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五十九章 八卦阵(800加)
    群僧注视之下,自然也吸引了其它武林群豪的目光。[    〉

    那少年僧或许是第一次被如此多目光注视,啊的一声,脸红过耳,颇为手足无措的样子。

    万众瞩目的这僧人看似二十岁年纪,浓眉大眼,一个大大的鼻子扁平下塌,容貌颇为丑陋,僧袍浆洗得边角白,却甚是干净。

    少林僧都认得,此僧乃是服侍玄慈的虚字辈和尚,名为‘虚竹’。

    若说有哪个和尚最符合天山童姥所说,那自然非这个虚竹莫属。

    有的僧人心里便想:“不错,不错,这个虚竹根器甚钝,却颇得方丈青眼,当年受戒后便提拔到方丈精舍,日夜相对,果然是父子情深!”

    本来玄慈为人温和敦厚,对每个少林和尚都是一般的亲切,但此时少林僧,特别是那些慧、虚排行的小辈戴着有色眼睛重看,便觉得方丈对一个虚字辈小僧颇有提拔之意,更是连连青眼有加,果然与别人大是不同。

    至于玄字辈高僧,却大多不信,对天山童姥怒目而视。

    “看来这些个小和尚还不信!”

    天山童姥拍拍手,当即就有几个灵鹫宫部众将一名四十左右的妇人压了上来,这妇人面色惊惶,容貌甚美,玄慈见到之后却是全身一震。

    “嘿嘿……这女人舍不得你,先将儿子送入少林,自己却在少室山附近住了下来……保不准你们俩还夜夜私会,现在人赃并获,你还有什么好说?”

    天山童姥狂笑不止。

    这便是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话说天山童姥原本的心性不至于偏激到此,甚至还很乐意帮助孤苦无依的女子,可惜当年在大理看到李青萝之后便大受刺激,从此最恨男子负心薄幸,与女子偷情,而且是连偷情的女子也一起恨上了。

    此时恐怕在她心目中,玄慈便是无崖子,叶二娘便是李秋水了,那是非得搅到他们身败名裂,方可稍泄心头之恨。

    这人证物证一拿出来,群僧和众豪杰齐声大哗。各人面上神色之诧异、惊骇、鄙视、愤怒、恐惧、怜悯,形形色色,实是难以形容。

    忽听得玄慈方丈说道:“善哉,善哉!既造业因,便有业果。虚竹,你过来!”虚竹走到方丈身前屈膝跪下。

    玄慈向他端相良久,伸手轻轻抚摸他的头顶,脸上充满温柔慈爱,说道:“好孩子,我本以为可以将你带在身边,就近照顾,但二十年日夜见面却不能相认,此种忧愁,却又是大大的折磨了!”

    此言一出,已经是确认无疑!便连几个死忠都是脸色惶然,不知该如何是好。玄慈方丈德高望重,武林中人无不钦仰,谁能想到他竟会做出这等事来?过了好半天,纷扰声才渐渐停歇。

    叶二娘哭道:“你……你不用说出来,那……那便如何是好?可怎么办?”玄慈温言道:“二娘,既已作下了恶业,反悔固然无用,隐瞒也是无用。这些年来,可苦了你啦!”叶二娘哭道:“我不苦!你有苦说不出,那才是真苦。”

    当年抢走萧峰的乃是方明,玄慈与萧远山便没杀妻夺子之仇,萧远山也没想过要抢了叶二娘的儿子报复,只拟将少林绝技看个饱便算。

    奈何叶二娘产子后情思更坚,竟然来到了少室山,更将虚竹送入寺内。

    玄慈没办法,只能将虚竹收下,暗暗照顾,又将叶二娘安置在少室山农家当中,不敢泄漏丝毫口风,更不用提与虚竹相认了。

    这一家三口每年能远远见上几次,便属难得,天山童姥之前说‘夜夜幽会’,那当真有些冤枉。

    乍逢惊变,虚竹瞠目结舌,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眼睛望望方丈,再看看叶二娘,简直是手足无措。

    “阿弥陀佛!”

    玄慈双手合十,看向慕容博所扮的灰衣人,忽然提高声音,说道:“慕容博慕容老施主,当日你假传音讯,说道契丹武士要大举来少林寺夺取武学典籍,以致酿成种种大错,你可也曾有丝毫内疚于心吗?”

    慕容博一声长笑:“方丈大师,你眼光好生厉害,居然将我认了出来。只可惜你明察秋毫之末,却不见舆薪。己德不修,酿下今日苦果!”伸手扯下面幕,露出一张神清目秀、白眉长垂的脸来。

    慕容复惊喜交集,叫道:“爹爹,你……你没有……没有死?”

    玄慈一声叹息:“明白别人容易,明白自己甚难。克敌不易,克服自己心中贪嗔痴三毒大敌,更是艰难无比……唉!”

    他这一声长叹中,实是包含了无穷的悔恨和责备。

    他复又朗声说道:“老衲犯了佛门大戒,有玷少林清誉。玄生师弟,依本寺戒律,该当如何惩处?”

    “这……这……”玄生面色踌躇。

    玄慈又道:“玄慈犯了淫戒,身为方丈,罪刑加倍。执法僧重重责打玄慈二百棍。少林寺清誉攸关,不得循私舞弊。”说着跪伏在地,遥遥对着少林寺大雄宝殿的佛像,自行捋起了僧袍,露出背脊。

    群雄面面相觑,少林方丈当众受刑,那当真是骇人听闻、大违物情之事。

    玄生道:“师兄,你……”玄慈厉声道:“我少林寺千年清誉,岂可坏于我手?”玄寂含泪道:“是!执法僧,用刑。”

    “慢着!”

    天山童姥忽然一声高喝。

    群雄皆是愕然,心想揭破对方秘密的是你,现在叫停的也是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只听童姥冷笑道:“我们今日是来扫荡少林的,可不是来看你受刑的!左右,给我上!”

    她一声令下、灵鹫宫并三十六岛七十二洞部属,吐蕃武士、慕容博收拢的一帮牛鬼蛇神,还有星宿派弟子俱都拔出兵刃,高声呼战。

    其声势之迫人,当真震动四野,连天际的云彩都仿佛被震散了不少。

    群雄见此声势,都是心下骇然,知道对方有意先让少林方丈身败名裂,趁着己方群龙无之际,再聚而歼之!

    这时有人心里更想:既然慕容博都是对方党羽,那当年雁门关之事,是否也是敌人一手策划?

    如此推演下去,当真是细思极恐,直令人不寒而栗。

    玄生急急一扯玄慈手臂,叫道:“方丈师兄,大敌当前,我少林百年基业,可不能毁于一旦呐!”

    玄慈一怔,复而站起,道:“不错!玄生师弟,你去主持罗汉大战,至于中原群雄,唉……还请他们入寺内暂避锋芒……”

    他心里自然知道,此时少林众僧能听他指挥,已经是平日积威的结果,至于其它武林豪杰,要想约束乃是难上加难,更不用说以他现在的声名,别人见到不吐两口唾沫便是不错的了。

    一念至此,差点便万念俱灰。

    玄生得了方丈之命,当即气运丹田,喝道:“少林武僧何在?”

    漫山遍野的少林和尚俱是齐齐大吼,一列列排在当路,或横禅杖,或挺戒刀,方便铲纷飞,将敌人进路挡住。

    “少林罗汉大阵,很了不起么?看我灵鹫八部破你!”

    童姥拿出只哨子,运力往天上一弹,但听一声尖锐的哨声传开,八队女子按照八卦方位杀出,竟如庖丁解牛般刺入了罗汉大阵中心!

    灵鹫宫本有九天九部,全是身世凄苦的女子,危难之际得童姥救助,又传授武艺,一个个忠心耿耿,又兼武功高强。

    童姥此次大举南下中原,除了留下钧天部把守本宫之外,其余八部当真是倾巢而出。

    此时只见八队女子分列阵势,各有百人,昊天部向东方、阳天部向东南方、赤天部向南方、朱天部向西南方、成天部向西方、幽天部向西北方、玄天部向北方、鸾天部向东北方,八部从八个方向杀出。

    少林闻名遐迩的罗汉大阵与之相撞,竟然被钳制得动弹不得,连连被破,少林僧狼狈鼠窜中,混杂着群雌的粥粥娇喝谩骂,倒也是武林异景。

    “这……这……”

    玄生看得瞠目结舌,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少林依仗为根基,百年来享誉武林的罗汉大阵,竟然便被这么破了。

    他可不知道方明就是以破少林罗汉阵起家,曾经遍游金古诸多武侠世界,各个版本的罗汉大阵看了个饱,简直是闭着眼睛都能破之。

    此次准备了专破罗汉大阵的八卦阵图,在通知童姥的时候便稍带过去,让天山童姥命部众好生习练,这次便一举建功!

    要知罗汉大阵不过从天竺学问中演化,而方明的八卦战阵乃是从道家最为精深的河图洛书,两仪四象中变化而出。

    这西域最精深的武功,遇上了中土最精深的学问,相形之下,还是中土功夫的义理更深,少林罗汉大阵之所以得享大名,纵横不败,只不过已将西域武功练到了最高境界,而之前中原群雄武功尚浅,接触不到道家的最上层武功妙法而已。

    这次两强相遇,少林的罗汉大阵便相形见绌。

    群魔见此,更是声势大振,欢声雷动,少林僧众却是脸色惨白,一个个如丧考妣。(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