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四十七章 周公剑(400加)
    江南风光,山水柔婉。

    无锡乃是江南出名大城,自春秋便存在,此时更是闻名遐迩,昔年吴越争霸,留下不知多少可歌可泣之故事,越女神剑之辉,更是旷古烁今,一代绝响!

    此是上午时分,日头渐高,无锡城内早已熙熙攘攘,行人摩肩接踵,甚是繁华。

    在城中心,只见老大一座酒楼当街而立,金字招牌上写着“松鹤楼”三个大字。招牌年深月久,被烟熏成一团漆黑,三个金字却闪烁发光,阵阵焦糖、酱油混着热肉的香气从酒楼中喷出来,厨子刀杓声和跑堂吆喝声响成一片。

    眼看正午即至,正是每日生意最好的时候,楼上客人已经坐满,席面琳琅满目,俱是各色珍馐佳肴,不说闻到,便是一见也勾人馋涎!

    几桌豪客吃喝得高兴,推杯换盏中,气氛便热闹非凡,话题渐渐转到了当今武林之上。

    “要论刀法……少林寺的降魔刀、广西黎山洞黎老汉的柴刀十八路、江南史家的‘回风拂柳刀’、宁波天童寺心观老和尚所创的‘慈悲刀’、本朝金刀杨老令公的‘后山三绝招’、太乙派的‘羽衣刀’、还有山西郝家刀法,俱是一时瑜亮……”

    说话的豪客显然也是武林中人,所用便是一柄百炼柔钢,∴长∴风∴文∴学,w≯ww.c※fwx.n£et精光发亮的长刀,看起来不仅是武林中人,更是用刀的好手。

    “嘻嘻……兄弟少说了一家,若论刀法,说到关西祁老六的‘快刀’,江湖上谁不得翘起大拇指?来,哥哥敬你一碗!”

    “哈哈!鲍老板谬赞了,兄弟只是靠着刀口吃饭,两袖清风,哪里比得上你金山银海,随取随来啊!”

    祁六眼有得色,一饮而尽,兴头起来,更是说得唾沫纷飞:“刀法也就罢了,若论剑法,当今武林中的名家虽然不少,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西南的那位!”

    “兄弟所说的,可是天南剑圣么?”鲍老板手一抖,压低了声音。

    但纵使如此,整个酒楼也是一静,仿佛这个名字本身就带着异样的魔力一般。

    “不错……少林方丈、丐帮帮主、神山上人、冲霄洞谭公谭婆……这些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人物都被打得心悦诚服,段剑圣的剑法可称天下第一,甚至便是天下第一高手!”

    快刀祁六显然对段正淳甚是推崇。

    “兄弟之言大是有礼,可惜老哥我是做没本钱买卖的,若是去了大理,恐怕还未见着人家金面,就先进大牢,吃那不要钱的老米干饭了……”

    鲍老板缩了缩头,纵使身处中原,似乎也对那大理禁武令犹有余悸。

    祁六道:“我倒是听说大理行此令三年之后,国家便即大治,到了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地步,而江湖上的英雄好汉也纷纷加入禁卫军,建功立业……”

    “哈哈……看样子你祁老六是起了投奔之心么?”那鲍老板大笑。

    “我是有此心,听说那位剑圣此时正在广招人才,想去试试,奈何……唉……若能见得剑圣神剑之威,便是当场死了,也是此生不枉了啊!”

    祁六长吁短叹。

    “嘿嘿,剑圣神剑?”

    便在这时候,三人联袂上了酒楼,一人道人打扮,一人却是艳丽少妇,还有一人背负长剑,身穿青衫,五十来岁年纪,长须飘飘,面目清秀,刚才的冷笑,却是出自他之口。

    小二见着又是一队武林中人,心里暗暗叫苦,上前陪着笑脸:“几位抱歉,小店已经客满……”

    “现在是满的,等会自然有位子了!”少妇嘻嘻笑道。

    “这两人大言不惭,道兄可知道是谁?”背剑之人冷哼一声,显然是要与祁六与鲍老板对上了。

    “一个叫做快刀祁六,一个是专门打劫的‘没本钱’鲍千灵,都是小角色!”

    这道人口气甚大,祁六当即涨红了脸,拔出刀来:“你说什么?”

    “在下不平道人,这位乃是芙蓉仙子,还有剑神卓不凡老兄,两位不妨给个面子,去旁边挤一挤如何?”

    不平道人拂尘一摆,登时生成一股强劲真力,快刀祁六手腕不稳,差点连自家兵刃都拿捏不住,心里不由大寒,叫不出声来。

    “原来是名动四海的蛟王不平道人,您请!请!”

    鲍千灵知道这不平道人来头甚大,武功精强,两同伴看起来更不是善类,赶紧起身作揖,拉了祁六的手就要走。

    “等一等!”

    那青衣负剑的剑神卓不凡冷哼一声,突然间拔出长剑,寒光闪动,只听嗡嗡嗡几声轻响,长剑似乎在一张八仙桌上划了几下,跟着拍拍几响,八仙桌分为整整齐齐的九块,崩跌在地。

    在这一霎眼之间,他纵两剑,横两剑,连出四剑,在桌上划了一个“井”字。更奇的是,九块木板均成四方之形,大小阔狭,全无差别,竟如是用尺来量了之后再慢慢剖成一般。

    他一剑既出,整张八仙桌便即解体,上面的杯盏盘子打碎一地,汤水四溅。

    满堂之人什么时候见过这种神妙的剑法,当即瞠目结舌,乱成一片。

    卓不凡仰天大笑,得意非常:“我这一手‘周公剑’如何?”

    祁六脸色惨白,身上簌簌发抖,生怕对方也给自己来一剑,将他斩为九块,嘴唇蠕动,想说句讨饶的话来,却又哪里还有力气?

    “剑神神剑,果然不凡,纵使天南剑圣前来,也有不敌啊!”

    不平道人与芙蓉仙子连连夸赞,令卓不凡更为自傲,摸了摸胡子。

    原来这三人天南地北,却都跟飘渺峰灵鹫宫有些关联,一个想找童姥报仇,一个却是亲族被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牛鬼蛇神杀了,不平道人却是野心甚大,想要夺了灵鹫宫的基业。

    三人偶然相遇,臭味相投,便结伴而行,更是暗中较量过武功,结果只在伯仲,卓不凡剑法精妙,稍微胜出一筹。

    他乃是“一字慧剑门”的高手,这慧剑门曾被天山童姥杀得精光,卓不凡侥幸逃过一劫,从此再也不敢回去,逃到长白山中荒僻极寒之地苦研剑法,无意中得了前辈高手遗下来的一部剑经,勤练三十年,终于剑术大成,自信已然天下无敌,此番出山,在河北一口气杀了几个赫赫有名的好手,更是狂妄不可一世,只道手中长剑当世无人与抗,言出法随,谁敢有违?

    谁知道这日与两位好友上楼,便听见有人大言凿凿,推崇段正淳剑法,这如何能忍?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这‘天下第一剑’之名,可不是容易拿的,光看各个武侠世界中,有此殊荣的剑客哪个不是血战连场才能摘得荣誉,最后还得应付一波波天南地北的挑战者,便可见一斑。

    武林当中,要是谁敢说自己是天下第一,保管第二天挑战的人能踩烂门槛。

    方明能够清闲,一是因为武功高深,战绩吓人,第二便是因为身居皇宫,有着大内高手团团护卫,一般的三教九流,根本见不到方明金面,便会被侍卫们丢了出去。

    “不错,剑圣之剑,又怎是长白剑神的对手?”

    芙蓉仙子也赞道。

    “哈哈……”卓不凡脸上泛出红光,对祁六道:“老夫今日放过你也不是不可,只是你日后若再说天南剑圣如何如何,老夫纵使在天涯海角,也要取了你的性命,明白了么?”

    “明白明白!”

    鲍千灵赔着笑脸,赶紧想就此一走了之。

    酒楼上的其它座位之上,此时也坐了不少武林豪客,当即便有人以此教训自家子弟,什么是‘祸从口出’。

    只是卓不凡如此行为,却似惹怒了西首座上几人。

    “公子,我去对付他!”

    一名汉子在一个少年公子的耳边道。

    “不必了,你不是他的对手,主辱臣死,既然敢如此说我爹爹,便该我上!”

    那公子站起身,笑嘻嘻地来到卓不凡面前,唱了给肥诺:“小生段誉,见过三位!”

    这公子浓眉大眼,面目俊朗,正是段誉!

    他送方明战书前来,一路风平浪静,少林寺上下虽然如临大敌,但两军交战尚且不斩来使,也没有怎么为难他,反而好生款待。

    段誉见时间甚是充裕,玩心复动,便一路游山玩水,到了无锡城中。

    只是吃饭之时,听见有人侮辱爹爹,这如何了得?

    他之前在深宫,不知武林之事,此时到了中原,却见父皇只是修书一封,整个少林便如临大敌,简直就好像惊弓之鸟,心里更增仰慕,更是见不得外人诋毁。

    “段誉?没听过!想是无名小卒!”不平道人摇摇头。

    “小子,你可是见了我这一手神妙剑法,想学一学么?若你乖乖跪下磕三个响头,老夫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卓不凡眼中精光一闪,大笑道。

    此言一出,周围的江湖中人纷纷投以羡慕嫉妒的目光,要知学武之人若得高人垂青,授以一招两式,往往终身受用不尽,天下扬名,立身保命,皆由于此。但歹毒之徒习得高招后反噬恩师,亦屡见不鲜,是以武学高手择徒必严。

    现在段誉天降大运,竟得高手垂青,自然惹得人人羡慕。(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