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方腊
    这两名丐帮长老大惊之下,纷纷使了个‘千斤坠’,将奚长老与陈长老接住。

    但听两声大响,只见这酒楼到底承受不住此等巨力,楼板破开两个大动,四人齐齐掉了下去,生死不知。

    仅剩的丐帮传功、执法两大长老心胆俱裂,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世界上竟然有此等高手,此等强横之武功!

    此时丐帮大败亏输,他们两个对视一眼,一左一右扑上,仿佛两道灰影急绕萧峰旋转。

    “缠丝擒拿手?!好功夫!”

    萧峰赞叹一声,穆然一声大喝,直如晴天打了个霹雳,横腿疾扫,两大长老便双腿脱臼,倒地惨叫不已。

    “伤人者!大理萧峰是也!你们若要报仇,只管来找我!”

    萧峰往楼梯口一站,双目横扫,群丐见自家七大高手被三拳两脚收拾,哪里还敢聒噪?纷纷低下头去。

    “哈哈,咱们走!”

    萧峰当先而行,段誉与两个家将跟在后面。

    中原群雄见萧峰盖世豪情,神威凛凛,一时间神为之夺,竟然也不敢阻拦,任凭几人离开。

    一行出了城外,段誉才问:“我父皇现在到了哪里?可有旨意?”

    “自然有!”

    萧峰脸色一肃:“传圣上口谕!”

    “儿臣恭听!”段誉一怔,与两个家将登时行大礼,恭敬听着。

    “圣上有命,皇子段誉立即前往西夏,求娶国主之文仪公主,此事事关我大理国运,不得有误!”

    段誉苦着脸道:“儿臣遵旨,只是……此事大不容易……”

    萧峰哈哈一笑道:“对于别人而言,此事大大不易,但对皇子而言,却是如探囊取物尔!”

    又道:“我奉陛下之命,此次护送你一同前去西夏,只要见到了西夏皇太妃,这事便成了一半!”

    “西夏皇太妃,萧大哥与她老人家有交情?”

    段誉愕然问道。

    “不可说,不可说……嘿嘿……”

    萧峰神秘一笑。

    ……

    正当段誉与萧峰奉了方明之命,前往西夏求得姻亲,为大理混一宇内,侵吞天下之志做贡献的时候,方明却是独自一人,来到了大宋歙州地界。

    虽然非是兵荒马乱之世,但方明入目,也多是疮痍之景,百姓生活困苦不堪,犹以歙州为甚。

    毕竟,在古代,一个地方的富庶与否,实在与耕地面积息息相关,历来的‘得关中者得天下’,便也是因为那沃野千里,粮食丰产之故。

    可惜歙州乃是山区,又没什么大宗出名特产,交通更是不便,百姓贫苦,也可以理解。

    “此时竟然都出现了逃荒之民?”

    方明望着官道上熙熙攘攘的枯瘦人群,特别是几个壮汉残缺的胳膊手腕,眸子微微一凝,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保甲法么?”

    “不错,百姓畏惧保甲,甚至有自断手腕者,在开封犹甚!”

    一名正当壮年的背刀豪客来到方明身后,旋即毫不犹豫地拜下:“方腊见过师尊!”

    “嗯,起来吧!”

    方明早在十几年前就派慕容博密切关注这方腊,更是暗中收徒,传授武功。

    此时的方腊看上去龙精虎猛,双目间更似有着无穷的精力,眉宇狭长,额头高阔,代表着无穷的野心,鼻子高耸,说明他拥有强大的自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枭雄之相!

    “嗯,腊儿似乎对于王安石新法颇有见解?”

    方明似笑非笑地问道。

    “此法说什么‘民不加赋而国用自足’,当真好笑!须知天下万物,有何是凭空而成?不取民脂民膏,怎能富国强兵?”

    方腊冷笑道。

    “此言大是有理!”方明也是点头,此等机关不过统治工具,自己不事生产,又怎能‘国用自足’,到头来,还不是取之于民,古今中外,莫不如此,只是手段更加隐蔽之区别而已。

    阶级的本质就是剥削!只要阶级永存,剥削便不会消亡!

    “更何况……到底是小民一个,现在就被骗了!”

    方明怜悯地看了方腊一眼,这小子到底有着局限,跟升斗小民一般,照样被这‘民不加赋’给骗了!

    话说,古代可不止有赋,还有税呢!

    官府说不加赋,有没有说不加税?后世清朝,康麻子喊一声‘永不加赋’,就被吹捧为圣君,有本事让他喊一句‘永不加赋税’看看?

    “……还有,这青苗、保马二法,也是种祸不浅,许多百姓为此被害的家破人亡,比旧日犹盛……”

    方腊显然已经调查良久,满肚子怨气。

    实际上也是,虽然真实历史上,他还要过三十年才造反,但根子现在便种下了。

    ‘倒也不是新法旧法的问题,关键还是不该反复!要改革,总得牺牲点什么……但若再反复,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方明没有多说,任凭方腊滔滔不绝地讲了下去。

    “师尊,徒儿见家乡百姓水深火热,已经好几次忍不住愤而出手,更秘密结社,在歙州已有根基!”

    方腊对于方明倒是颇为信任,和盘托出。

    而方明也知道这小子肯定忍不住的,侠以武犯禁么!只要手上有着人的力量,便忍不住总想试一试的。

    “你要举事?这可要三思啊!”

    方明一副‘大惊失色’‘痛心疾’的模样。

    “非如此,不能救人于水火也!”

    方腊不知道自己已经走上了为王前驱的道路,反而更为慷慨激昂:“徒儿在浙东也结识了不少英雄好汉,足仗之为羽翼!”

    “哦?那些人?”

    方明饶有兴趣地问。

    “有邓元觉、石宝、厉天闰、司行方……等人,与徒儿都是过命的交情!”方腊说到这里,脸上一阵踌躇,最后一咬牙:“师父恕罪,他们是摩尼教中人!徒儿也入了此教!”

    “摩尼教!”

    方明摸了摸下巴,忽然道:“我听闻两浙州县有吃菜事魔之俗。……闻事魔者,每乡每村有一二桀黠,谓之魔头,尽录其乡村姓氏名字,相与诅盟为魔之党。凡事魔者不肉食。而一家有事,同党之人皆出力以相赈恤。盖不肉食则费省,费省故易足。同党则相亲,相亲则相恤而事易济……说的可是你教?”

    方腊道:“是法平等,无分高下!这正是本教要旨,可惜我等要保护弱小,便非得与官府相抗,这个‘魔’字,便是他们安上的,嘿嘿……”

    方明却是清楚,释家虽说普渡众生,但僧众出家,各持清修,不理世务,道家亦然。这摩尼教却聚集乡民,公然与官府做对,这哪个能忍?受打击乃是必然。

    “你既然有此心,我自会全力助你!”

    方明笑道:“只是如今只凭摩尼教,却是骨干稀少,徒儿你何不先聚拢江浙绿林,做了盟主,暗中以摩尼教团结受苦良民,时机一至,便揭竿而起,如何?”

    “师父所言甚是!”方腊听是老成持重之言,当即凛然道。

    其实,在方明心底,已经决定大力支持方腊政权了。

    之前围攻乃是外部,而现在,则是要引内乱,如此内外夹击之下,才是十拿九稳!

    至于怎么援助也是简单。

    大理距离浙东千山万水,自然不可能走6路,但却可以走海路!

    大宋的海洋贸易便极为达,丝绸瓷器甚至远销欧罗巴,此时只不过绕个半岛航行,又算得了什么?

    港口大理以前自然没有,但现在有了!

    两路大军灭了交趾、蒲甘主力之后已经打到海边,兴建港口,为的便是现在!

    方明记得历史上的方腊起义曾经打下了杭州,那再往东边扩张也不是难事。

    依托海洋贸易,还有方明的支持,此次起义必然能更加持久地为大宋放血。

    “师尊……”

    方腊显然大受震动,他师尊当年在他最困难之际出现,却一直只知道付出,没有索取回报,这实在令他感激涕零。

    “哈哈……乖徒儿!”

    方明大笑:“我在中原还有十几家商号,几家绿林豪雄的山寨,此时便都送了你吧!”

    “这……”

    方腊大惊,随后看到方明脸上坚决,才答应下来,心里更是暗自一刢:“我这个师父势力不小啊……”

    却不知道这些其实都是慕容博辛辛苦苦积攒下来的,却被方明强取豪夺,拿来成人之美。

    只不过慕容博的命都是他的,要再多说也是无用。

    ……

    接下来,方腊便四处出击,收服皖浙武林中的英雄豪杰。

    他此时有着摩尼教为后盾,自身万劫刀法出神入化,当真横扫不服,闯下偌大的声名。

    纵使还有一些高手名宿,看不惯方腊如此,也被方明暗中打,扩张之快,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五月的时候,方腊便在太湖会盟十八路绿林好汉,三十家山寨豪杰,还有大大小小的武林门派,被尊为皖浙武林之盟主,更是受方明建议,自封为‘金刀天王’,暗暗为起义做准备。

    而他如此明目张胆,终究还是泄漏出风声,江湖武林一片风声鹤唳,就连少林丐帮这两个武林中的泰山北斗也被惊动,感觉在天南剑圣出关之际,又遇到这事,当真棘手无比。(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