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劫运
    “爷爷……我们为什么要走?”

    混入人群中的小乞丐问着吴6奇。[? ({<〔

    “****个先人板板……今日你老祖我可是三十老娘倒绷孩儿,阴沟里翻船,倒大霉了……”

    吴6奇满脸的晦气,拉着小乞丐在一边的土堆坐下。

    他并未远离,只是找了个大江盟注视不到的角落,前面重叠的层层人影,此时反倒变成了他们自身最好的遮挡。

    他们两个乞丐做了一堆,恶臭熏天,抓痒挠虱,也没有人来管,周围一干衣服素净的少年少女更是掩鼻败退。

    “怎么了?”

    小乞丐眨巴眨巴眼睛。

    “有人试探你爷爷我,特别是手段卑鄙下作,老乞丐认得他是金风细雨楼的浮云牛鼻子,今日暂且记下这梁子,嘿嘿……”

    武林中人,一言不合见血的多,真正化敌为友的却实在少得可怜。

    这铁丐吴6奇显然也是记恨上了,浮云子之前所提建议,确实是颇有先见之明。

    “就是那个眼神很凶的道士爷爷吗?”

    岂不料这个出了让吴6奇吓一跳的话来:“他旁边那个大哥哥,也看了你好几眼呢!”

    “什么?”

    吴6奇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他这样的高手,浑身气机密布,精神极致敏锐,几乎便是‘一羽不能加,蝇虫不能落’之境,武林高手的目光稍微关注一丝便有察觉,无论如何都不至于现不了一个高手查探的一眼。

    甚至,都不是一眼,而是好几眼了!对于这个孙儿的话,吴6奇可是笃信非常的。

    “不错……老乞丐的敛息功夫乃是鱼龙别传!浮云子那牛鼻子十年前看不出来,现在更是休想,必然是从外人那里泄了老底……大江盟?我原本以为那个刀剑双绝不过欺世盗名,但现在看来,却是颇有几分真功夫!”

    老乞丐的脸色凝重如山。

    “爷爷……我们还是走吧!”小乞丐却是害怕极了,扯着老乞丐的衣袖央求。

    “再等等……再等等……”

    吴6奇却似乎有着心事,虽然意动,却还是咬牙坚持了下来。

    ……

    “居然能现我的目光?此子灵性之高,要出王动,几乎只在小慕容之下了……”

    方明的眼眸中也闪过一丝惊讶,当即默运玄功,瞳孔中似乎多了一层迷蒙蒙的光彩:“气运更是隆厚,先天秉性非凡,还要胜过南宫倾城一筹,最难得的是年纪尚幼,大有塑造可能……”

    他有宗师的精神异力,再加上天眼望气术,双管齐下,现人才的概率远远过其它人。

    特别是现在,他居然看到了一个几乎不输于先天道体的奇才!

    “不……还没有亲自测过根骨,搞不好便是先天道体!”

    方明眸中精光一闪。

    乱世之中,龙蛇起6,英雄辈出,更有诸星降世,转为紫薇、白虎等星辰命格,出天才的概率比平时大了十倍不止!

    “此子……想必就是日后康州的风云人物吧?”

    天眼望气术之下,丝丝气运脉络尽数掌控,更可见天地人三才,方明就算什么武功都不会,也可以去做个看相的算命师父,保管出口成卦,日进斗金。

    康州之地虽然贫瘠,但好歹也是大乾九十九州之一,出现一个先天道体也是正常。

    至于小慕容?严格来说,她是玄真道最后的气运大爆,跟康州倒是没什么关系。

    “此子暗蕴紫气,命格贵不可言,更难得的是身怀地脉龙气,正好与康州这片小天地交感,在康州中可谓如鱼得水,在日后的大宗师、天人境界中,将会有难以言喻的好处……看来应该便是康州小天地在这乱世的‘主角’了……”

    方明目光幽幽,隐隐看到了未来的某种大势。

    “那么?杀?!”

    秉性无双,先天命格奇贵,也要看是不是有着这个器量去承担,能不等度过劫数。

    对于这条还未成长的蛟龙来说,方明便是劫!魔劫中的人劫!

    纵使佛陀转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偈曰天上天下,唯我独尊又如何?未成长起来之前,不过被方明一只手掐死的货色。

    若是一切都以气运论,那还要武道做什么?

    武道便是人道,而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本来便是要逆天的!

    换言之,现在的方明,作为武道上的绝对强者,本身的气运甚至还要出小慕容与这个小乞丐一筹。

    毕竟,气运便是力量!力量越强者,气运自然越高!

    甚至,当方明动了杀机之后,小乞丐头顶的气运立马风雨飘摇,当即就有被雨打风吹去之相。

    “只是……杀了容易,要再等这样一个人才出现,可就难了……”

    抛开气运,完全从概率学上来说,康州诞生先天道体的概率,恐怕只有亿万分之一左右!

    甚至,康州有史以来,能够明文记载的先天道体也不过两位而已,这两位后来都成为了天人级别乃至以上的武道强者,在大乾闯下赫赫声威。

    若是现在杀了,纵使康州再来亿万生灵轮回,也不一定能够出现一例先天道体。

    “杀之有损气运,也罢,不若将他一体纳入大江盟中,折服蛟龙,令他为我大江盟的霸业出力!”

    这样与天地交感,秉承地气而生的人物,天生便是这片土地的王者,若招揽入麾下,对统治有着难以言喻的好处。

    只是要小心,不能被反客为主,落了大笑话。

    “咦?”

    杀心一去,对方的气运当即稳定下来,虽然少了一小半,但在方明的眼中,却多了几丝坚韧之相,方明心里不由又是一奇。

    “刚才我杀机减退,也未尝没有被对方气运影响的可能……但此事的确于我有利,否则纵使此子天帝转世,也只有杀了……现在却是因为我心生善意,得了庇护,余下的气运又安稳如山了么?”

    气运之道,飘渺玄奥,更是有贵运、富运、杀运、劫运之分。

    方明仗着自己有辨气之能,此时也只不过能看个大概,还必须细细摸索,总结规律。

    “劫运之道,便似考验,渡不过万事皆休,渡过了却还有收获么?”

    这却是个新现,方明当即暗暗记下。

    “青云宗,你们杀我父兄,我‘追魂枪’谭青今日,纵使舍了性命不要,也得讨回一个公道!”

    生死擂之上,此时一名头顶扎着白布,手持红枪的青年却指着屠千绝狂骂。

    “嗯?怎么回事?”

    方明招了招手。

    “启禀盟主……”铁开山当即伏低身子,在方明耳边轻语道:“屠千绝素有缉捕之能,当年青云分舵布诛魔榜,谭正谭英俱在榜上,谭氏家双魔躲入深山之中五年,却最终还是被屠千绝追到,尽数斩杀,当即一战成名,神眼之名也是由此而来!这谭青,想必就是侥幸逃过一劫的余孽了……”

    “此时的谭青,也不过才入先天,倒是勇气可嘉!”

    方明点点头,自然知道,所谓的魔头云云,大部分恐怕都是青云宗的污蔑,何为‘魔’?不走正路乃为魔,康州名列诛魔榜的,自然便是抗拒当时青云宗分舵的江湖豪强了。

    劣迹斑斑的,肯定也有几个,这些江湖豪强之名被挂在上面,与这些声名狼藉之徒相提并论,当真是好大一盆脏水,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不论那些大侠声名如何,被列到了诛魔榜上,本来便是一种失败!

    “好计策!只不过……当年的青云一宗,恐怕还搞不起如此声势?”

    方明疑惑地摇了摇头。

    “不止青云宗,此事,朝廷,还有大江盟也在暗中推动……”

    铁开山瞥了旁边的浮云子一眼,才尴尬地坦陈了真相。

    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就是这么简单,当初三大势力扩张的时候,一些门派还想独善其身?扣个‘魔头’的帽子,分分钟便可令其家破人亡!

    大江盟能够展到现在,一出手便整个康州武林惊惧,类似的事情肯定也是没少做。

    没办法,你不吃人,人就吃你,若是体量不够大,别人以为好欺负,当即就有人会持着各种藉口前来讨伐。

    除非门内有了核武器一般的宗师存在,才能令别人有些顾忌,否则大大小小的门派,还不是旋起旋灭,根本算不得什么。

    台上的谭青仍自口水不绝,更抬出人证物证,极力承言自家父兄的冤枉,甚至连家传功法都不吝公开,以示清白。

    只是,他没有现台下众多门派名宿眼中怜悯的目光。

    少年啊,还是太天真了,现在还留存下来的武林门派,差不多都是在之前的动荡中崛起,吃过诛魔榜上门派之血肉的,怎么可能如此轻松地让他翻案?

    更不用说,此时康州三大势力为尊,素来为底下帮派之马,若非三个当中的一个为其出头,又有谁敢说话?不怕再上诛魔榜么?

    若是他要声讨的乃是总督府,或许方明还有兴趣帮一把,但现在么?青云宗也算他的盟友,自然巍然不动。

    “哼,强词夺理!”

    屠千绝冷哼一声,为底下人定了基调,当场就有一帮青云宗附庸跳出来,大骂谭青狗血喷人,居心叵测,又有几人跳了出来,力证当初谭家乃是如何如何的魔头,明目张胆地颠倒黑白。(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