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五十五章 春秋
    无崖子说到底,还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

    当初说什么也不肯低头向李秋水认错,现在残废数十年,心性更是偏激,或者说古板!

    在他看来,既然要清理门户,就必须是自己的门人弟子去!

    可惜他武功虽厉害,培养徒弟的手段却是不行,苏星河比丁春秋差了老远,纵使有着无崖子一身内力都是没用,函谷八友更是没得指望。

    唯一一个人品俊雅,又天资过人的段誉,却偏偏是段正淳的儿子!

    虽然方明懒得教徒弟,将段誉扔给无崖子便当了甩手掌柜,也不介意段誉拜师什么的,但无崖子不愿意啊!

    在他看来,方明手上已经有了逍遥派所有高深武功,自己教的方明同样可以教,但方明所学的他却是一点都不会,若收段誉为徒,岂不是误人子弟?因此万万不肯,就这么千挑万选下来,竟然便蹉跎了数十年!

    到现在连方明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次出来若是碰到了丁春秋,那是完全不介意顺手抓回去的。

    当然,抓回去之前,也可以先废物利用一下。

    对方伤人之后便离开未远,方明展开轻功,十几个起落之后便远远看到一队人逶迤前行,更有丝竹之声夹着钟鼓之音传》≯长》≯风》≯文》≯学,ww︽w.cfw↑x.n∽et来,倒也颇为悠扬动听。

    “喂!丁春秋,还认得我么?”

    方明哈哈大笑中,几个起落已经挡在了星宿派诸弟子之前。

    此时星宿派弟子几行排开,有的拿着锣鼓乐器,有的手执长幡锦旗,红红绿绿的甚为悦目,幡旗上绣着“星宿老仙”,“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威震天下”等等字样。

    丝竹锣鼓声中,十数人抬着一架巨大的肩舆走出,上面坐着一个老翁。

    见这老翁出来,众弟子一齐歌功颂德,什么“星宿老仙,法力无边!”“老仙神通广大,中原武林尽皆丧胆!”云云,当真肉麻到了极点。

    那老翁手中摇着一柄鹅毛扇,阳光照在脸上,但见他脸色红润,满头白发,颏下三尺银髯,童颜鹤发,当真便如图画中的神仙人物一般,此时眯着眼睛,连连点头,看起来众弟子吹捧得极是精彩。

    “你是什么人,要来求见老仙金面?须知我们师父神通广大,乃是真仙一流的人物,今日肯见你,那是你积攒了几辈子的福分与面子!”

    一名三十岁左右,拿着铁笛的青年出来,每问方明十句,倒有九句是吹捧丁春秋的。

    “丁春秋,还认得我么?”

    方明却是懒得与小丑答话,直接问道。

    “大胆!我们大师兄问话,你竟敢视如不见,听如不闻!”

    当即就有一票‘忠心耿耿’的师弟跳了出来,指着方明道:“老仙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我们大师兄乃是他座下第一等的人物,凡人见了总得顶礼膜拜才是,你冒犯我们大师兄,五日之内,必五脏六腑溃烂而死,死前还要遭受诸般痛楚……”

    “你是……”

    丁春秋睁开眼,只觉面前的儒雅中年似乎有些眼熟,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二十余年前,大理一见,丁春秋你难道这么快便忘了!”

    方明似笑非笑地说道。

    “原来是你!”

    丁春秋豁然站起,脸上似乎开了个染料铺,各种颜色一一闪过。

    “小子,你还不快快跪地求饶,须知这是我们老仙的神鬼变脸大、法,每变一次便要勾了你的一条魂去……呃……”

    一名弟子看到老仙站起,当即大声溜须拍马,话说到一半,却是捂着自己喉咙,口吐白沫地倒了下去,在地上抽搐两下,便气息已绝。

    群弟子均是惊悚,知道这个师弟必然有句话说错了,得罪了老仙,嘴里顿时仿佛塞了核桃,心里却是飞快思索:‘他刚才这句里面,必定有句惹了老仙大大不快,到底是哪个字,哪个词呢?须得细细想明白了,以后可不能重蹈覆辙,危险得很……’

    “尊驾居然单身赴会,实在令丁某佩服!”

    丁春秋皮笑肉不笑地打着招呼,心里却在暗暗叫苦:“怎么此人竟然来了,还被老夫当面碰到,苦也!”

    二十余年前他在大理弑师失败,被师伯天山童姥好好教训了一番,最后若不是李秋水相救,恐怕小命便要交待在那里,这事一直是他平生之耻。

    只是他虽然逃得一命,但心想若不将无崖子这老贼杀了,那肯定是睡觉都不安稳的。

    因此,他躲在星宿海苦练邪功,在练成化功大、法之后,便有了到大理寻仇的打算。

    可惜那时候方明天南剑圣之名响彻江湖,丁春秋再怎么狂妄,也知道自己万万不是玄慈方丈、丐帮帮主、谭公谭婆外加一众武林高手联手的对手,而他们既然都被段剑圣收拾了,对方要杀自己,也不过是多几剑的事情而已,悻悻然之下,在大理边境之外徘徊了良久,楞是不敢越雷池一步,只敢派遣弟子打探消息。

    此时大理又下禁武令,以他这招摇的性子,还有徒弟希奇古怪的打扮,那也不必说了,每进去一个都得去大理官府的大牢中转一圈,不死也得脱上好几层皮。

    几次试探之后,丁春秋终于彻底死心,只要剑圣在位一日,是一日也不敢再谈报复之事了。

    如此他一意躲在星宿海作威作福,苦练邪功,倒也相安无事。

    后来又听到大理段正淳挑战少林,登时知道机会来了,心想那老贼一直托庇于对方羽翼之下,要想真正高枕无忧,除了老贼,非得先杀了这天南剑圣不可,我一人不是他的对手,但大可挑动中原武林群雄,聚众而攻之,他纵然一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因此当即带了一大票门人弟子南下,谁知道好巧不巧的,居然就撞到了方明的枪口上!

    “苦也!老仙座驾太过招摇,却是倒霉!”

    丁春秋暗暗叫苦,简直恨不得给自己几个耳光子,他与方明自然见过一面,只是那时候对方尚在苏星河的阵法之中,他却是被天山童姥打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此次再见,虽然寡众之势转换,但强弱还是一般得没有区别。

    更不用提,这次可没有一个李秋水来救场了。

    “呵呵……当年一别,段兄名震天南,威名远播,当真令小弟好生羡慕,最近小弟更是听说段兄有意挑了少林,完成一桩壮举,当即带了徒儿们前来呐喊助威……”

    丁春秋脸上挤出笑容,却是令摘星子等一干弟子吓呆了。

    他们什么时候见到师父这么低三下四,还未动手便甘拜下风过?

    有的弟子眼珠一转,已经开始在想用什么高帽来吹捧方明,而有的弟子却是心惊不已:“老仙八成是要用轻敌之计,稍后保不准便有三笑逍遥散送上,我可不能做那出头鸟……”

    “哈哈……小丁啊,你果然深知我心!”

    方明大笑:“我正愁敌人人多势众,我这边不仅势单力孤,场面上也不好看,谁知你竟然如此贴心,眼巴巴地给我送了这许多佳材过来,可真是生受你啦!”

    丁春秋暗自恼恨,嘴上却道:“此言甚是有礼,段兄金玉之躯,出行又怎么能没有仪仗?小弟这些弟子倒还能使唤,段兄尽管用便是!”

    说着,甚至用袖子又擦了擦肩舆上的坐垫,才飘然下来,恭请方明入座。

    一众弟子见此,当即见风转舵,吹吹打打中,高帽随口奉送:“大理段氏,天下无敌,少林群雄,跳梁小丑,不堪一击,胜之不武……”

    他们倒也破有急才,临时改动的号子,合着丝竹锣鼓之声,倒也一板一眼,丝丝入扣,悠扬动听,把丁春秋看得暗自磨牙,发誓回去后必然要好好收拾这帮崽子们。

    只是,他将方明看得太简单了。

    “嗯,这肩舆不错!”

    方明坐了原本丁春秋的位子之后,却是一手托颚,一手随意一点:“你小子花花肠子太多,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地好点!”

    原来丁春秋到底不是善人,早在殷勤地为方明擦凳子的时候,便暗中下了‘三笑逍遥散’于软垫周围,心想你纵使内功惊人,难道还能尽数反弹不成?

    只是他根本料不到方明已经修成无暇之体,诸邪不侵,这三笑逍遥散再怎么剧毒,对于他而言也不过皮毛小患,不,连小患都算不上!

    但虽然如此,丁春秋却是不能不制的,这小子老奸巨猾,若不上个手段,日后试探必然源源不穷,方明虽然不怕,却也没这么多心思陪他耗着。

    此次虽是随手一点,但周身穴窍也是打开,餐风饮露功运转之下,周围的天地元气便被一扫而空。

    丁春秋从来都没有放弃过防备,此时更是大骇暴退。

    但旋即,他便发现一股庞然巨力作用在他身上,竟似周围虚空都变成了粘稠的液体,在挤压他一般,一举一动都要消耗比平时更多的力气,轻灵的身法更是变得呆滞异常。

    便在这呆滞当中,一点指劲已经势如破竹地砸开他的防御,窜入了气海丹田之内。

    丁春秋当即惨叫一声,翻身跌倒。(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