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科幻小说 > 武林半侠传 > 第三百零八章 远山
    可惜,方明难得次好心,却被人当成了驴肝肺。{[ <(

    “这人与契丹狗贼一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些武林高手一身杀气,专为杀人而来,此时热血上头,更兼四肢达,头脑简单,行事更是粗鲁莽撞。

    “我看这女孩与他一伙,也不是什么好人,一并做了便是!我中原武功,怎么能流入外域?”

    一名持刀大汉双眼狞色一闪,一挺鬼环大刀,向茫然的李青萝砍了过去。

    “不要!”

    “住手!”

    好几个黑衣人纵声疾呼,连带头大哥都觉有些不对,喝道:“且慢动手!”

    可惜那个黑衣人脑子有些问题,又或者干脆是慕容博埋下的暗子,直接不管不顾,唯恐事情闹不大,刀刃破空,砍向李青萝。

    此时论及距离,虽然已经有好几个高手要扑过去阻止,却也是根本来不及!

    嗤!

    鲜血狂喷!

    众多黑衣人已经闭上了眼,显然是不愿意见到一条小生命就这么逝去。

    “啊……我的手!”

    但惨叫的竟然是黑衣大汉。

    众人再一看,李青萝还是好好地站在原地,黑衣大汉持刀的手臂却已经不翼而飞!

    “无形剑气!”

    带头大哥双手合十:“果然是大理段氏中人!”

    人影一闪,方明已经掠过人群,将李青萝抱起,冷笑道:“对稚子尚可下此辣手,看来你们之中,果然应当清理掉一批才是!”

    说话声中,他左手几点,之前那个黑衣大汉的左手左脚俱都不翼而飞,最后一颗大好头颅也是飞起,竟然犹如被五马分尸!

    尸块遍地,鲜血暗红。

    这般惨酷的场景,当即看得一名黑衣人昏厥过去。

    “你……为何下此辣手?”

    带头大哥挡在众人之前,疾声喝问道。

    “无他,只是你们中数人戾气太重,不若及早度,方是造福武林!”

    方明脸上悲天悯人之色一闪,肃穆道。

    “邪魔之说!”

    “这人已经入魔了!”

    “杀了他,为薛老大报仇!”

    在场的均是江湖豪侠,谈笑杀人不过等闲,此时大敌当前,几人聒噪着,亮出兵刃冲上。

    而其他人又或者是他们的熟识至交,亲朋好友,不由也被挟裹着,带头大哥与另外两名黑衣人一对视,俱是叹息一声,也加入了围攻群中。

    霎时间,场面上登时大变,原本应该伏击萧远山的二十一个黑衣人,顿时变成了围攻方明的好手。

    当然,之前被他宰了一个,又晕了一个,此时便只剩下十九个了。

    “唉……不识天数,不知进退!”

    方明叹息一声,身形倏进,右手仍抱着李青萝,左手却夺下了一柄长剑,轻轻一挑。

    一道剑光如游龙般闪现,之前叫嚣得最厉害的几人便捂着咽喉倒了下去。

    “杜……杜氏三雄栽啦!”

    人群中传来惊呼,一条铁塔般的大汉高喝一声,双目血红,抓着镔铁棒劈头盖脸地砸将下来,力千钧,直如泰山压顶。

    “力气小了点!”

    方明随手掷剑,剑光又穿透一人,左掌以大摔碑手法迎上。

    只听嘭的一声巨响,铁塔大汉倒飞出去,手中的镔铁棍竟然断做两截,齐齐没入了他的胸口!

    “大同府的铁塔方大雄方英雄也完了!大伙跟他拼啦!”

    见方明如此兔起鹘落,行如鬼魅,杀人不用第二招的武功,众多武林好汉纷纷被震慑,愣了愣之后,更在带头大哥的带领下冲上,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拳脚兵刃,暗器毒功,无所不用其极。

    可惜他们快!方明比他们更快!

    纵使这些好手已经是江湖中的一流人物,但距离方明还是差得太远!

    这中间的差距,大到了即使方明抱着一人,自缚一手,仍能屠鸡杀狗般宰杀这些‘武林好手’!

    清啸声中,方明身影扑杀而至,直如魔鬼化身,东边一冲,杀了一人,西面这么一转,又杀了一人,只片刻之间,原本的十九人当中,已经倒了九个下去。

    “恶贼,你为何会使我少林武功?”

    带头大哥血红着眼喝道。

    “天下武功,我俯拾可用,区区少林武功又算得了什么,倒是玄慈小和尚,你这袈裟伏魔功还得回去再练练!”

    方明身影一转,左边袖口拂出,肆意挥洒间,用的也是袈裟伏魔功,并且还随口说话,丝毫不怕泄了真气。

    “啊,袈裟伏魔功!”

    玄慈只感觉一股柔和大力如潮水般涌来,直如钱塘大潮,自己那点功力在对方面前竟似渺小如蝼蚁,不由腾腾后退数步,全身穴道一滞,已是尽数被封,不由心丧欲死。

    “带头大哥!”

    一个黑衣人见玄慈危急,奋不顾身地扑上,左掌击出,声如龙吟,右手却是持着短棍,化为一路精妙的杖法。

    “降龙十八掌!打狗棍法!你是丐帮帮主汪剑通!”

    方明左手一拨,将凌厉的攻势化解无形,又是一弹,汪剑通身子一颤,与玄慈做了一路。

    汪剑通与玄慈对视一眼,只见方明纵横来去,左手点、捉、抓、拍,俱是精妙到极点的招数,己方仅剩的几人也纷纷倒地,穴道被制,不由整颗心都凉了下来。

    “你……你到底是谁?与我们有何仇怨?”

    见到己方十几个一流好手还打不过对方一只手,玄慈万念俱灰,连日后找场子的想法都没有了,唯有这一个疑问,若不问清楚的话,他死不瞑目!

    “无仇无缘,只是我杀的这几人都是罪有应得,你们若不信的话,可以查查他们与那个通风报信之人有何联系,免得被耍了还不知道……”

    方明嗤笑一声。

    他如今坐忘经越精深,一颗心灵完美无瑕,对外来恶意更是敏感。

    因此,这二十一个黑衣人当中,哪几个心怀不轨,哪几个只是一腔热血,他俱是一清二楚。

    刚才一战,所有心怀不轨者早死在他手上,能活下一命的都是玄慈、汪剑通这样的糊涂蛋。

    “被耍?”

    玄慈与汪剑通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骇然之色。

    “根本就没有什么契丹武士要夺取少林秘笈!那散播消息之人,只是想挑拨宋辽乱战而已……甚至,在你们之中,还埋伏了不少奸细!”

    方明淡然道。

    念及刚才那十几个契丹武士的确似乎太过弱了一点,与传闻中千挑万选的武士颇为不符,玄慈踌躇道:“你可有证据?”

    “我自行我道,你们爱信不信,又与我何干?”

    方明哑然失笑,又看向道路尽头。

    在那里,之前逃走的十几名契丹骑士,正簇拥着一对青年夫妻过来,那妻子手里还抱着一个婴儿,被契丹武士团团围住保护,而那男的衣着华丽,策马上前,高声道:“你们是谁?为何要埋伏我的部众?”

    当然,他说得也是契丹话,全场就方明一个听得懂,否则也不至于一错再错。

    “这个么……你只要知道,他们是一群傻子,听了一个名字叫做慕容博的鲜卑后裔谎言,要来杀你全家就行了!”

    “什么?我曾经立誓,终生不杀一个宋人,更不与宋国为难,他们为何要这样?”

    萧远山显然极是不解。

    又问道:“你是谁?为什么知道这些?”

    “我么?”

    方明嘴角掀起一丝弧度:“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需要知道一点,你儿子与我有缘,合该入我门下,我今日来便是来引渡他入门的!”

    “不好!”

    萧远山大惊,叫道:“保护主母,他是要来抢我孩儿的!”

    众多契丹武士当即刀枪出鞘,弓箭上弦,将那少妇与婴儿保护得更紧密了。

    “此乃天意,你若阻挡,不仅会饱受骨肉分离之苦,更有痛失爱妻之厄哦!”

    大笑声中,方明一步数丈,已经来到了萧远山面前。

    萧远山右手抓着马鞍,左脚飞踢,鸳鸯连环腿之下,漫天俱是幻影,如狂风呼啸。

    “腿法不赖!”

    方明竖起一指,萧远山眼见自己不论足尖从何部位攻击,都会将腿上要穴送到对方指头上去,不由心里大惊,知道遇到了生平未有的强敌。

    他双腿脚尖互点,竟然于间不容之际收了回去,又是一跃,从马上掠下,身形如同鬼魅,将一身武功尽数挥出来。

    玄慈与汪剑通,还有其它一帮好汉手脚不能动,但眼力还在。

    见这契丹大汉武功精强,每一招每一式均是从匪夷所思的方位出,出手更是迅捷无论,快若闪电,额头的冷汗不由簌簌而下,纷纷心想:“若不是这奇怪少年横空杀出,以这个汉子的武功,就算我等一拥而上也不是对手,必然死得惨不可言!”

    可惜,纵使萧远山的武功已经是武林绝巅,不输逍遥三老,真实搏杀更是犹有过之,但比起方明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两人身化幻影,数十招之后方明已经看穿萧远山的武功,左指点出,在萧远山右手臂上一拂,运起轮指封穴之法,萧远山右手登时无力垂落下来,连胸口内气都是一滞。

    方明此时若补上一掌,他便是有十条小命也得尽数送了!(未完待续。)8

    </br>
29salon