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十五年
    “莫非是天意,我不想要康敏,居然还巴巴地将人送来?”

    方明打量着康敏。

    只见此女不过二八年华,却是天生的媚骨,假以时日,必然成长为祸国殃民的级别。

    念及几位夫人,刀白凤大胆泼辣,秦红棉明朗爽快,甘宝宝机灵温柔,阮星竹俏美爱娇,李青萝风姿醉人、这个康敏却是柔到了极处,腻到了极处,又是另一种风流。

    “唉……段正淳!不!我真是好命!”

    方明心里叹息,脸上却哈哈大笑:“吩咐下去,备宴,我要与美人喝个成双成对!”

    康敏眼中似乎要滴出水来,娇声道:“原来你便是慕容老爷口中的大贵人?”

    “自然,若是伺候好我,少不得你的好处!”方明走近两步:“来,给我闻闻你头上的花香不香?”

    “你是要闻花呢?还是……我?”

    康敏吃吃一笑,扯开扎头的丝带,一头乌黑亮的长顿时慵懒地散落肩头,衣领上的扣子不知道何时解开了两个,露出碧绿色的抹胸与白玉似的肌肤。

    接下来的事情,便不是臣子能看的了,巴天石赶紧退了出去,轻轻带上门。

    ……

    一夜风流。

    康敏慵懒地靠在床头,看着起身的方明,眼里却是闪过一丝迷醉之色。

    “段郎,你到底是什么人?那位慕容老爷子又是谁?”

    康敏忽然问道。

    “小康啊!不该问的便不要问,你住在这里,想要什么便有什么!”

    孰料方明只是训诫一句,旋即毫不留恋地便迈开大步出去,竟无丝毫留恋之意。

    康敏脸色怔怔,片刻后才低下头,将眸子里的恨色遮掩。

    “这女人……”

    方明摇头,对方心里所想,又怎么瞒得过他?

    因此,出来之后当即吩咐道:“照顾好这位夫人,一应享用之物,她要什么便给什么,但是不准她出府一步,也不准为她传递消息!还有……将仆役全部换成仆妇,一条公狗都不要留下!”

    “遵命!”巴天石躬身,脸上还有些疑惑。

    “你只要记得,便是软禁此女就是了!”

    方明提点道。

    将康敏送入皇宫就是自己找抽,但他也不介意偶尔打打野食,因此全当养个外宅了。

    只是此女心机深重,不可不防,幸好不会武功,这点布置便足够了。

    对付这样的女人,也着实不必客气。

    方明摸了摸下巴,嘴角带起一丝坏笑,这个康敏不仅媚骨天生,更是似乎有些受、虐嗜好,看来颇可以尝试往此道展一番。

    ……

    风流过后,心思还是要放在正事上。

    此时大宋有着王安石一帮子变法派的存在,神宗又是个奋有为之主,纵使国策操之过急,为将来买下隐患,但如今锋芒正盛,正如枯柴遇火,连西夏铁骑都连战连败,方明自然也不敢争锋,还是照旧礼数恭敬,伏低做小,一意先苦练内功,展大理。

    当然,也不是什么都不做。

    虽然大理周围吐蕃、大宋皆是国力甚强,方明奈何不得,却可以将目光转移到其它方向,比如更加西南的交趾、蒲甘等国。

    在中原人眼中,这些皆是撮尔小国,蛮夷番邦,更是贫瘠到极处,穷山恶水一般的所在,但方明却是清楚,这几国物产极丰,若是全种稻米,更可一年数熟,使百姓不知饥馑。

    古代王朝,综合国力除了人口之外,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便是粮食与铁器!

    少了这两样,纵使再怎么一时强盛,也是无根之木、无水之萍。

    方明盯着地图上这两块,早已垂涎良久,可惜此时有着大宋在,任何大的举动却是行不得。

    但一开始的刺探情报,派出细作,绘制地图等等,方明却已经早早开始准备。

    他在等一个极好的机会!

    一个宋朝无暇他顾,让自己得以全力攻略西南,实力大涨之机!

    时光匆匆,恍惚间,十五年时光便流逝而过!

    在这十五年当中,方明可谓享尽了艳福,甘宝宝、秦红棉等等妃子也接连有孕,可惜阴气过盛,生的全是活泼可爱的女儿,倒让方明体会到了一把天意莫测的感觉。

    这一日,御书房当中,方明正在召集群臣议事。

    “峰儿最近在神策军中表现不错,已经做到了副将,等到日后大战之时,外放出去足以独当一面了!”

    批着有关萧峰的奏折,方明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此时的萧峰也有着二十五六,降龙十八掌与打狗棍法尽数学全,内功外功皆颇有火候。

    早在他二十岁上下之时,方明便将萧峰一脚踢进神策军中磨砺,他不愧是天命主角,气运无双,更兼才能出众,很快便与上下军士打成一片,颇立功勋,现今已经做到了副将的高位!

    当然,这与方明在幕后的支持也不无关系。

    纵使是积功而进,但若没有方明罩着,萧峰的每一场功劳都能拿个十足,遇到提拔关口都能提拔而过?开什么玩笑?

    怀才不遇,官场潜规则多着呢!纵使功劳到了,上司要压你一压,美其名曰“磨练”,你能奈他如何?

    等到数十年蹉跎,棱角平了,心气也就磨光了。

    萧峰有方明的虎皮罩着,每次功勋都是十足十放,没有遇到过刁难,付出就有回报,已经比很多人都幸运多了。

    “御林、神策二军已经行军至边界,就等陛下之命!”

    华赫艮、荆棘等几个将领出列禀告道。

    这御林、神策两军,乃是大理国之精锐,方明担任国主之后,又极尽补充,此时已经有了十万人,兵强马壮。

    此时陈兵边境,显然是不怀好意。

    “陛下,两军尽皆调走,我大理国都的安危?”

    范骅出列上奏,面带忧色。

    “有着禁卫军弹压,不成问题,朕意已决!”

    方明说得斩钉截铁。

    这禁卫军,便是他收纳武林豪侠,门派教头,又以僧兵之法,模拟黑蛟军鼓捣出来的精兵。

    人数不多,只有五千人,但极其精锐,更是方明最后的一张底牌。

    长大之后的四大侍卫,褚、古、傅、朱几个,便也是被他安插在这支亲军当中,以后更准备命皇太子担任统领。

    听到方明如此斩钉截铁的回答,底下群臣对视一眼,都是知道这位陛下心意已定。

    再联想到最近宋国的异变,还有陛下之前的举动,竟似仿佛明晰天机,一举一动都游刃有余,胸有成竹!当即沉默下去。

    “陛下,大喜!大喜啊!”

    当此沉默之际,巴天石匆匆赶来,打破了压抑的气氛。

    “启禀陛下!”

    巴天石跪地行礼,语气激动,显然难以抑制激荡的心情:“宋朝细作传来消息,大宋天子驾崩,赵煦继位,年号元祐,太皇太后高氏摄政,尽启司马光等旧党……”

    “恭喜陛下!”

    两边文武俱是贺喜道。

    “哈哈……此乃天助我也!命令两军统领,即刻兵交趾、蒲甘!!”

    方明仰天大笑。

    实际上,这是做给别人看的,早就知道神宗死期的他,准备工作才不止做了这么一点。

    话说神宗也是个可怜人。

    最近几年盛极而衰,之前在西夏刷声望刷上瘾了,接连两次大败,将什么底气都输得一干二净,本人更是忧愤而死!

    在方明看来,变法倒也不是全无好处,可惜操之过急,又将前几轮战争红利投下去继续支持战争,而非投资变法,与民休息,如此一来,大胜则可维持,一旦大败,却是再无翻身之地。

    至于高氏摄政,起复旧党,废除新政,更是傻子一般的做法!

    任何改革,要么一开始便不做,要么便一做到底,最忌反复无常!

    神宗变法是一变,此时高太皇太后起复旧党,又是一变,到了最后,赵煦亲政,又有意重新推行新法——短短十数年间,政令朝夕改,不说民间,就是官员都反应不过来,白白消耗力量,却无法持之以恒,做出效果。

    这就好像一地县官,先命令农民种果树盈利,结果果子还没长出,没有一年又换了人,将果树砍了,准备耕作,谁知道砍完后又换了父母官,说咱们继续种果树吧——这不是坑爹么?

    更不用说,居然还将变法与新旧两党的党争联系起来,旧党必然攻击变法,而新党必然推行变法,打击旧党,将国策与党争联合起来,简直是一团胡闹!

    当然,对于宋朝来说,这是一个大悲剧,但对方明来说,却是机会来了!

    原因为何?

    这种帝位交接之际,满朝文武必然力求安稳,外人不来打他就不错了,更不会奢望管两个不知道哪里的小国的死活。

    更何况,司马光是那种典型的旧官僚,讲究清静无为的消极治国论,与王安石的激进派刚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他执政期间,宋朝的战略层面也生了极大的变化,为了消弭战端,连血战绵延,辛苦夺来的国土都可以送还西夏,又怎么会来管大理的小事?

    因此,方明立即悍然动,命大军入侵交趾、蒲甘,趁机掠夺资源壮大!(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