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三十八章 比剑(上月3700补更)
    此时乃是大宋元祐元年、大理圣明十年。?<?< (

    按照方明的记忆,距离天龙八部正式开场,还有五年之久。

    只不过么……天龙三主角,两个都捏在方明手里,自然是什么时候想让剧情开始,剧情便得乖乖开始了。

    可惜中原之中,已经没有了‘北乔峰’的名号,倒是慕容复凭借着老子的暗中之助,带着四个家将,在江湖上闯出了不小的名头。

    “陛下!”

    君臣一干人计较已定,颁布下旨意,大部分臣子退下之后,高升泰却来到方明身边,禀告道:“皇子殿下近日已经出宫散心,按照陛下的旨意,属下不敢阻拦,只是另派好手保护,殿下此时已至茶商马五德家中,正准备参观无量剑的东西宗比武盛典……”

    “嗯,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方明挥挥手,高升泰当即恭恭敬敬地行礼,退了下去。

    此人根基被除,羽翼被剪之后却是收敛了不少,更是将一大家子都搬入大理城中,一副做忠臣的模样。

    方明似乎对他也是颇为信任,近些年来也在不断放权。

    毕竟,没有了造反的根基之后,高升泰却是一个极好的人才,不仅武功卓绝,军政方面更是一把好手。

    在大理之中,这样的人才实在已经很少了。

    其实,在方明看来,手下人造反,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主君身上。

    若主君没有能力,也没有实力镇压,即使再忠诚的臣子也经受不住考验,有着叛变的可能。

    但若主君威压八方,生杀予夺,那纵使头生反骨的枭雄巨擘,也得乖乖蛇盘虎踞,凛然遵从,不敢有违,反而成了极好的手下,就比如现在的高升泰。

    “唉……归根结底,还是可用,能用的人才太少了……”

    方明不由又想到一人,他的便宜老哥段正明。

    只是这货是个佛痴,原著中也是不喜为帝,最后出家当了和尚。

    现在有着方明半路杀出,直接接棒,他乐得无事一身轻,连妻子都没娶,十数年前便看破红尘,在天龙寺出家为僧,让方明为之扼腕叹息,又少了一个方面大将的绝佳人选。

    “只是……无量剑么?”

    方明嘴角带起一丝嘲弄的笑容,也不知道是否在嘲笑命运的无常……

    ……

    青光闪动,一柄青钢剑倏地刺出,指向少年左肩,使剑女子不等剑招用老,腕抖剑斜,剑锋已削向那少年右颈。

    那少年竖剑挡格,铮的一声响,双剑相击,嗡嗡作声,震声未绝,双剑剑光霍霍,已拆了三招。少年长剑猛地击落,直砍女子顶门。那女子避向右侧,左手剑诀一引,青钢剑疾刺那少年大腿。

    两人剑法迅捷,全力相搏。

    练武厅东边坐着二人。上是个三十五左右的中年道姑,嘴唇紧闭。下是个四十余岁的老者,右手捻着长须,面无表情。两人的座位相距一丈有余,身后各站着二十余名男女弟子。西边一排椅子上坐着十余位宾客。东西双方的目光都集注于场中二人的角斗。

    眼见那少年与少女已拆到七十余招,剑招越来越紧,兀自未分胜败。

    两人动手越来越快,到了后来,满场之中已经俱是银光飞舞,那使剑女子原本白皙的皮肤也现出红晕,更映衬得脸上几粒麻子显眼。

    她容貌本来只是中上,但此时俏脸飞红,却是更增几分媚态。

    使剑少年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突然似内力不济,手腕一沉,那女子收招不及,已经在少年胳膊上开了一道口子,明亮的眼睛里全是惊疑不定之色。

    那少年跃出战圈,拱手道:“多谢葛师妹手下留情!”

    “承让!”那葛师妹脸色怔怔,突然似乎想到了什么,玉面飞红,飞快地下了场。

    那道姑满脸得色,微微一笑,说道:“西宗已胜了三阵,看来这‘剑湖宫’东宗是住不得的了?左师兄,咱们还须比下去么?”

    坐在她下的那长须老者强忍怒气,说道:“辛师妹果然调教得好徒儿,我不及也!”

    说着又狠狠向那个正在包扎的少年瞪了一眼,心道:‘定是这干光豪平日偷懒,否则内力怎会如此不济?连个女人都不如?’

    这老者方明若在场的话一定认识,正是左子穆,此时已经做了“无量剑”东宗的掌门。那道姑姓辛,道号双清,是“无量剑”西宗掌门。

    原来当年,方明大败东宗掌门左归辛,几乎将无量剑东宗打得一蹶不振,左归辛虽然被救了回来,但没多久便忧愤而死,将掌门之位传给了左子穆。

    那时方明已经当上大理国主,推行禁武令,无量剑的祖宗基业剑湖宫也被当了违章建筑,直接收归官有,左子穆这个掌门连带整个东宗都成了丧家之犬,其中之凄惨落魄,自不必赘言。

    无量剑东宗衰落下去之后,西宗的掌门却是个有眼色的,见官府势大,当即全面投诚,不仅派出得力弟子入禁卫军效劳,更是大力支持官府行事,最后终于得了回报,耗费重资,总算重新备案,将无量剑派的祖宗基业‘买’了回来。

    左子穆自然不能甘心,便重提祖训,要以五年一次的比剑论定剑湖宫之归属。

    可惜原本虽东宗势力较强,却几经挫折,被雨打风吹去,西宗根基未损,后来居上,五年前剑湖宫比斗,东宗大败亏输,今年左子穆又教出了几名得意弟子,本拟可以扬眉吐气,谁知道竟然连输两场,第三场上,寄予厚望的干光豪又莫名其妙地输给了对方的一名女弟子。

    比试一共五场,东宗至此已是大败亏输,若想重来雪耻,非得再等五年不可。

    西锦凳上所坐的则是别派人士,其中有的是东西二宗掌门人共同出面邀请的公证人,其余则是前来观礼的嘉宾。这些人都是云南武林中的知名之士。只坐在最下的那个青衣少年却是个无名之辈,偏是他在那干光豪中剑时嗤的一声笑。

    左子穆心里有气,冷冷瞪了这少年一眼,道:“我那徒儿技不如人,输得心服口服,但无量剑数百年清誉,咱们后人没练到家,却不是剑法招式的缘故,段世兄既然颇不以为然,便下场指点小徒一二如何?马五哥威震滇南,强将手下无弱兵,段世兄的手段定是挺高的。”

    马五德是大茶商,豪富好客,颇有孟尝之风,江湖上落魄的武师前去投奔,他必竭诚相待,因此人缘甚佳,武功却是平平,闻言老脸一红,双手赶紧乱摇:“这位段兄弟不是我的弟子。你老哥哥这几手三脚猫的把式,怎配做人家师父?”

    又瞧了这少年一眼,见他脸色茫然,竟然还不知闯了大祸,当即道:“我这老弟年幼无知,你看在老哥哥面上,便饶了他这一次吧!”

    左子穆心想:“他若是你弟子,碍着你的面子,我也不能做得太绝了,既是寻常宾客,那可不能客气了。有人竟敢在剑湖宫中讥笑‘无量剑’东宗的武功,若不教他闹个灰头土脸的下山,姓左的颜面何存?”当下冷笑一声,说道:“请教段兄大号如何称呼,是那一位高人的门下?”

    那姓段少年微笑道:“在下单名一誉字,我看到别人摔交,不论他真摔还是假摔,忍不住总是要笑的。”

    左子穆听他言语中全无恭敬之意,不禁心中有气,道:“那有甚么好笑?”

    段誉轻摇手中折扇,轻描淡写的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看这位干小哥对葛姑娘大有情愫,特意礼让,日后无量剑东宗西宗联姻,两家变为一家,也不用再头疼剑湖宫归属了,岂不是上善大佳吗?哈哈……哈哈……”

    他这话一出口,满场的目光登时汇聚到了之前比剑的少年少女身上,只将葛光佩羞得玉面飞红,躲在师父身后,而干光豪则是脸色惨白,心想我故意装作内力不济,力战而败,连师父都没看出来,他怎么知道的?

    见到左子穆的目光,当即叫屈道:“师父,徒儿实在内力耗竭,力有不殆!”

    左子穆道:“即是如此,光豪,刚才人家笑你呢,你下场请教请教罢!”心想这个弟子刚才到底是力所不及还是故意为之,试一试便出来了。

    本来辛双清才是此地东主,但她见这少年段誉言语中对无量剑也无甚敬意,不由心里有气,更加想知道刚才干光豪是否有意相让,因此也在一边冷眼旁观,不加阻止。

    干光豪硬着头皮出来,抽出长剑,往场中一站,倒转剑柄,拱手向段誉道:“段朋友,请!”

    他此时乃是两难,若全力以赴,便显得刚才的确犹有余力,有意放水,而若装作内力不济,又怕给段誉一剑杀了,偏偏师父两只眼睛仿佛灯笼一般瞪在后面,当真令他左右为难。

    谁知那段誉只是道:“很好,你练罢,我瞧着。”仍是坐在椅中,并不起身。(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