是死物,谁能保证这段时间内没其他人看过?没有另行抄录?

    张青松不由瞥了一眼方明。

    在他看来,方明手上既然有着剑经,如此长的时间,岂不是早已尽数知晓其上的秘密了?

    赵天君又言:“此时剑谱已经追回,只要你带老夫前去认尸,再发誓将所有看过青萍剑法的人杀尽,我赵家便解了与你张家的梁子,如何?”

    “请伯父恕罪,这些事情,侄儿一样都办不到。”

    张青松默然良久,最后只能摇头。

    “那便只有以江湖规矩解决了!”

    赵天君眼睛一眯,腰间的松纹长剑轰然出鞘,散发出尺许长的剑芒,原本坚硬无匹的擂台在这剑气之下竟似变成了豆腐,被戳得千穿百孔。

    “今日只要你们父子二人能胜过我手中长剑,赵家自然永不追究,否则……”

    赵天君持剑而立,肃然道。

    否则怎么样也不用说了,擂台上暗红色的血迹便是最好的旁白。

    “没想到……今日我父子二人,竟要双双毙命此处!”

    张顶天一声苦笑,却是看出了赵天君的真正目的。

    剑经被盗,乃是赵家奇耻大辱,之后保不准便有什么人看不惯赵家势力,上来挑衅。

    因此,赵天君此战非但必须要胜,更要胜得漂亮,最好是拿什么高手示威,从而彻底震慑宵小。

    “这是意不在我啊!”

    张顶天虽然也是康州十大,但不过垫底货色,怎么可能是隐隐第一的赵天君之对手?

    他的目光当即望向大江盟方向,暗叹一声:“是老哥哥我连累了你啊!”

    “有趣!有趣!”

    方明忽然出声道:“这青萍剑经是我夺回来的,若是也看了上面几个字,赵天君,你准备如何?是否也要杀了我?嗯?”

    以大江盟主身份说这话,当即便有恐怖的威势降临。

    “鄙人天君剑下,一律没有活口!”

    赵天君森然道,竟然是丝毫不犹豫地与方明对上了!

    “刀剑双绝可是罡气高手,赵天君还敢如此,必然也是罡气级别了!”

    当场便有武者窃窃私语:“不虚此行!看来本次武林大会,真是藏龙卧虎,居然一连出了神兵上人、刀剑双绝,还有天君剑三位罡气级高手,更是要同场交技,争锋夺名,不可错过!”

    “神兵上人与天君剑一齐向刀剑双绝发难,背后未必没有推手!唉……也是最近大江盟风头太盛,遭受打压也是清理之中啊……”

    当即就有人,将目光望向了似深不可测的总督黎世嵩。(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