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三尸(3200加)
    一掌之下,萧远山当即飞退,脸上骇异非常。[? <?网<

    “此人武功,已经凡入圣,我万万不能敌,快走!”

    吐血倒飞当中,萧远山脚下连点,身子便仿佛一只纸鸢般飘飞而出。

    “走?你想走到哪里去?”

    谁知方明的声音竟然从身后传来,萧远山大惊之下,双手不暇思索地便向后抓出,左手虎爪功,右手用的乃是龙爪手功夫,身上噼里啪啦一阵炸响,似龙吟虎啸,声势慑人无比。

    “好功夫,可惜这并没什么卵用啊!”

    方明身子一晃,已经从萧远山头顶飞过,而萧远山却觉得身上风府、曲池、环跳几穴微微一凉,骇异之下检查全身,却又毫无异状,脸上不由泛起惊疑不定之色。

    “你擅闯王府,总得给我一个交待!”

    方明却是颇为好整余暇,理了理身上略微有些散乱的衣服:“我在你身上种下的,名为‘三尸生死符’,乃是我从三尸脑神丹还有逍遥派秘传‘生死符’中领悟出来的手段……”

    “你这恶贼!”

    萧远山如何不知道自己已经中了对方手段,而这什么‘三尸生死符’,一听名字便不是什么好东西,原本像他这样的好汉,当真耳边平白响起一个霹雳,也丝毫不会吃惊,甚至连响十个霹雳,也只当是老天爷放屁,不予理会。但方明平平淡淡的几句话,却令他心惊肉跳,惶恐无已。

    “中了我这三尸生死符之后,体内三尸虫每日暴起作乱,逆五脏五气、污顶上三花,周而复始,每日一轮回,无休无止……”

    伴随着方明的话语声,萧远山的额头也是猛地渗出冷汗,更觉得自己几处要穴已经开始微微颤动,体内五脏之气造反,百病衍生。

    这三尸虫,又名三彭、三尸神等,包括上尸神彭倨、中尸神彭质和下尸神彭矫。

    道书《梦三尸说》曾曰:“人身中有三尸虫。”《汉武帝内传》又有云:“三尸狡乱,玄白失时。”

    而在方明所读武经之中,三尸虫乃人身之阴气汇聚,与阴神也是大有关系。

    阴神乃是肉窍控制之中枢,而三尸虫则是盘踞其上的污秽杂质,若不能清除三尸,又怎能完美掌控阴神,进阶宗师之境?

    方明现在便是摸索到了这‘斩三尸’的阶段!

    而萧远山流年不利,成了方明的靶子与小白鼠。

    “前世古代也有修道的方士炼到了除三尸的境界,是以道书中才有这‘三尸’的描述么?”

    方明心里有了明悟,而萧远山在这片刻之间却是形象大变:头枯黄,身上散出恶臭,从皮肤毛孔中更是冒出一丝丝黑色的脓液。

    几乎便是在眨眼间,萧远山这个精壮汉子竟似变成了行将就木的老头!

    此种场景,却是与传闻中的‘天人五衰’颇有类似之处,毕竟,在常人眼中,武功练到了萧远山这个地步,与‘仙人’也没有不同。

    “你现在的修为,还未至感受三尸之境,却被我拔苗助长,引动三尸虫作乱……最多还剩三年之命,而在这三年之中,每日体内也必阴阳失调,五气逆转,百病丛生,承受诸般苦痛……”

    早在萧远山身受其害的同时,他便飞身掠向镇南王府外,方明也没有阻拦,只有声音还是远远送了出去。

    “而以你此时的状态,天上地下,除了我之外,恐怕也只有少林寺的藏经阁之内,才有着解救之法!”

    方明自然不会闲得无聊才去打萧远山一掌,再种下‘三尸生死符’。

    这一来是小惩大诫,二来便是为了那扫地僧了。

    之前玄澄不过是第一次试探,此次便是第二次!

    “不斩三尸,阴神无望!我已经隐隐触摸到宗师的边缘,便也助你一次!”

    方明看向少林寺方向,眸中似有两点幽火。

    斩三尸!

    听起来似乎非常高大上,但实际也不过是进阶宗师前的门槛而已。

    至于一斩就证道什么的,那更是无稽之谈。

    现在的方明,有着几世的经验,很清楚这所谓的‘三尸’到底是什么,说白了不过人体穴窍深处的病害。

    纵使先天罡气大成,肉窍完满,但这种最细微的病灶还是难以除去。

    所谓斩三尸,便是除去这些寄生虫,令躯体圆满,证得真正琉璃法身。

    “但三尸一除,便是朝宗师进阶了一大步,剩下的不过是半步之遥了!”

    之前修的完美肉身不过是‘假’,只有斩了三尸的肉窍,才是真正的‘无暇之体’,方明也由此见到了宗师的恐怖!

    “光光凭借着这无暇之体,恐怕整个武林也少有人能够匹敌,更不用说还有宗师的精神异力了……”

    宗师尚且如此,后面的大宗师,天人,又该有着怎样的恐怖?怎样的精彩?

    方明遐想了一会,才回过神来,解开了秦红棉的穴道。

    “现在可以放我走了没?”

    秦红棉活动了下手脚,愤愤不平地道。

    “两位何必如此急着走,不若与我同去湖心小筑,我吩咐下人开宴,好好款待两位……”

    秦红棉本想拒绝,但不知怎么,话到嘴边,却全然变了模样:“我……我可不是为了自己,而是这个妹子,若不看着些,怕是要被你占了大便宜去!”

    ……

    数月之后,伴随着镇南王府内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整个大理城内都传遍了一个喜讯。

    大理国主段寿辉不乐为帝,将禅位于镇南王段正淳!

    此时的段正淳在大理境内风评甚好,百姓俱是一片欢欣鼓舞。

    旧皇出家,新皇登基,都是大到不得了的大事,不仅整个大理城内一片沸腾,便连大宋、大辽、西夏、吐蕃各国也有使节到来。

    在此期间,大理城内典礼重重,先是封赏天龙寺群僧,又在方丈率领之下,筑坛兴做法事,祈求大理国国祚长久、国泰民安、刀兵不兴、四境清靖、民丰物阜。

    等到段寿辉出家之后,更要开坛**,施舍斋饭,庆典多多,整个大理城内俱是一片欢颜。

    满城喧嚣之中,一间客栈内的宅院却是死寂森森,与外界对比鲜明。

    “阿弥陀佛,诸位能来,贫僧不胜之喜!”

    玄慈看着前面的几个中原好汉,双手合十行礼,面色甚为欣慰。

    他与中原群豪隐居下来之后一直刺探镇南王府的情报,已然确定镇南王段正淳便是雁门关出现的奇怪少年,毫无疑问。

    玄慈方丈心忧对方武功高强,幸好此时中原来的好手也6续赶到,心中甚是欣慰。

    “方丈言重,为友报仇,义不容辞!”

    又一对男女进来,神态亲密,似是夫妇,但女的骨架高大,男的却身材矮小,蔚为奇观。

    玄慈一怔,脸上笑意更甚:“原来是太行山冲霄洞谭大侠伉俪驾到,有失远迎!”

    “小娟?!”

    在一边,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赵钱孙忽然冒了出来,哭天喊地,涕泪横流,悲伤到了极点,甚至连旁人都恨不得为他掬一把眼泪:“小娟啊!你怎么能嫁给别人……呜呜……我不活啦!”

    身材高大的女子神色扭捏,叫了一句师哥。

    旁边的谭大侠却是冷哼一声:“纵使你与阿慧有着青梅竹马之谊,但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还请阁下放尊重些!”

    语气之中,极不客气。

    旁边这个既叫小娟又叫阿慧的女子却是白了他一眼:“你将我师哥气得疯疯癫癫,脑子都不大正常啦,难道还不够么?”

    “小娟啊!你告诉我,他到底哪里比我好?”

    赵钱孙上下左右地打量了谭公几眼,不解道。

    “他也没什么比你好,只是事事迁就我,不像你,每次我与你动手,你总会千方百计地打回来!”

    阿慧看了旁边的丈夫一眼,两人相视一笑,神情颇为甜蜜。

    赵钱孙如遭雷击,他原本以为谭公必然使了什么妖法,才将他这个心爱的小师妹抢了去,谁知道对方不过仗着一门‘挨打不还手’的功夫而已,心下不由大是沮丧;‘我当初那么争强好胜,当真该打!该打!!唉……此时,我便是求师妹打我几下,她也是不肯的了……’

    “闲话少提,仇人已经清楚了么?”

    谭公却是心想妻子旧情人在此,大事有些不妙,赶紧转移话题。

    “我与剑髯兄,还有智光大师,这位赵大侠曾一起躲在人群中,见过镇南王出巡,绝对不会有错。”

    玄慈道。

    “很好!”

    谭公一击掌:“那我们可要马上动手,否则给这贼子进位为君,住入皇宫之中,围墙深深,又有大军守护,可就麻烦多了!”

    “老衲也正有此意,可惜之前自告奋勇前去镇南王府刺探情报的江兄弟至今未归,也不知是否落入了敌人的魔掌……”

    “鄙人巴天石,奉王爷之命,拜上少林玄慈方丈与各位群雄!”

    玄慈正待再说,突然听到巴天石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不由就是一怔,心里暗暗叫苦:“江兄弟行事不慎,恐怕凶多吉少,更是被敌人找上门来,大大不妙!”(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