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四十章 奇遇
    “两位不必多礼!”

    段誉双手虚扶:“我此次出来,不过游山玩水,更听说灵妹曾经在这里掉了一只闪电貂,特意过来找找……你们刚才说当年之事?当年有什么事?”

    左子穆暗暗叫苦,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几个耳光,干笑道:“我等当年不识天威,做下错事,心里好生惭愧……”

    至于被段正淳打得大败亏输,差点灭门之事,却是咬死都不能说的。◇↓◇↓,

    不说,大不了他们两人被千刀万剐,要是说了,整个无量剑东宗都说不准要除名了!

    毕竟,就算此时的剑圣不追究,也有的是想要拿他们东宗去讨好官府的武林门派。

    “原来如此,我国公私分明,既然神捕门没有来找你们麻烦,纵使你们有罪,也该向当地官府自首,我虽是皇子,却是管不得的……”

    段誉平静道。

    这番话直令周围武林人士暗自点头:‘听闻大理段氏家教严谨,天南剑圣治国有方,井井有条,此言大是不虚!’

    左子穆心里再松口气,当即陪笑道:“原来皇子来此,是为了灵公主找只貂儿?不知那闪电貂何等模样?我等手下弟子也有不少,愿为殿下效犬马之劳!”

    他这话一出口,便感觉数道仇视的目光钉在他背上,特别是辛双清,心道你这老儿倒挺会打蛇随棍上,当即道:“属下辛双清,忝为禁卫军客卿,见过皇子殿下,我无量西宗乃是此地宗主,无量山上一花一石,一草一木,俱都烂熟于心……”

    “既然皇子要找那貂儿,在下虽是一介莽夫,也愿助一臂之力,等我回去,当即将下人都叫来,再雇请上佳猎手,务必要将那貂儿抓到!”

    马五德当即大拍胸脯,此时已经打定主意,便是倾家荡产,也得将段誉的马屁拍好了。

    “多谢,多谢,诸位请听我一眼!”

    段誉看到越来越多的人挤向前来,不由高声道。

    不料他这一声发出,满场登时寂静,群雄大气也不敢喘,等待着皇子训话。

    ‘我之前多读史书,知道侠以武犯禁之害,却不想我大理律法之威严,竟然一至于斯!’

    段誉心下甚喜,更带着自豪,又隐隐感觉有些不对。

    似乎这些人最为畏惧的,还不是大理国法,又或者神捕门、禁卫军之类,反而好像是怕他爹爹怕得要死!

    段正淳纵使威震武林,被尊为‘剑圣’,但也只是草莽诨号。

    与段誉在一起的都是朝廷大员,又怎么可能告诉他这些事情?

    因此,直到段誉此次外出,才颇有些‘我爹爹原来在武林中这么厉害’的感觉。

    定了定神,咳嗽一声,才道:“这闪电貂来去如风,兼有剧毒,除了我与灵妹却是谁也不认的,诸位好意心领,但还是不要冒险的好,更不能驱使弟子百姓冒险!”

    “皇子仁德!”

    他这一说话,俨然便是命令,各个武林豪杰俱都凛然遵从。

    ……

    一日之后,段誉便告辞出了剑湖宫,在无量后山闲逛。

    虽然辛双清拿出十二万分劲头,招待唯恐不周,但他皇子之尊,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什么奇宝珍玩没见识过?因此略微耽搁一日,休息了下,便即出发,游览无量山景色,顺带查找闪电貂之下落。

    “灵妹上次离家出游,也太不小心,若非甘阿姨不放心,求爹爹派出侍卫暗中保护,恐怕也要大受一番惊吓不可……唉,可惜她回宫之后整日价便是说外面的好玩事,将婉妹、朱妹、紫妹、还有语嫣妹子的心都说动啦!”

    他轻功惊人,步伐飘逸潇洒,在后山四处乱转,可惜连闪电貂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至于‘莽牯朱蛤’?真是抱歉,早在数十年前便被方明顺手捉了去研究,现在连根毛都没剩下。

    段誉信步而行,又来到一片断崖,但见对面一条瀑布如玉龙般落下,心里又是一动:“这里似乎便是无崖子师父曾说过的,他当年大享清福之所在,既然已经到了,便不妨去看看……”

    他此时身负北冥真气在身,又得方明指点,已经是江湖上的绝顶好手。

    只是平时侍卫都不敢真与他动手,是以临敌经验欠缺,但轻功神妙,找了藤蔓编成绳索,一路攀爬而下也是如履平地。

    无崖子曾经跟他说过机关,找到地道也是简单至极。

    段誉一路下了湖底,对无崖子的巧思极尽赞叹,左顾右看,推开一扇石门,又见到了一座玉像。

    “咦?”

    段誉见着那玉像栩栩如生,面目灵动,却是一声惊疑:“这玉像跟我李阿姨还有语嫣妹子倒是颇为相似,难道这里便是她们的故居?”

    无崖子乃是重度残疾,一直深居简出,虽然指点过段誉武功,但交流甚少。

    外面的苏星河见段誉还没有正式行过拜师之礼,自然也不会将逍遥派诸般秘事相告,因此段誉虽然学了一身逍遥派武功,却对上一代的恩怨情仇,情感纠葛不甚了然。

    “我爹爹似乎也说过我与一座玉像有缘之类的话,当真好生奇怪!”

    段誉盯着玉像左看又看,纵使无崖子手艺过人,将玉像雕刻得跟真人也似,更是天仙化人,不可方物,但段誉自小跟段语嫣一块长大,天天对着这张脸,也没觉得有多了不起,至于心魔云云,更是不知所谓。

    当下又仔细检查一番,发现玉像双脚的鞋子内侧似乎绣得有字。凝目看去,认出右足鞋上绣的是“磕首千遍,供我驱策”八字,左足鞋上绣的是“遵行我命,百死无悔”八个字。

    在玉像前还有两个蒲团,似是供人跪拜之用。

    但段誉只是一声冷笑:“我乃大理王孙,皇室贵胄,又怎么能随便下跪?更何况,区区机关,又怎么能瞒过我?”

    当即在小蒲团上按了按,里面坚硬鼓胀,似有一物,脸上就露出笑容。

    扯开蒲团,里面是个一尺来长绸包,白绸上写着几行细字:“汝既磕首千遍,自当供我驱策,终身无悔。此卷为我逍遥派武功精要,每日卯午酉三时,务须用心修习一次,若稍有懈惰,余将蹙眉痛心矣。神功既成,可至琅嬛福地遍阅诸般曲籍,天下各门派武功家数尽集于斯,亦即尽为汝用。勉之勉之。学成下山,为余杀尽逍遥派弟子,有一遗漏,余于天上地下耿耿长恨也。”

    “逍遥派?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段誉摸了摸下巴,将帛卷展开来,但见第一行写着“北冥神功”。

    心里又是一惊:“这不是无崖子老师教我的功夫么?”

    再往后看,只见长卷上源源皆是裸、女画像,或立或卧,或现前胸,或见后背,人像的面容都是一般,但或喜或愁,或含情凝眸,或轻嗔薄怒,神情各异。一共有三十六幅图像,每幅像上均有颜色细线,注明穴道部位及练功法诀。

    这些图像尽皆全身一丝不挂,面貌竟与那玉像一般无异。行功路线旁以细字注满了“云门”、“中府”、“天府”、“侠白”、“尺泽”、“孔最”、“列缺”、“经渠”、“大渊”、“鱼际”等字样,至拇指的“少商”而止。

    “不错,自少商而至云门,的确是北冥神功的练法!”

    段誉点点头,又向后翻,卷帛尽处题着“凌波微步”四字,其后绘的是无数足印,与自己所学也是一般无二。

    “这里是无崖子老师故居,藏着他的武功,也不怎么奇怪……”

    段誉摸了摸下巴:“只是他为何要我杀尽逍遥派弟子?咦?不对!”

    他再看那字迹,只见字体婉约秀丽,竟是出自女子手笔,又看那些图像中的人脸,又觉虽然与李阿姨与语嫣妹子相似,细节上却有着差异,登时明白过来:“这不是李阿姨留下的,但留书之人也必然与李阿姨有着渊源,说不定便是无崖子老师的妻子!”

    他本来便是极其聪慧之人,此时再细细看那北冥神功,更发现了不对:“虽然运功路线大体不差,但越到后面,几个细微小节却与无崖子老师所传的颇有出入!”

    他虽然不知道到底谁对谁错,但额头已经渗出冷汗,内心隐隐觉得,对方故意以色相诱人,却是要让练功者不能自拔之意,而后面几处的细微改动,更是暗藏机锋,杀人不见血。

    “如此邪物,流传出去,遗毒无穷,再说上面的女子乃是李阿姨的母亲,被外人见了也大是不好,还是毁了吧!”

    段誉当即取出打火石,燃起火焰,将卷轴抛入。

    见着上面的画像渐渐被火焰吞噬,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颇有着如释重负之感,仿佛搬去了一块巨石,只觉心思空明,通体舒泰。

    当下又各处转转,只见琅嬛福地里面已经一本秘笈也无,只有空荡荡的书架与签条。

    随便瞥了两眼,便见“少林派”的签条下注“缺易筋经”,在“丐帮”的签条下注“缺降龙十八掌”,在“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缺一阳指法、六脉神剑剑法,憾甚”的字样。(未完待续。)u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