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试手
    少林自建派以来,除了达摩老祖之外,就从未有人将无数绝技融为一身。〔

    这玄澄乃是二百年不世出的人物,纵使此时还未到以一身兼十三项七十二绝技的巅峰地步,但也绝对相差不远!

    相比较而言,慕容博之流给他提鞋都不配!

    练武之人,应变奇,面对方明的突然袭击,玄澄自问已经没有人可以做得更好!

    但很可惜,他遇到的是方明!

    同样身兼七十二绝技,以少林武学筑基,甚至七十二绝技都比他学得更多、更全、更精妙的方明!

    对方以少林武功对付方明,那完全是肉包子打狗的节奏。

    毕竟钻研少林武功这么多年,方明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拆解。

    当下同样连环飞腿,右手五指如钩,龙爪手抓摄而出,左指虚点,用的竟也是多罗叶指的功夫。

    嗤嗤!

    空气中传来轻响,玄澄的救命三招竟然都被化解,胸口更是一闷,已经被点了穴道。

    “你……”

    他双目圆瞪,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本来,他以为自己所学绝技之多,整个少林都堪称第一,谁知道随随便便走出个人都可以制住他,这种强烈的反差,甚至令他一颗佛心都起了裂痕。

    “武功不错,可惜练岔了路子,更缺了点火候!”

    方明屈指连弹,将一道道真气送入玄澄体内,双眼炯炯有神,竟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

    “看着我的眼睛……”

    他声音迷离,连带着玄澄的眸子都变得茫然起来。

    良久之后。

    玄澄站起身,茫然地摸了摸脸:“我刚才是走神了么?最近练武可真是太入迷了,阿弥陀佛,罪过罪过……”

    但一想到身兼七十二绝技的无上殊荣,他心底又是一热,朝着藏经阁大步走了过去,竟似将刚才之事尽数忘了。

    “很好,第一次试探!”

    暗处,方明摸摸下巴,转身就走。

    做完坏事就跑,真刺激!!!

    不跑做什么?要是被扫地僧抓到,拼着自身罗汉之体也要跟方明同归于尽,现在的方明还真的没什么好的抵御之策。

    “不过,走之前拿点战利品先!”

    方明身形隐入阴影当中,又来到了一处所在。

    菩提院!

    当了那么多年和尚,少林寺早就被方明摸个纯熟,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

    看着牌匾上的文字,方明哂笑一声,大模大样地闯了进去。

    “好家伙,这么多和尚守在这里,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么?”

    此时的菩提院里面虽然四面空旷,但也围了不少座,高僧之类,见着方明大摇大摆进来,当即惊怒喝道:“来者何人?”

    “龙套就先滚一边去!”

    方明连环双掌击出,第九重巅峰的修罗阴煞功寒气一开,当真是清场神器,外围武功稍低一点的武僧尽数牙齿打颤,身子簌簌抖,甚至脸上都凝结了一层寒霜。

    “抢夺经书的贼子来啦!”

    一名白须白眉的老僧纵声疾呼,可惜喊到一半便成了鸭子,咯咯着叫不出声。

    方明接连掌,任凭什么高僧大德,隐居高人,与他双掌一碰俱是感觉一股极阴寒气袭体,血液凝冰,倒在地上打摆子个不停。

    一路杀到后殿,便见着了佛像前的屏风铜镜。

    这铜镜极大,光可鉴人,上面镌着四句经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当作如是观。”

    方明弹出四缕指风,分别在‘一’‘梦’‘如’‘是’四字上一弹。

    但听轧轧声响,铜镜已缓缓翻起,方明自铜镜之后掏出个包裹,径直放入自己怀里,再看也不看倒地的一众僧侣,哈哈大笑而去。

    等到少林方丈闻讯,带着一票高手赶来的时候,便只看到满地寒颤的高僧,还有四面铜柱上的寒冰,方明早已一去无踪影。

    ……

    风声乍响。

    方明现在的轻功,施展开来已经到了无影无形,无踪无迹的地步,更是已至人身极限,一去十丈,倏忽间便跑出了十数里,将后面的一众少林高僧,江湖好汉不知道甩到了哪里。

    飘然下山之后,方明又整了整衣服,重新回到了客栈当中。

    “淳哥哥!”

    小姑娘李青萝看到方明进来,脸上满是笑意,放下了手里的针筒。

    “嗯,阿萝好乖!”

    方明笑着摸了摸小丫头的头,而李青萝则是撅着嘴:“宝宝又哭了……我刚才哄了好久才将他哄入睡!”

    虽然还只是个孩子,但她的脸上竟然也泛起了愁色。

    “怎么?知道你父母当年养你有多不容易了吧?”方明笑了笑:“想他们了吗?”

    “嗯!”李青萝乖巧地点着头,两只水汪汪的眼睛中满是期盼之意。

    “好!我们三日后就回大理,去找他们!”

    中原之事已经办完,还拐了萧峰与易筋经回来,只要再等两日,看看玄澄的试探结果,那便可以回归大理了。

    听到可以回去,小姑娘的脸上泛出笑意,又咬着指头:“淳哥哥还会跟人家一起么?爹爹跟娘亲总是吵架,青萝好怕!”

    “自然!若你不想走,天下也没谁可以从我身边将你抢走的……”

    安抚完小丫头,哄着李青萝也睡去之后,方明才借着油灯的光芒,打开了易筋经。

    书册纸页上密密麻麻的皆是梵文,但身负语言文字通晓异能,又做了几年和尚的方明,那是一看就懂。

    “果然是易筋经,与明代笑傲江湖的版本大同小异!”

    方明不慌不忙,先将易筋经从头到尾地看了一遍,又与自身所学相结合,通过两个时代功法的对比变化,对易筋经的内容又更多了一分理解。

    “若说武功传承,总是今不如古,那也是荒谬,经过数代高僧的删减增改,明代的易筋经显然更加深微奥妙,不过天龙的《易筋经》却更加适合当今年代的天地元气……”

    思索当中,方明身上丝丝缕缕的气息竟似又起了变化,幽深奥秘,内敛到了极点,连呼吸都似渐渐隐没,无论哪个江湖高手过来,若不肉眼观看,恐怕都会以为面前的乃是空无一人。

    “这《易筋经》虽好,但若不是一书两经,我还懒得去抢它!”

    将《易筋经》尽数记住以后,方明随手取了些水来,浸湿了整本秘笈。

    一幅幅古怪的人物图像浮现,俱是肉身扭曲成诡异的角度,或以头抢地,或腰肢对折,看似群魔乱舞。

    但有着经验的方明一看便知道是极上乘的古瑜伽功夫。

    “《欲三摩地断行成就神足经》么?与密宗的瑜伽秘乘似乎一脉相承,却又各有奥妙!”

    无上瑜伽秘乘乃是密宗两大护法神功之一,与龙象般若功齐名。

    而这《神足经》竟似也丝毫不逊色!

    若非如此,仅凭着现在少林的《易筋经》,方明也懒得再去光顾菩提院一次。

    “不虚此行!不虚此行!”

    方明颌:“接下来便只要等到玄澄的结果出来,便可回转大理了!”

    ……

    与此同时,藏经阁内。

    玄澄正在一堆武功秘笈中挑挑捡捡,忽然找到本《般若掌法》,当即面露喜色,转身就要离开,手臂却是一撇,将旁边一部《法华经》,一部《杂阿含经》撞了下来。

    玄澄看着这两部佛法,面色怔怔,忽然想到他此时只顾武功精进,却忽视了自身佛法修为,五蕴皆迷,实在大大不该,心里就有些惭愧。

    刚想将两部经典拾起,再将般若掌法的典籍放回去的时候,心里又一阵迷糊,竟鬼使神差地往外走了几步。

    “阿弥陀佛,可惜!可惜!!!”

    便在此时,一名身穿青袍的枯瘦僧人将两部佛经捧起,面露叹息之色。

    他手上还拿着一把扫帚,之前似乎正在弓身扫地。

    “原来是操持杂役的服事僧!”玄澄见这位老僧服色打扮已知其理,少林寺家大业大,和尚们要练武参禅,一般的杂事便需要其它僧众去做。

    这服事僧虽是少林寺僧人,但只剃度而不拜师、不传武功、不修禅定、不列“玄、慧、虚、空”的辈份排行,除了诵经拜佛之外,只作些烧火、种田、洒扫、土木粗活。

    玄澄乃是寺中第一等高僧,不识此僧,倒也并不希奇,只是听他语气似与自己有关,不由有些疑惑。

    “不对!现在正值契丹人盗经时期,藏经阁内外均有高僧严密布守,一众杂事僧遣别处,他怎么还进得来?”

    一个大疑惑升起。

    玄澄见这老僧行动迟缓,有气没力,脸色茫然,双眼无神,又不是身有武功的模样,不由更加疑惑:“你刚才说什么?”

    老僧道:“大师乃本寺高僧,却作此愚行,将我祖师的微言法语、历代高僧的语录心得,一概弃如敝履,挑到一本《般若掌法》,却便如获至宝。唉,于己于人,都是有害无益……”

    本来这番话对一心习武的玄澄来说纵使不算振聋聩,人深省,也要好好沉思一番,但他此时心里一团火气,眉毛一竖:“好个杂事僧,也来教训我?”(未完待续。)8

    </br>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