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六十七章 出关
    吼声连连,撕心裂肺,摄人心魄。? (?([[

    金毛狻乃是上古异兽,形似狮虎,剑牙外突,通体金毛,在阳光下灿灿生光。

    此只金毛狻虽然出自云海玉弓缘世界,但得了大机缘,跟随方明来到大乾,不仅日夜吞吐天地元气,方明更是土财主,直接高价收购狮虎之肉喂食,长得飞快,此时已经和豹子一般大,载着小慕容毫不费力,仍自行走如风。

    “明哥哥!”

    小慕容穿着月白襦裙,一蹦一跳地从金毛狻上下来,拉着方明的大手,两只亮晶晶的眼睛里面满是喜悦。

    “小慕容最近乖不乖啊……”

    方明笑眯眯地摸了摸小慕容的脑袋。

    “嗯,小慕容很乖呢,每天都有好好练功……”

    她终究是个聪明的孩子,见到旁边还有一个外人在场,当即不再说下去。

    否则,若是突然迸出一个‘玄真经’、‘倾城师姐’什么的,还真有些麻烦。

    便是为了这个,方明将她周围的仆妇杂役都换了一圈,接替者全部都是从深山中刚刚走出,保证连三教五宗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农夫农妇。

    “老夫先告辞了!”

    岳云也有些吃不准方明与这小女孩的关系,只知道少主对她极是宠溺,当即躬身告退。

    “明哥哥!明哥哥!明天,明天诶!”

    等到岳云的身影消失,小慕容当即抓住了方明的手使劲摇晃,脸上带着期待的笑容:“明天倾城姐姐就出关了!小慕容每天都有数的,到了明天就满百日了!”

    “嗯!”

    方明也想到了当初那个白衣胜雪,一剑倾城的少女身影。

    一别百日,他已进阶宗师,窥得造化之道,对方是否又从天人强者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

    山路崎岖,幽静森寒。

    方明轻装简从,旁边只带了一个小慕容,还有一头金毛狻,沿着路径蜿蜒而上。

    只是,越临近之后,小慕容脸上却显得越加踌躇,甚至蹲在路边,开始漫无目的地拔着青草。

    “不要怕!你倾城姐姐一定没事的!”

    方明搂着小慕容的肩膀,柔声安慰道。

    “但……但万一姐姐也像娘亲那样走了,怎么办?”小慕容眼睛通红,大滴大滴的眼泪如断线珍珠般滑落。

    “走吧!”

    方明此时却有一种奇异的感觉,那个剑心如万载寒冰的女剑手,必不会如此轻易地陨落。

    当即抱了小慕容,施展开轻功,若凭虚御风般翱翔九天,几个起落间便到了南宫倾城闭死关的石室之前。

    门户紧闭,外围落下一片灰尘。

    “倾城姐姐……”小慕容以为佳人幽闭,化为枯骨,天人永隔,当即又哇哇大哭。

    “小慕容,这次你却猜错了!”

    方明却是轻叩眉心,一丝精神异力飞快探查而出,没入石室之内。

    黑暗……死寂……

    原本仿佛空无一人,毫无生命特征存在的石室之内,忽然绽放出一点白色的光华!

    咻咻!

    剑气寒霜!愈演愈烈,却是被这丝探查惊动,化为了惊天的龙吟。

    咔嚓!咔嚓!

    原本的石门四分五裂,露出密密麻麻的龟裂纹,仿佛正在被攻城锤大力撞击击一般。

    咻!咻!咻!

    点点光华四散,石门仿佛决口堤坝一般炸开,万千剑气,如银河倒悬,飞流直下,势若千钧!

    不!这已经不是剑气了,而是……剑罡!!!

    凝练至极的无匹剑罡仿佛匹练,所过之处霜寒凝结,竟似以一己之力,将周围拉入了腊九寒冬,冰封三尺!

    “一剑光寒十九州!恭喜师姐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方明将小慕容拉到身后,右手屈指一弹,呲啦,一道弹指剑罡飞出,在半空中又骤然化开,一分为四,四分为八,丝丝缕缕的剑气竟似组成了一门八卦剑阵,没入天河一般的凝霜剑罡当中。

    与这浩瀚的剑河冰霜相比,方明只是弹出一缕剑气,丝毫不起眼,宛若蚂蚁与大象,但就是这一缕剑气分化的八道剑丝,没入霜河之后却是令整个剑河的攻势一顿,仿佛钱塘巨潮拍上了万载不动的礁石。

    呲啦!呲啦!

    一道寒冰剑罡散开,继而仿佛引了连锁反应,整道天河都崩解碎裂,露出一名衣冠胜雪的女剑手身影。

    “你……你是方明?怎么可能?”

    南宫倾城失声道:“你……你竟已进阶宗师?”

    宗师非是力量的越,而是绝对的掌控,一分力量便可挥一百分,甚至一千分的效果!因此纵使南宫倾城全力而,在方明的一丝弹指剑罡之下,照样溃不成军,若非方明手下留情,三招两式便可取了性命。

    “倾城姐姐……”

    方明还未回答,小慕容已经扑入了南宫倾城怀内:“呜呜……小慕容好想你……呜呜……”

    ……

    篝火冉冉,上面烤着的野鸡肉已经变成金黄色,油脂滋滋滴落,散着诱人的香味,勾人馋涎。

    吃饱喝足之后,小慕容靠着金毛狻,却是已经沉沉睡去。

    南宫倾城背靠青石,长剑横放于膝,双眼却是盯着此时还在拨弄篝火的方明,她到此时仍自不能相信方明已经进阶宗师!但此时方明给她的感觉,却是与她师尊的一模一样,令她不能不信。

    但这又怎么可能?

    作为曾经的大派真传,南宫倾城自然知道晋升宗师的难度。

    整个玄真道之中,真传数百,长老数十,又有神功秘典,无数前人的经验指路,倾尽资源培养,到了灭门之时,宗师也不过三指之数,还是连她师尊慕容秀都算上!

    便是慕容秀,之前也不过罡气长老,只是遭逢大变,高压之下,厚积薄,终于突破!

    但方明?他才几岁?

    南宫倾城恍然间,只觉得当初自己‘捡到’对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怎么那时候连一个朝廷捕快都收拾不下的少年,现在就变成宗师了?

    她甚至还有些恍惚,以为自己闭关太久,或许一眨眼便过了百年!

    “好了,师姐斩落心中浮尘,从此未来一片坦途,真是可喜可贺!”

    方明盘膝坐到南宫倾城身边,淡笑道。

    能以先天武者之身,摆脱天人级别的心灵影响,纵使是对方无意间为之,南宫倾城此举说出去也是震动天下的奇事!

    更何况,她一番心灵交战,终于斩落当年阴影,心灵便相当于千锤百炼一般,对今后武道大有好处,突破宗师至少比常人多两成指望!

    若是玄真道还在,保管立即将她当作掌门弟子培养,各种资源不要命地倾斜。

    “不过侥幸抹除阴影,与师弟的成就相比,又算得了什么呢?”南宫倾城嘴角却是带着一丝苦笑。

    顿了顿,又道:“你现在武功自成一路,别说是我,纵使我们师尊,也没有可以继续教导你的东西了,这师姐之名……”

    “当年传道之恩,未敢或忘!当年师姐救我出水火,又倾囊相授,玄真道我是诚心拜入的。”

    方明却是打断了南宫倾城接下来的话语,毕竟,他学了坐忘经与玄真经,便是货真价实的玄真道弟子,青云宗现之后赖都赖不了,还不如光棍点。

    “如此甚好!”南宫倾城颇为欣慰。

    方明却是目光一闪:“我道的《坐忘心经》,是否有着缺损?”

    “不错!看来你已经将坐忘经修到了简事第四之境的巅峰,却无法突破真观第五的境界……”

    南宫倾城道:“师尊在还真观之时曾经跟我说过,当年我道祖师司马真人学究天人,流传的经典虽多,但真正的衣钵,还是坐忘与玄真二经!可惜坐忘经太过艰难晦涩,非大智慧、大机缘之人,又历经世间百态,不得成就,因此才将前四章广布,任凭门人习之……”

    方明微微点头,这与他推测的非常相似。

    “师尊有言,《坐忘心经》虽凡脱俗,但却非杀伐之道,越到后面越是艰难晦涩,她纵使身怀其后几章功法,又进阶宗师,却还是无法突破真观第五之境……”

    南宫倾城说到这里有些惋惜:“真观第五,乃是趋吉避凶的无上之道,若我师尊能突破,便可提前感应到危机,秋风未动而蝉先觉,提前布置躲避,或许便可免了上次之厄……”

    “至诚之道,可以前知!”

    方明颌,南宫倾城的论述,与他之前对此境界的推断一模一样,更是知道慕容秀宗师便有坐忘经后几层的口诀,心里就是一喜。

    “师弟……”

    南宫倾城脸上一阵踌躇,才咬牙道:“你绝世之资,乃是我道日后兴复的关键,千万不要以身犯险!”

    她似是看出了方明的打算,又说着:“根据师尊的推测,还有一些传言,青云宗之所以灭我玄真道,或许便是为了《坐忘心经》最后的奥秘!”

    “奥秘?”

    方明悚然而惊:“不错,坐忘经如此玄奥,第五重便可预知福祸,威能无穷,神鬼莫测,实在不逊色于玄真经等奇功绝艺榜神功,甚至还要大大出,那后面的两层,又该有着怎样的奥秘?”(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