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送功(月初)
    少林寺。?[(?

    藏经阁内,一名身材佝偻、满脸风霜之色的黑衣人潜入进来。

    他步伐极轻,落地无声,却总是忍不住捂住嘴巴,背脊耸动,显然在强忍咳嗽。

    不仅如此,他身上更是散出一股恶臭的腐朽之气,若非此时藏经阁内无人,恐怕早就惹来和尚了。

    “段正淳,狗贼!我萧远山总有一日……总有一日……咳咳……”

    这大汉纵使身带疾病,仍然神目如电地在书架上一一扫过,可惜一张脸比常人憔悴十倍,简直仿佛一下就苍老了数十岁。

    “没有?怎么没有?”

    萧远山飞快将几个书架翻了一遍,眉宇间却是露出一丝失望。

    此时暴怒之下,更是眉心跳动,稍微平复下来的三尸虫似乎又要出来作乱,令他心里大惧。

    回想起此次的大理之行,那简直满满的都是泪啊!

    不仅没有成功复仇,反而中了对方手段,这‘三尸生死符’作起来当真**夺魄,令萧远山几乎想一死了之。

    原来他中招后念及方明说道藏经阁中有解救他之法,当即向少林寺赶来。

    也幸好方明留了手,纵使这具身体每天百病丛生,形销骨立,但真气却还稍能运转,虽然各种病痛每隔九九日便来回反复,但遇到低谷期痛苦也会稍稍减轻。

    萧远山找了个空旷无人的山洞,被折磨了数个月之后总算弄清楚了规律,从此昼伏夜出,每日只能赶两个时辰的路,一路拖拖拉拉,中间横生波折,比玄慈等豪杰回归还晚了整整大半年!

    在此期间,他自然也找过不少杏林名医,回春妙手,可惜皆是一把脉便大惊失色,更不可思议萧远山居然能活到现在!

    更有那庸医,想蒙混钱财的,全部被暴怒的萧远山一掌一个了账。

    如此一路拖泥带水地到了少林地界,萧远山知道此时自己功力大打折扣,要潜入少林寺实在危险无比。

    但又想若不能去除这劳什子‘三尸生死符’,那活着与死了也没有什么区别,终究还是狠下心,闯入寺来。

    所幸他曾经在少林寺潜伏十年,对这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比少林僧还熟悉,此时又值玄慈大败,中原武林尽皆被天南剑圣吓傻的时候,少林寺疏于防范,竟然被萧远山一举成功,潜入了藏经阁,也算是老天保佑了。

    “怎么没有?怎么没有?”

    萧远山飞快翻阅,奈何整个藏经阁除了武功秘籍之外,便是数不胜数的佛经,连一本如何治病救人的医书都没有看到。

    将手中最后一本旧书甩开,这古籍已经多历岁月,书线烂开,更是洒落一地。

    “没有!没有!是段正淳在消遣老子!”

    萧远山鼻子中吐出两串白气:“总有一日,我要宰了他!”

    他此时已经不加掩饰,心想纵使被少林和尚抓住杀了,也比成天受这折磨痛快得多。

    但奇怪的是,他大喊大叫良久,整个藏经阁内还是一片静谧,全然没一个和尚过来。

    “怎么回事?难道少林和尚都死光了?”

    萧远山眉头皱起。

    便在此时,一阵沙沙声传来,旋即还有一个沉重的步伐,竟似深夜还有人来扫地?

    萧远山大奇,随后便见到了一个双目无神,松松垮垮的老僧从角落转了出来,手里的扫帚有气没力地左一下,右一下拨动,瞧他这模样,便是扫上数十年,也无法将藏经阁扫干净。

    “喂,你是谁,在做什么?”

    萧远山喝道。

    扫地僧抬起头,眼中一片迷茫:“施主在叫我么?我原本叫什么,已经记不清啦……”

    “看你服饰,只不过一个杂役僧,大半夜的来扫什么地?”

    萧远山见此事处处透着古怪,双手微曲,内力已经运到了掌上。

    “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扫地僧念了一句佛偈,似乎是在叹息:“我达不到慧能祖师的空玄境界,便也只能学学神秀大师了……”

    “嘿嘿……老和尚好大的口气……”

    萧远山在少林待了十年,自然知道神秀与慧能都是禅宗历史上有数的高僧,见扫地和尚竟然敢以之对比,不由又是冷笑。

    但他的眼睛,在下一刻就暴突出来,简直好像有人在脑后给了他狠狠一击一样。

    扫地僧此时已经来到了他身边,扫帚只是微微在地上一扫,满地散乱的书籍竟然凭空飞起,落入书架之中,更兼严丝合缝,顺序清楚明白,便是专门请人过来整理也做不到如此齐整。

    ‘不想这和尚也是个深藏不露的大高手!’

    萧远山双掌竖起,便在此时,体内五气逆反,三尸生死符的反噬竟然提前到来,体内空空荡荡,再无半点内力,剧痛、麻痒更是不断来袭,令他佝偻着身子,咳嗽连连。

    他心里暗暗叫苦,只道今日性命休矣,谁知道那老僧只是看着他,目光中露出悲悯之色:“施主原本强练我寺七十二绝技,虽有危害,却一时不显,可惜碰到了那人,以施主色身为凭,千里迢迢点拨老和尚,却是苦了你了!”

    “老和尚,你说什么?”

    萧远山嘴里嗬嗬有声,这句话开了个头,只说了个你字,和尚却是怎么也吐不出来了。

    扫地僧不再多说,却是忽然走上前来,轻飘飘一掌拍在了萧远山头上。

    此乃人身要害,萧远山见对方一掌袭来,纵使手脚不能动,心里却早有准备,将防御招式想了个遍。

    可惜纵使心里知道,手脚上施展不出,却是如之奈何?

    他此刻百哀俱全,面对扫地老僧的轻飘飘一掌,却是毫无反手之力。

    说来也是奇怪,正当萧远山闭目待死之际,却忽然感觉一股柔和的力量从头顶百会穴传来,身上当即一颤,整个人如甘露灌顶,将一层厚厚的污秽抖了下来。

    “多谢大师相救!”

    萧远山略微运气,便感觉困扰自己年许的病痛竟然不药而愈,心里大喜之下,当即拜谢。

    “是老衲要谢你才对!”

    扫地僧却是摇摇头:“那人虽然是为了点化我这块顽石,却用这种法子,委实太伤天和!”

    他此时额头豆大的汗珠不断滴落,气息粗重,显然之前那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已经是聚集全身功力,全力以赴。

    萧远山立即变色:“大师知道那人?”

    “不知……”扫地僧双目迷蒙,似乎回忆起了以前之事:“此位高人前辈在十年前也曾试探老僧,之后便再无踪影,不想今日又见……”

    “前辈???他可一点都不老,此时最多不过二十五六!”

    萧远山却是一声冷哼。

    “这倒奇了!”扫地僧面露惊讶之色:“在施主身上下手段之人功力非凡,身兼正邪两家之长,更是另辟蹊径,别出机抒,造化通玄,起码有着一个半甲子的修为,又怎么可能还是个少年?”

    萧远山一愣,他当然不怎么听得懂扫地僧的话语,只是为人却极聪明。

    心想此时放眼天下,能够与段正淳相提并论的,恐怕也只有这一位老僧而已,若想报仇,除了得他传授之外,更无其它办法。

    当即拜下:“萧远山恳请师父收留!”

    “不可!不可!”扫地僧双手乱摇:“老僧只不过少林寺中一个地位卑贱的杂役僧,施主若想出家,尽有少林寺的高僧可以请教……”

    萧远山只不住磕头,不多时额上已经一片血红。

    他只想从扫地僧这里学得神功妙法,好前去复仇,至于其它少林高僧?连他三拳两脚都打不过,就不必拿来献丑了。

    “贫僧微末之技,又怎么能做施主的师父?”

    扫地僧只是不允:“施主的武功也已经走了歧路,若不修身养性,以高深佛法化解戾气,日后为祸无穷!”

    他苦口婆心,但萧远山执意相求,最后更是露出死志,以死相挟!

    扫地僧脸上的皱纹似乎深重了一圈,只能叹息道:“施主千里送功,可算与我有着缘法!若施主不弃,老衲这里倒也有一点心得,愿与施主共勉……”

    这意思自是说武功我教你,但拜师就不必了。

    萧远山大喜起身,已经自顾自地改了口:“多谢师父!”

    复又问道:“我千里送功?送什么功?”

    扫地僧一声叹息:“那位高人前辈……”

    萧远山当即道:“他乃大理皇帝段正淳,既不是高人,更不是什么前辈!”

    “这位段施主,武功之高,世所罕见,昔年曾经以天魔之法试过老和尚一次……”扫地僧将当年之事娓娓道来:“而之前你身上百病丛生,五气逆反,全都是身上三尸虫被惊醒之故!”

    “不错,他也曾说这玩意叫什么三尸生死符!”

    “三尸之境,乃是武学中凡入圣的一个节点,你武功不到,自是有害无益,而那位段施主竟然已经猜到了老和尚的武功进境,以你点拨于我,此种手段,实在闻所未闻……”

    扫地僧说着,身上的气机又是一变,一层细密的黑色汗水从毛孔中渗透出来,整个人显得更加空明。(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