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四十一章 鳄神(100加)
    此时的段誉武功既高,见识也是不浅。

    见着虽然书架上的秘笈包含百家,但几本最精华高深的却是全部标注有缺,不由大失兴趣地摇头:“这琅嬛福地徒有虚名,这些百家杂学,驳杂不精,学了只是浪费光阴,偏偏还有人拿它当宝,唉……”

    段誉感叹几声,沿着原路返回山崖,却见两名无量剑弟子倒在一边,脖子歪成诡异的角度,双眼暴突,竟然被人以极重手法扭断脖子而亡,不由心里就是一刢:“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敢行凶杀人?反了!反了!”

    “嘿嘿!八道,当心爷爷我咔嚓一声,将你的脖子也拧下来!”

    一道黄色的人影一闪,张开蒲扇一般的大手,就向段誉抓来。

    段誉脚下一错,当即躲了过去。

    “咦?”那人影惊疑一声,也就站定不动。

    段誉向那人瞧去,第一眼便见到他一个大得异乎寻常之脑袋,一张阔嘴中露出白森森的利齿,一对眼睛却是又圆又小,便如两颗豆子,然而小眼中光芒四射,中等身材,上身粗壮,下肢瘦削,颏下一丛钢刷般的胡子,根根似戟,却瞧不出他年纪多大。身上一件黄袍,长仅及膝,袍子是上等锦缎,甚是华贵,下身却穿着条粗布裤子,污秽褴褛,颜色难辨。十根手指又尖又长,宛如鸡爪。

    初见时只觉此人相貌丑陋,但越看越觉他五官形相,身材四肢,甚而衣着打扮,尽皆不妥当到了极处。

    “阁下是谁?”段誉眼睛一凝,冷声问道。

    那人哈哈大笑,说道:“老子是南海鳄神,武功天下第一……嘿嘿,你这个小娃娃一定听到过我的名头,是不是?”

    “没有听过!”

    段誉摇头,将南海鳄神气得三尸神暴跳,又道“看尊驾行事,绝对不是大理的武林中人,否则断不至于如此,你可知道,你已经惹上了天大的祸事?”

    “老子知道!”

    谁知南海鳄神瞪着大理这块有个叫做什么天南剑圣的,最爱管闲事,普通武林中人,一旦作奸犯科,便绝对逃不过他手下的魔掌……连云中鹤那色鬼纵使听说大理美女甚多,心痒难赖,也是不敢犯雷池一步,偏偏老子不信这个邪,非要跟他好好比划比划不可!”

    “哦?你何德何能,要与段剑圣比划?”

    段誉此时已经知道这南海鳄神就是个浑人,当即忍住笑问道。

    “我不管!他杀了我徒弟,我就要咔嚓一声,将他脖子扭下来!”南海鳄神凶霸霸地道。

    “杀了你徒弟?我父……我国君怎么会跑去杀你徒弟,这岂不是成何体统?”段誉瞪大眼睛。

    “虽然不是他亲自动的手,也与他杀的无异!”

    南海鳄神吹胡子瞪眼:“我家徒儿‘小煞神’孙三霸不过在街上杀了个人,这狗皇帝便派了大内十大高手,八大护卫,又纠集一帮侠客,将我徒弟围攻杀死,此仇不可不报!”

    他嘴上如此说,心中却清楚,自家徒弟武功浅薄,连一个高手都打不过,甚至杀了人还大摇大摆地在酒楼吃喝,最终被当地神捕门拿下,判了菜市口秋后处斩。

    只是死在刽子手之下,实在大失他南海派的面子,若是孙三霸活过来,南海鳄神说不得也会一掌直接打死了,免得丢人现眼,更重要的乃是丢他岳老三的面子。

    “原来如此,可惜你要报仇,跟这两人有什么关系?”

    段誉指指地上的两具尸体。

    “嘿嘿……那皇帝老儿不是规定武林中不得随便杀人么?老子偏偏杀几个给他看看,看他怎生奈何得了我?”

    南海鳄神双手双抱,得意洋洋。

    “奈何得了,一定奈何得了……”段誉叹息一声:“大理皇宫高手如云,纵使一个看门的也身怀不凡绝技,你一个个往上打,恐怕打到修门的、弄花的便得一命呜呼,根本见不到他老人家的金面!”

    “你他奶奶的,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南海鳄神听段誉将他与仆役视作一流,当即差点气炸了肺,呼啸一声,右手成鸡爪状,又向段誉抓来。

    段誉展开凌波微步,身子一晃,已经出了三丈之外。

    转身之际,南海鳄神看着他的后脑勺,却是拍手大笑,“啧啧啧”的赞美数声,脸现喜色,说道:“妙极,妙极!你很像我!你很像我!”

    “混账!”段誉却是脸色一怒:“你说什么?”

    南海鳄神手舞足蹈,似乎拾到了天下最珍贵的宝贝一般,说道:“你手长足长,脑骨后凸,腰胁柔软,聪明机敏,年纪不大,又是男人,真是武学奇材。你瞧,我这后脑骨,不是跟你一般么?”

    段誉啼笑皆非,只觉不可理喻,谁能料到南海鳄神说的“你很像我”,只不过是两人的一块脑骨相同。

    南海鳄神笑吟吟的转身,说道:“咱们南海一派,向来有个规矩,每一代都是单传,只能收一个徒儿。我那死了的徒儿‘小煞神’孙三霸,后脑骨远没你生得好,他学不到我一成本事,死得很好,一干二净,免得我亲手杀他,以便收你这个徒儿。”

    他从上至下,又从下至上地看了段誉几眼,脸上喜色越来越浓:“你快跪在地下,苦苦求我收你为徒,我假装不肯,你便求之再三,大磕其头,我才假装勉强答允,其实心中却十分欢喜。这是我南海派的规矩,以后你收徒儿,也该这样,不可忘了。”

    段誉强忍住笑,一本正经地道:“可惜,我已经有师父了!”

    “这倒是个麻烦!”南海鳄神摸摸后脑勺,一双眼睛放出凶光:“我见你武功似乎也不怎么样,不若你快告诉我你师父在哪里,我再去将他杀了,一了百了,你便可拜入我门下了!”

    他原本是为徒儿报仇而来,但现在见了段誉这块‘良才美玉’,却是将孙三霸抛得一干二净。

    “我师父很多,你若要一个个比过去,就得先跟我孟师父比易经,再跟我苏师傅比下棋,还有无崖子师父、高护卫……最后还得打过我爹爹,我才肯拜你为师!”

    段誉微笑道。

    “哈哈……土鸡瓦狗,你只管带我去,看老子三招两式,便将他们的脖子扭下来!”

    南海鳄神志得意满,夸下海口。

    “三招两式?”段誉一笑:“那也用不着我师父出马,我一个便成了!”

    南海鳄神哈哈大笑,他看段誉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也就步法精妙点,之前也是自己太过大意,没用真功夫,便道:“三招之内要是打你不倒,我就拜你为师。”

    段誉笑道:“这话你赖不赖?”

    南海鳄神怒道:“岳老三说话,素来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说好了,你若接不住,便乖乖拜我为师!我若输了,便拜你为师!”

    “若反悔呢?”

    “那便是乌龟儿子王八蛋!”

    南海鳄神大叫一声,向段誉扑来。

    “来得好!”段誉长笑一声,伸手与南海鳄神对掌,只听噗的一声,如裂败革,南海鳄神腾腾倒退三步,怪叫道:“邪了门了,你小子内力怎么如此精强?”

    他可不知段誉既身负北冥真气,又得方明点拨,学了敛气法门,平时藏功于身,外表便是文弱书生的模样,但一动却是沛如千钧,重如大海。

    南海鳄神与他一对掌,便是感觉自身内力大受反震,不由暗叫:“苦也,终日打雁,反被雁啄眼,今日老子这现成的灰孙子便是做定啦!”

    以段誉的功力,他要平手也极是不易,三招之约?呵呵……

    “怎么样?还要比么?”段誉问道。

    “不比啦!”

    南海鳄神眯着一对豆眼凝视段誉,脸上神情古怪之极,又是诧异,又是伤心,又是愤怒。

    段誉笑道:“岳老三,我瞧你定是甘心做乌龟儿子王八蛋,拜师是不肯拜的了。”

    南海鳄神怒道:“我偏偏叫你料想不到,拜师便拜师,这乌龟儿子王八蛋,岳老三是决计不做的。”说着突然跪倒在地,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向段誉连磕了八个响头,大声叫道:“师父,弟子岳老三给你磕头。”

    “哈哈,乖徒儿!”

    段誉江湖经验极浅,刚才不过是想戏弄下这个浑人,见对方真的行大礼拜师,却也既是害怕,又觉好玩。

    “皇子不可!”

    一道人影匆匆赶来,却是高升泰,对段誉道:“此人乃是中原一恶,素来多行不义,身上恶迹累累,又怎能拜入皇子门下?”

    “你他奶奶的,来来来,先跟我大打三百回合先!”

    南海鳄神见到自己委屈拜师,居然还有人冒出来,觉得自己不够格,当即被气得哇哇大叫。

    “岳老三,不得无礼!”

    段誉脸色一肃:“你的确有罪,便入御林军中,戴罪立功吧!这是你师父之命,不得有违!”

    转而看向高升泰:“是我爹爹让你来的么?”

    “不错!”高升泰行礼:“陛下有令,命殿下尽快回朝!”(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