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五十八章 揭短
    “这门真气在大乾世界一定很有市场!”

    方明对此非常确信,毕竟,不是每个女侠女魔都是天纵之才,能刚好在青春凋零之前将内功练到驻颜不老的境界。〔[ (?〔 ]

    这时候,若是她们知道方明手上有着此门妙法?那一定是疯狂无限,予取予求的吧?

    方明只是稍微一想,便有好几个最大化利用的方法出来。

    可惜,他现在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如何盈利上面了。

    甚至,就连外面天山童姥与少林玄慈的对峙,方明也视如不见。

    因为他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异常玄妙的状态。

    借着“长春真气”这股生生不息,又集道家之大成的内功意境,他终于将后来所学的道家玄功融会贯通,更是开始领悟到了那冥冥中的一点!

    只是此时灵机深藏,稍不注意就会流逝,令他不得不静心宁神,争取停留住这股感悟。

    与这相比,区区一个武林大会,一个玄慈僧,那是根本不屑一顾的。

    他现在的状态,就好像平常人明明心里知道自己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却偏偏想不起来的状态,能将人郁闷到吐血。

    “这次的灵机若不抓住,就真的不知道要等到什么猴年马月了!”

    方明的眼色一凝:“既然如此!”

    少林寺,藏经阁内。

    “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萧远山看着陷入迷惘状态的扫地僧,心里大急,但一股柔和的力量,却将他推出数丈之远。

    “如我今日,得证佛陀!有天魔降临,外道演法!”

    扫地僧眉目庄严,合十跌坐,一层绵密的气墙扩张而开……

    萧远山惊疑不定,隐隐知道自家师父或许到了某个大关口,但此等异象,简直就是神话传说了,他眸子激动,盘膝而坐,双目更是一眨不眨,生怕错过了这绝世良机。

    “很好!”

    藏经阁内那股玄之又玄的气息,整个少林寺也只有一个半人能感应到。

    天山童姥算半个,还有一个便是方明!

    在扫地僧突破的同时,他清晰感觉到内心那股即将失去的心血来潮之感终于再次加强,心灵更加古井无波,进入了《坐忘经》‘冥思坐忘,无垢无伤’的境界。

    体内一直收摄的精血、元气源源不断地被释放出来,一路沿任督二脉直上,冲击眉心祖窍,要跨过那难住万千蛇鲤化龙的宗师瓶颈!

    方明做事,一向有备无患,这次进入天龙世界,为了突破宗师瓶颈,已是做了两手准备。

    第一手便是少林扫地僧,以天魔之法试探,双双促进,共同进步。

    第二便是要混一宇内,一统天下,以天子之尊,运转阴阳造化,感悟苍生百态,心灵大圆满。

    此时眼见百年难遇的良机稍纵即逝,方明当即动后手,逼迫扫地僧进阶,自己则是借着两人气机交感的良机,同样晋升!

    ……

    “原来是前辈当面,玄慈有礼!”

    肩舆之外,看着玄慈郑重向一个少女行礼,群豪尽皆目瞪口呆。

    唯有几个高手名宿,心计过人之辈,隐隐想到了童姥或许是某个驻颜不老的老怪物,不由在心里暗叹,对方明显还要大玄慈一辈,此时却正当青春年华,此等内功,委实已经惊世骇俗,到了神鬼莫测之境。

    可惜,他们只看到天山童姥返老还童,却对两个即将双双进阶的宗师没有丝毫感应。

    宗师!

    此乃武者真正凡入圣的开始,整个天龙世界当中,恐怕就连当年的逍遥子、段思平、慕容龙城都未臻至此等境界!

    而在场群雄之中,也唯有天山童姥才隐隐察觉不对,晓得方明正处在某个极为重要的关口之中,却不知道,这一步踏出,却是天差地别!

    ‘这小子难道走火入魔了?’

    童姥眉头一皱,旋即摇了摇头:“也罢,便让老婆子打了这伙人,反正土鸡瓦狗,也费不了多少力气……”

    这时候又听玄慈道:“……种种之始,实自雁门关而起!唉……老衲误听妄人之言,险些滥杀无辜,更是害得诸多英雄豪杰送了性命,罪孽之深重,实在是下阿鼻地狱都不能洗清……”

    “嘿嘿……你身上的罪孽,只怕还不止如此!”

    童姥冷笑,方明既然已经密谋要对付少林,自然早有准备,之后又嘱咐了天山童姥。

    “二十年前犯下的事,难道今天已经忘了么?”

    玄慈脸色一怔,忽然沉默下去,低头默诵佛经,脸上悲戚、惭愧之色接连闪过。

    群雄见此,自然晓得这位少林方丈恐怕真的有把柄在敌人手上,只是玄慈在武林中一向德高望重,处事公正,更多人则是不信。

    “少林方丈如何,又岂是你能够置喙的?”

    正当玄慈沉默之际,一位潇洒青年却越众而出,仗剑质问,正是慕容复!

    原来他当日败于段誉之手后虽然一直引以为耻,但这次少林之会事关中原武林,更是大振慕容氏声威的良机,他自然不会放过,带了四大家将前来少室山。

    哪知到了这里,敌人众多先不说,少林方丈几句话便被挤兑住,面露愧色,看来当真做了什么亏心事,身败名裂不远。

    当此良机,他当仁不让,朗声道:“玄慈方丈位高德重,我们在场的哪个不敬不佩?尔等牛鬼蛇神,一看便不是中原武林之人,今日却来犯少林圣地,今日我姑苏慕容复必不能让你们如愿!”

    他这番话说出来,在场群雄都是轰然叫好:“好!不愧是姑苏南慕容!”“说得不错,我们一起与他们拼了!”

    “哪里来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童姥一声冷笑,随手指了指鸠摩智:“你!给我去打了!”

    鸠摩智心下暗怒,但仍然道:“是!”

    双手火焰刀内劲凝聚,就准备飘然上场,谁知道面前黑影一闪,灰衣人慕容博已经挡在了他面前:“尊主,此战还是让老夫上吧!”

    “如此甚好!”

    鸠摩智何等身份?本来就不愿当着群雄之面被人驱使,现在见有人愿意出头,却也大是乐意,当即退下。

    殊不知慕容博心里也在暗暗叫苦。

    他当年为了躲避追究,假死脱身,因为慕容复年纪尚幼,怕露出破绽,索性连他也一起瞒过了。

    因此慕容家上上下下都以为他已经死了,现在见慕容复大大咧咧地跳出来做螳臂当车之举,心里当真暗恨不已,沙哑着嗓子道:“年青人有这身武功大是不易,还是退下,免得损伤……”

    “哼!藏头露尾之辈!徒惹天下英雄笑尔!”

    岂知慕容复本来便是极高傲的性子,又怎么能听得出慕容博的暗中警告,反而反唇相讥,令慕容博差点气炸了肺。

    “孽障,滚开!”

    他爆喝一声,食指凌空点了三点,一股凌厉的指风当即呼啸而出。

    “无形剑气!不!不对!这是我家传的……”

    慕容博眼神大骇,心里狂喊,指风过处,当即身上一麻,险些倒在地上,幸而真气运转之下,又重新站直。

    此时自然知道对方有意手下留情,否则纵使不要了他性命,也可让他摔倒在地,在天下英雄面前大大丢脸。

    ‘这人刚才所用,明显是我慕容氏家传绝学参合指,甚至造诣远胜于我……难道竟是我的长辈不成?’

    慕容复狂傲之心大去,当即恭恭敬敬地行礼:“小子无礼,敢问尊驾高姓大名?”

    “老夫不过无名之辈,当年曾得了你慕容氏先人的点拨,学了点参合指的皮毛,快来我身边,不要再掺和此事,于你有害无益!”

    他是深刻知晓方明厉害的人,不说方明,便是天山童姥、鸠摩智、丁春秋等一干邪魔外道加起来,少林寺与中原群雄便绝难抵御,实在不愿意慕容复来趟这里的浑水。

    “是!”

    慕容复带着四个家将临阵倒戈,站到灰衣人身后,心里又是惭愧,又是疑惑,寻思:“这位高人识得我的先人,不知相识的是我爷爷,还是爹爹?今后兴复大事,势非请这高人详加指点不可,今日可决不能交臂失之。”

    群雄见对方随便出来一个灰衣人露了一手,已经是惊世骇俗,艺盖当代,几句话便说得南慕容当场倒戈,心下更是大惧,此时便没有哪个敢来出头了。

    天山童姥又道:“灵门禅师总算一道高僧,德行无暇,谁知道教出来的徒弟竟然犯了‘淫戒’,嘿嘿……嘿嘿……便连少林禅宗圣地,都变成了赡养私生子的福地!”

    “大胆!”

    “妖人休出妄言!”

    群僧见童姥如此污蔑自家方丈,不由都是气炸了肺。

    “污蔑?你们方丈勾引正当妙龄的青春少女,更是令人家未婚先孕,甚至还生下了一个孩子……那母亲不愿儿子失去生父,便将他送入少林寺中,由那生父抚养,嘿嘿……还要我说得再清楚一点么?”

    天山童姥嘿嘿冷笑。

    玄慈低眉顺目,嘴唇紧抿,群雄当即大哗,而少林僧众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将目光注视到了一个少年僧身上。(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