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一十三章 五罗轻烟
    “呵呵……”

    段正明的脸上有点尴尬:“这位是摆夷族的少族长刀白凤,此次跟随她爹爹一起出来,之前一直待在山寨之中,不识礼数,但天真可爱,淳弟你不要见怪!”

    “我自然不怪的……”

    方明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大大翻着白眼。[[{ (网

    对于这个敢主动给段正淳戴绿帽子的原配,他的第一印象便好不到哪去。

    可以说,在段正淳的一票情人当中,除了康敏之外,也就这刀白凤最为生猛了。

    “妹、的,这次若不狠狠收拾下她,日后恐怕夫纲不振啊……”

    方明心里狂翻白眼,脸上却是微微一动:“兄长可是想给我找门亲事?”

    “哈哈……淳弟一猜就中!”

    段正明摸摸胡须:“人家是摆夷族少族长,论身份绝对不辱没了你,而我看她刚才羞涩,却是对你大有情意,到时候我再去跟族长一说,大事必成!”

    这个时代可没有什么自由恋爱,纵使大理这边礼教能宽松些,可长兄如父,若方明不以死相拼,这事就已经定了九成九了。

    “任凭兄长安排!”

    方明现在还有大事要办,自然满口先答应下来再说。

    反正,真的等到杨允贤动之后,便是局势大变,到时候,转圜的余地就更大了。

    刚刚送走段正明与黄眉僧,外面的门子又进来通报,说有一个叫做华赫艮的求见。

    “原来是他!”

    方明吩咐将人带到客厅之中,果然便见到了华赫艮。

    只是比起初见之时,他身上的猥琐土气已经俱是消失不见,眉宇间反而有着一丝勃勃的英气。

    “华赫艮见过贵人!幸不辱使命,已经与范、巴两位贤弟结拜,预备共同做下一番事业!”

    华赫艮一见方明,当即拜倒行大礼,丝毫不敢怠慢。

    “很好,看来你已经接到我的飞鸽传书了!”

    方明亲自将人扶起。

    这一扶之下,却现这华赫艮不愧是适合练外功的,膂力惊人,一身龙虎巨力已经颇有成就。

    听到方明的话,华赫艮脸上一红:“小子昔年无状,冲撞贵人,深感歉疚……到了如今,更是将那下贱营生抛到不知哪里去了!”

    “这便很好啊!”方明微微一笑:“以汝等之力,出将入相,都是有着……现在便有一个极好的机会!”

    “属下明白!”

    华赫艮自动将自己归到了下属层次:“二弟范骅、三弟巴天石已经散尽家财,聚起一波人马,愿听主上差遣!”

    主择臣,臣也择君。

    话说大理国内虽然也不是没有更好的选择,但这结义三兄弟起点都不怎么高,能够接受的,看起来也唯有面前这个看似深不可测的宗室段正淳了。

    再联想到对方鬼神莫测的武功,还有密谋布置,以及如今的局势,三人终于计议已定,行险一搏!

    毕竟,段正淳再怎么说也是大理皇室,关系还很近,有着机会!

    草莽要想翻身,这从龙之功,万万不可错过!

    “你们聚拢队伍,人吃马嚼,都需要花费!”

    方明却是心里一动:“稍后再去我府上账房,提黄金五千两,权作花费,不够只管说!”

    “多谢主上!”

    皇帝还不差饿兵,这一切理所当然,华赫艮再拜,神态间却更加恭敬。

    “你们得了银钱之后,多多积蓄粮草军械,此外……”

    方明又面授机宜了好一会儿,才将人打出去。

    只是还没有等他回转后堂,看看两个大萝、莉,耳朵又是一动,脸上也是一叹:“什么事都赶一块啦,难道是上天都不让我休息么?”

    出了门口,直接对着似乎空无一人的屋檐道:“逍遥派两位高人大驾光临,为何还不现身一见?”

    风声一响。

    两道飘若惊鸿的人影直掠下来。

    白影之后,现出一对中年夫妻来,男的潇洒,女的美艳,神仙眷侣也不过如此了。

    “见过段公子!”

    无崖子勉强一抱拳:“你要的秘笈我已经尽数收集齐全……阿萝在哪里?”

    “小贼!”李秋水却是俏脸都气成雪白:“若阿萝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便是将你千刀万剐,也难泄心头之恨!”

    “两位请放心,令爱与我一见投缘,我又怎么忍心加害?”

    方明微微一笑:“她就在后堂,你们待会便可去见见她!”

    “我们敬你武功过人,也希望你不要自误!”

    无崖子袖袍一拂,一个小包裹就落在了方明面前,活结打开,露出里面的几册秘笈。

    方明随意挑了挑,现无崖子与李秋水果然没有骗他,什么凌波微步、北冥神功、甚至天山折梅手、唯我独尊功……但凡逍遥派上乘精妙的武功,基本都在这里了。

    ‘连天山童姥的武功都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无崖子去求来的?’

    方明颇为恶意地想着。

    面上却是一肃:“贵派武功博大精深,在下一时也不能确定真假,是以,在我鉴定的这段时间之内,还要请两位叨扰寒舍了!”

    “你是想出尔反尔?”

    李秋水脸色更冷,手上的掌力微微凝聚。

    “在下什么时候说要不放人了?”方明脸带诧异:“只是这些秘笈我的确一时也不能辨认真伪,还请两位给我一些时日,好好推演一二……你们尽管与青萝住在一处,本人必不会干涉,只是……你们也不用想逃走,否则,天下虽大,但本人却颇为精通一些觅痕追迹之术的……”

    无崖子与李秋水对视一眼,都是颇有些踌躇。

    他们自然不怕什么追踪之法,却害怕方明在李青萝身上做了什么手脚,是以才能如此有恃无恐!

    而更加悲催的是,论武功,他们两个绑一块也打不过方明,被对方强力压迫之下,连一点选择之权都没有。

    “好吧!”

    两个道家高人屈服下来,方明当即命令府上以贵客之礼款待,万万不可怠慢了。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那略施小计,便可拿捏为己用。

    毕竟,两人吃这里的,喝这里的,李青萝的一应花销,总该偿还吧?

    纵使这两人脸皮厚到绝顶,只要人还在这里,那方明的宅院便是大理城中最安全的所在,令他可以放心外出处理其它事情了。

    ……

    大理国世代崇佛,开国皇帝段思平便曾经铸佛像万座,劳民伤财。

    而之后历代皇帝多有出家为僧者,大理城内外佛寺遍布,晨钟暮鼓、梵音阵阵。

    方明此时就漫步在一间供奉观世音菩萨的禅院当中。

    他本来不想如此,可惜被便宜老哥逼着来相亲,心里的滋味真是难言得很。

    这间禅院布置得倒也颇为雅致,后山还有花园锦簇,茶花满路,几株‘羽衣霓裳’,摇曳生姿、又有‘步步生莲’,争奇斗艳。

    虽然名贵处还比不上方明府里的‘十八学士’、‘风尘三侠’之类,但却是别具匠心。

    在这姹紫嫣红当中,却有一名白衣少女,折花轻嗅,当真人比花娇。

    她似乎素喜白色,此时抬头望向方明,眉宇间竟似还有几丝不服气,活像一只傲娇的白色小凤凰。

    “凤凰儿!”

    方明这么想的,也就这么直接叫出了口。

    “凤凰儿?你怎么知道我的小名?我阿爹也是这么叫我的!”

    刀白凤眼波流转,小鼻子一挺,更显得傲气非凡:“我阿爹总说你的好,一心一意要将我嫁给你,但我可不愿意,我未来的夫君,至少要在武功上可以胜了我!”

    话音未落,她腰间的软鞭竟似活过来一般,向方明卷来!

    鞭头呼哨,席卷风浪,竟似毒蛇之,吐信而噬!

    这摆夷女子,当真火辣到了极点,竟然说打便打。

    “我就说……之前那一幕难道是装出来骗人的?”

    方明一翻白眼,两根手指却是一夹,就似擒住了毒蛇的七寸,那软鞭顿时软塌塌了下来。

    “凤凰儿你女孩子家家,又何必舞刀弄枪的呢?”

    方明却是一叹。

    “哼!我是摆夷女子,可没有你们汉家这么多规矩!”

    刀白凤几次拉扯,却现方明的两根手指似钢浇铁铸,无论怎么潜运内力也不动弹分毫,好胜心起,叫道:“好,我们再来比比拳脚!”

    她猛力一扯,手上又一放,手里的软鞭末梢便当头盖脸地向方明打来。

    而刀白凤脚下不停,身形轻灵,纵跃到方明面前,虽笑颜如花,两只葱白玉指却毫不留情,直取方明双目。

    “好个泼辣的女子!”

    方明笑道:“你便试试我这手如何?”

    话音未落,他左掌斜劈,只听飕的一声轻响,庞大的气流涌动起来,竟似形成了狂风,刀白凤立足不稳,连连倒退,方明接连拍出五掌,如行云流水,潇洒之极,只是他出掌似轻烟笼罩,不带尘火之气,刀白凤却只感觉一个个漩涡,挟裹着惊涛骇浪般席卷而来,周围的茶花似受不了这狂风,竟然一片片漫天飞舞,化作数道五彩的长龙。

    只是数掌之后,刀白凤已经支撑不住,脚下一软,险些就要倒在花海当中,突然腰上一硬,有被人拦腰抱住。

    “你放开我!”

    她嘴上如此说,鼻中嗅着方明身上清宁的气息,整个人却是醺然欲醉,脸颊不由飞起霞红。(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