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四十九章 丐帮
    “多谢这位公子出手相助!”

    见到段誉挥手间便打了不平道人三人,原本缩在一边的快刀祁六与没本钱鲍千灵当即出来道谢。[〈  <〈

    祁六目光闪闪:“公子是段家中人,不知与那位天南剑圣……”

    “闲话少说,来来来……我们先打上一场!”

    风波恶已经心痒难耐,突然冲上,手中多了一柄单刀,向段誉头顶砍落,他知道段誉武功高强,这一刀实在已经使出全力,但见刀风凶猛,周围几人都是色变。

    他们倒不是诧异风波恶武功高强,实际上,风波恶虽然也算江湖上的一把好手,但充其量也不过与之前的不平道人几个类似,甚至还要略逊一筹。

    他们所诧异的,乃是这风波恶一打起架来便蛮不讲理,兴之所至,更是什么都顾不得了,什么江湖规矩,更是不放在眼内。

    “朋友何必如此?”

    段誉叹息一声,脚下凌波微步连踏,宛若飘渺仙子,惊鸿一闪般掠开。

    他这一避,风波恶若稍微守些武林规矩,便该停手才是,谁知道他竟不退反进,单刀连砍,唰唰唰又是三刀齐,刀光如幕,更带着森森寒意。

    “大胆!竟敢对公子爷无礼!”

    跟着段誉前来的两个大理家将高声怒喝,拔出了兵刃。

    “无妨!”

    段誉却是一挥手,袖袍拂起,卷住了单刀,又是斜斜一抛。

    风波恶整个人便横空飞起,摔落在一张席面上,溅了满身菜汤肉汁,狼狈不堪。

    他性子桀骜,刚刚要叫好再来,一个鲤鱼打挺只到一半,又一个踉跄摔到地上,脚步竟似虚浮到了极点。

    “四弟!”那黄衣人连忙上前:“可是遭了什么毒手?”

    他素知这个四弟武功,莫说一摔,便是摔上这么十下八下,也万万无重伤之理,当即问道。

    这四个家将兄弟同心,黄衣人在此,另外两个便挡在了段誉面前。

    “化……化功大、法!”

    风波恶叫道,原来他单刀上附满真力,与段誉袖口一撞,却只觉得体内内力飞泻,浑欲虚脱,当即便想到了这门邪功之上。

    他与段誉接触不过一瞬,被北冥神功吸去的内力极少,只是之前心情激荡,才又摔了一跤,此时深深呼吸,又觉体内真力渐复,不由更是奇怪,知道段誉所使的,似乎与那传闻中的化功邪法有着极大不同,但到底如何不同,他没与丁春秋交过手,也是瞧不出来。

    “好啊!想不到你大理名家子弟,竟然也拜入了那星宿老妖门下,学他的邪法害人!”

    风波恶浑浑噩噩,另外三人却是吓得不轻,这星宿老怪邪法高深,毒功更是惊人,乃是邪道第一高手,在中原武林中也是声名狼藉。

    此时见风波恶只顾调息,不一语,还以为中了什么暗算,心想星宿老怪的门下,用毒还少得了么?当即就是目眦欲裂!

    “好贼人,吃我公冶乾一掌!”

    那穿着儒生衣衫,眯着眼睛的老二爆喝一声,呼的一掌朝段誉拍去。

    两个家将顿觉一股猛力如排山倒海般击打过来,顿时呼吸滞涩,连连后退。

    “好掌法!”段誉同样将北冥真气运至掌上,与公冶乾右掌相对。

    对掌之下,公冶乾连退三大步,手臂咯咧一声,竟已断折!整个人飞快倒退。

    他重伤至此,其余几人无不大惊,知道这二哥掌法惊人,常常自夸江南第二,只在公子慕容复之下,却不想今日一对掌便即落败。

    “二弟!”

    四人中的老大邓百川撑在公冶乾身后,但觉一股巨力汹涌而来,如大海惊涛一般,当即使了个铁板桥功夫,脚下如扎根不动,合两人之力,总算将这股巨力消退,心里都是暗叫惭愧。

    “唉……我与那丁春秋实无甚干系,你们又何苦穷追不舍?”

    段誉摇头。

    “非也!非也!不是无甚干系,而是大有干系,你段氏残害武林,说不定便与那星宿老怪同流合污……哎呦!”

    包不同见段誉先伤风波恶,再伤公冶乾,当即忍无可忍,他纵使武功不如对方,嘴上也是不饶人的。

    但段誉听他辱及先人,心下暗怒,忽然间施展开凌波微步上前,啪啦一声,给了包不同两个个响亮的耳光。

    他轻功绝佳,出手奇快,包不同话说到一半便哎呦大叫,邓百川与公冶乾只听见两声大响过后,包不同的脸颊便高高凸起,吐出满口带血的牙齿,脸上均是骇然。

    要知这包不同虽然一张臭嘴口无遮拦,江湖上树敌无数,却还能逍遥至今,一身武功却也不可小觑。

    但段誉只是两掌之下,便打落了他满口牙齿,那再加把力,取了包不同的性命,也不是什么难事。

    几人互相对视,心里都是既惭且愧,心想:“今日慕容家大败亏输,日后见到大理中人还有武林上的朋友,头都抬不起来啦……”

    “你敢伤我几位哥哥?”

    谁知这时候风波恶忽然窜起,对着段誉连砍数刀,嘴里大叫:“来来来!我们再打过……”

    “四弟……”

    邓百川见风波恶行若无事,也不像中了毒手的样子,心里先是一喜,随后更加不是滋味,只道今日莫名其妙地与大理段氏结仇,这个跟斗可栽得狠了。

    “这位风四哥好大的火气!”

    段誉一笑,忽然绕到风波恶身后,一手拿住腰眼,一手拿住脖颈,将风波恶整个提了起来,喝道:“出去吧!”

    当即将人往酒楼之下一抛。

    哗啦!咔嚓!

    但听酒楼之下声响连连,一条黑影又被抛了回来,竟然便是风波恶!

    楼下脚步不断,数十人熙熙攘攘地上楼,衣衫褴褛,背负布袋,乃是一群凶神恶煞的乞丐,前面更有一个丰神如玉的青年公子。

    “是公子爷!”

    邓百川四人当即靠拢到慕容复身边,低声禀告段誉的来历。

    “丐帮办事,闲杂人等一律退后!”

    一名胡子花白的老丐站出来,声如洪钟,刺耳无比。

    酒楼之人原本见到段誉与卓不凡几个动手便心生惧意,偷偷走了一半,等到现在看到这么多恶丐拿刀拿棒地将酒楼围了,更是心下恐惧,纷纷抱头做鸟兽散。

    唯有掌柜与几个小二没地方跑,只能躲在柜台之后簌簌抖。

    “徐长老并丐帮六老来啦!”

    群丐聒噪中,但见七名老乞丐缓缓走了出来。

    这七名老者,有的白须白,有的红光满面,手中各持兵刃,分占几面,将段誉与几个家将围住了。

    段誉曾经听人说过,丐帮乃江湖上一等一的大帮会,帮中高手如云,丐帮六老更是望重武林,只是自从前任帮主汪剑通故去之后便难以找到德才兼备,侠义过人的英才继任帮主之位,因此便将帮主之位空悬,请出辈分最高的徐长老出来主持大局。

    再看那走在最先的老丐,只见他白须飘动,穿着一身补钉累累的鸠衣,神色却甚是倨傲,正是徐长老,这徐老长在丐帮中辈份极高,今年已八十二岁,前任汪帮主都尊他一声“师伯”,丐帮之中没一个不是他的后辈。

    徐长老刀子一般的眼睛在段誉身上筛过,冷然问道:“你可是大理人,姓段名誉?”

    “正是!”段誉心下奇怪,他在江南游历日久,自然知道丐帮声威隆重,但怎么也想不到对方竟然如此大张旗鼓地来找自己。

    “很好,拿下了!”

    徐长老一喝,几个乞丐便围了上来,身手矫捷,用的擒拿手功夫。

    “我与你们素无怨仇,真是好没道理!”

    段誉心下暗怒,在桌子上抓了一把筷子,随手飞出,那几名乞丐大声惨呼,双手鲜血淋漓,竟然已经被竹筷齐根没入。

    这一手神功展露,顿时震慑众人。

    徐长老先是一惊,但看着己方六老齐在,人多势众,当即叫道:“怎是无冤无仇?你帮你老子向少林下战书,便是瞧我们整个中原武林不起!若是如此倒也罢了,大不了我们谨遵武林规矩,九月初九,重阳佳节之际,在少室山上与段氏见个真章!”

    他话语一转,眼睛中竟然流露出仇恨之色:“可是我们与你段氏有着私怨!十五年前,你家老爹打伤我们汪帮主,害的他回来之后便一病不起,还没来得及交待遗言便撒手人寰,这是我们两家私仇,与武林大义可没什么相干!”

    “原来如此!”

    段誉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是大奇:“原来丐帮前帮主也是我爹爹打死的,他怎么什么都没跟我说过?”

    段正淳此次挑战少林,实乃中原武林生死存亡之大事,消息传开之后,江湖上早已一片风声鹤唳。

    而段誉几番道听途说,才晓得自家老爹‘剑圣’之名,到底是怎么来的。

    至于结下的仇怨,那也毫无办法。

    但自古唯有儿子坑爹,但当爹坑儿子的时候,纵使泪流满面也得受着。

    段誉心里苦笑,又对着青年慕容复道:“这位公子玉树临风,想必不是丐帮中人,不知道此次前来找着在下,又有何事?”(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