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九十一章 武祖
    神兵门。[〈  <〈

    这是一个很小的门派,位于康州与赵州交界,擅长双使刀剑,却默默无闻,很少有着武林人士听说过。

    但一切都在三十年前改变了!

    一名青年,以妖孽般的资质,非但一举将神兵门的功法兵刃尽数学全,更是推陈出新,自创‘刀翻剑覆十八式’,杀得江湖绿林丧胆,日后更是晋升先天,令神兵门闻名遐迩。

    当时的青年,便是现在的神兵上人!

    他本来便是罕见的天才,否则决不至于花甲之年便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肉窍完满,到达了先天巅峰的罡气之境!

    而现在,他居然要向方明挑战?

    沸腾了!几乎整个接天台都沸腾了!

    罡气高手对罡气高手!

    刀剑双绝对双使刀剑!

    老一代对新生代!

    这对比实在太过强烈,方明成名之后刀剑装饰便风靡康州,背负刀剑者随处可见,更是搏杀了贺人龙,证实自己罡气强者之名!

    但神兵上人也绝对不是弱者!

    作为老一辈的强者,他比方明更圆熟、老辣,富有经验。

    虽然方明在侠少侠女中人望很足,但在那些老成持重之辈看来,还是神兵上人赢面更大一点。

    听到神兵上人要挑战方明,黎世嵩脚步一顿,眉头紧皱,瞥了眼旁边的黑袍人,却没有阻止。

    至于另外一个腰间佩剑的长须老者赵天君却是神色木然,也只有在转到方明身后的张青松身上时,眼皮才微微抬起一线,放出可怕的寒意。

    张青松连忙缩头,身上还在簌簌抖。

    “要挑战我们盟主,先问过我再说!”

    铁开山当即挡在方明面前,一副中心为主之相。

    “就凭你,不够!”

    神兵上人当然有着自傲的资本,在方明未进阶罡气之前,整个康州的先天高手中,练成罡气的也不过贺人龙一个而已!并且这货还是纯粹因为青云宗而晋升,与康州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可以说,若不是方明的异军突起,还有赵天君的意外突破,神兵上人便是真真正正的康州第一人!纵使现在,也是稳稳排在前三的高手!

    铁开山与童月嫦虽然也是先天,在小圈子里面有些薄名,但在罡气面前,却仍自不够看的。

    “也好!”

    童月嫦轻移莲步,与铁开山并肩,就想以二敌一,挡下神兵上人。

    他们知道此次武林大会必然血战无数,自然要以保存方明的体力精神为先,并且,神兵上人已经公开罡气级高手的身份,他们以二对一,也不会被说成是以多欺少。

    “等等……几位且慢!”

    一道白云般的身影落下,笔直插进三人中间,露出一个邋遢老道的形象,却是金风细雨楼的浮云子道人。

    “几位可知,今日是何日子?”

    浮云子手里持着锦帛铁笔,肃然问道。

    “自然是武林大会之日!”

    “然也!今日等到大会开幕,你等上了生死擂,便是打到天昏地暗,老道也是管不着的,但现在大会还未开始,便要打生打死,贫道却是不能不记上一笔!将来青史之上,铁笔铮铮,你等便是破坏康州武林安定的大罪人!”

    武林大会的规矩,乃是两方当着天下英雄之面说清之后,上生死擂,生死自负,从此了结,之后双方谁也不许再另行寻仇,违者天下英雄共诛之!

    这是当年次举办武林大会的先贤所定,否则一旦允许复仇,江湖上不免血杀连绵,大违本意。

    神兵上人与铁开山对视一眼,这么顶大帽子扣下来,还真有点吃不消,神兵上人当即冷哼:“你们两个,待会可敢与我上生死擂?”

    “有何不敢?”铁开山与童月嫦异口同声道。

    “哈哈……这老猴儿跑得倒快!”

    “不要以为跑了,便可以赖了我们的猴儿酒!”

    数道人影联袂而入,大多都是年高德勋的老者模样,方明认得当初见过一面的九天手6亢、神龙剑客公孙仇也在其中,看起来便是所谓的康州十大之人物。

    这几人不仅武功精深,更是德高望重,特意被请来作为裁判与公证人。

    “赖不了……赖不了……”

    浮云子愁眉苦脸地在方明身边坐下,下手却丝毫不慢,左手一抄,一口气便将面前的酒壶喝了个精光,右手更是落筷如雨,一盘龙井虾仁眼看也要见底。

    “老道士你不是喜欢游戏风尘么?难道也有什么仇怨要来解决?或者是争一争康州排名?”

    方明似笑非笑地打趣道。

    “老道两袖清风,无牵无挂,哪里还有什么仇怨?”

    浮云子此时已经在啃一只肥的流油的烧鸡,奇异的是他纵使双手污秽不堪,那铁笔与锦帛却还是纤尘不染,光洁如新。

    “士别三日,我倒是要恭喜你了!武功更进一步,肉窍完满,通体净如琉璃,不错,很不错!”

    方明目光微微一动,笑道。

    浮云子去抓猪蹄膀的手一顿,旋即讪笑道:“罢了……原本还想赚你小子一下,不想一眼就被看了出来……不错!这还得多谢谢你,若非见到你这个妖孽,又怎能激起老道的向上之心呢?”

    浮云子整了整衣冠,肃穆对着方明一礼:“老道年纪一大把了,也熄了争锋之念,这次来,不过是要将武林大会原原本本地记录下来,毕竟,老道自诩江湖百晓生,金风细雨楼之中,又怎能少了这康州武林的盛事传诵?”

    “道长!”

    便在此时,一直躲在方明身后的张青松猛地冲出来,对着浮云子磕头:“还请救我父亲一救!”

    “唉……痴儿!”

    浮云子一甩袖,张青松便蓦然被一股大力扶起。

    “我与你父亲乃是肝胆之交,又怎会见死不救?之前之事,我都查清楚了,有我与你叔父在这,必然不会让人冤枉了你父亲!”

    浮云子说得斩钉截铁,更是意有所指地望了方明一眼。

    金风细雨楼的风信子遍布康州,方明大闹少都督府,直接上门抓人,这么大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内情?

    “此事尚有几分麻烦!”

    方明却是微微摇头。

    “哦?难道以兄弟的身手,都拿不下那妖女?”

    浮云子这才惊讶了。

    “非也,只是那妖女已死,几个手下也是死士,虽然追回了青萍剑经,但死无对证之下……”

    听到两人大谈白雪为妖女,更是说出此女已死的消息,纵使不是第一次听闻,张青松也是胸口剧痛,连退两步,几欲昏倒。

    “赵家与张家一向交好,若能追回剑经,老道再拼着几分薄面……”

    浮云子咬了咬牙。

    “嗯,道长与青松尽管放心,我也会尽力营救张大哥的!”

    方明淡然开口,声音中自然有着一股霸气。

    大江盟雄踞康州,此时更有席卷之势,他这个大江盟主的话,纵使赵天君听了也得好好想想的。

    “多谢叔父!”

    张青松再拜,已是泣不成声。

    ……

    “吉时已到,祭典开始!”

    司仪大声唱道。

    整个接天台顿时一静,方明、黎世嵩、还有屠千绝却是整衣理冠,缓步上前。

    最中心的擂台上,此时已经摆放了香案,更有三牲祭品,鲜活滚烫。

    “一祭天!”

    “二祭地!”

    “三祭武祖!”

    ……

    伴随着肃穆的声音,所有武者,哪怕再桀骜不驯的也是躬下身体,向天地,以及传说中的武祖致敬。

    方明记得自己前世看过的武侠中,开武林大会从来都没有还要祭祖一项规定,但大乾不同!

    这里的武者,大体都有着一个共同的信仰,便是武祖!

    上古黑暗年代,人族羸弱,部落周围多有异兽,食人成性,生产凋敝,人族生存艰难。

    当此时,有武祖生,师法天地自然,创无上武道,大成之日,天降血雨,鬼神夜哭!

    此后武祖便以自身的无上武道,杀异兽,镇山河,更是移山填海,为人族造就出一片世外桃源。

    不仅如此,他更是将武道之法广为传播,大公无私,有教无类,为所有武学之祖,是以被尊为“武祖”!

    从此以后,人族中强大的武者层出不穷,一路开疆扩土,才创造此时九十九州的人族盛世文明!

    祭祀天地,乃是感谢天生地养之大恩,而祭祀武祖,便是不能忘本!

    方明持着线香,念头也是一片清明。

    他对于武祖也是真心实意地敬仰的,毕竟,保持对强大者的恭敬,便是对于力量的谦卑。

    此时的虚心,乃是为了随后的越!

    “一拜!再拜!三拜!礼成!”

    司仪高声唱过,方明几个回转看棚,当即又有几个弟子将供桌小心搬下。

    此时的武林大会,才方始进入了正题。

    人影一闪。

    屠千绝已经来到了擂台之上,拱手向四方作揖:“诸位康州的英雄好汉,鄙人屠千绝,承蒙抬爱,特主持此次大会……按照以往惯例,先由各位解决仇怨,交由我等评定,不服或血仇者可上生死擂,一入生死,恩仇莫怨,更是不能再寻衅滋事,否则我等共击之!”

    屠千绝明显兴致不怎么高,匆匆两句便下场,因为他知道,整个康州,从今日起都不再是他的舞台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