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六十九章 突击
    同样是星空之下。(? (〔网

    距离康州不知道数万数十万里远的大乾腹心之地。

    远古九州!

    相传此乃人族文明的真正源地,当年一代武祖横空出世,创出诸般神功武学,从此开启了武道修炼,带领万千武者不断征服蛮族、异兽,从而将原本的九州扩张到了如今的九十九州!

    不仅如此,相传在远古时代,古人之体质更加强大,甚至一个个出生便是先天道体,单掌阻江,肩扛五岳,不过等闲之事尔。

    当然,这一切纵使在今日的武者看来也太过荒谬,只是在志怪中流传罢了。

    作为大乾的腹心,这远古九州每个都集中了最多的天才武者,最多的武林门派,物产之丰,同样也是冠绝其余九十州,水旱从人,不知饥馑,乃是最为繁华的地域。

    便在这块串联起来,仿佛龙形的九州之地,龙位置,却还有一个最大的核心,便是大乾之帝都——玉京!

    当年大乾太祖横空出世,冠绝当代,一统天下之后,百万之民力,驱使麾下十八个天人高手,移山倒海,鬼斧神工、前后历时二十五载,方才建起玉京都城,此城便是最狭窄的街道也可容纳十八驾马车并行,居民千万,繁华非常,一城之富便可令康州这样的偏僻小州汗颜。

    作为大乾的统治中心,任何在这里出名的武者,名声都将飞快传遍九十九州,乃至四大外域。

    星空灿烂之下,一只双翅展开足有数丈之长的铁喙飞鹤却是飞跃玉龙山,正式来到了大乾玉京的领空范围。

    “壮哉!”

    羽衣玄冠,童颜鹤的流云道人负手而立,宛若高高在上的神祗,俯视着下面的万家灯火。

    “甘师侄,你看这玉京龙盘虎踞,镇压九州龙脉,又汲取外围九十州龙气于一身,成众星拱月之局,也无怪可以压制我等三教五宗百年之久……”

    “当年的大乾太祖也是一代天骄,传闻曾迭逢奇缘,在蛮荒之地找到了当年古天子‘芒’留下的道痕之地,枯坐三十年,终于悟出了无上神功——天子龙拳!从此一不可收拾,最终登临九九之位!”

    水中酒仙甘老头却是抽了抽酒糟鼻,颇有些感慨地道。

    “不错,芒乃上古天子,更是武祖之徒,因此大乾太祖可谓乃是武祖的隔代传人!”

    流云道人却又是说出了一段隐秘:“我宗典籍有载,天子龙拳威能玄奥莫测,以苍生气运,天意龙脉为基,非人主不可习,气运越隆者,获益越多……当年我正道只顾与魔门交战,等到那位呈现席卷之态时,却已经势大难制,彼时大乾太祖坐拥四十余州之地,远古九州占去其五,大势已成,得天意龙脉加持,气运之隆,无与伦比,现真龙之姿!天子龙拳挥到极致,威能毁天灭地,纵使破碎虚空之上的老祖联手也难以匹敌!”

    “不过自古人心不足……你看……”

    流云道人向着玉京一指:“大乾太祖开了新朝,却妄想能够千秋万载,统治永固,又民力百万,以天人强者为辅,强行更改地脉龙气走向,建立玉京镇压气运,要他家天下永远流传下去,玉京建成之日,甚至不惜杀百万性命血祭,又赔了十八个天人的性命,最终又能如何?嘿嘿……”

    “什么?”

    甘老头此时再往下看,只觉玉京之中,却是有着一股说不出的森寒之意:“难道……”

    “不错!整座玉京之下,便埋了当年的百万民夫,还有大乾太祖麾下最忠心得力的十八路将领!”

    流云冷笑:“此人手下的天枫真人司马承祯,乃是当年的一代奇才,于风水玄学方明更有建树,欲以血祭之力,还有猛将英灵强行逆天,可惜天意如刀,最终作茧自缚……”

    “司马承祯,玄真道始祖?难道我们此次灭了玄真道,便是此故?”

    甘老头一怔。

    “非也!这其中内情,你不必知晓,只需要知道,如若事成,对你我大有好处便是……”

    流云道人神秘一笑。

    铁喙飞鹤长鸣,清吟只动九霄,飞快地越过了近百丈高的城墙,向玉京最中心的皇城冲去。

    “大胆刁民,竟敢擅闯玉京,还想冒犯皇城?”

    皇宫,城墙垛口之上,一名身穿蟒袍,脚踏登云靴,头戴玉冠的中年人怒道:“方向丙子,放箭!”

    咻!

    一个个龙精虎猛的大内侍卫身手矫健地到了位置,合力搬开一座巨大的弩机,粗大如儿童手臂的弓弦拉成了满月,忽然一声大响,直如旱地惊雷,霹雳弦惊。

    “不错不错……大乾皇室享国数百年,还是有着不少积累的,这‘九霄紫雷神火箭’以玄铁乌金为材,又渗以紫雷硝火,再用深海蛟龙筋制造的弩机出,便是宗师被擦到了也要重创!”

    流云道人淡笑一声,右手往下一探,云淡风轻。

    “吼吼……”

    龙吟之中,云层席卷,化为巨大的漩涡,探出一只龙爪,向九霄紫雷神火箭抓摄而去。

    当初一击而镇压慕容宗师的云龙探爪再现!

    轰隆!

    云雾凝聚的白色龙爪与紫色的箭矢相撞,在半空中炸开,外放紫色的迷离光晕。

    强大的气流呼啸,冲击得铁喙飞鹤也是一阵不稳。

    甘老头向下一望,只见在抓毁九霄紫雷神火箭之后,原本的龙爪也是残破不堪,化为一丝丝云雾散去。

    “果然是青云宗的贼子!再上!”

    蟒袍中年一挥手,九架一模一样的弩箭展露出狰狞大口,对着半空。

    “青云宗流云,你冒犯宫闱,乃是谋逆大罪,当杀九族!”

    中年人开口,声震九霄,竟似一瞬间传遍整个玉京,这份武道修为,令甘老头也只能甘拜下风。

    “若只是贫道一人前来,恐怕就连总捕头这关都过不了……”

    流云道人平淡叙述,声音却也丝丝缕缕地从半空中传递下来,清晰无比:“可惜……此乃我三教五宗一致决议,你又能挡得了几个?”

    “不可能!”

    中年人后退数步,额头冷汗却是簌簌而下,知道对方所言不虚。

    “几位还不出手,难道要我青云宗独自犯险么?”

    流云道人微微一笑。

    “此言不错!”

    咻!

    一道剑光亮起,刹那间便直上九霄,声势惊天动地。

    皇城之前,能并排行驶十数辆马车的康庄大道上,一名持剑身影缓缓走来,周围的大内侍卫还未靠近十丈便纷纷被惊人的剑气四分五裂,血流满地。

    “惊天剑宗!当代剑子?”

    总捕头瞳孔紧缩:“不好,保护……”

    呲啦!

    原本冲天而起的剑光仿佛天柱崩塌般砸落下来,万千剑气汇聚成了浩荡星河,更带着无匹的剑意!瞬间闪了九闪。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爆炸响起,原本的皇城之上,九座弩机之地已经化为了血肉地狱,这些保护弩机的大内高手,起码也是先天等阶,更有不少罡气强者,便连宗师都有数位,但在这宛若灭世一般的剑气之前,竟然毫无反抗之力,被纷纷碎尸万段。

    “不愧当代剑子,杀性果然最重!”

    总捕头目眦欲裂,自腰间抽出一柄翠绿欲滴的玉尺:“尽忠报国,便在此时!嗯?”

    正当这总捕头打算挡下惊天剑宗剑子的时候,却是忽然心里警意大作,手里的玉尺化作漫天莲花,在周身三丈之内盛开。

    呲啦!

    几乎是在莲花盛开的瞬间,一只粗大而厚实,带着丝丝电光的手掌,便印到了花瓣之上。

    轰隆!

    总捕头身形暴退,撞入一间阁楼之中,砖瓦飞溅。

    “天雷宗的天雷步!果然奇无双,如电光石火!”

    三名披着大红袈裟,身上外放金光,犹如罗汉金身的老僧走到皇城门下,看着一路直上的一排漆黑脚印,不由赞道。

    噼里啪啦!

    就在说话间,一**的大内侍卫围杀而上,其中不乏先天罡气级的好手,只是无论什么刀枪剑戟,剧毒暗器,又或者邪功妙法,都最多只能在这三个老僧身上留下白点。

    “喝!”

    三个老僧骨瘦如柴,但神力惊人,一起来到城门下,左肩微沉,一起喝,竟然将不知道多少斤重,更是纯钢所铸的巨闸抬起,又是一抛。

    哗啦!

    巨门仿佛从绝巅滚落下来的石块般碾去,大量惨叫过后,留下一片血泥满地。

    “阿弥陀佛……国主执迷不悟,我等也只好施展降魔手段,今日血煞连绵,种祸不小!”

    年纪最大的老僧双手合十,做悲天悯人之色,只是杀起人来丝毫不慢。

    “青云宗、惊天剑宗、天雷宗、密宗的人都来了……云水宗呢?”

    总捕头手上玉尺连连挥出,招式曼妙无方,化作重重光幕,却仍自摆脱不了旁边萦绕的一抹电光。

    这道光影实在太快,甚至交战了这么久,就连相貌都没露出一次。

    “云在青天水在湖……多谢大人记挂小妹,只是小妹不擅力战,先行一步,还望见谅……”

    温柔的女声传来,更加惊骇的却是饶过了重重大内侍卫的阻隔,神不知鬼不觉地突入了皇宫之内。

    总捕头顿时面露绝望之色……(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