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一十八章 真观(2500加)
    推这个傀儡出来,是各方面都能接受的结果。?[?〈[

    而方明手握实权,自然也不会委屈了自己,夺得了战后最大的一块蛋糕!

    并且,这段寿辉当皇帝,还有一个好处,便是帝位偏移!

    虽然还是段家子孙,但就不是段思廉、段廉义、段延庆这一系了!

    既然有了先例,那之后再偏移一次,便也是自然而然了吧?

    ‘这次平定西南之乱,便是极好的机会!’

    历来枪杆子里出政权,方明既然有着问鼎之心,那兵权不能不抓!

    仅仅凭借着华赫艮的小班底与摆夷族的支持,却是不够!

    但只要出战为帅,培养亲信羽翼的机会,还怕少么?并且,面前还有一头肥猪好宰。

    心里是这么想的,方明说出来就变成了另外一回事:“唉……杨家势大,我恐不能敌!”

    高升泰当即道:“淳哥莫怕,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好!”方明大喜,恨不得他一个一吨重的奖章:“我已经奏明圣上,保你为副统帅,打虎亲兄弟,咱们虽然不是亲的,但比亲兄弟还亲呢!”

    “大哥!”高升泰泪眼朦胧的,颇为感动。

    却不知这副手与正帅,根本是天差地别!而高升泰担任副将,那高家势力要不要参与进去?

    凭借着军队的大熔炉,还有战争的消耗,方明很有把握将高家的积累一口吞下!

    并不是方明信不过高升泰。

    从他的眼神之中,他便知道这小弟之前对自己实在没有什么功利之心。

    可惜,人是会变的。

    处在高家家主的位置上,时日一久了,自然会以高家的立场考虑,这是人之常情,更无可厚非!

    到时候,两人之间的碰撞,可就是不死不休的了!

    不说那时,就是现在,等到几次战场下来之后,高升泰也该回过味来了。

    到时候,他自然就会以高家羽翼为重,对方明这个大哥产生不满。

    不满渐渐积累,催生仇恨也只是早晚的事情而已!

    因此,方明越是重视这段友谊,越要趁早动手!

    等到高升泰成长起来之后,现高家根基已失,自然起不了造反的心思,若反之,唯死而已!

    但若给高家留下势力,尾大不掉,日后高家造反起来,少不得要灭他九族才够!

    主上对臣子的磨练、甚至是削弱,反而是保全之道!

    此是御下之道,只有人主能学。

    臣子势力自然不能大过主子,否则必有反噬,家族枝繁叶茂,就必须修剪一二。

    方明对此自然心里有数。

    只是,此道乃是独行之道,古来帝王能有几人?而臣子却无穷尽,因此,非大毅力、大决断、大觉悟者不能行此法,史上外戚宠臣多跋扈,日后又族灭者,数不胜数,便是此故了,此中真意,又有何人能够述说?唯有自己而已!因此帝王又常常被称为‘****’!

    “孤独啊……”

    方明咀嚼着心里这复杂难言的滋味,目光通明,却是感觉《坐忘经》又有进益。

    尘世百态,帝王之路,果然是无上炼心之所!

    “只是……我也确定了,这《坐忘心经》绝对有着缺漏!”

    方明脸上有着笃定之色:“以我的心灵修为,都迟迟困在简事第四之境,可见一斑了!”

    这坐忘经乃是方明最为看重的武学心法之一,在他看来,整个玄真道之中,恐怕也只有一篇《玄真经》能够与之相比。

    方明于此经造诣甚深,或许他几世为人,念头通达,精神幽深,颇为适合此功,早些的信敬、收心、断缘、简事四关都是一冲而过,直到这里才有着瓶颈,这也更加佐证了他的论断。

    “坐忘经第五为真观之境,达此境者,有事无事,心常安泰。与物同求,而不同贪;与物同得,而不同积。不贪故无忧,不积故无失。迹每同人,心常异俗。此为宗师之要!”

    所谓真观,究傥来之祸福,详动静之吉凶。得见机前,因之造适!

    也就是心灵修炼到了极限,纵使冥冥中有着磨难,也能提前得知。

    常人或许也偶有灵感,真如本性勃,能预知祸福吉凶,但那万亿中无一,更要机缘巧合!

    一旦达致真观之境,却是心灵开到了极限,真如本性长居祖窍,遍观虚空,可查一切!

    “儒家有所谓‘至诚之道、可以前知!’也不过如此了……可惜!可惜!”

    方明一直有着怀疑,自己武功进展甚,这次更是刚刚罡气圆满便悟到宗师之机,除了演武令狂开金手指之外,与《坐忘心经》也有着莫大的关系!

    纵使冥冥中的灵光乍现不去谈,光是前面几节,收敛精、气、神三元的功夫,日积月累之下,也令方明得益匪浅!

    “若得完整的《坐忘经》,或许我突破真观第五之境时,便是窥见宗师之机!也不必虚度数十年光阴,更与扫地僧天魔论道……”

    这还是在演武令金手指的协助下,方明才有这么多时间可以消耗。

    若是放在大乾世界,蹉跎数十年,还不知道要错失多少机缘!

    特别是现在!

    大乾王庭摇摇欲坠,天下群雄逐鹿,最烈也不过接下来这三十年!便可决出新一代的真龙!

    若方明将时间都消耗到突破上,那一步差,步步差,距离真正应乱世而生的天之骄子,差距只会越来越大,到最后判若云泥!

    “只不过……这前四层不过给玄真道弟子打基础的功夫,入门都得传授,也不能奢望太多……”

    方明倒是很理解玄真道。

    此种神功秘笈,又怎能随便授人?能将简化版传给所有弟子,已经是玄真道主心胸广阔了。

    当然,他也不乏恶意地揣测,是那道主自己练不成《坐忘经》,只能通过这种广撒网的办法,来寻找真正的天才!

    “如此看来,全本的《坐忘心经》,便是南宫倾城那里都不一定有,唯有慕容宗师那里,还有一点指望!”

    “……非得与青云宗对上了么?”

    方明摇头叹息。

    《坐忘心经》如此神异,他自然不会放过,而要营救慕容宗师,则必然与青云宗那个庞然大物对上!

    念及当年流云道人骑鹤遨游,一爪碎天的恐怖传闻与遗迹,方明的头皮略微有些麻。

    若是平日,他也只能彻底熄了这心思,不敢与天下五宗之一为敌!

    但现在不同!

    大乾统治日衰,正是天下大变之际!蛮荒之中,又有外域七魔道虎视眈眈,誓要报得上次血仇!

    天杀机,移星易宿!地杀机,龙蛇起6!人杀机,天地反覆!

    当此天、地、人杀机合之际,正是气运最为不稳之时!

    纵使平日高高在上,传承千百载的武道圣地,也动辄有着倾覆之祸!

    因此,在大乱中,还有着机会!

    “只是……最低标准,还是宗师啊!”

    方明的眸子幽幽,若带着两点冷火。

    要参与天下争龙,还有正魔两道的血斗当中,宗师境界乃是最基本的入场卷。

    “之前只是一次小小试手,我已经感觉精神瓶颈有些松动,祖窍中真如本性活跃,若等到真正登临人主之位,历人世百态,运转阴阳造化,统治山川社稷,亿万黎民,我自身修为又该有着怎样的突飞猛进?”

    “天龙寺当中的扫地僧也不能放过,天魔论道之法,还得继续进行!”

    “如此双管齐下,最多三十年!我也必然可以登临宗师之位!”

    方明向来都是谋定而后动的人。

    此时计较已定,眼中便放出明悟的光芒来。

    高升泰愣愣看着。

    这种大觉悟、大智慧、大圆满的光芒,他似乎只在天龙寺当中,浩大恢宏的世尊佛像上看到过。

    ‘难道这真是天赐?天要以淳哥为我大理国主?’

    少年见识浅薄,此时心里便有些敬畏,深深地扎下了种子与根须。

    “泰弟,怎么了?”

    方明明知故问。

    “哦!没什么,小弟还有些事,先告辞了!”

    高升泰匆忙而去,礼数竟然更加谦卑。

    这却是方明借着刚才一瞬间的精神勃,暗自动用了九阴真经与怜花宝鉴中的移魂、**之法、在对方心灵中种下了种子!

    虽然没有什么大用,但胜在潜移默化,关键之时,孤注一掷之下,更是能稍微影响对方的决断。

    天下相争,纵使只有一分一厘,结果也往往是天壤之别!

    ……

    镇南王府。

    其实还是原本的大宅院,但改了名字,由段寿辉御笔题写匾额,又派了人站岗守卫,戒备森严之后,看起来便凭空多了几分肃穆威武之气。

    “我受封保国大将军,西南军统帅,不日就要用兵!”

    方明高居主座,看着下面垂手而立的华赫艮、范骅、巴天石道:“你们三人有功,我自然要论功行赏!”

    “华赫艮勇武过人,封为忠勇校尉,仍然统领你们那几百人!”

    “范骅文采过人,博闻强记,可为随军长史!”

    “巴天石先为一等侍卫,随侍我身边!”

    “遵命!”华、范、巴三人恭敬拜下,声音隐隐激动。(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