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拜月
    “我现在应该叫你白雪,还是雪儿姑娘?”

    等到闲杂人等走光之后,方明看着楚楚可怜的白雪姑娘,还有旁观的几个丫鬟仆役,却是冷笑道。

    “横行无忌,方显枭雄本色!”

    只是,之前似乎被血吓到的白雪,此时却是笑吟吟地抬起头,在这修罗场中也没有丝毫不适:“名字不过代号,还请先生随意……只是,你如此杀戮朝廷命官,难道便没有一丝顾忌?”

    说到这里,她又娇笑一声,甚至是花枝乱颤:“看来你早已得到了玉京的消息……或许,我们可以做个交易?”

    她一双水汪汪的眸子,此时仿佛会说话一般,方明毫不怀疑,只要自己点下头,面前这个尤物便会令自己获得欲仙、欲死的享受。

    这种奇异的感觉,甚至令方明联想到了左丘伊人。

    只是左丘伊人只是表面放浪,内里却是纯阴稚子,而这白雪却是要吸人精血、蚀人骨髓,最后让男人心甘情愿地为她送命。

    不要问方明为什么知道,因为他亲自探查过。

    这白雪身上的气质,便与外域魔道的感觉很像,只是与左丘伊人又有些不同。

    “很好,看来你承认了!”

    方明问道:“青萍剑经是你偷的?”

    “不错!”白雪姑娘丝毫没有否认。

    “你是外域七魔道的人?”

    “正是!”

    白雪嫣然一笑:“外域七魔道之拜月教,你可有耳闻?”

    “自然听到过!”方明有些郁闷,感觉康州已经被魔门渗透成了筛子,当然,这或许是因为太过靠近边疆的原因,自己更是与许多魔女缘分匪浅。

    “既然你知道,也应该听说过我们的好……”

    白雪柔柔道,眼睛里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蜜意。

    “这点小幻术,就不要在我面前卖弄了!”方明冷哼一声,白雪却是如遭雷殛,整个人都后退三步,两道血线自琼鼻中流了出来。

    无论多么漂亮的女人,若鼻子下面挂着两道鼻血,便肯定就不怎么好看了。

    “你……竟然破了我的……”

    白雪尖叫一声,身后的几名仆役与丫鬟却是猱身而上,迅捷无比地朝方明扑来,手上冒出精光,现出钢爪匕之类,一个个内气惊人,竟然还有先天的高手躲藏在其中!

    “杂碎先滚一边!”

    方明探手一抓,无形罡气生成漩涡,空气中更是有了某种奇异的力场,将这几人挤压在一起,旋即仿佛被大力撞击一样,一个个落到墙壁上,仿佛挂画一般慢慢滑落下来。

    “纵使罡气高手,喜儿几个也足可应付十招的啊!”

    白雪看着这一幕却是怔住,连脸上的血迹都忘了擦拭。

    这实在是方明展露出来的武功,已经乎了她的想象,甚至令她以为见到了门中的长老!

    “外域魔门当中,天阴派与拜月教,乃是唯二的两个专收女子的门派……只是天阴派走得是太阴无极的路子,将女子的纯阴体质挥到了极限,而拜月教却是研究采、补之道,根本宝典拜月神功威力非凡,诡秘莫测,传闻中修炼到极致,更是可以阴极阳生,由女变男,不知是真是假?”

    方明随口说出一段得自左丘伊人的隐秘,白雪却是彻底惊骇了。

    “我教的至高大、法,你怎么会知晓?”白雪一惊:“难道你也是其它各派的人?埋伏在康州的暗子?不,不对……”

    “麻烦!”

    岂知方明这个时候已经懒得与她废话,整个人仿佛鬼魅般飘上前来。

    白雪身子柔若无骨地后撤,仿佛变成了一条美女蛇,手上多了一柄白色的匕,通体寒凉,银光罩身,更是隐含了极厉害的后手与反击之招。

    这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女子,竟然也是一位先天级别的高手,甚至只差一步便要到罡气之境!

    更为令人惊讶的是,她似乎练了一门极为厉害的隐蔽功夫,上次方明便丝毫没有看出来。

    甚至,到了现在,若不是以精神异力查探,方明都不知道此女竟然身怀高深武功!

    “掺入了千年寒铁的匕?不错!”

    但此时,面对已至宗师之境的方明,一个先天高手实在不够看,只是信手一探,白玉般的手掌便没入银光中,将白色的匕轻轻巧巧地‘夹’了出来,白雪一动不动,已经知道与方明差距太大,简直到了犹若天堑鸿沟,此生也无法弥补的地步。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清楚了么?”

    方明祖窍之内神元涌动,化作无边无际的精神异力探出,没入白雪的眼耳口鼻当中,此女当即脸色茫然,瞳孔失神,似乎灵魂都被吸入了某个漩涡,樱唇微动,吐出‘清楚了’三字,便连声音也是呆呆板板,毫无起伏。

    面对这么一个有价值的俘虏,方明自然不吝啬消耗一点神元来施展精神之法。

    “你的名字?”

    “傅白雪!”

    “年纪多大?”

    “二十三!”

    “家住何处?”

    ……

    方明的问题先从最基本的开始,随后由浅入深,傅白雪只知道机械的回答,但方明的额头却是隐见汗水。

    “之前的玉京大变,你们拜月教有否参与?”

    “有!”

    “此中有何内幕?”

    “玉京乃气运中枢,若三教五宗得之,则必能一统大乾,我圣教再无翻身之日……我教出手阻止,协助雍皇破龙渠、龙尾渠,当年天枫真人之风水局败坏,从此天下龙蛇并起,三教五宗要镇压核心九州,鞭长莫及……”

    这个秘密想必很关键,白雪机械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挣扎,又很快被方明镇压了下去。

    “原来大乾皇室居然与外域七魔道有勾结,不过这也算不了什么……最关键的还是前面的情报,龙蛇起6,三教五宗无暇他顾么?倒是与我之前观察的气运相符!”

    “你们与皇室的勾结,到了什么地步?”

    方明又问。

    “不知,但我教曾经多次派出人手,协助皇室执行任务,此次七大掌教至尊一同出手,阻住了三教中的脑人物……”

    “原来魔门也在玉京之变中掺了一手,甚至拖住了最强的如是寺与其它两教,只是大乾皇室积重难返,或者说烂泥扶不上墙,到头来还是一场空,不过最后鸡飞蛋打,到底也没有让三教五宗捡了便宜。”

    方明颌,又问道:“你来到康州,有何任务?”

    “奉命挑动康州之乱,辅佐我教之人登位,只是日前计划已经被叫停,上教有命,各州暗子一律启动,尽力接应大乾太子一行!”

    从白雪口中又吐出一个惊天大秘。

    “你们知道大乾太子的行路图?”方明惊喜问道。

    “不……不知!”

    一道道血线在白雪脸颊上浮现,竟然使这个天姿国色的女子看起来有如恶鬼。

    “那还知道什么?说!”

    方明神元之海再次降低,施加了更大的压力。

    “我等弟子的任务,只是辅助各个长老还有护法,于各处撒网,并且阻击三教五宗的好手,我日前得闻,负责附近几州的乃是七绝堂的七绝圣手王龙标,我等圣教弟子,一应听他调度……”

    说到这里,白雪的脸上居然也浮现出一阵踌躇。

    “直说!”方明再次施压。

    “我曾经听到一个传闻,青云宗派出的追兵在七绝圣手面前死伤惨重,流云道人一怒之下,已经约战王圣手于灵州天都峰!只是此乃小道传言,不知真假……”

    “很好……继续说,将你认为重要的情报消息都告诉我!”

    方明感觉自己此时仿佛一只蜘蛛,正在以精神之力编织蛛网,将白雪越缚越紧,大量的精神蛛丝更是不断向她的内心深处蔓延,试图捕捉最重要的秘密。

    在方明的幻法之下,白雪几乎是如同魔怔一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令方明收获匪浅。

    “不错!真是不错!相比较而言……左丘伊人的态度便消极得很了,都是我问才说,不问就不说,甚至还多有谬误……果然下次该狠狠打她的屁股……”

    方明感觉自己似乎捡到了宝。

    这个白雪惯常以色相侍人,乃是个肉身布施的主,在七魔门中面无数,更是康州这一地最重要的情报中转站‘逆水寒’的负责人,消息灵通,知道的隐秘简直不要太多。

    “或许,我应该留她一条小命,也好让左丘伊人有些紧张感,不要总是怠工……”

    正当方明遐想的时候,他眼神忽然一凝。

    因为他的精神触手,已经来到了白雪心底的最深处,更是似乎探知到了某个巨大的隐秘。

    “不能说!死也不能说!”

    在这里,他受到了强大的抵抗,甚至就连现实中的白雪也七窍流血,恐怖非常。

    “越是隐秘,越是重要,纵使将你识海毁去也是顾不得了,给我……破!”

    但方明已经觉醒精神异能,纵使对方能抵抗一时,又算得了什么?

    他的精神骤然化为长剑,披荆斩棘,长驱直入。

    一幕场景顿时浮现在方明面前:

    暗室之内,两个女子相对而坐,一大一小。

    大的那女子中性面孔,胸脯扁平,甚至喉咙都有了喉结,说话的腔调也是中性:“白雪……你是我家后裔,今日为师便破例将拜月神功的前三重传给你……什么人?”

    那中性女子忽然脸色一变,双目如电,向方明扫了过来。(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