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六十三章 二婚
    佃户就是佃户!

    或许方明一把火烧了少林能将他们以往欠债一笔勾销,但也绝对逍遥不了多久。(〈?网[

    纵使少林寺不重建,也还有官府呢!

    这些佃户未来的主人不是其它大地主,便是官府,再或者是数十年后朝廷封的少林方丈,除此之外,能真正抓住机遇,摆脱自身命运的人,还是太少太少。

    “段小子,我看你感慨很深呐!”

    天山童姥人比花娇,骑着白马,并行在方明身边。

    “没什么……只是想着如何为这天下苍生万民谋福祉,有些感慨罢了!”

    童姥笑嘻嘻地摇头,满脸都是‘我不信’之色,显然对方明的秉性清楚无比。

    “哈哈……好吧,实际上,是我大理即将入主中原,在想着日后的治理……但现在看来,此辈愚钝,畏威而不怀德,实在是好,太好了啊!”

    方明扬鞭剑指,哈哈大笑。

    民心易变!这是方明数次轮回才掌握到真理,面对百姓黔,纵使每天施以恩惠也没用!甚至,一旦消减,却会遭到怨恨。

    也正因为如此,王安石的变法才会失败。

    一句‘君与士大夫共治天下,而非与民治天下。’便可以为这次改革,乃至古代所有的失败改革做注脚。

    与收买士大夫阶层相比,收买民心的代价实在太高,也太沉重了。

    而只要与掌握天下舆论的士人联手,便可以轻易操纵民心舆论,从而形成所谓的‘大势’!

    正是因为见到了这点,方明才觉得很开怀。

    大理国小民贫,若是真的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那也便趁早绝了争霸天下的心思才好。

    但现在,只要用皮鞭与砍刀,再加个科举、蒙荫之类的特权,便可软硬兼施,将士人阶层收服,从而整治出一百种大理代宋的‘天命论’来。

    古代帝王豪杰一直在争夺的所谓‘民心’,其实全是地主豪强,与读书士子的‘民心’,与佃户黔没有半点关系,这说起来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怎么样?童姥可愿为我完成这大业?”

    方明问道:“朕混元宇内之后,欲重建太学,增添诸子百家,墨工杂技,逍遥祖师留下的道统,日后未必不能成为道家显学!”

    “显学?”

    童姥诧异地看了方明一眼,这已经是要打击汉代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现状的大变革!论起震动,丝毫不会比改天换地小。

    “恐怕,也只有这样的男人,才能将此种难事推行下去吧!”

    童姥看着此时的方明,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了这个想法,但她只是唯一踌躇,又很快摇头:“姥姥已经没有几年好活了,我苏师侄与那几个不成器的徒子徒孙,也差不多足够你使用……等到明年,姥姥自会将灵鹫宫中珍藏的医药星卜、农家墨者的典籍给你送来……”

    “多谢!”

    灵鹫宫中藏书甚丰,于医道上更是卓有建树,在天龙末尾,虚竹一个原本懵懵懂懂的和尚,翻了几天书便可给阿紫做换眼手术,便可见一斑,这已经是越时代的壮举!

    方明日后要建立的中央太学与国家图书馆,有了这些珍藏之后,方才像点样子。

    ……

    时入冬至,北风朔寒。

    与冰寒一起的,还有铺天盖地的战火!

    大理、西夏、吐蕃三国联手、悍然入侵大宋,方腊在皖、浙等地的声势也是越浩大,令北宋朝廷焦头烂额,疲于奔命。

    而北方,耶律洪基与叔叔耶律重元也是缠斗未已,远远未到分出胜负的一天。

    偏偏在这个时候,长白山女真人又跳出来,在领完颜阿骨打的带领下奋起反抗辽国统治,带动了一波其余小族,北方局势顿时一片糜烂,在某个幕后黑手的推动下,更是向着无尽的深渊滑落。

    中原大地战火频频,北方泥沼深陷,一时间,整个天下,几乎没有一处不在打仗的。

    冬风愈凉,天地肃杀,竟似以众生万物为刍狗,无情而至情!

    一片乱象之中,唯独大理城却是温暖如春。

    此时百姓张灯结彩,俱是欢庆皇子段誉与西夏文仪公主的大婚!

    方明一回来之后,便赶着为儿女办了两场婚事。

    一场是段誉与李清露,还有一场便是萧峰与阿朱!

    萧远山当初被方明捡了回来之后,不知道被深深打击了还是被方明种下心灵之种,此时表面上已经认清现实,不仅自己与萧峰相认,更是将妻子也从大辽搬了过来。

    萧峰乃是重情重义的好汉子。

    面对有着抚养、传道、授业大恩的方明,也实在起不了什么二心。

    更何况,方明现在还是他老丈人,就算方明手无缚鸡之力,萧峰只怕也动不了手。

    不仅动不了手,甚至还不允许其它人对方明有一指的加害。

    没办法,君子可欺之以方,萧峰便是这样的人!

    ……

    皇宫之内,繁华落尽,杯盘狼藉。

    作为此次的主角之一,萧峰纵使天生海量,千杯不醉,也照样被一**的文武百官大军放倒,由阿朱扶着入洞房歇息。

    背后还跟着一个不断咬着衣角的阿紫,小脸上哀怨无限。

    段誉却没有这么幸运,还未入洞房便被方明叫到了御花园训话。

    “萧大哥竟然醉了,真是不可思议!”段誉穿着吉服,脸上微带红晕,显然对新娘子极是满意。

    “这个自然,他们不敢灌你这个太子,但灌萧峰那个驸马,还是有胆量的,更何况……酒不醉人,人自醉么……”

    方明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太子?”

    段誉当即跪下,心里一片混沌,只知道说:“儿臣德才浅薄……怕不能服众……”

    本来大理的太子便非同小可,更何况此时的大理不止在西边南边开疆千里,最近在中原也是连战连捷,日后到底如何,当真不可限量!

    未来的九五至尊之位砸下来,任凭段誉已经历练了不少,此时头脑也有些晕。

    “我几个儿子之中,唯有你身份最贵,年纪最长,国有长君,天下之幸也,你也不必推辞了!”

    方明当然不止段誉一个儿子,除了恶趣味地凑齐了段正淳的‘标配’之外,他权威日重,后宫中的美人数目也在不断增加。

    有的乃是见猎心喜,有的乃是政治联姻,纯为安抚。

    但要论才能武功,身份后台,还是长子最为合适。

    此时的段誉却是被吓得脸色惨白,赶忙磕头道:“父皇春秋鼎盛,万万不可说这话!”

    “有备无患么!”

    方明看着手足无措,吓得汗出如浆的段誉,心知这小子误会了,当即哈哈笑道。

    以他的武功,宗师金身,寿元起码还有着一百五十年!这还是在天龙世界!若是在天地元气更为充沛的大乾世界,那或许有着两百至三百的寿数,但他总不可能一辈子都留在天龙世界吧?

    毕竟,他的征途一直是大乾世界,还有那无尽的武道之海!

    “你大婚之喜,说这些也着实煞风景,起来吧!”

    段誉又再三谢罪,才敢站起,没办法,帝皇之家,必得如此,否则日后祸福难测。

    “唉……现在大理处处缺人手,便是峰儿,三日之后也得奔赴大宋前线!至于你,我想让你任钦差,替我巡视交趾,蒲甘!你心里有何章程?”

    段誉想了想,道:“蛮夷之地,儿臣当力行教化,传以诗书,以礼服之……”

    “若不服呢?”方明眸光闪动。

    “以兵威之!”段誉毫不犹豫地脱口。

    “这思路大体不错……”方明颌,以示嘉许:“这种征服之地,再次用武力打开局面乃是下下之策,我已经派出天龙寺高僧到各地传教,瓦解对方心志,等你去了之后,便可搞你那一套了,只是记住,礼仪诗书尽可教授,但各种墨工技艺,还有富国强兵之法,却是万万泄漏不得……”

    “我们的整体目标,便是让这两地的人为大理种植粮米,为我们开采矿藏,乃至为我们去打仗送死,我日前已经下诏,命这两国抽精壮十万,组建仆从军,为我前驱!”

    历来,除了军事上的亡国灭种之外,文化上的亡国灭种同样厉害。

    方明至此,便是要将这两个殖民地的每一分利益都榨干。

    “只是……”段誉脸有迟疑。

    “只是如此一来,民怨必重,不然我封那交趾、蒲甘王做什么?自然是要拿来做挡箭牌的!”

    方明冷冷一笑:“以这两地供养我大理之民,则可轻徭薄赋,四海升平,而等到数十上百年过去,这两地百姓说我国之语,用我国之字,尽忘故国之学,彻底被转化之后,是一旨加恩,晋升为我国之民,还是以之为基,再向四面扩张,自然悉听尊便了,这是日后数十年不变之国策,你仔细记着,此次两地之行,便先揣摩揣摩吧!”

    剥削万国以奉养自身,才是真正的强国之道。

    方明自后世而来,自然也想再现某日不落与白头鹰的盛景。

    而这帝王之学,却仿佛令段誉眼前打开了一片新天地,连与新娘子亲热都被放到了脑后……(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