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四十八章 不敌
    “非也非也!在下有着家传,倒是也学了几招剑法,想请诸位方家点评一二……”

    段誉轻摇折扇,突然间扇子一并,迅如疾火般向卓不凡点去。〔网

    卓不凡刚刚想举剑抵挡,手腕上便是一麻,内力滞涩中,长剑已经被人夺走。

    这一下当真兔起鹘落,惊人到了极点。

    像卓不凡这样的剑手,长剑便是自身性命,要夺走兵器,与剁下他右手的难度也无甚区别。

    “好剑!当真好剑!”

    段誉以指弹剑,剑作龙吟,他大夸剑好,却对卓不凡的剑法武功不置一词,就如品评旁人书法,一味称赞墨色乌黑、纸张名贵一般,其中的讽刺味道,更是充充满满。

    卓不凡已经气得脸色通红,不平道人与芙蓉仙子却是脸色戒备,又有些茫然无措,不知道江湖上何时竟然出了这么个少年高手,更要与他们为难。

    “我资质愚钝,家传剑法之学了三成,便请剑神一观!”

    段誉长剑一挑,原本被卓不凡斩成九块的八仙桌面便径自飞起。

    忽然间,满堂剑光涌动,绵绵密密,似出了千万剑,又似只出了一剑。

    “卓老师,我此剑如何?”

    众人眼花过后,段誉却是含笑问道。

    不平道人往地上一看,只见原本的九块木板每一块又横两道,竖两道地化为了九块,也是一般大小。

    可原本八仙桌大,此时却是要在小木板上施为,更不用说卓不凡只是四剑斩出九块,段誉却将九块斩成了块,这其中难易悬殊,又岂止百倍?

    卓不凡呆呆怔怔地看着地上大小殊异,并无不同的小方块,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

    楼上已经陷入了死寂。

    之前卓不凡的剑法虽然精妙,但众人却还能勉强看清,犹自喝彩。

    但到了段誉手上,长剑竟似有了自己的生命,更是一瞬间幻化万端,此种奇妙,简直无法用任何语言来描述。

    良久之后,才有一个倒吸冷气的声音传来:“好剑法,当真是好剑法!”

    说这话的是东边一张桌子上的黑衣人,身形瘦小,留两撇鼠胡,神色间甚是剽悍。

    他此时双目外放精光,摩拳擦掌,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与他同坐的三人也各有气质,不似凡俗,第一人身穿土黄色袍子,也是瘦骨棱棱,但身材却高,双眉斜垂,满脸病容,大有戾色。第二人穿枣红色长袍,身形魁梧,方面大耳,颏下厚厚一部花白胡子,是个富商豪绅模样。最后一人身穿铁青色儒生衣巾,五十上下年纪,眯着一双眼睛,便似读书过多,损坏了目力一般。

    “这一手‘九九归元’的剑法,当真妙到了巅毫,恐怕只有我家公子才能接下,但如此好的对手,我江南一阵风风波恶既然见到了,又怎么能放过?”

    风波恶跳到段誉面前,叫道:“来来来!我们打一场!”

    他生平极好打斗,尤其是遇见了武功高强,又或者使用奇门兵器的对手,那更是喜不自胜,犹如酒鬼遇见了名酒一般,非得好好打上一场不可,对于胜负输赢,倒没有多少介怀。

    魁梧汉子当即叫道:“四弟不可,快回来!”

    他们乃是慕容复的家将,情同手足,此时见段誉武功高强,风波恶冒然挑战,不仅有败无胜,更是给己方招惹一位强敌,智者不取。

    “非也!非也!”

    那黄衣汉子却道:“四弟,此等高手,对敌起来其乐无穷,又怎能轻易放过?大哥,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若真让四弟忍下来,他恐怕会连着三大晚都睡不着觉,到时候缠着我们试招,那可大事不妙,不妙至极矣……”

    “在下武功浅薄,又怎么会是这位风四哥的对手?献丑了!”

    段誉却不答话,将剑交还给卓不凡。

    他乃是不忿有人辱及亲父,才奋而出手,至于风波恶?这名字根本没听过,也就无所谓与人动手。

    “你姓段,又来自大理……适才你所用的,可是段家剑法?”卓不凡目光炯炯地问道。

    “不错,在下正是段氏中人,先生日后行走江湖,还望多积累些口德的好!”

    “嘿嘿……原来如此!”

    卓不凡接过长剑,面色怔怔,看得周围人也是暗自好笑:‘你自夸自大也就罢了,偏偏惹到大理段氏头上,岂不是找不自在么?’

    只是卓不凡剑法也是惊人,这些人纵使心里嘲笑,面上却不敢露出半分。

    段誉交待过后,便即想转身离开,忽然见到对面的风波恶脸上满是诧异,两个随从家将更是喊了出来:“公子小心!”

    原来卓不凡脸皮受损,心想若不宰了这小子,日后姓卓的行走江湖,还怎么做人?

    又见段誉还回长剑,当真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一抖长剑便向段誉刺来。

    他少年时遭遇极惨,整个门派被灭,此后又在长白山苦练数十年,少与人说话交流,此次武功大成,才出来行走江湖,连性子也变得越孤僻乖戾。

    段誉也听到了耳后破风之声,卓不凡出剑好快,几乎是一眨眼便来到了他背心。

    幸好此时段誉的北冥神功已经小有根基,体内北冥真气充盈流转,宛若实质,卓不凡长剑刺到,撞上了他体内真气,剑尖一歪,剑锋便微微一滑。

    借着这个良机,段誉脚下一错,当即躲开了这一剑破背之厄,只是背心也多了一道长长的口子。

    卓不凡出剑便不停,他变招奇快,又使一招“玉带围腰”一剑连攻段誉前、右、后三个方位,三处都是致命的要害,凌厉狠辣。

    段誉仗着神妙步法,却是连躲三剑,身上气息也调匀过来。

    这是他初次行走江湖,临敌经验尚浅,此时便未免有些手忙脚乱。

    卓不凡见对方步法精妙,自己万万不敌,心下更是惧怕,忽然深吸口气,长剑一挺,剑尖上突然生出半尺吞吐不定的青芒。

    慕容家四个家将齐声惊呼:“剑芒,剑芒!”

    那剑芒犹似长蛇般伸缩不定,卓不凡脸露狞笑,丹田中提一口真气,青芒突盛,向段誉胸口刺来。

    段誉此时转危为安,胆气复生,见到剑芒也不诧异,径自将北冥真气运到手上,向长剑弹去。

    叮当!

    忽听得金铁交击之声乱响,段誉一指弹出之后也不罢手,向空中抓去,随抓随抛,将两柄飞刀,一把拂尘都扔在了地上。

    “这……”

    风波恶保持着纵掠出来的姿势,嘴巴长得老大,几乎可以塞下两个鸭蛋。

    卓不凡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自己手里的长剑。

    剑身已经断了一截,另外半截剑尖没入酒楼横梁,尾部仍自不断颤动,青光闪烁,便仿佛一条头部已经没入房梁的小蛇,此时正在拼命钻入。

    “你……你使了什么妖法?”

    芙蓉仙子花容失色,她与不平道人见卓不凡不敌,当即从边上夹攻,哪里想到对手武功委实太过不可思议,竟然将他们的兵刃都夺了下来。

    段誉一脚踏住拂尘飞刀,一边冷笑道:“原来中原武林群雄便是这幅德性,目中无人,突施暗算……还有什么你们做不出来的?”

    虽然他说的乃是卓不凡几个,但风波恶等人也兀自感到面上无光,更恨芙蓉仙子与不平道人不懂规矩。

    “非也!非也!”

    包不同摇头晃脑地道:“这三人或许并非我中原武林之人,纵使便是,又怎么能推他及人,将我们这些英雄豪杰,与这几个狗熊混蛋一比?”

    “呵呵……”

    这个时候,卓不凡似乎终于回过神来:“我苦修多年,满以为自己剑术天下无敌,却没有想到……”

    他向段誉看了几眼,随后头也不回地下了酒楼。

    纵然是笑,但听起来却比哭还要凄惨悲伤,几乎令人忍不住要为他掬一把热泪。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等后会有期!”

    不平道人一拱手,念念不舍地瞥了方明脚下的拂尘一眼,这是他特意打造的兵刃,长短轻重无不合手,又加入多种精金,刀剑难伤,今日若失去此物,日后还想找一柄如此趁手的,可就难上加难了,因此心里好生踌躇。

    他虽如此,芙蓉仙子崔绿华却是女流之辈,更加多了几分蛮不讲理,当即来到段誉面前:“将飞刀还我!”

    “如此佳人,却偏偏要在江湖中厮混,可惜可惜……”

    段誉微微一笑,向后退开。

    谁知道这句话似乎正刺到芙蓉仙子什么痛处,她大怒之下也顾不得拾取飞刀,双掌齐出,轰在段誉胸前。

    但听得‘啪’的一声响,一股猛烈无比的力道反击而来,崔绿华“啊”的一声惊呼,身子向后飞去,砰的一下,重重撞在酒楼的石柱之上,喷出两口鲜血。

    不平道人见段誉手脚不动,仅凭体内的一股真气,便将崔绿华弹得身受重伤,自己万万不是对手,脸上已是全无血色,更不提什么报仇之类,抱了崔绿华便匆匆离开,当真惶惶然如丧家之犬,凄惨落魄。(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