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三十九章 皇子(上月3800加更)
    干光豪见段誉大大咧咧地坐着,先是心里一惊,以为对方身负惊人业艺,不屑站起与自己比斗,要坐着打赢自己,连忙摆了个架势,守好门户。 (

    但等了半天,不见段誉动手,方才醒悟到对方乃是让他自行练剑,旁观指点之意,不由气歪了鼻子:“我师父让你动手!”

    此时气急之下,连掩饰实力的本意都忘了。

    “你师父是你师父,却不是我师父,指挥得动你,却管不了我!”段誉轻摇折扇,道:“既然你手里拿了一把剑这么东晃来西晃去,想是要练剑,那么你就练罢。我瞧着就是……”

    “其实依我看呐,你们东西二宗打打杀杀也不是个事,若是对剑湖宫归属有着争议,大可击鼓鸣冤,让我大理父母官为你们做主,公公正正地判了,若是不服,还可以去大理找三司上告,岂不痛快得很?”

    “嗯,此言大是有礼!”

    说话的乃是辛双清,毕竟这剑湖宫乃是她西宗买下来的,地契上清楚明白写着,官府中也有着记录备案,自然毫不惧怕,左子穆的一张老脸却是胀成了猪肝色,偏偏又作声不得。

    不止是他,但段誉提到官府的时候,整个大厅中都是一静。

    禁武令推行十数年,但凡有着作奸犯科的江湖中人,皆被官府擒拿归案,以王法制裁,律法威严,已是深入人心,满堂虽然俱是豪杰,却当真没有一个敢不恭敬。

    真正敢如此做的,尸骨都不知道烂了多少年了。

    “难道此人竟是官府中人?”

    在场群雄登时心里一凜,下意识地便换上了点头哈腰之色,左子穆大是踌躇,忽然间又看了看段誉的脸,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登时生起一股厌恶与恨意,叫道:“光豪,还不动手?”

    “得罪了!”

    师命如山,干光豪下意识一剑刺出,迅捷狠辣,委实已经得了无量剑法的真传。

    但下一刻,他的手便停在了那里,再也进不得一分。

    原来那段誉伸出右手,两根手指轻轻一夹,便将剑尖夹住,竟仿佛铁钳也似,任凭干光豪面色通红,也无法将剑尖移动半分。

    “好内功!”

    满场豪杰登时喝彩,他们中自有识货之人,知道要以血肉之躯拿住长剑已是极不容易,更难得的是以两根手指抗衡敌人全身之力,真想不到段誉年纪轻轻,竟然有着如此武功在身!

    “快放手……放手……”

    不料过了片刻,场上局势又有了变化,干光豪大叫着,脸色扭曲,竟似见到了什么极为可怖之事一般。

    渐渐地,他整个人竟然慢慢瘫倒下去,跪在地上,脸色惨白,手一松,长剑哐当一声,掉在地上。

    “光豪,你怎么了?”左子穆对自己徒弟还是有些关心,当即急奔过来,查看伤势。

    “师……师父!我身上一丝力气也没有了……”

    干光豪说话断断续续,竟似全身精力都被吸走一般,眼眶凹陷,头枯黄,一副大病初愈的模样。

    “好啊!你武功惊人,便可下此辣手么?”

    左子穆抽出佩剑,叫道:“你以邪功害人,就不怕在座武林正道,还有官府缉捕么?”

    他嘴上说得好听,心里着实大惧,因此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将周围同道先拉下水再说。

    “化功大、法!这是星宿老怪丁春秋的邪法!”

    西一个白苍苍的老者登时满脸惊怖,叫了出来。

    在座群豪皆是‘啊’的一声,甚为震惊,星宿海星宿老人乃是二十年来江湖邪道上的第一高手,化、功**专化内力,令武林群雄胆寒,谁也想不到段誉这个文质彬彬的少年郎,居然会和此种声名狼藉之辈扯上关系。

    “不想阁下竟不知自爱,拜入星宿老怪这个声名狼藉之辈的门下!”

    左子穆冷笑一声。

    “非也,非也!”

    段誉轻摇折扇:“我从未见过丁春秋,再说,此等猪狗不如的畜生,又怎么配做我的师父?”

    江湖之中,师承尊卑最重,若这少年真是丁春秋的门下,绝对不敢以‘畜生’称之,满堂群豪顿时放下心来。

    左子穆面有狐疑之色:“那是在下有眼无珠了,敢问这位少侠仙乡何处?授业恩师又是何人?”

    既然段誉非星宿派之人,又兼武功高强,左子穆言语中便客气了几分。

    “这个么?”

    段誉似乎面有难色:“我师父很多的……比如教我易理的孟述圣孟师父,还有教我围棋、医术的苏星河苏师父……这位苏师父的师父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我父……父亲说我与苏师傅的师父有缘,便命我跟他学了几年的功夫,但也没拜入他门下……”

    左子穆见这少年说话纠缠不清,什么你师父、我师父的,直如绕口令一般,当他故意胡搅蛮缠,当即道:“既然如此,那在下便来请教少侠的高招!”

    他徒弟折在对方手上,若不找回场子,日后在武林上便再也没有脸皮混下去。

    这习武之人,性命可以不要,脸皮却是万万丢不得的。

    左子穆掐了个剑诀,心想这少年武功邪异,必得尽出快剑,招招抢占上风,万万不能给对方施展‘邪法’的机会!

    便在此时,原本站在左子穆背后的一位师弟忽然大叫一声,指着段誉的面目道:“掌门师兄……他……他……当年打伤师父那人……”

    被他这么一叫,左子穆心里也是如闪电划过,忽然想到了二十五年前本门遭逢的大难之上!

    当时那位少年,不就跟现在的段誉非常相似么?一样的浓眉大眼,面目俊朗威严。

    这位师弟乃是当年与他一同经历剧变之人,因此记忆犹新,而左子穆却是当掌门日久,事多繁杂,一时忘了,此时方才醒悟:‘不错!我一见这个段誉,便觉得十分面目可憎,原来却是此故!他与当年那人长得实在是一模一样!’

    一念及此,他手里握着的长剑,却是怎么也刺不出去了。

    因为他清楚记得,当年那位闯宫少年,可是自称‘段正淳’的啊!

    段正淳是谁?当今大理国主,天南剑圣!甚至是天下第一高手!!!

    左子穆本来心底还有奢望,心想大理姓段之人千千万万,说不得那大恶人刚好与镇南王同名同姓而已,可惜等到他混入大理城,悄悄见过镇南王出行之后,却是四肢冰凉,如坠冰窖。

    等到镇南王段正淳继位,左子穆便将这段仇恨深深埋在心底,甚至强迫自己忘去,幸好当年听到段正淳自报家门的只有他与师弟两个,他们两个守口如瓶,其它东宗弟子却浑浑噩噩,只知道本门当年有过一个大仇人,却连姓甚名谁也不知道。

    “莫非……莫非那大恶人还不放过我们,特意派了儿子过来斩草除根?”

    左子穆越想越怕,连长剑都簌簌抖起来。

    辛双清本来以为左子穆这是练成了什么奇招,非得剑刃颤动,等了片刻,却见左子穆冷汗滴滴滑落,竟似被吓成这样的,不由更是大奇。

    “这位……段公子,姓左的有眼无珠,不知道令尊何人?”

    左子穆心里天人交战,后来反而横下心来,慨然问道。

    “原来左掌门见过家父?”段誉脸上也有些惊讶:“家父名讳上正下淳!”

    “段……段……段……”

    一时之间,满场豪杰都打起了摆子,有那心急口快的就要脱口而出,幸好旁边之人机灵,赶紧捂住了嘴巴。

    这里可是大理!直呼皇帝名讳,乃是大不敬之罪,被官府知道了,少不得要杀满门。

    “原来是大理皇子降临,失礼失礼!”

    辛双清当即带着弟子跪了,其它群豪也是如此,纷纷跪了一地。

    他们不能不跪!若是放在以前,纵使段家掌门人亲至,这些桀骜的江湖中人也敢不给面子,甚至加倍傲慢。

    但禁武令十几年,再加上方明天下第一剑圣的凶威,真正桀骜不驯的,早就死的渣都不剩了。

    群豪行礼之中,颇有几个羡慕地看着茶商马五德,心想这老小子走了****运,竟然与皇子把臂同游,日后荣华富贵,不在话下,更是安稳如山了。

    “嗯!我此次乃是微服出行,诸位免礼平身吧!”

    段誉摆摆手,却见左子穆与另外一人脸色惨白,站在原地,惨然道:“今日殿下前来,什么也不必说了,要杀要剐,我们接着就是……”

    却是他们知道此时方明一声令下,满场豪杰齐上,纵使辛双清都不会放过他们,纵使杀出重围,也逃不过禁卫军与神捕门的天罗地网,还不如痛痛快快地一死了之。

    其它群雄不知原因,纷纷大奇:‘你冒犯王子,请罪就是,何必弄到这个份上?’

    也有那不怀好意之人暗暗冷笑,等着看笑话。

    谁知最诧异的反而是段誉,好奇道:“我要杀你们?我为什么要杀你们?”

    “什么?殿下不是为了当年之事而来?”

    左子穆与师弟如蒙大赦,却是脚下一软,纷纷跪在地上:“小人有眼无珠,之前冒犯,还请皇子殿下恕罪!”(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