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八十章 砍人(1500加)
    “这是示好,也是示威啊!”

    方明比这残酷十倍百倍的事都见过,自然不会被眼前之物吓到,只是心里对于车天弓的评价又上升了一层:“能屈能伸,有勇有谋,倒算个人物!可惜……不得天时!”

    这样的人,不论在官场还是军伍,都必然能如鱼得水。〈?

    只是却偏偏在康州,更在这个朝廷大义风雨飘摇的时候,不是不得天时又是什么?

    “本人此次前来,却非为了挑衅,只是有事相求,之前都督闭门不见,只能权作下策,此时自然一笔揭过了……”

    方明淡然一笑,朗声道。

    这句话一出,不止是周围的看客,就连车天弓都是大大松了口气,脸上笑意更盛,挥手让聚集而来的甲士退下:“方先生有事吩咐,那是车某的荣幸,来来来……还请入内喝两杯水酒,再论事不迟!”

    “嗯!”

    方明无可无不可地点头,入了大厅。

    金碧辉煌,屋宇广阔之下,数十桌席面敞开,更有俏丽的美婢服侍,只是其中一名女子白衣如雪,体态婀娜,风情万种中,居然令其余女子都是黯然失色。

    “方兄来得正是时候,我最近新得了一个美人,雪儿,来,这位可是名动康州的方明方兄弟,你可要好好招待,万万不能怠慢了!”

    车天弓见到雪儿,脸上便绽放出爱恋不已之色,眸子中更是迷醉非常。

    “雪儿?”

    方明却是忽然一笑,问道:“月余之前,我曾经在路边杀过一个匪人,外号‘东淫’的……”

    刀剑双绝格杀东淫,为康州武林除去一害,也是轰动一时的大事,众人面面相觑,却是不知道方明为什么提到这个。

    “在那次中,我倒是也遇到了一位‘白雪’姑娘,与你的面容颇有几分肖似,不知道雪儿姑娘可有印象?”

    “从无所闻!”

    白雪怯生生地道,又满满斟了一杯,用白玉般的手掌捧到方明面前:“都督最喜英雄人物,时常在妾身面前提及方大侠,更有言未曾一见,遗憾非常,今日终得一见,足慰平生,还请大侠满饮此杯!”

    她说话仍是那么温柔,却令在场男人眼眸一动,感觉浑身精血都要破体而出。

    “嗯!很好!”

    方明端详这位雪儿姑娘良久,却并不接过酒杯,反而对车天弓道:“少都督,我向你请的一事,便是请你舍了此女给我,如何?”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之前这位雪儿姑娘出来敬酒,在场的明眼人谁没看出来此女乃是车天弓的心肝宝贝?真是含在嘴里都怕化了,但方明这条过江猛龙大咧咧地一过来便讨要这女子,岂不是作死?

    车天弓的脸色一冷:“方先生说笑了吧?”

    既然方明不客气,他便又回复了先生的称谓,之前的方兄云云,便不再出口。

    “我并没有说笑!”

    方明一指白雪:“此女涉及命案,我要带她回去调查,若事实证明冤枉无辜,我自然会将她完整无缺地送还回来!”

    雪儿姑娘花容色变。

    她实在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方明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出手!

    颤抖的娇躯之下,掩盖的是惊骇欲绝的眸子。

    方明的目光却是森冷,冰寒,不带一丝感情,似乎在说:‘任凭天高三尺,上穷碧落下黄泉,你都逃不过我的手掌!’

    这种决意,甚至令白雪仿佛回到了自己还是小孩子的时候,看到了自己的师尊。

    “果然是说笑,若是雪儿涉及命案,也该由我官府管辖!”

    车天弓一拂袖,鳞甲撞击之声满满,一队队精锐甲士浮现在周围,手持弓弩,遥遥对准了方明。

    气氛一时凝重到了极限!

    方明却是幽幽叹息:“为了一个女子,便与我大江盟动手,值得么?若是少都督肯迷途知返,今日之事,我还可以既往不咎的!”

    宾客也是奇怪非常,之前见这车天弓能舍能弃,乃是枭雄性子,怎么一到雪儿姑娘这里便什么都变了,竟然变得如此儿女情长起来。

    毕竟,雪儿姑娘不是正妻,甚至连姬妾都算不上,而在大乾权贵圈子里,互相赠送姬妾也蔚为时尚,根本算不了什么事。

    为了一个姬妾,便与大江盟开战?

    众人心底摇头,又不由瞥了若滴水芙蓉的雪儿一眼,心里都是一迷,竟然觉得为了此名绝色,纵然与大江盟开战,也似乎颇有几分道理。

    “大江盟?嘿!区区一个客卿……”

    车天弓冷笑,但随后笑容便僵硬在了脸上,因为方明已经掏出了一块令牌,上面一条黑色的蛟龙张牙舞爪。

    “大江黑蛟令,见之如见盟主!”

    护法带着弟子当即就跪了。

    这枚令牌,自然也是方明自己给自己的东西,反正不过左手倒右手,但在大江盟中却不下于一场地震,因为有着此令在手,方明几乎便是半个盟主!

    若非此时的方明已经名满康州,又有着黑蛟军统领的权位在身,恐怕不服的人能从万仞山一直排到洋河郡城!

    “既然车天弓抗拒天威,这少都督府,也不必留了!”

    方明一字一顿地道,仿佛是宣判。

    这场面很好笑,一个江湖大派的长老,拿着令牌就要免了一郡名义上的都督,但在场的却一个都笑不出来。

    因为他们知道,大江盟绝对有着这个实力!

    甚至,在康州南边的这几郡中,大江盟便是当之无愧的土皇帝!

    之前还留着都督府那一套,不过是给朝廷与总督几分面子,但到了现在?

    既然知道早就要翻脸,那早几日,晚几日,也没什么区别。

    “你……你竟敢?”

    车天弓气得脸色通红,连退数步,周围之人却都是噤若寒蝉。

    ‘看样子,大乾玉京天塌地陷的消息,这些人还不知道,其它人也罢了,连少都督都不通知一声,这个黎总督的心思,很成问题啊……嘿嘿……’

    “可恶,乱臣贼子,竟敢妄代朝廷号施令,本都督今日便要替圣上除了你们这帮乱臣贼子!来人,给我杀!!!”

    车天弓脸色通红,但下一刻就没了声音。

    咻!

    一道雪白的弹指剑罡一闪,车天弓的头颅就掉了下来,鲜血直喷。

    车天弓虽然也算高手,但连先天都不是,整个康州的先天强者也屈指可数,轮不到他招募。

    面对方明的一道剑罡,他自然只有死,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你们的少都督已死,你们还要给谁卖命?”

    方明冷眼环视一圈,他现在有着大江盟做靠山,自身武力群,又杀了敌人脑,如此打击之下,九成的士卒都会丧失心志,至于还冲上来的,自然是死忠,杀之无赦。

    “少都督?杀啊,为少都督报仇!”

    当即就有几个心腹死忠,带着亲兵挥舞着钢刀杀入,但方明又是一手万剑诀,剑气连之下,数十人当场变成一地肉糜。

    “呕呕……”

    那些娇生惯养的富商与乡绅当即忍不住吐了一地。

    这种到处都是残肢断骸,鲜血铺地的惨况,不说他们,便是身经百战的士兵都要丧失斗志!

    果然,死忠死完之后,其它士卒大叫一声,纷纷抛下兵刃,乱跑一地,做鸟兽散,喧嚣与混乱更是立即扩散到了整个府邸。

    “你带着大江盟弟子,将这里的府库,还有洋河郡城都接管了,注意不要闹出乱子!”

    方明对着护法道,看着对方充满幽怨的目光,更是摇头失笑:“日后若有人问起,尽数往我头上推就是,反正我盟早已决意动手,此时只是提早数日而已!”

    龙庭已毁,方明又有志于康州,又怎么会再给黎世嵩面子?

    总督的面子,又值几钱几分?须知政治家的面皮,当真是不值一钱,为了微末的利益便可轻松扯去。

    况且,此时的三教五宗连皇宫都打了,皇帝都杀了,方明这边杀一个少都督,当真是小事一桩。

    大江盟的护法当即领命下去,心里早已打定主意,若是盟主怪罪,非得尽数推到方明头上不可。

    只是心里也隐隐有着疑惑:“难道真的要对总督府动手了?”

    他说走就走,满堂三千客也真是醉了:‘如此重要的隐秘!大江盟即将对总督府下手,就这么大大咧咧地说给我们听?’

    胆小的差点吓晕过去,害怕方明直接杀人灭口,纵使平素与大江盟有着交情的,见到方明杀一都督如同杀鸡的样,纵使面上不露,心里其实也是怕的要死。

    “哈哈……诸位放心,我不是滥杀无辜之辈,你们现在便可以离开……只是这城里的秩序,还有明天的物价,还请维持,否则若等到我带人一一上门,倒也影响不好,对不对?”

    方明笑眯眯地道,众人自然连连称是,只是心里都在狂翻白眼:“你把少都督砍了,难道影响便很好了么?”

    当然,这时候,谁都不敢说,听到可以走了,当真是如蒙大赦,片刻便跑了个精光。(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