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一品(300加)
    “君子尚且一言九鼎,何况一国之主乎?大师请!”

    方明含笑而立,右手微伸,做了个‘请’的姿势。([

    鸠摩智脸色微变。

    因为方明虽然只是轻描淡写地一伸手,两边的衣袍却是无风自鼓,内力激荡,自然而然地便形成了守御圈子。

    甚至,对方的没一举手,一抬足,都给他一种自然而然,造化天成,无懈可击的感觉!

    此时,纵使还在室内,鸠摩智却觉得自己仿佛被分割出来,对方却是凝重如山岳,就似泰山即将倾倒而下,化为灭世之灾!

    “又是邪法!”

    鸠摩智高宣佛号,大声叫道,心里却是清楚,这实在是对方的武功太过可怖可畏,精神圆满,甚至已经开始尝试影响外界,使他产生了心灵幻觉。

    本来,应对这种外来魔头之法,佛教当中多有阐述。

    作为密宗的大轮明王,鸠摩智自然也懂得不少,当即又是一咬舌头,同时心里观想密宗供奉之不动金刚明王法身。

    历来此种**之法,或者心灵迷雾,只要受者内心坚定,不为外物所迷,却也只是雕虫小技。

    对鸠摩智而言,纵使江湖上擅长此道的高手一起施为,也不过如清风抚面,挥手便可破去。

    甚至,只要观想佛像之威严,内心恒定不动,那任何邪法也不得施展。

    毕竟,这里还是现实世界,心灵力量影响很小。

    因此那些摄魂者施法之时,非得加上迷香之类,增加成功几率,从此彻底沦为江湖下九流。

    但此时鸠摩智连运秘法,心灵上的沉重却是有增无减,额头冷汗不由簌簌而落,心想:“此人到底是人是鬼?此种法力,简直闻所未闻……”

    段正淳‘天南剑圣’的名号响彻西南,鸠摩智自然早有准备。

    只是他乃自负之人,又练成了火焰刀神技,想着纵使段正淳练成六脉神剑也当有着一拼之力,更何况对方乃是一国之主,身份尊贵,又怎么好意思亲下场演武?

    可惜他太高估了方明的脸皮。

    对于方明而言,只要对自身有利,世人的诽谤又算得了什么?

    因此,纵使是堂堂武林大宗师、大理国主的身份,也行踪鬼魅,夜探贵宾馆,一点压力都没有。

    “大师怎还不动手?”

    方明见鸠摩智如此,却又是长笑一声。

    在鸠摩智看来,却是对方身上的压力不断增强,好像浪花般冲击而来,一浪高过一浪,气势不断拔高,竟似没有尽头,纵使还没有动手,他身上的骨节已经被压得噼啪作响。

    心灵纵然不能影响现实,却可以影响别人之心。

    因此,鸠摩智只是幻象中有着万山压来,身上却真的仿佛千钧压顶,便是自身心灵被影响,反馈到了肉身上。

    等到方明晋升宗师之后,更是可以令鸠摩智在心灵中以为自己真的死了,他在真实界的色身同样也会呼吸断绝!

    “这心灵幻象如此多,直似无边无尽,这可怎生是好?”

    鸠摩智的背都一层层弯下来,在他原本打算中,是准备以静制动,等待方明先出手,以不变应万变,反正对方只说一指,接下来的把握不小。

    但现在,对方虽然身子不动,恐怖的心灵幻象却是一**袭来。

    甚至,段正淳身上的内力也是奔涌不息,丝毫没有匮竭之相,竟似已经达到了造化阴阳,生生不息的至境!

    鸠摩智很担心自己若是再这么下去,恐怕连出手的信心都会没有了!

    因此,他当即转攻为守,双拳击出,静室中便仿佛响起了两个霹雳!

    此乃大金刚拳法,七十二绝技中刚猛第一,拳风炸响,如携风雷而击,声势当真慑人到了极点。

    而鸠摩智双拳打出之后更不迟疑,右手五根手指如莲花般次第绽放,化为多罗叶指、无相劫指等霸道指力,左手则是拇指和食指轻轻搭住,似是拈住了一朵鲜花一般,脸露微笑,出指轻柔无比,左手每一次弹出,都像是要弹去右手鲜花上的露珠,却又生怕震落了花瓣,脸上则始终慈和微笑,显得深有会心。

    禅宗有云,世尊如来说法,手拈金色波罗花遍示诸众,众人默然不语,只迦叶尊者破颜微笑。释迦牟尼道:“吾有正法眼藏,涅槃法门,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

    这便是‘佛祖拈花、迦叶微笑’的由来,鸠摩智左手施展的,自然便是‘拈花指法’!

    他右手指法凌厉霸道,左手拈花指却是轻柔到了极点,如此刚柔并济,融汇一炉的功夫,便是少林和尚齐上也只怕难以抵挡。

    “大师指功不差!只是克敌制胜,一门功夫便够了!”

    方明见着拳力、指风汹涌而来,却是轻笑一声,举起右手,竖起一根食指。

    嗤嗤!

    单单这一举手的动作,他身上的衣袖便如鼓满的风帆一般张开,向前飞起,与鸠摩智的拳风指力相互撞击。

    但听虚空中嗤嗤有声,如裂败革,一个个凸起在衣袖上浮现而出,又飞快消散下去。

    等到风平云静之后,鸠摩智见着方明大袖飘飘,却是丝毫无损之样,心里更是大凜:“他以一双衣袖硬接我拳法、指法,却连袖子都没有破损半点,可见犹有余力,若是真的与他动手,我恐怕……”

    此时他见方明一指才出一半,便已经有此等威能,更是不暇多想,双手搓了几搓,一股热浪当即生成。

    他以掌作刀,挥手疾砍,静室中便刀气纵横,带着滚滚热浪。

    这火焰刀本是无形刀气,又附有炙热内劲,乃是一等一的神妙功夫,不在六脉神剑之下。

    鸠摩智自苦修成此刀之后便极少出手,盖因他武功高绝,敌人往往撑不过他三招两式便得跪地求饶,自然用不着动用此门神功,鸠摩智一直颇引以为憾。

    却不想此次敌人如此强大,鸠摩智被逼不过,终于动用了此门神功。

    “好!火焰刀名不虚传,大师见见我这‘一阳指’如何?”

    方明凌空一指虚点。

    鸠摩智乍听此言,心里一怒,复又一喜,怒的是段正淳太过自大,竟然不用六脉神剑,只用一阳指对付他。喜的便是对方托大,纵使一阳指再怎么厉害,也不过一门精妙的点穴手法,自己足可抵御。

    嗤嗤!

    虚空中骤然声响大作,鸠摩智砍出的火焰刀内劲竟然纷纷仿佛白雪遇阳般消融。

    “不好!”

    鸠摩智暴退,同时双手不断疾砍,催出火焰刀内气。

    可惜已经无用,只是一瞬间,他便感觉胸口一痛,一股阳和的指力没入四肢百骸,全身暖洋洋的,如被烈日暴晒,更增**之感,心里便是一惊。

    指力入体后飞快流窜,甚至性质也变得极阴极寒,宛如一条冰线般在经脉中流转,让鸠摩智好生体会了一把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一阳指力又怎会如此冰寒彻骨?”

    鸠摩智一边身子热,一边身子寒,甚至眉毛都是一边焦黑,一边挂着寒霜,整个人竟似分了阴阳,体内阴阳作乱,五气失调,当真百哀俱全,一下翻身倒在地上,嘴里嗬嗬有声,似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世人只知一阳指点穴神妙,又有治疗之功,却不知大补也是大毒,我这第一品的一阳指滋味如何?鸠摩智,你服不服?”

    一阳指乃是段氏绝学,甚至连六脉神剑也不过是从中演化,堪称博大精深到了极点。

    纵使是天龙寺中的高僧,能练到第四品的也是屈指可数,整个天龙寺内,也不过寥寥六七个,还凑不足十指之数。

    甚至,就算再给一百年时间,这些高僧想要练到第一品,也是毫无指望之事。

    但方明不同!

    他天纵之才,内功精深,眼界更是过人无比,觉醒真我之后短短时间内,便将一阳指推进到了第三品。

    此时又过了二十多年,第一品的一阳指也不过手到擒来。

    “一阳指乃是阳和之指法,等到了第一品的境界,却是能阳极生阴!”

    方明笑道:“鸠摩智!你中了我的一阳指,体内生机都会尽化为死气,更兼体内二气失调,死前必将惨痛百倍……”

    “国主手段……过人,小僧服了!”

    鸠摩智能屈能伸,当即挣扎着跪地叩。

    “也罢,总算你还识些时务!”

    方明又是一指,鸠摩智只觉得体内二息勉强平静,终于站起了身子。

    “我方才只是为你稍微缓解症状,若不得我内力之助,你之大患迟早再次作!”

    鸠摩智听了方明的话,又是苦笑。

    只是稍微运气,他便觉得丹田之内有着一冷一热两道强劲指力流转,更是与他身体有着极大关系,竟能汲取原本内气而成长,此时引而不,被一道指力封住。

    顿时知道方明所言非虚,当即行礼道:“小僧之前无礼,得罪了国主,还请国主恕罪!”

    “这个好说!”

    方明径自到了主位坐下,鸠摩智只能站在一边,眼珠滚动,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