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五十章 萧峰(500加)
    “在下姑苏慕容复!”那青年道。[[ ?{<

    此时的慕容复不过二十三四岁年纪,身穿淡黄轻衫,腰悬长剑,面目俊美,潇洒闲雅。

    他脸上虽带着笑意,但眼睛里却有着寒芒:“这几位便是在下的家人,不想一时得罪公子,还请恕罪!”

    “好说好说!”

    姑苏慕容之名,自然如雷贯耳,段誉也想不到这个名满天下的南慕容,竟然便是这么一个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当即还礼。

    只是慕容复的语气又是一变:“既然之前之事已经一笔勾销,那今日之事便得好好算算了!”

    他突然朗声说道:“段兄,你是大理少侠,却视我中原豪杰有如无物,区区姑苏慕容复今日便想领教阁下高招!大理段氏想讨伐中原武林,便先得过我慕容复这一关,纵使今日死在段兄手上,也是为中原武林尽了一份绵薄之力,虽死犹荣!”

    他这几句话其实是说给在场群丐听的,这么一来,不论胜败,丐帮自将姑苏慕容氏视作了生死之交,群丐当即大声喝彩。

    谁知段誉生于皇家,心思敏捷,眼珠一转,却是想到了什么,大笑道:“非也!非也!你慕容复为中原武林出力是假,趁机邀得美名是真,说不得还想施恩丐帮,甚至去做那丐帮帮主……唉……想你一个风流侠客,却要去与乞丐为伍,真是不值!”

    慕容复勃然变色。

    他近日故意与丐帮亲近,打得便是这个主意,心想纵使做不了帮主,只要卖个恩惠在这里,日后若有要事,丐帮自然非得全力帮忙不可,丐帮乃是天下第一大帮,对于复国实在是一大助力,但这些都是心底最为隐秘之事,怎料却被段誉一口道破。

    此时看着群丐有些怀疑的目光,心下就是大恨:“这臭小子坏我大事!”

    当即上前两步,脸上变色:“我慕容复昭昭之心,天日可表,你这边陲异族,竟敢污蔑于我,是何居心?”

    被他这么一点醒,群丐心思又是转变:“不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南慕容纵使行事诡秘,也是我中原英雄,与这外邦胡虏,到底不同!”

    “哈哈……好一手斗转星移之术……”

    段誉面带讥色,慕容复却不容他继续说下去,叫道:“今日便领教阁下高招!”双掌一分,轻飘飘向段誉击了过来。

    段誉于拳脚功夫所知极少,之前打败卓不凡、风波恶等人,全凭北冥真气神妙无方,但此时换上武功相差不远的慕容复,登时便有些手忙脚乱,幸好他凌波微步记得甚熟,自顾自地走步之下,慕容复也打不到他。

    群丐见慕容复招式精妙,竟似融汇百家,却偏偏沾不到段誉的一片衣角,脸上不由都泛起忧色,心想若对方展开这神妙步法,一走了之,在场偏无一人能追得上,最后就算拿了他两个家将也是大败亏输,丐帮也不免从此面无无光得很了。

    可是他们都是成名英雄,自然不能围攻,否则说出去,丐帮六老与慕容复围攻大理段氏的一个无名小卒,那真是面子都没处放。

    呛啷!

    忽然间,酒楼内剑气光寒,原来是慕容复见久拿段誉不下,内心焦躁,拔出腰悬长剑,展开了家传剑法,招招连绵不绝,犹似行云流水一般,瞬息之间,酒楼之上便如笼罩在数道光幕之中。

    群丐向来只闻姑苏慕容氏武功渊博,各家各派的功夫无所不知,殊不料剑法精妙如斯,不由大声喝彩。

    可慕容复纵使持剑在手,相当于手脚又延伸了三尺,却仍旧摸不到段誉衣角,纵使剑光四射,却连一丝梢都削不下来。

    风波恶与包不同一对视,心里都是踌躇,心想若公子不管不顾,自顾自演练一套剑法,说不定便可伤着段誉,但这小子奸猾无比,说不定便是诱敌之计,又想我们能想到的,公子自然也能想到,他不如此做,定然大有深意,我们看着便是。

    “公子,动兵刃吧!”

    旁边一个大理家将一急,将手里的长剑抛了出去。

    慕容复怎容段誉如此?遇到这个天赐良机,当即举剑横削,长剑嗡嗡作响,散作数道剑影,将家将抛出的长剑荡开。

    不仅如此,段誉心急之下也露出破绽,被削去一片衣角。

    只是家将这声喊似乎点醒了段誉,他又走数步,突然回头,右手食指疾点,一道剑气凌空勃。

    慕容复手上长剑断折,手臂也是一阵酸麻,不由大骇停身。

    “公子小心,是段氏的无形剑气!接刀!”

    风波恶大叫,一甩手上单刀。

    慕容复凌空翻身,将单刀抄入手中,急急舞刀抵御,但见他忽使“五虎断门刀”,忽使“八卦刀法”,不数招又使“**刀”,顷刻之间,连使**路刀法,每一路都能深中窍要,得其精义,旁观的使刀名家尽皆叹服。

    谁知段誉站定不动,只食指戳戳点点,一道道无形剑气便呼啸而出,将慕容复迫出丈许之外,只有招架之功,难有还手之力。

    这“商阳剑法”,自是方明所传。

    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可没有原著中那么多的奇遇,内力深厚,但也因此根基打得甚牢,虽然内力总量不如前者,但挥起来却出许多了,因此只教一路六脉神剑,运使起来倒也如指臂使,流畅无比。

    十几剑过后,段誉心里暗想:“原来南慕容也不过徒有虚名!”

    此时胆气复增,施展开凌波微步,满场绕着圈子,时不时射、出一道商阳剑气,群丐但见满场俱是人影,剑气纵横,犹如鬼魅,不由都是心里大惊:“这种剑法若是对付我,我恐怕早就死了七八十回了!”

    之前段誉运使剑法,慕容复已只能勉力支撑,但现在又展开凌波微步,剑气从四面八方射、来,当真不辨来路,数招一过便左支右绌,忽然一道剑气突破刀光而入,将慕容复单刀削断,但听嗤的一声,慕容复大腿上破开血洞,单膝跪倒在地。

    “公子!”

    慕容氏四大家将大叫上前,却被段誉一一点倒。

    “敌人厉害,结打狗阵!”

    徐长老脸色惨白,高声大叫,从东南西北四面都奔出十余个丐帮帮众,各持兵刃,将段誉团团围住,有的还敲打着手里的破碗,唱着莲花落,大叫:“老爷太太心情好,施舍两个赏钱!”……这却是撼动敌人心神之意。

    “此阵倒不易对付,若我突围而出,两个家将也非得交待在这里不可!”

    段誉心里一阵踌躇。

    “哈哈……丐帮宵小,也不过如此!”

    忽然间,酒楼楼顶破开一个大洞,砖瓦飞溅中,一条巨大的黑影掠身飞入,手脚齐用,将丐帮弟子随抓随抛,刹那间,打狗阵法便不成样子。

    尘土落下之后,只见下来好一条魁伟大汉:三十来不到年纪,身穿灰色布袍,浓眉大眼,高鼻阔口,一张四方的国字脸,颇有风霜之色,顾盼之际,极有威势。

    “萧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段誉大喜叫道。

    “不止是我,陛下也来了!”萧峰对段誉行礼,又说道。

    “我父皇?”段誉一缩脖子,显然怕他老爹怕得要死。

    “哈哈……陛下另有要事,让我过来帮衬你一下!咱们走吧!”萧峰哈哈大笑。

    徐长老硬着头皮出来:“阁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更打伤我丐帮这许多弟子,未免太没有道理!”

    “没有道理,哼!”

    萧峰神目如电,徐长老竟不敢对视:“冤有头,债有主,我这个兄弟之前从未来过中原,可与你们有着仇怨?你们竟然围攻他,又岂是英雄好汉的行径?”

    “更何况?”

    萧峰指着慕容复冷笑:“此是鲜卑胡种,当年杀汉人无数,你们却与他为伍,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群豪只知道慕容氏乃是中原世家,却不知他们竟然是胡人血脉,当即哗然一片。

    而慕容复等人则是暗自咬牙,见其它丐帮众人脸色不善,赶忙躲到一边。

    “虽……虽是如此,但大敌当前,先料理了他们再说!”

    徐长老硬着头皮,对萧峰一指。

    “哈哈……纵使你们一起上,我又怕得谁来?”萧峰取下腰间酒囊,痛饮三大口烈酒,骤然将酒囊一抛,叫道:“好酒!”

    一跨步,来到徐长老面前,当头盖脸便是一拳砸下。

    徐长老双手围了个圈子,正待防御,却只觉对方力量刚猛无匹,竟似无穷无尽,当即双臂一起断折,口喷鲜血倒地。

    “哈哈,再来!”

    萧峰又是一掌,将丐帮六老中的奚长老整个抓起,向持着麻袋的陈长老砸去。

    那陈长老手里的麻袋里装着许多厉害毒物,但见萧峰竟然一招之间便制住了奚长老,更将对方当成一件极大的人形兵器砸将过来,自己的毒物怎么能朝兄弟身上使?只是微一踌躇,胸口大穴被奚长老脑袋一撞,也是被制。

    萧峰神力惊人,将两人抓起,向使倒齿铁锏的宋长老与使鬼头刀的吴长老扔了过去。(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