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八十八章 拉拢
    方明一共有着三个身份。{[ 〈((〔〔({<

    大江盟的实际掌控者、玄真道余孽、还有神刀教的教主。

    除了第一个之外,另外两个都是见光死,若是有一个泄漏出去,保管立马就要抛下一切,逃亡别州。

    虽然宗师之后,生存能力大大保障,但被当成过街老鼠总不是什么很开心的体验。

    因此,方明将自己的另外两个身份牢牢地隐藏了起来,便是与吴用交手,不到生死一线的最后关头,还是不会动用任何会引起怀疑的武功。

    至于他展露出来的?

    修罗阴煞功流传甚广,毕竟对这个修炼了必然走火入魔的功夫,各宗门也没有多么在意,否则也不至于连神刀教都能弄到手。

    当然,这个‘容易’的级别,是相对于神刀教这种起码在康州都算一流的势力而言。

    至于易筋经?还有七十二绝技?那更是佛门武功,出手光明浩然,绝无一丝外道魔道痕迹。

    还有餐风饮露功,乃是方明自创,当然更没有破绽。

    这也算是他自开一道的好处,否则一出手便是玄真道、神刀教的招牌武功,那还怎么出来见人?

    就比如现在,若是吴用现方明身上有着这两家的痕迹,那什么拉拢都没有了,必然是追杀到不死不休的节奏,就算他打不过也可搬救兵,到时候,大宗师,天人一个个过来围剿,方明纵使爆种一个个击败,后面还有破碎与破碎之上的老古董呢!

    “大江盟?”

    吴用一呆,比起青云宗,大江盟不过乡下土鳖,当真是蝼蚁一般的东西,他实在想不到方明居然会因为大江盟犹豫。

    “不错,岳盟主当初视我如手足,更是将大任交托,我不能丢下他的心血基业不管不顾!”

    方明一副义薄云天的模样。

    这时候以前的表演便有效果了,外人看到岳鹏之前对方明大把大把放权,而现在方明也是忠肝义胆,必然要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果然真英雄,大丈夫当如是也!’

    “唉……小友你还年青,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自然便会知道,世间过往一切,不过云烟,唯有同道之友,才是真正值得交托之人……”

    吴用目光迷离,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哑然失笑道:“不过……此事也不是没有转圜余地,我青云宗除了本宗山门之外,也有不少依附的宗派,若小友不嫌,便可让大江盟挂靠到我宗名下,为一下院,如何?”

    “自然求之不得!”

    方明颌。

    有大腿送上门,为什么不抱住?

    他对于青云宗倒没有什么仇恨的想法,一切的起源只不过机缘巧合,先加入玄真道而已,自然不会中二地拒绝,更是大喊“你是我的仇人,我必要报仇云云”。

    事实上,若是现在青云宗掌门能给他一个永不追究的保证,那他便是当场‘投敌’,真正加入青云宗,也不是没有可能。

    乱世之中,必然要依附强者,才能生存!

    方明自认还没有成长到能够足以庇护自己的时候,能有羽翼遮蔽,又何乐而不为呢?

    三教五宗之前能大败七魔门,此次又能弑君,实力最大,乃是最粗的一条大腿,若方明身家清白的话,早就想方设法前去投奔了。

    可惜,此时的方明却是不能。

    按照道理而言,他这样的玄真道外围弟子,无关紧要,却有一身武功,性价比颇高,青云宗给道特、赦令的几率很大,但方明却不敢去赌!

    这无关其它,只是枭雄的秉性而已!

    不能将自己的命运,交托在别人的手上,哪怕确定成功机会有着九成九!只要还有这一分的失败率,就不能去赌博!

    更何况,纵使方明老实交待了,便就能这么被信任么?

    至少,由天人甚至破碎级的老祖亲自出手,开放祖窍识海,一分分、一寸寸地检查,却是必须!

    到时候,演武令的秘密暴露出来,呵呵……

    而将大江盟挂靠到青云宗名下,成了依附关系,却是必须的事。

    否则,方明一统康州,再将青云分舵踢出去,如此打脸的事,青云宗怎么能放得下?

    此时便是给一个名义,在明面上,青云宗仍然保持对康州的宗主权,但暗地里怎么干,却是方明的本事了。

    这种势力的依附关系,就又比客卿长老的身份弱了一筹,但方明很满意。

    他不能真正加入大江盟,但混个半友善关系却是不错。

    而吴用同样也很满意。

    毕竟,有了方明之后,大江盟席卷之势已成,除非青云宗放弃远古九州与其它几处重地的大战略,抽调大宗师前来,才可以压制下去。

    但……就为了康州这块偏僻小州,不毛之地,便拖延本宗战略?

    吴用心底摇了摇头。

    事实上,此时天下皆反,大乱蔓延,便连他都连连收到催促,让尽快结束康州之事,回去复命外加领取任务了。

    “既然小友只想闲云野鹤,保住大江盟基业,那也罢!”

    虽然没有成功拉拢方明,但至少种下了善意。

    更重要的,乃是大江盟变成了青云宗下院,在吴用看来,方明这个宗师自然也跑不了,事先的观望与考虑也是非常正常之事。

    一想到等到日后,他这青龙一系又可增加一名宗师的客卿长老为外援,吴用的心里便有些火热。

    对青云宗而言,不但拉拢到了一位宗师,更是避免了康州动荡。

    甚至,名义上,整个康州都会落入青云宗之手,在此实力看似也增强了一番。

    对于方明而言,却是成功拖延住了青云宗步伐,更是试探到了对方不少底线。

    无论如何,背后有一座大山,纵使看起来很不牢靠,也是不错的,并且,还可以趁机打探之前慕容宗师的消息。

    一时间,不论方明亦或者吴用,对此都非常满意。

    “此令为我青云宗客卿之令,虽然还不如客卿长老令牌那般可以直入山门,位高权重,但也非同小可,非一方势力掌门,又或者罡气以上的武者不授,持此令行走江湖,诸方的朋友总得给几分薄面!”

    吴用取出一块天青色的令牌交给方明,语气中,便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横扫八方的霸气。

    “多谢厚爱,在下便却之不恭了!”

    方明手一伸,将令牌稳稳接住,放入怀内,见此,吴用脸上笑意更盛。

    “此间之事了结,大好!余下之事,你尽数吩咐屠千绝去办就是了……”

    雨过天晴,乌云散开,露出光辉万丈的夕霞。

    吴用身上水汽蒸腾,片刻间又是纤尘不染,笑道:“今日得见道友,良机难得,不若我们找个僻静所在,煮酒论道,如何?”

    吴用虽然自称‘没用之人’,但眼界之高,高手之自矜也是非同小可,现在眼中却流露出渴望之色,也真是少见了。

    但方明这种自开一道,独自摸索成宗师的人,绝对值得他如此做。

    这样的天才,于武学之道上肯定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或许便可以令他触类旁通。

    更何况,纵使一无所获,结下善缘也是好的。

    “这个自然!”

    方明在阳光下的笑容越灿烂:“在下初入宗师,对于此境,还有大乾等诸多地方都颇有不解之处,还请尊使不吝啬赐教!”

    他正愁没有人可以咨询大乾局势,还有一些宗师之后的注意事项,如今瞌睡天上掉枕头,却是再好不过了。

    ……

    “这三日与方贤弟品茶饮酒,谈武论道,真是痛快非常,可惜我这无用之人却是有责在身,非得回宗门复命不可,先走一步,贤弟何时前来青云峰,必扫榻相迎,大醉三日,方为人间一大快事!”

    三日之后,吴用大袖飘飘,步履潇洒,度却疾如奔马,飞快地消失在天际。

    方明望着他的背影,却是若有所思:“这才是大乾武道,宗师以上的交流方式么……”

    这三天的论道中,他可谓收获甚丰,不仅获得了很多宗师之后的提点,更是对大乾明面下的水了解更深。

    而吴用也不是丝毫没有收获,方明一些武功方面的思路,还有另辟蹊径的新奇脑洞,都令他颇有眼前一亮的感觉。

    三日论道下来,两人都是收获颇多,而吴用更加确定方明乃是新晋宗师,更是土生土长,因为对于大乾很多常识性的认知都有谬误,完全不像大派培养出来的。

    当然,这只是初步判断,日后更多的试探却是少不了。

    “宗师生命得到升华,在大乾这个元气充裕的世界,更是随随便便都可活过三百之寿,乃是实打实的长生种,因此看待事物的目光也生了变化么?”

    方明很明显地感觉到,吴用对于世俗,甚至是亲人弟子的淡漠,似乎唯有同为宗师的伙伴,才有真正跟他交心的资格。

    而大乾之中,除了实在化解不开的怨仇,宗师作为一方势力的底牌,轻易都不会生死相搏,正相反,还是妥协与互让更多一点。

    毕竟,有着数百年的生命,为什么还要与人打生打死?

    作为压箱底的宗师,乃是各中小门派最后的力量,足可保得两百年气运,若是死了岂非不值?(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