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一十九章 拜将
    方明身为镇南王、保国大将军,本来便有开府建衙之权。?  ? ]

    此时又为三军统领,位高权重,当真是空白官印告身都有一堆,想封谁就封谁!

    这三人便是一路提拔到将军,都无人可以过问。

    只不过他自有想法。

    华赫艮三人本来便是结义兄弟,天然的小集体,日后若再一起做了三公,岂不是倾刻间便成一大党?连皇帝都可蒙蔽了?

    而人心与忠诚,却又是瞬息万变,万万不可以之为凭!

    因此,分化却是必须!也不能在关键位置上尽用这三人。

    “我此次本部,除了段氏的三军之外,还有摆夷族、高家的人,如此融汇一炉,方才可以成事!”

    打走三人之后,方明又走向摆夷族驻地。

    毕竟,接下来还有一大堆事情需要商讨。

    “淳哥!”

    一只白衣胜雪,眉目如画的小凤凰当即迎了出来:“你来看我……我、我很欢喜!”

    周围的摆夷族武士见着少族长如此,又知道段正淳乃是他们族长的乘龙快婿,纷纷躬身行礼,含笑退开。

    大理百族汉化还不严重,更没有中原那么多礼节,纵使头人地位尊贵,各个武士战时不惧生死,平日里却颇为活跃,也没多少上下尊卑之分。

    “凤凰儿,我们的事先不不忙,我想见见你爹爹!”

    不得不说,此时的刀白凤看起来也比李青萝两女大不了多少,简直就是一只大萝莉,看得方明颇为无语。

    刀白凤却道:“找我爹爹?是白蛮的事吗?你放心,我帮你打他!”

    她是摆夷女子,非但敢爱敢恨,更是性烈如火,令普通汉人男子大感吃不消。

    “此等大事,还是等见过令尊再决定吧!”

    方明摸了摸疼的脑仁,有些无奈地道。

    “怎么?”

    称呼中的变化,当即令刀白凤觉了,她也是极敏锐的女子,脸上变色道:“难道……难道那日在观音禅院的事情,你还想抵赖?”

    ‘我们根本就没谈成什么好不好?不要搞得这么暧、昧,好像我欠了你的……’

    方明心里翻着白眼,脸上却是不动:“这一切之事,还是等我先与令尊商议之后再决定吧……至少,我绝不会抛下你便是……”

    便在此时,两边摆夷族武士肃穆行礼。

    原来是摆夷族长见方明到来,亲自出门相迎。

    “哈哈……王爷大驾光临,未能远迎,失礼失礼!”

    这摆夷族长虽然穿着异族服饰,身上银光闪闪,但汉话却说得颇为流利,转眼又一瞪刀白凤:“凤凰儿!王爷既来,又怎么能让人家等这么久,还不快请进来吃茶?”

    这态度,比之前又加了一层恭敬,方明对此倒是非常理解。

    就算是在原著之中,刀白凤嫁给段正淳的时候,大家一致看好的还是段正明!摆夷族嫁女,搞不好还是与这个皇帝潜力股拉关系的意思。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段正明竟然一生无后,封了段正淳做皇太弟!

    因此,一开始的时候,对于方明这个女婿,摆夷族长也未必瞧在眼内,但现在却不同了!

    段正淳新封镇南王,手握重权,又与天龙寺关系良好,纵使在大理段氏之中,也是呼声很高。

    摆夷族长就非常清楚,这次议定大理国主之位的时候,便有些人想要支持段正淳,只是被后者压了下去。

    摆夷纵使是大理大族,也要仰皇权之鼻息而生存,对这个做皇帝可能比段正明还大的好女婿,自然要越加看重才是。

    “丈人客气了……我有些事想两个人单独谈谈……”

    方明略微躬身行礼道,用的竟然是一口流利的摆夷土语。

    “王爷有心了!”

    这摆夷族长眼睛一亮,又瞥了瞥旁边红霞满脸的女儿,明显会错了意思:“好好……请跟我来!”

    刀白凤满以为方明是来跟他父亲商量婚事,这种事情,纵使她一向泼辣大胆,也不敢旁听,更是羞红了脸,躲在花园当中,一片片撕扯着手上的花瓣,种种小女儿心思,千回百转,又岂是笔墨所能描绘的。

    良久之后,方明也来到了花园:“凤凰儿!”

    “你……你都跟我阿爹说了什么?”

    刀白凤将持着花朵的双手藏在背后,羞声问道。

    “没什么,左右不过借兵、还有一路配合之事……”

    方明脸上一本正经,看得刀白凤暗暗有气,心底更是失望:“便是这些?没有别的了?”

    “别的么?”

    方明摸了摸下巴,突然一笑:“自然还有,便是我们的婚事!”

    “你这人,故意来气我!”刀白凤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去,但脸上却是气急,跺了跺脚,脚腕上的银色铃铛叮呤作响。

    “我已经与你父亲商议妥当,我将娶你为侧妃,等到平定杨义贞回来之后便成婚!”

    “侧……侧妃?!”

    刀白凤抬起头,脸上一片煞白,已是勃然色变:“好你个花心薄幸的负心郎,你……你难道忘了……我们摆夷族只能一夫一妻……”

    “此乃小节,你的爹爹都答应我了,自然也可以更改!”

    方明沉声道。

    原著中,段正淳弱而摆夷族强,自然不得不接受这种规矩,但现在,却是他强而摆夷族弱,为了部族延续,牺牲个女儿,又算得了什么?

    纵使摆夷族长是刀白凤的爹爹,他也会先考虑部族,再考虑女儿。

    “好啊!是那个狐媚子夺了你的心?我要去杀了她!”

    刀白凤冷声道。

    “目前一个都没有……”方明苦笑道:“只是我乃镇南王,日后大位有望的人物,又怎么可能只娶一妻?你看大宋、大辽、乃至西夏吐蕃的王公贵族,哪个不是姬妾数十上百,便连升斗小民,也多有妾者……”

    这么一说,刀白凤的脸更是白了:“你……你现在便想着三妻四妾?好!好!我摆夷家的女儿,难道便天生是要给你欺辱的么?我不嫁了!任凭你去找几个好姐姐、好妹妹去!”

    一念至此,泪珠却不由自主地大滴大滴滚落下来。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当时在观音禅院中,要跟你说来不及了?”

    方明却是叹息一声:“以我现在的权位,还有你父亲的意志,你是非嫁我不可,不嫁都不行……若不信的话,你可以直接去问你父亲!”

    政治联姻?又怎是可以混赖的?

    “我不信!我不信!!!”

    刀白凤捂着耳朵,飞快跑入厅中,旋即就传来了父女颇大的争吵声。

    “到底是族长,总得先考虑族人……”

    方明听到一半,已经懒得再耽搁下去,直接走出了摆夷族营地。

    不过一女子罢了,在大势面前,难道还能翻出浪花来不成?

    以摆夷族长的架势,也足以压下一切来,而退一万步说,纵使刀白凤自杀或者搞出什么丑闻也不要紧,反正摆夷族的小公主又不止她一个!

    “以刀白凤的年纪,想必最后总会理解的吧?”

    方明的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倒不是他看不上刀白凤,只是此女性格太烈,非得好好打磨一番不可,更不可为正妻之位,否则娶进门来之后当真是家无宁日了。

    反而这么折一折,心气下来之后,或许会有所改观。

    而真正不行的话,就好像前面一样,反正摆夷族也不止一位公主,另娶一个就是了。

    政治联姻么!总不能要求太高,面面俱到的!

    ……

    数日之后。

    大理城外,天气晴朗,一望无云。

    三万大军排开,军阵严整,旗帜猎猎作响,颇有声势。

    方明骑着高头大马,在三军阵前登上拜将台,正式接过了帅印。

    “万胜!”“万胜!”

    在众军的欢呼声中,方明持剑誓师,也彻底将大军掌控在手,演武令颤动不停,似乎受到极大的滋补。

    “段氏这次,可真是将本钱都拿出来了啊!”

    方明看着台下的将士,脸上却是一动。

    此次出兵,段氏真正动用了老本,命御林军、神策军精锐尽出,凑了一万五千人,高家族地私兵,再加上军中部属,也有一万,剩下的五千人则是摆夷兵卒与华赫艮所率。

    这御林、神策二军,却是段氏真正的老底子,负责守御国都皇城,可惜也是被渗透严重,日前杨允贤叛乱之时,上层将领中也有杨家之人,结果便是号令不一,导致在平乱之中无甚出彩表现,反而被方明抢了风头。

    此时的两军中自然进行了一番清洗,将带有杨家烙印的将领尽数拿下处置,只是高家一系的却安然无恙。

    这一切看着方明眼里,自然另有打算。

    反正一路血战,兵凶战危,他是三军之主,稍微控制一下,便可将高家将领打击得不成样子。

    而忠于段氏的,自然就要提拔,甚至也不用表现得多明显。

    以方明的手段,根本不会去刻意打压高家将领,有功则赏、有过则罚,只是段氏之人,有功的,加一分提拔,光是这些微的差距,便足够到后来越来越大,拉开距离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