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三十章 修罗刀(3100加)
    在方明的坐镇下,此时的镇南王府虽非龙潭虎穴,却也相差不远。

    而王府中的护卫都是巴天石等人亲自挑选,放在江湖上也是小有名气。

    若是一个个上的话,秦红棉打发起来不费吹灰之力,但此时职责所在,数人围攻,秦红棉便左支右绌,现出不支之相。

    “师姐,我们走吧!”

    在黑衣女子身后,还有一名少女,脸露焦急之色。

    她穿着淡绿绸衫,约莫十五六岁左右年纪,容色清秀,大眼睛水灵灵的,手里提着一柄药锄,似乎等到师姐不支就要上前相助。

    “不行,我今日非得为你出这口气不可!”

    秦红棉大叫,旋即右手一抖,唰唰唰飞出三支小箭。

    几名侍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竟然会突发暗器,角度又是如此刁钻,要躲避已是不及。

    江湖上的好汉也仅知道秦红棉‘修罗刀’辣手,那是因为被砍了一手一脚还有命在,可以向朋友提及,但中了她这毒箭的却是见血封喉,神仙难救!

    嗤嗤!

    空气中突然传来几声轻响,秦红棉十拿九稳的袖箭,竟然被一股无形指力磕飞。

    “这是无形剑气,好深厚的内力!”

    秦红棉大惊,望向方明。

    “你们退下!”

    方明看向秦红棉,心里暗赞一声:“你不是要找段正淳么?我就是了!”

    “好你个段正淳!我们姐妹本来听百姓说你勤政爱民,是一代名主,谁知你背地里却一肚子男盗女娼!”

    纵使知道对面之人位高权重,武功更是自己难望项背,但秦红棉脸上却是倔强之色不减。

    “哦?从何说起?”

    方明微微一笑。

    “我问你……”秦红棉修罗刀一指:“你可有派人骚扰我这个师妹甘宝宝?”

    “怎么能算骚扰?”

    方明摸了摸鼻子:“我只是听闻甘家有女,温婉贤惠,特意命人拜访,想娶为侧妃,礼仪齐备,连她父母都答应了……”

    “你既然已经有了妻子,又怎么能找别的女人?”

    秦红棉却是气急:“更何况……你强迫我师妹,便是强抢民女!”

    她性烈如火,之前也没怎么细问,只当有了登徒浪子打扰师妹,当即自告奋勇前来,要为师妹出气。

    至于对头到底是镇南王还是镇北王,对于她而言反而并无什么区别。

    但此时她见自家师妹看着段正淳的英姿,竟然垂下头,丝丝红霞一路直泛到脖颈,显然心里大是愿意,不由暗骂一声,再也说不下去了。

    “如此说来……倒是我的不是了!”

    谁知道方明竟然微微躬身,看到秦红棉一怔:“想不到此人虽然位极人臣,却是如此平易近人……”

    但方明下句话,便让她怒不可遏:“早知道她有你这么一个漂亮的师姐,我便应该下双聘,将你们一起娶了才是!”

    “果然是登徒子!今日便要你做我修罗刀下之亡魂!”

    秦红棉寒眉倒竖,握紧了修罗刀,一颗心却不自觉地猛跳了几下。

    人影一闪。

    她穆然感到一个人已经来到她的身边,甚至吐出的气息都喷到了耳垂上:“修罗刀下死,做鬼也风流!”

    哐当!

    秦红棉乍听此言,却是面红耳赤,身上一软,两柄修罗刀直接落到了地上。

    她原本便该与段正淳有着一段孽缘,之前见到方明,已经心神一醉,此时却是暗暗气苦:“你若真的喜欢我,又何必再去撩拨我师妹?”

    “不要伤我师姐!”

    旁边掠阵的甘宝宝见方明只是近身一逼,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秦红棉便仿佛被点了穴道,更是面色酡红,兵刃落地,以为中了什么‘邪法’,立即上前救援。

    她人看着俏丽恬静,手上的药锄却是颇为凌厉,出手狠辣,与秦红棉不相上下。

    “好一只俏药叉!”

    只是两女这点武功,又怎么可能放在方明眼内?

    他手臂一圈,甘宝宝手里的药锄便远远飞了出去,方明左手猿臂轻伸,直接搂住了甘宝宝的腰:“宝宝难道是想来见见我这个未来夫婿的么?”

    “谁……谁说的?”

    甘宝宝浑身乏力,一张脸却是涨成血红,推辞道。

    “既然你爹娘已收了聘礼,那你便是我镇南王府的人了!”

    方明自然不是太监,更不会委屈了自己,虽说是为了避免让别人将来恶心,早已将几女定为后、宫,更不介意多收几个,但能娶漂亮些的,自然更是上上大喜。

    此时左拥右抱,********在怀,也实在是人间至乐也。

    巴天石向另外几个侍卫使了眼色,缓缓退了下去,唯有那几个侍卫,看到与他们动手的乃是未来的‘娘娘’,早已苦着脸,心想非得设法解了这仇怨才好,否则若被未来王妃记挂在心,那真是永无宁日。

    “好个贪心的小贼!”

    秦红棉却是轻轻从方明的怀抱中挣脱:“师妹,我走了!”

    她既然叫小贼,而不是之前的恶贼,那态度便已经转了大半,此时拿起修罗刀,见到甘宝宝依偎在方明怀中的样子,几乎便要流下泪来。

    奈何秦红棉也是倔强的心思,虽然一见倾心,但看到方明如此风流,更是贪多厌足的模样,心下有气,终于狠狠心,就要离开。

    “红棉稍等!”

    谁知道方明竟然挡在了她前面。

    秦红棉脸色一变:“难道你真的要强抢民女不成?”

    “若是为了红棉你,我担负骂名又如何呢?”方明微微一笑。

    ‘他为了我,竟然连王爷的清名也不要了!’

    秦红棉一怔,心里却是千回百转:‘但他既然喜欢我,又怎么可以喜欢师妹?一个人既然已经喜欢上一个,又怎么可以再爱另一个?’

    “说实话……你俩来的时候太过不巧,现在我这府邸周围,颇有一些武林好手监视,你们与我关系亲密,此时出去恐怕会有不测!”

    方明声音低沉。

    “不测便不测!大不了就是一死,怕什么?”

    秦红棉蛮性发作,修罗刀一挥,就要杀出门外,但方明只是一指,她便动也不动,仿佛泥木雕塑。

    “你做什么,快放开我?”

    段家的一阳指天下闻名,秦红棉自然没能力解开,只能叫道。

    “红棉稍待,等我打发走这人之后,再在湖心小筑给你们两个敬酒赔罪!”

    “乖宝宝,好好看着你师姐,在边上等我!”

    方明又柔声对甘宝宝说道,甘宝宝眉目低垂,朱唇轻颤,一句‘你小心’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萧远山,出来吧!戏还没看够么?”

    将二女安置好后,方明的气质却是一变,渊渟岳峙,如泰山东海,高深而不可测。

    哗啦!

    一道黑色的绳索荡进院内,现出萧远山高大的背影,双目如刀般扫过甘宝宝两女,连连道:“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甘宝宝见这人如天神般凛然生威,心里就是一惧,旋即大着大着胆子问道。

    “我原本以为,她是来找段正淳麻烦的,因此才不加阻拦,谁知道最后竟成了这样!”

    萧远山对着秦红棉一指:“刚才若是你们出来,我便可一人给你们一掌,也好让段正淳这恶贼也尝尝痛失至亲的下场!”

    “你应该庆幸才对!”

    方明却是反驳道:“若你动了她们两人一根汗毛,我便会在你儿子上十倍百倍地找回来!”

    此言一出,萧远山脸上的肌肉登时扭曲:“峰儿如何了?”

    “好的很!”方明笑道:“我有意收他当个记名弟子,也不禁他与外人来往,你与妻子若是思念儿子,大可来这里住下。”

    萧远山却是盯着方明左看右看,总觉得此事当中仿佛埋藏了一个极大的阴谋,当即一挥手:“大丈夫恩怨分明,今日我便要堂堂正正将我的儿子抢回来,再夺走你的孩子,让你饱受与我一般的痛苦!”

    忽听得嗤、嗤、嗤三声轻响,响声过去更无异状。甘宝宝不知其理,只见萧远山脸上已然变色,却兀自强作平静。

    原来萧远山复仇心切,刚才虽在交谈,双手却拢在衣袖之中,暗暗使出‘无相劫指’,向方明弹去。

    这‘无相劫指’以无形无相为要,他双手又尽数遮掩,此时施展开来,当真神不知、鬼不觉,指力却足以开碑裂石,极是霸道。

    不料指力甫及方明身前三尺之处,便土崩瓦解,消散得无影无踪。

    萧远山张大着嘴巴,喃喃道:“力随心至,你到底是人是鬼?”

    但他到底一世英豪,天不怕、地不怕,纵使方明展露了一手神鬼莫测的武功,也只是一惊便过,大喝一声,单掌劈出,劲气雄浑,招式精妙,掌风更是猛恶。

    “好一招‘般若掌’!”

    方明赞了一句,同样回了一掌。

    萧远山只感觉一股掌力如排山倒海般涌来,劲风扑面,直令他胸口如压重山,气息闭塞,心下大骇:“他……他的内力?怎会如此厉害?”

    他原本在雁门关与方明交过手,对方武功虽高,但自认在少林苦修十年,七十二绝技也练了不少,此次纵使不敌,逃走保全自身也有把握。

    但哪里知道,方明之前根本没有用心跟他打,现在动用真实实力,他当即不敌。(未完待续。)

    p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