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三十二章 花园(3300加)
    “阿弥陀佛,地主既现,我等便出去见见!”

    玄慈方丈见己方已被现,再逃窜也是于事无补,当即坦然道。〔网((

    毕竟,若是已经调动大军,八方合围,万箭齐之下,在场中的一人都逃不出去!

    群豪涌出大门,才看见院子门前站了一个人影,身材高瘦,穿着护卫服饰,正是巴天石。

    “我家王爷见到群雄到来,不胜之喜,特意奉上请柬,请各位过府一叙!”

    巴天石身子平飞,如凌空虚度,纵掠至前,递了拜帖后脚尖一点,又是倒飞而出,如劲风疾草。

    这手草上飞的轻功,倒也俊得很了,看得诸多群雄暗暗在心里喝彩。

    玄慈打开请柬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大理段氏后学末进段正淳,拜上少林玄慈方丈、丐帮汪帮主……有请诸位过府一叙,瞻仰天下群豪风采,不胜之喜!’

    “剑髯兄,你看!”

    玄慈不动声色,将请柬交给了汪剑通。

    汪剑通见上面密密麻麻的人名,竟然将自己这方的成名高手一网打尽,最后一行甚至还有谭公夫妇的名字,墨迹未干,显然是后加上去的,不由暗自心惊:“对方的势力好大,居然已经将我们的底细摸得清清楚楚,此次纵使想全身而退,也是难了!”

    请柬接连过手,群豪心中惴惴同时,颇有几个胆大的骂了出来:“奶奶的,老子便在这里,你们尽管去调御林军、神策军来杀我好了!”

    不料巴天石却只是微微一笑:“我家王爷身为段氏掌门,一直不敢忘了祖宗遗训、武林规矩,此次若有一兵一卒前来冒犯,我便自刎以谢!”

    这话说得斩钉截铁,令群豪暗自点头。

    玄慈双手合十道:“既然段施主愿意见上一面,以武林规矩解决,不涉大理、大宋邦交,那真是再好不过!”

    径自上前,与一众群豪出来。

    群豪见果然没有甲士埋伏迹象,心里也是暗自一喜:“任凭你武功多高,若没大军保护,今日必报了大仇!”

    倒是那掌柜瞪着双眼,见到吴家老太太并一干仆役管家不见踪影,却走出来一堆和尚尼姑、道士豪侠,不由抹了抹眼睛,直以为白日见鬼,还流传出了不少鬼怪传说。

    ……

    “诸位请!”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到了镇南王府,外面华赫艮、范骅已经等候多时,礼数甚恭地将众人请进王府。

    此时放眼望去,王府周围的确没有大军驻守,甚至连原本的侍卫都调走了不少,一副空虚之相。

    玄慈等人中尽有聪明机敏之人,但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方明的用意。

    众人穿堂过巷,王府之富丽堂皇,自不必细述,只把中原群雄看得暗暗心惊:“此地如此广大,屋宇连绵,直如迷宫,若对方皱起难,仓促间要想逃出来,也是千难万难!”

    当即就有人开始默默记下路线,看得巴天石等人暗暗好笑,却不揭破,只是道:“穿过此处花园,便是我家王爷所在的湖心小筑了!”

    玄慈精神一振,与群雄携手走入一处园子。

    一时间,只见遍地花团锦簇,各种色彩相间,大理以茶花为最,镇南王府中自然多有名种,摆放也似乎颇有规律,每走一步便似乎换了一个景色。

    群豪此时眼中所见,尽是璀璨花色,鼻中所闻,全是茶花馨香,一时间如坠仙境,只觉胸口郁气顿消,

    “阿弥陀佛!”

    玄慈合十行礼:“此地布置,大有禅意!”

    当然,懂得欣赏茶花之美,园艺之奇的雅士固有,武林中的大老粗更是不缺。

    “我呸呸!杂家与那段正淳仇深似海,此时可不是来看什么花花草草的,赶紧让正主出来,咱们明刀明枪地做上一场,纵使我追魂刀杜杀技不如人,被杀了也是无话可说!”

    当即便有一个背着九环大刀,面色粗狂的汉子叫道,更是伸出一脚,将旁边一株‘花鹤令’,一本‘粉霞’踏得粉碎,脚步更移,看样子旁边两棵‘红露珍’也难逃毒脚。

    “不要!快快住手!”

    花丛中飘出一道倩影,素手一弹,那追魂刀杜杀竟然便连退三步,救下了‘红露珍’。

    “此女是谁?好俊的功夫!”

    群豪暗暗佩服,见这倩影乃是一位不过二八年华,却作少妇打扮的美艳女子,不由更是暗暗赞了一声。

    “你们这些粗人,为什么要来害我的花儿?”

    来的正是函谷八友中的花痴石清露,她做了方明的食客,每日只在王府中侍弄茶花,又与大理名匠互相切磋,增进技艺,整个大理的茶花名品尽数在手,此种日子,当真是给个神仙都不换,她只爱花卉,不喜生人,平素一直隐居,但现在见巴天石带的客人粗鲁无礼,当即出来阻止。

    石清露横眉倒竖之后,又望向地面上的残枝败叶,眼中一红,险些落下泪来,又从怀中取出锦帕,将花瓣收起,丝毫不顾泥土污秽,沾惹了绣鞋罗裙。

    杜杀本来还想还手,但见来人竟然是这么个娇滴滴的小娘们,更是一副垂欲泣的模样,背上的砍刀当即拔不出手,更被周围之人怒目而视,当即有些尴尬道:“你包这些劳什子作甚?左右不过几朵花儿,老子赔你便是……”

    “我要将它们好生安葬,谁稀罕你的银子了?”

    石清露对巴天石道:“这是王爷的客人?”

    “不错!”巴天石故意高声道:“这些都是中原武林的英雄豪杰!”

    这后面四字甚响,听得群豪面有愧色,而玄慈更是仿佛怔住,心想:‘佛说万物有灵,纵使蝼蚁也有性命,不可损伤,那这些花卉自然也有性命,我若踩踏茶花,是否也犯了杀戒?’

    “此次便算,让这些俗人快快离开,否则……”

    石清露哼了一声,带着布包就欲离开。

    “慢着!否则便怎样?你说清楚了!”杜杀心里满不是滋味,但听到石清露最后一句,登时大怒,挡在了路上。

    “否则便给我倒也!”

    石清露一拂袖,一团浓烈的花香之气散开,那杜杀怔了怔,当即软倒。

    “大胆!”

    “竟敢暗算!”

    “妖女,你施展了什么邪法?”

    ……

    群雄见石清露只是招招手,便放倒了武功在他们中也处上游的杜杀,不由纷纷喝道。

    “不过一点花粉而已,这次只是小惩大诫,他不大醉个三日三夜是醒不过来的了……”

    石清露轻笑一声,又见群雄似乎想动手,嫣然道:“实话告诉你们,这里的花丛中都有‘醉仙芙蓉’,你们若是动手,恐怕上来两个,便得倒下一双!”

    此言一出,群豪尽皆色变,神山、玄慈、谭公谭婆等也是武林中闻名遐迩的好手,但见着这满地的花海,便是天然的陷阱,纵使屏息了也不一定能冲出范围,当即冷汗就是涔涔滑落。

    “好了,石姑娘,这些都是王爷的客人,不能怠慢了!”

    关键时刻,巴天石当即出来阻止。

    “也罢!只是你要约束他们,不能再伤着我的花花草草了!”

    石清露身形隐入花丛之中,脚步轻灵便捷,更似带着上乘轻功在身,神山几个虽然眼色闪动,但并无一击制胜的把握,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开。

    “阿弥陀佛,这位杜施主无意冒犯,可否请赐解药?”

    玄慈却是对着巴天石道。

    “这个么,可为难我了……”巴天石摸摸脑袋。

    “大师请放心!”还是旁边的范骅出来解围,说道:“中了石姑娘的花粉,便如饮酒大醉,并无解药,幸喜也无什么害处,只是这位老兄恐怕就得睡上个三日三夜了……”

    “此女是谁,你们的帮手么?”

    神山大师见此地遍布茶花,若是陷阱动,倒也当真不易应付,试探问道。

    “不是!不是!”

    巴天石双手乱摇:“石姑娘乃是王爷请来的花匠,只负责王府上的四季花卉,其余事情一概不管的……”

    玄慈、汪剑通对视一眼,眸中都大为担忧:“区区一个花匠便有如此武功,那真正精锐还得了?”

    一时间,都感觉这美丽的园景似乎变成了一张怪兽的大口,欲择人而噬,身上冷冷打了个激灵。

    唯有神山不以为然:“此女说不定便是王府第一女高手,故意冒充花匠来诈我等,嘿嘿……”

    众人再次上路,只是这时候中原群豪便再也不敢擅自走出路径,踩踏花卉,一步步皆是小心翼翼,比习练轻功还谨慎得多。

    俗语有云,扫地恐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怕也不过如此,只是出家居士心里想着慈悲为怀,恐伤生命,而武林群豪的心中就只有粗言秽语了。

    一路胆颤心惊地出了花园,群豪终于见着了一片碧如翡翠的小湖,周围无桥无船,中心却又有一座阁楼。

    “此便是我家王爷居住的湖心小筑了!”

    巴天石躬身半退。

    “哈哈……这是要考校我等的轻功么?”

    神山上人语音高亢,来到湖边,见距离湖心有着数十丈距离,自然不能一掠而过,但若施展开‘燕子三抄水’的轻功,奋力一跃,也当可以踏上台阶。

    正在心里算计方位之时,只听一个年青的声音传来:“大师说笑,正淳又岂敢怠慢贵客?”

    他愕然抬头,嘴巴张开了便再也合不拢!因为他见着了一幕奇景!(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