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七十四章 求救(1300加)
    来时无声,去时无影。{{<([[ [

    当方明漫步在万仞山城青石台阶之上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昨夜与方灵月交谈的话语。

    “老教主进阶宗师之上有何异象?”

    “无!只是父亲原本便是天生神力,数年之后,渐觉双臂之力更增,能举万斤铜鼎,钢筋铁骨,刀剑难伤,遂取名为‘麒麟臂’!”

    ……

    当方明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第一时间便想到了风云中的步惊云,随后又想到了‘麒麟臂’的另外一个涵义。

    如果真的属实的话,那对于倒霉孩子方腊而言,还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只是……麒麟臂?一听便是肢体能力,与我天眼望气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方明自然知道自己刚刚晋升宗师,便开启天眼望气术有多么惊世骇俗,有的老牌宗师,即使进阶了数十年,未开出自己天赋的也大有人在,若告诉别人自己现在就有,岂不是徒惹是非么?

    正因为如此,他一直很小心地保护着自身的秘密,纵使是南宫倾城与方灵月,也只是以为他从典籍上看过,此时想更加了解。

    “如此看来,宗师的能力,实际上也是自身天赋与灵魂的体现……但归根结底,血亲之间总该有些类似,不可能一个是麒麟臂一个是天眼,这完全风马牛不相及!”

    方明摸了摸下巴。

    这进阶宗师便可开启小神通的天赋,似乎也是大乾所独有。

    他自己若不是习练了诸多大乾功法,又精研《坐忘经》,在天龙世界之内也没有这么容易便开启天眼之术。

    “功法?咦……等等?难道……是《坐忘心经》?”

    方明升起一丝狐疑。

    天眼也即心眼,更何况,只是略微尝试,他便知道了自身天眼望气术的恐怖,后面更是有着意犹未尽的感觉。

    如此强大而特殊的能力,甚至便是大乾宗师中也没有几个。

    “如此看来……或许是坐忘经的影响,并且,因为它有缺陷,因此我天眼的能力也非完全?”

    方明想到了一个猜想:“不过,此种天赋能力也与灵魂有关,我灵魂来自前世,现在更受到了演武令影响,也是一大可能!”

    “罢了!总归是件好事,日后只能慢慢摸索其中能力与来源了!”

    ……

    “统领!”

    万仞山城之前,却是有着一个小子已经等了许久,见到方明慢慢踱步上来,眼睛当即大亮:“禀……禀告统领!有人求见!”

    “有人?谁?”

    方明很遗憾地现,自己成名太短,在康州认识的小伙伴一只手都可以数得过来,现在还真有些好奇。

    “是位姓张的公子,一路被追杀而来,徒……属下刚好路过,便救了回来!”

    王动抱拳道。

    “哦?”方明有些诧异地看了王动一眼,却现他双目湛然,手掌有力,竟似已经打通了奇经八脉当中的六道,后天大成的模样!

    “不错,降龙十八掌也练得纯熟,假以时日,任督俱通,后天绝顶,不过也就是几个月的事……”

    精神一一收,王动的所有情形便尽收眼底,令方明不由颌。

    他所收的这半个徒儿,资质之佳,似乎只略逊先天道体半筹,放在大乾中也是被各大门派争抢的瑰宝。

    更令方明欣喜的是,此子实战惊人,成长度飞快,现在居然已经可以与江湖上的好手试招。

    “今日当值的是谁?过来……将事情再说一遍!”

    方明眼光一扫,当即长啸一声,将几个巡逻的大江盟弟子召唤过来。

    “启禀长老……”

    黑衣弟子恭敬行礼,娓娓道来,又有王动在一边补充,方明却是慢慢了解了经过。

    原来今日王动外出,正好遇见一名青年公子被追杀,一路挣扎往万仞山而来,他当即英雄好汉的理想作,上前救命。

    两人一路且战且逃,敌人紧追不舍,到了万仞山城门前,遇见守山弟子之后才悻悻而退。

    “今后小心点,今日若不是对方顾忌你大江盟身份,你小命恐怕不保!”

    方明教训了王动一句,又问道:“那人自称姓张吗?到底是谁?”

    “启禀长老,此人自称青松剑客,说是父亲与您有旧,万望您出手相助!”

    “呦,还真是熟人!”

    方明笑了笑,“好生照顾,清醒过后便带到我的客厅!”

    ……

    “叔父大人!万望救我爹爹一救!”

    没有多久,方明就见到了一瘸一拐,包的仿佛粽子一样的张青松,对方进来之后便猛地磕头,那声‘叔父’更是犹如天雷滚滚。

    “张兄弟请起!叔父之称,乃是何来?我万万担待不起的……”

    方明嘴里说着,手脚不动,张青松却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将自己拉了起来,脸上不由更是拜服:“我家爹爹常说与叔父一见如故,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要我们后辈若是见到了,必须恭谨……”

    “原来是张顶天搞的鬼!”

    方明心里翻了一个白眼,问道:“那贤侄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说来也是好笑。

    曾经的张青松,乃是名动康州的‘青松剑客’,年纪甚至比方明还大点。

    但再次见面之时,方明化身的岳鹏已经可以轻易败他,等到晋升先天之后,这差距更是扩大。

    到了现在,一个是从天堂落到泥地里的贵公子,一个却位高权重,张青松甚至要以‘叔父’相称,大有‘你不答应我就跟你急’的架势,人世间的变化,便是这么莫测。

    “叔父……”

    谁知道方明一问到这个问题,张青松哐当一声,又跪了下去,哭声如杜鹃啼血:“都是……都是侄儿的错,连累父亲受罪,侄儿死不足惜,但请叔父务必看在结义之情的份上,帮我父亲这把!”

    ‘我什么时候与张顶天拜了靶子?’

    方明心里又是吐槽,虽然张顶天很有这个意思,甚至还想拉着他与浮云子结拜,但都被他蒙混了过去。

    不过现在看来,张顶天却是将戏言当真,更是广布出去,大有将生米做成熟饭的意思。

    若是在武侠世界中遇到这种死皮赖脸之辈,方明保管便是一拳捣过去,让对方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但主世界之中,方明到底是混白道的,要讲究些名声吃相,因此当即手一挥,大拍胸脯道:“你有什么冤屈,尽数说来,有叔父为你做主!”

    “多谢叔父!”

    张青松起来,擦拭眼泪,内心却也有些百味杂陈。

    他当然知道自己所作所为,皆是狼狈不堪到了极点,近乎摇尾乞怜。

    但父亲大难临头,整个康州之中便只有方明有这个资格能力去救,却是不得不求,至于些许脸面?那是早就丢到爪哇国去了。

    孝字当头,小小屈辱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看着曾经的少年如此龙蟠虎坐,气派俨然,自己却卡在先天之前,久久不能寸进,当真天壤之别。

    “快说,何事?”

    方明看着似乎怔的张青松,却是不耐烦地问道。

    “只怪侄儿色迷心窍……叔父可还记得上次道左相逢,和我们父子二人一起,被东淫追赶的白雪姑娘?”

    “自然记得!”

    方明颌,他当时便觉得那位白雪颇有些诡异,但没有证据,与这对父子也不过萍水相逢,自然也懒得提点。

    纵使说了,对方也不一定信,又何必自取其辱?

    但张顶天乃是康州十大先天高手之一,胆大心细,至交好友更是不少,居然也会栽在这位白雪姑娘手上,当真是奇哉怪也。

    “叔父容禀,侄儿……”

    张青松讲了一个很老套的故事,无非便是他与白雪一见钟情,中了美人计,栽了。

    而张顶天为了儿子,将自己也陷了进去。

    “白雪以我家新妇之名,潜入赵家宝库,盗走珍宝无数,更有一卷康州大宗师青萍剑客书写的剑经!”

    赵家乃是康州世家之,当今家主‘赵天君’剑法过人,早已是先天之境,方明、岳鹏、贺人龙不出之前,更是隐隐有着康州第一高手之名。

    同为武林世家,赵家与张家的关系原本不错,甚至是通家之好。

    但现在,什么都完了。

    “……为了救我……我父甘愿被赵家软禁,他们限我武林大会之前找出真凶,否则便要将家父带到太平郡,当着康州英雄之面对峙……”

    张青松神色惶然:“若我父亲受此大辱,又无颜再见江湖上的朋友,恐怕……恐怕……”

    “原来如此……”

    方明道:“事情经过,我已经大体知晓,当务之急,却是找到这位白雪姑娘,追回剑经口诀……你知道她在哪里么?”

    “我……”

    张青松面色怔怔,忽然蹲下身子,双手直抓自己的头:“我……我到现在都不知道白雪到底是什么人,只知道她失踪之后,我便遭到了神秘人的追杀,这一切似乎又与魔门有些关系……雪儿,你为什么离开我?”

    看着张青松这样子,方明就知道这青年已经彻底废了,当年的风靡康州的青松剑客,如今却变成了这般模样,倒也可悲可叹。(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