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七十章 宫内
    “这……这是……”

    这一幕幕不仅震惊了玉京百姓,就连甘老头也是半天说不出话来。 [

    “宗门巡查使有报!”

    流云道人却是声如钟玉,半城可闻:“查乾朝皇室不尊天意,阴私窃取国家天数,万民气运为己用,人神共愤!”

    惊天剑宗的剑子同样开口,声音清冷,如九霄寒剑:“此实乃天下之大贼,诏令各宗共灭之!”

    灭?

    几个正道宗门联合,居然便要灭了一朝皇室血脉?

    若在大乾开朝之时,自然是个大笑话,但现在众多大内侍卫却是听得身上簌簌抖。

    围绕着总捕头的电光散开,露出一名紫袍青年,板寸头,丝根根立起,如钢刺一般,一双瞳孔却尽成紫色,带着电光:“若有反抗者,同罪论处!!!”

    “阿弥陀佛!吾等也不想如此,只是大乾太祖血祭立国,后代又不思悔改,犯下诸多过错,我佛慈悲,特来拨乱反正!”

    三名老僧双手合十,声如洪钟,更似狮吼龙吟,带着奇异的感染力量,不少侍卫便抛下了手里的兵器。

    哗啦啦!

    一名名潜伏已久的人影从四面八方浮现出来,或展开轻功,或直接从皇宫正门杀了进去,身上罡气萦绕,刀剑难伤,竟然最起码也是罡气级别的小高手。

    “居然连五宗执法弟子也来了!”

    甘老头骇然道。

    狂风当中,铁喙飞鹤已经降落在皇城,两只精钢一般的爪子伸出,将几名大内侍卫压成了肉糜。

    “我与你几位师叔师伯要去擒杀大龙,你便带着其他人包围皇宫,不要放走一个余孽!”

    流云道人话音犹在,人却仿佛鬼魅般飘出数十丈,来到了正在被天雷宗高手纠缠的总捕头背后,双手如环抱太极,忽然右手探出,飘飘乎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如小鸟扑食般啄到了玉尺上。

    咔嚓!

    但就是这轻飘飘的一手,那总捕头当即色变,玉尺碎成一片片,整个人飞暴退,点点鲜血如梅花洒落,染红了胸前的蟒袍。

    “好一招流云散手!”

    板寸头的年青人笑道:“久闻流云道人乃是天人第一,最为有望破碎之人物,改日自当好好领教,看看是你的‘流云散手’精妙,还是我的‘五雷天刑手’厉害!”

    “自当奉陪!”

    流云道人缓缓回答,那总捕头却是借着这一击之力不断暴退,几个起落便到了皇宫深处。

    外面,一层层大内侍卫组成人墙,舍生忘死地拦住流云等人。

    “快!保护陛下,太子!”

    总捕头一路走一路吐血,更加惊人的是,随着时间过去,他胸口的血梅竟然丝丝变青,连吐出的血都化为了青色。

    “嘿嘿……不愧是青云宗流云,碧血真气?我记下了!”

    “总捕头,统领大人来了!”

    一名大内侍卫还未说完便被柔和的力道退开,一只白皙若玉的手掌,直接印在了总捕头背后。

    “噗!”

    总捕头喉结一动,直接喷出了一口青碧如玉的鲜血。

    啪啦!叮咚!鲜血落地,竟然自动化碧,宛若琉璃翡翠,叮咚有声。

    “呼……多谢啦!陛下呢?”

    总捕头脸色苍白,但嘴角的血却渐渐转为红色。

    “陛下正到紧要关头,有着几位总管守护,命我出来抗敌!”

    新来的大内侍卫统领身着盔甲,眉目如鹰,嘴唇紧抿,脸上满是精悍铁血之气:“此等武者,才是国之大贼,总有一天,我要破山伐派,灭了这些祸乱之源!”

    在他身后,却是数十个身穿黑色与血色盔甲的人影,尽皆双目如刀,仿佛刚刚才从尸山血海中走出。

    “连‘铁卫’与‘血卫’都尽出,看来这次真的是伤筋动骨了……”

    总捕头苦笑一声,又见一道惊天动地的剑气闪过,地上露出深深沟壑,蛛网一般的裂痕蔓延到自己等人面前,脸色当即改为严肃。

    “老伙计,我俩有多少年未曾携手对敌了?”

    总捕头忽然问大内侍卫统领。

    “十七年八个月零五天!”统领的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

    “很好,很好……当年的惊天动地两高手,纵横九州双天人!今日便齐聚了!”

    流云道人抚掌而笑,与惊天剑宗的剑子齐齐扑上,大战一触即,四溢的罡气剑气无坚不摧,在地上留下深深的沟壑。

    四个人打到快处,竟然化为了道道残影,纵使宗师都难分辨。

    战圈不断向皇宫深处转进,更是不知道误伤了多少高手,渐渐的,四人打到了一片巨大的白玉广场之上。

    白玉广场之前,众多金甲卫士密密麻麻围了一圈,守护着最中心的建筑。

    “护驾!”

    金甲卫士高喝一声,举起手中刀剑弓弩,连总捕头与统领都被包围在内。

    “贱人,竟敢擅闯龙廷?”

    一声尖啸从宫殿中传出,声音不男不女,不阴不阳,简直令人一听就要起鸡皮疙瘩。

    而伴随着喝声,一面檀木紫窗碎裂,两道人影一前一后地掠出。

    追在后面的是一个面白无须,容色枯槁的太监,穿着紫袍,服饰甚是华贵,半眯的眼睛里满是戾气。

    被追的则是一名绣衣云鬓、容色秀丽的宫装美妇,此时却是嘴角溢血,显然有伤在身。

    两道身影皆是迅捷如电,满场奔飞,略有不同的是前面女子的步伐飘渺,犹若九天仙女,后面的却是形如鬼魅,带着森森寒气。

    “是水云仙子!”

    流云道人与剑子对视一眼,各出一掌一剑,逼开了敌手,与妇人汇合。

    “怎么样?”

    流云道人一手抵在水云仙子背后,一边问道。

    “不错,人在里面,郭、汪、李、王四个紫袍太监也在!”水云仙子脸上的血色飞快恢复。

    “郭公公!陛下龙体如何?”

    总捕头两个则是迎了上去。

    “哼!尔等有宿卫之责,却让这女子潜入进来,幸好没伤着龙体,这笔帐杂家日后再跟你们算!”

    紫袍太监郭公公捏着兰花指,指了指云水仙子、流云道人、惊天剑子几个,嗓音尖锐:“尔等还不快快束手就擒?若等杂家出手,三阴搜魂手蚀肉销骨之下,滋味儿可不太妙……”

    “好一条大言不惭的老狗!”

    惊天剑宗的剑子杀性最终,手上三尺长剑当即爆出太阳一般的光芒,仿佛奔雷般撞了过去。

    “好!惊天剑宗的惊天剑典!想不到杂家居然还能再与这门剑法交手!”

    郭公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缅怀之色,身形犹如鬼魅般上前,鸡爪一般的右手探出,却是微微放着金芒。

    “嗯?密宗的法王金身?”

    剑子眉头一皱,剑光骤然分化,丝丝缕缕,如春雨般落下。

    “春蚕到死丝方尽!你这招比你师父当年还要炉火纯青!”

    郭公公瞳孔一闪,浮现出丝丝金色,甚至组成了一个个梵文,双手一合,穆然间殷红如血,将剑锋夹住。

    咔嚓!

    一声炸裂响过,两个人身子都是晃了一晃。

    “好,好,好,不愧是当代剑子!”郭公公嘴角溢血,看着自己胸前衣衫上的破孔,冷笑道。

    “你也不差!”

    剑子脸色更冷,如万载寒冰,死死盯着剑身上的两个指印。

    “密宗的法王金身,还有日轮掌,你到底是何人?”

    流云道人喝道,这两项乃是密宗绝学,外人万万难以学去。

    “妾身曾经听说过……五十年前,密宗的一代高僧法印却是被上代皇帝收服,从此甘心屈膝侍奉,甚至自残身体……”

    云水宗的水云仙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失声道。

    “不错,法印师兄,一别五十年,不想竟在今日相会!”

    之前的三名密宗和尚大步走入,面无表情,但却能令人感到已是动了无明业火。

    随着这三人进来,外面喊杀声震天,显然在五宗合力之下,大内侍卫绝非对手,已经被一路杀到了深处。

    “法相、法森、法严……”郭公公阴柔一笑:“原本的法印早已死了,留下的只有我这个残躯而已!”

    “这位法印师兄便由我们截住,几位快快出手,务必不可让大乾国主练成天子龙拳!”

    三名老僧上前,呈现品字形,将郭公公与总捕头,还有侍卫统领包围在内。

    “我们走!”

    流云道人三个对视一眼,都向着大殿扑了过去。

    虽然广场极大,但对于他们这种天人而言,数十丈距离也不过一扑而已。

    嘭!嘭!嘭!

    沿路之上,流云与水云仙子前面的金甲卫士被纷纷弹开,唯独剑子杀性最重,身上剑气勃,出手便不容情,留下一地残肢碎骸。

    “大胆刁民,竟敢犯驾?”

    宫殿正门之前,三个老态龙钟的紫袍太监等在那里,各个都是垂垂老朽,仿佛风一吹便会倒地,但流云道人三个却不敢怠慢。

    “你等退下,让朕来!”

    忽然间,宏大的声音响起,直如九霄宫垂传来的天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

    “遵旨!”三名老太监面露喜色,跪倒在两边。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在众多金甲卫士的跪地之中,大殿中龙吟响彻,如真龙乍现,殿门洞开,一股强绝的拳势炸裂而出!(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