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寂灭(900加)
    少林群僧见方明要施展真功夫,还以为是什么惊天动地的神功,却料想不到,竟然是少林最普通,连杂事僧都可以练来打熬筋骨气力的少林长拳!

    “闯少林三十三路长拳!”

    方明摆出拳架,心神却仿佛回到了鹿鼎记的世界,在那里的少林寺当中,他学的第一套拳脚武功便是这少林长拳!

    “缘生缘灭,自此而始,自此而终!”

    方明当初选择少林寺,除了传承有序,武学丰富之外,最后的一个目标,便是天龙扫地僧!

    他以少林武学起家,练到大成之后,最好的参照物便是面前的扫地僧!

    对方乃是金系佛门武学的最高成就者,对自己的少林功夫必然大有助益。

    当时若选择其它门派,可没有这么好的宗师让自己练手了。

    “施主竟然精擅本寺禅功!”扫地僧脸上一奇,他能看出鸠摩智、萧远山、慕容博等强练七十二绝技,但方明武功太高,若不故意表露,他却是瞧不出。

    扫地僧脸上一奇之后复又叹息:“以一身兼易筋经并七十二绝技,纵使佛子也不过如此,居士既然与我佛有缘,又何必灭佛?”

    “我身即佛,其余一切,不过邪魔外道尔!”

    ≦≧长≦≧风≦≧文≦≧学,ww☆w.c≤fwx.≤t

    方明大笑说着离经叛道的话语,穆然一拳击出,拳风笼罩之下,空气都似乎被压成了琉璃,仿佛炮弹般砸出,天地间更是轰然大响,仿佛晴天霹雳。

    扫地僧双手画圆,面对方明比之前一千剑都更加可怕的一拳,他不敢丝毫怠慢,身上更是隐隐外放金光,金刚不坏神功全力而发。

    轰隆!

    拳掌交接,蓦然又是一声巨响,扫地僧化作黑影砸入少林禅院之内,在墙壁上破开一个大洞。

    “再来!”

    方明脚下如风,一闪便来到少林古刹的墙壁边上,又是一掌!

    “大金刚掌力!”

    群僧尖叫声中,原本的数丈墙壁轰然倒塌,砖石飞溅,化作漫天暗器向扫地僧砸去。

    扫地僧高宣佛号,一退再退,方明却是得理不饶人,拳掌腿齐发,七十二绝技源源不断地施展了出来。

    龙爪手、大摔碑手、般若掌、千手如来法、铁指禅、如影随形腿、无相劫指……

    少林玄字辈高僧与鸠摩智几个自然也练过七十二绝技,但此时见方明施展出来的招式不仅更为精妙,每一招每一式更携带着石破天惊之力,脸上均是骇然。

    轰然大响中,方明已经与扫地僧打塌一间又一间禅院,令少林僧众抱头鼠窜躲避,最后更是打到了大雄宝殿之上。

    此乃少林正殿,更供奉着三世佛祖,宝相庄严。

    “再接我这招!”

    方明以易筋经统摄七十二绝技,此时信手拈来,又有扫地僧为参照,实在已经臻至历代僧侣的最高峰。

    放声长笑声中,蓦然来到三个佛像之后,运掌拍出。

    “磨盘一式大摔碑!”

    轰隆隆!

    东边的药师佛与西边的阿弥陀佛佛像当即从莲座之上飞起,仿佛两座小山般朝扫地僧压下。

    “不可妄动我佛法体!”

    扫地僧大惊失色之下,左右一掌,臂骨传出骨裂之声,两尊佛像却平平飞出,撞塌两面墙壁。

    “不错,再接我这一腿!”

    三世佛已去其二,方明身影连闪,又是飞起一脚,大雄宝殿正中心,也是最大的中央释迦摩尼佛像当即也如天柱崩塌般倒了下来。

    扫地僧双手撑天,仿佛托塔天王般将佛像顶住,脚下却是深深凹陷入地底,土层直接埋到了膝盖之上。

    哗啦!

    方明又是一脚飞出,虚空中竟似闪过半月状的光芒。

    呜呜……

    大雄宝殿内仿佛响起阵阵鬼哭,方明脚尖刀气咆哮,一刀斩出,宛若地狱临凡,恶鬼索命!

    哗啦!

    释迦牟尼的佛像从中间裂开,现出扫地僧的身影。

    “好厉害的刀法,施主竟然能将如此可怖的魔刀慑伏,化入如影随形腿法之中,老僧佩服!”

    扫地僧平静道,双手结莲花宝印,盘膝跌坐,眉心忽然裂开,竟然已经气绝!

    眉心祖窍乃是真如本性所居,一旦碎裂,便是宗师也要魂飞魄散,再无侥幸之理。

    “大师一路好走!”

    扫地僧身前已臻至宗师之境,此时纵使气绝,躯体仍自栩栩如生,面色红润,与生人无异。

    “罗汉金身!”

    方明看到这幕,却是一点也奇怪,扫地僧早已将佛门禅功练到极致,金刚不坏,水火不侵,纵使放上一百年,也是非金非玉、非木非石之相,披上件袈裟就有资格被后世供奉为佛陀金身的存在!

    黄易世界当中,广成子于战神殿内证破碎金刚而去,金身千年不朽,翻云覆雨世界当中,魔师庞斑之师蒙赤行坐化后肉身不腐,非得庞斑用窑窖火苦炼数日数夜方才化为灰烬,有如神迹,也因此激发了庞斑前进的无上目标与动力!

    此时的扫地僧金躯,纵使比不上前面两人,也绝对相差不远。

    若非方明宗师之后万劫刀大成,又融汇自身武功,发出一记超越境界的如影随形万劫刀来,要击败甚至杀了对方,恐怕也不会这么简单。

    “啊!大雄宝殿,三世佛祖!”

    玄慈与天山童姥等人赶来,看着这幕,当真是傻了眼。

    “神僧!”

    虚竹看到扫地僧盘膝而坐,却是拉着玄慈的衣袖,抽泣道:“他……他死了……”

    “阿弥陀佛,这位无名神僧乃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有大功果,为大罗汉、大菩萨,享无边清福,痴儿何必落泪!”

    玄慈万念俱灰之下,反而颇有些大彻大悟的味道。

    其它少林玄字辈高僧觉悟没他这么高,见最后的希望也这么逝去,当真是如丧考妣。

    “段施主!”

    玄慈望向方明:“二十五年前一场误会,时至今日,已经牵连甚重,死伤狼藉,老衲罪孽深重,还望速速动手……”

    “玄慈大和尚,我想你搞错了一件事!”

    方明撇了撇嘴:“本人此次前来少林,无非便是想见见这位大师,以武会友!谁知你们一个个杯弓蛇影,搞出这么大阵势,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陪你们玩玩了!”

    “什么?”

    群僧均是相顾愕然,更带着懊恼、后悔之色,形形种种,不一而足。

    原来当初方明让段誉送信,上面写着拜会少林圣僧,领教武功云云,他们都以为说得乃是少林玄字辈的高僧,怎么也想不到方明真正要见的,不过藏经阁内的一个老和尚而已。

    自此如惊弓之鸟,广邀外援,才惹下今天的事来。

    “若非诸位找了这么多人拦路,本人实际上也准备独上少林,论完武便走的……”

    方明淡淡说着,却令少林僧众几欲吐血!

    毕竟,前面死伤的豪杰好汉,还有打成废墟的少林禅院,可还在历历在目呢!

    “阿弥陀佛,原来如此!”

    玄慈立即便信了,因为此时对方占尽优势,实在犯不着欺骗他们。

    “老衲血孽又深一层,实在是无言去见诸位高义!”

    玄慈两行清泪缓缓而下,旁边死伤狼藉的中原好汉心里却满不是味儿,心想我们以为中原武林危在旦夕,才锐身赴难,谁知道最后竟然是天大误会,白白给你们少林挡灾,这玩笑可开得太大了。

    实际上,这事方明也有责任,若非他刻意误导,让玄慈以为他是报仇兼灭佛而来,也搞不到这么大的阵仗。

    “老衲任凭施主千刀万剐,绝无怨言,还望施主放过合寺僧众与武林诸侠!”

    玄慈当即恳求道。

    “晚了!”

    方明摇摇头:“我做事以形不以心,既然你已经做下了事实,无论内心愿不愿意,少林寺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我看这寺庙,日后也不必存在了……”

    ……

    熊熊!

    少室山下,见着那橘红色的火焰升腾,还有建筑不断倒塌的轰隆声,幸存的僧侣不由泪流满面。

    其余缺胳膊少腿的中原群雄则是灰头土脸,一路沉默寡言,到了山下也不与少林僧打个招呼,径自形色匆匆地走了。

    实在是不匆忙不行,方明已经给中原武林下了最后通牒,若不早早投靠,便要一家家灭过去,这些豪雄家业不小,自然要回去准备。

    “好一场大火,真是落个白茫茫真干净!”

    方明骑着高头大马,遥望两边的田垄村寨。

    有些奇怪的是,这些农家见到少室山大火,只有寥寥几人赶去,其余村民却是自顾自地冷眼旁观,甚至颇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看到方明这大队凶狠很的人马走过,更是吓得立即缩回家中,躲在门内簌簌发抖。

    “原来如此,少林的佃户么?”

    少林寺乃是附近最大的地主,几乎整个少室山下的农户都是它的佃户,不然你以为凭着区区几个菜园子,便能养得起全寺上千个脱产僧人么?

    “只是可惜,你们想得太美好了!”

    对这些平民百姓的想法,方明却是清楚无比:“以为少林寺没了,以往的欠债都可一笔勾销,甚至将寺产转为私产?太天真了!!!就算地契债条都烧完了,还有官府呢!”(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