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两贼(2400加)
    在原本的历史上,杨允贤这次的反叛应该准备得更加充分。〔网[(

    甚至要到了明年,他回到自己的白蛮封地上,才会正式竖起叛旗,随后被段思廉请出高智升平定。

    也正是由于这次大功,高家篡取鄯阐之地,势力大增,为之后废立天子,乃至图谋不轨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可惜,由于方明的蝴蝶效应,还有高家在幕后的推波助澜,杨允贤显然被逼得狗急跳墙,来不及与大军汇合,只能动城内的少数家丁私兵,围攻皇城,却又能一举成功,也实在是有些不可思议,其中内幕深深。

    只是,无论如何,在这个时间线上,段思廉已死,段廉义还能当皇帝的可能性也被掐灭。

    虽是刀斧加身,但段廉义的表现也是颇有骨气。

    只听他昂然屹立,大叫道:“我儿!江山为重!国不可一日无君,你切记要保留有用之躯,勿要为了我们两个垂死之人妥协退让!”

    说罢,竟然头一伸,直接往刀口上一撞,鲜血飞溅!

    “慨然赴死,倒也有些骨气,都杀了!”

    这英勇悲壮之举,在杨允贤看来却仿佛不过小事一桩,只听他又弹了弹指甲,手掌轻描淡写地一挥。

    哗啦!

    刀斧手听命挥刀,又是十几颗人头落地。

    皇城之前,本来便是血染一片,此时又多加了数十条皇亲国戚的冤魂!

    “既然你们自寻死路,老夫便是成全你们,又有何不可?”

    杨允贤此时完全做了符合反派规矩的事情。

    他笑、大笑、狂笑、气焰嚣张至不可一世,而段延庆则是眼睛血红,骤然策马疾行,杀入乱军当中,眼睛直盯着杨允贤:“逆贼,纳命来!”

    “诸位将士,随我上!”

    段正明看得大急,摆夷族精兵他调不动,当即就要与黄眉僧,还有几个府邸侍卫杀上去,将段延庆抢回来。

    “兄长不可!”

    只是他还未动,手臂已经被牢牢抓住,如铁箍般难以挣脱,只听方明声音清冷,如冷水泼头:“此时敌众我寡,差距悬殊,逞一时之勇又有何用?”

    “淳弟……你的功力?”

    段正明脸色诧异,已经感觉到这个骨肉兄弟似乎举止武功都与之前有了极大不同。

    “放他过来!”

    以数骑冲阵,听起来很热血沸腾,但实际上却是再傻也不过的蠢事。

    杨允贤的前锋只是随意射了一轮箭矢,跟随在段延庆之后的几个亲随死忠就变成了蜂窝。

    而杨允贤接着下令,中军让开道路,竟然让段延庆冲到了自己身前。

    “好机会!”

    段延庆眼睛亮起:“若能手刃此贼,便是千刀万剐,也不枉了!”

    他足尖在马鞍上一点,整个人如箭矢般****而出,瞬间掠过数丈之地,身子一转,几名侍卫倒飞出去,自己则抽了腰间长剑在手:“逆贼,纳命来!”

    大喝当中,他人似游龙,剑似惊鸿,人与剑似乎合为一体,锋锐的剑气奔涌呼啸,刺破虚空,如白虹贯日般向杨允贤杀去。

    段家剑法在他手上,已经出神入化,不比一些老古董逊色。

    外围的段正明等皆是手心捏汗,心情激动,暗自沉思:“不想这杨允贤如此托大,这是大好时机!”

    段正明更是见段延庆剑法惊人,内功精强,一阳指也颇有火候,不由有些惭愧:“早闻延庆皇太孙文治武功均是出众之资,于我段氏家学更有天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远胜于我!”

    剑光闪动中,段延庆右手使剑,段家剑法的妙招层出不穷,左手疾点,用的乃是一阳指功夫,两边侍卫如何是他对手?当即杀到了杨允贤近前。

    眼见杀父仇人就在眼前,其它护卫救之不及,大仇便可得报,段延庆的脸上也不由浮现出一丝喜色。

    但旋即,一蓬细黄之物扑来,直如飞沙袭面,双目刺痛非常,令他不由闭上了眼睛。

    “嗯?”

    外围的段正明等人不由瞪大了双眼。

    原来,就在刚才,杨允贤跳下马来,右脚横踢疾扫,地上的石板竟化为尘沙,向段延庆扑去,直似飞沙遮面。

    面对飞沙,常人总会不自觉地眯眼,这是人体本能,纵使武者也无法抵挡。

    就在段延庆眼睛一眯的瞬间,杨允贤右手凸起,柔若无骨地探入剑光之中,曲折如意,一指点在了段延庆咽喉!

    此乃要害之地,若杨允贤手上拿着匕之类,那段延庆少不得级分离之厄,饶是赤手空拳,段延庆也是承受不住,双眼翻白,昏厥了过去。

    “嘿嘿!小崽子还想以武压人,却不想想我若无把握,为何放你进来?”

    杨允贤拍拍手,立即就有两个护卫将段延庆绑了:“带下去,好生看管起来!”

    段正明等人似乎看得呆了。

    这几下兔起鹘落,眼见段延庆就可万军中取得上将级,完成一血,却突然被人放翻,其中转折更是无与伦比。

    “我原本以为杨允贤只是一介文士,不想武功也是如此卓绝!”

    段正明对方明讶然道:“观他武功,内力深厚,既强且邪,阴毒狠辣,浑不似中原与大理路数,反似西域所传,好生奇怪!”

    “嗯,我看他武功,倒颇似出自西域‘山中老人’霍山一脉,什么时候……他们的手也伸到咱们这边来啦!”

    “唉……西域之事先不论,咱们此次不仅无功而返,接下来便有难了!”

    段正明见敌军阵列移动,包围而来,底下的摆夷族将士却畏畏尾,颇有逃跑之意,不由苦笑道。

    “兄长此言谬矣!”

    方明却是大笑:“《易经》有云‘上九,亢龙有悔!’,对方现在看似飞龙在天,掌控一切,实则势若危卵,用不了多久便会亢龙有悔,到时候便群龙无、天下大吉了!”

    “承兄弟你吉言了!”

    段正明苦涩一笑,心想这个兄弟现在还在钻研这些玩意,果然不务正业。

    此次情势凶险,能逃脱一命已经是上上大吉了,又怎么能奢望更多。

    “淳哥!”

    便在此时,一匹白马如龙袭来,却是刀白凤!

    她单人匹马,脸上却毫无惧色,大声道:“摆夷族的勇士,我阿爹有命,你们务必听从段正淳的号令,不得有违!”

    “得令!”

    听到族长话,又见刀白凤与方明神态亲密,那些个摆夷族勇士如何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当即轰然应诺。

    之前是为别人大战,流血殒命,殊为不值,但现在乃是为了自家姑爷打江山,观念又是不同,登时士气一涨。

    “淳哥!”

    忽然又有一队兵马挟裹着几骑冲来,为者乃是一个披甲少年,竟然是高升泰!

    他催促众军前行一边大叫:“奸贼杨允贤逆行弑君,图谋篡位,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在他身后,高家兵马一字排开,甲胄鲜明,显然极是精锐,丝毫不下于杨家之军。

    “我去……”

    方明看着这一幕,没有多少感动,反而很想吐血。

    大理段氏的统治力,在这里便可见一斑,纵使是在都城老巢之中,居然都可以任由对方培养私兵,动辄拉上几千人上街游行,攻打皇宫,真是威严无存!

    而高升泰现在能出来,必然不是因为什么兄弟义气,而是他老爹高智升准备出来摘果子了!

    “机会把握得真好,就算是我,也找不到比这个更好的机会了!”

    方明嘴角带着冷笑:“杨家悖逆,段家三代继承人断绝,这是要渔翁得利,一举夺了大理国么?”

    他看向一边,果然,段正明脸上丝毫不见喜意,反而忧色更重。

    “高老匹夫,又是你!”

    杨允贤老仇人见面,更是双目红,差点瞪成了兔子。

    “杨老匹夫,乖乖受死,我还能饶义贞侄儿一条性命,再给块地方养老送终!”

    高智升是个精神健硕的高大老者,满脸红光,声如洪钟,腰间却插着一根铁笛子。

    “杀!”

    他一声令下,高氏私兵当即持刀舞枪,杀向敌营之中,丝毫不管段延庆的死活。

    或者在他心里,巴不得段延庆也死在乱军之中。

    “兵凶战危!兄弟珍重!”

    段正明见高家兵卒连带着将自己这股也包裹在内,显然打着一网打尽的心思,不由高声叫道:“我要去杀了那杨允贤,为先帝报仇!”

    “兄长且慢,局势尚有变化!”

    方明赶紧拉住。

    开玩笑!

    杨允贤的头颅乃是这次最有价值的战利品,谁若杀了他,便有大义名分加身,早已被他预定,又怎么能交给别人?

    “高贼,纳命来!”

    两支骑兵冲在一起,杨允贤五指如钩,向高智升抓去,空气嗤嗤作响,爪法更是阴毒诡秘,似藏有无穷后手。

    高智升却是不慌不忙,抽出铁笛对嘴一吹。

    激越的笛声炸响,周围之人耳膜大痛,竟然连战马都是呼啸嘶啼。

    吹奏声中,铁笛尾端飞出一股劲风,向杨允贤扑杀而去。

    “高老贼,内功不赖!”

    杨允贤手臂一折,转了一个大弯,柔若无骨地避过,又向笛子抓去。(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